宣傳COVID自然起源科學家從NIAID獲大筆資助

人氣 1908

【大紀元2022年01月22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eff Carlson、Hans Mahncke報導/原泉編譯)《大紀元時報》對科研經費的審查發現,四名在關於COVID-19起源公共敘事方面起關鍵作用的著名科學家﹐在隨後兩年裡﹐從安東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領導的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NIAID)獲得了大幅增加的研究經費。

其中三位科學家——克里斯蒂安‧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羅伯特‧加里(Robert Garry)和邁克爾‧法爾贊(Michael farzan)——是福奇在2020年2月1日組織的一場電話會議的顧問,該會議是為了回應公眾對病毒起源越來越多的質疑。

這些科學家還在論文《近端起源》(Proximal Origin)中發揮了重要作用。這篇極具影響力的論文宣傳了SARS COV-2(SARS COV-2是導致COVID-19疫情的病毒)的自然起源論,並被政府和媒體頻繁引用。

應《信息自由法》的要求被公開的電子郵件顯示,科學家們告訴參加福奇電話會議的高級成員,他們有60%到80%的把握,COVID-19來自實驗室。

前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院長弗朗西斯· 柯林斯(Francis Collins)﹐他於2021年年底卸任。(Brendan Smialowski/AFP via Getty Images)

值得注意的是,儘管他們私下對病毒的起源表示擔懮,但《近端起源》的初稿與電話會議在同一天完成。安德森和加里是《近端起源》的共同作者,《近端起源》後來發表在《自然》(Nature )期刊上﹐法爾贊因參與了文章的討論而得到致謝。

此外,福奇的NIAID為非營利組織「生態健康聯盟」的彼得‧達薩克(Peter Daszak)提供了大幅增加的經費,通過達薩克,NIAID資助了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以下簡稱武毒所)備受爭議的冠狀病毒功能增益研究。

其中一些經費將持續到2021年,最新的一項經費將至少持續到2025年。

為達薩克、安德森和加里增加的經費中,有很大一部分是通過NIAID籌建的新型傳染病研究中心(CREID)提供的。

該項目在2019年的早期規劃階段﹐最初被稱為新型傳染病研究中心(EIDRCs),於2020年8月27日以新名稱正式宣布。目前尚不清楚該項目最初被推遲的原因,也不知為何重新命名。

這項新計劃被描述為一個全球網絡,涉及「多學科調查病毒和其它病原體如何、以及在何處從野生動物中出現﹐並溢出導致人類疾病」。新計劃在第一年提供了11筆新撥款,總額為1700萬美元,五年內的資助總額為8200萬美元。

武漢病毒研究所園內的P4實驗室。(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安德森和加里是一項新的890萬美元5年期撥款的共同受資助者,該撥款是根據CREID計劃提供的,該計劃建立了西非傳染病研究網絡(WARN-ID)。達薩克獲得了一筆750萬美元、為期5年的CREID撥款,該撥款用於建立新發傳染病:東南亞研究合作中心(EID-SEARCH)。NIAID CREID計劃的其他參與者可以在這裡找到。

值得注意的是,儘管CREID的創建直到2020年8月27日才公開宣布,但授予安德森和加里的經費通知日期是2020年5月21日。CREID授予達薩克的經費公告日期為2020年6月17日。達薩克獲得資助的時機尤其值得注意,因為就在不久之前,唐納德‧川普(特朗普)總統因達薩克與武漢病毒研究所的關係,於2020年4月撤消了達薩克此前從福奇的NIAID獲得的資助。

安德森曾在2020年1月31日私下告訴福奇,這種病毒「看起來是經過(基因)改造的」,但後來﹐他幫助帶頭宣傳福奇的自然起源論。安德森在2020年總共獲得了740萬美元的經費,而2019年獲得450萬美元經費﹐2021年,安德森的總經費增加到近900萬美元。新的CREID撥款(與加里共同獲取)在他2020年經費收入中約占190萬美元,在他2021年經費收入中占200萬美元。安德森2021年的數據中﹐包括了向安德森提供的266,250美元CREID資助,但此項資助不包括加里。

雖然目前尚不清楚經費增加與科學家參與製造自然起源公共敘事之間是否存在聯繫,但這些新發現提出了一個明顯的問題:在數千名有資格參與福奇新的8200萬美元CREID計劃所提供的11項資助的科學家中,恰好有三人是帶頭宣傳福奇的自然起源論的人,儘管他們私下擔心病毒是經過實驗室處理的。

2021年2月3日,生態健康聯盟主席彼得‧達薩克(右)在中國武漢。(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在2020年2月1日的電話會議上,安德森聲稱「有60%到70%的機率病毒來自實驗室」。安德森《近端起源》論文的合著者之一愛德華‧福爾摩斯(Edward Holmes)認為這個數字更高﹐為「80%」。

加里告訴福奇電話會議小組的高級成員,他「真的想不出從蝙蝠病毒到SARS-CoV-2的合理演變」,加里在2020年獲得700萬美元的NIAID經費,而2019年為570萬美元﹐他在2021年獲得了660萬美元的資助。新的CREID資助(與安德生共同獲得)在他2020年經費收入中約占190萬美元,在2021年經費收入中約占180萬美元。

在2020年2月1日的電話會議上,加里引用了SARS-CoV-2自然產生所必須發生的顯著突變序列,他告訴與會者:「我不知道這在自然界是如何實現的。」然而,加里指出,實驗室製造的病毒很容易解釋他看到的病毒數據,他告訴福奇的團隊:「在實驗室裡,很容易生成你想要的完美的12鹼基插入。」

值得注意的是,加里最近在與美國非營利新聞組織《攔截》(The Intercept )的書面通信中承認,他曾被建議不要在《近端起源》論文中討論實驗室泄漏,他說:「我們從2月1日的電話會議中得到的主要反饋是:第一,不要試著寫論文——沒必要。如果真的寫了,不要提實驗室起源,因為那隻會給陰謀論者火上澆油。」

加里和安德森一定聽從了這一指示,因為在2020年2月1日,也就是福奇電話會議的同一天,兩人幫助完成了《近端起源》的初稿,宣傳病毒起源於自然界的觀點。這篇論文成為媒體和公共衛生機構證明病毒來源於自然界的證據。

選擇安德森作為《近端起源》的主要作者尤其令人好奇,因為安德森在研究冠狀病毒方面沒有實際經驗。他研究的重點是寨卡病毒、埃博拉病毒、西尼羅河病毒和拉沙病毒。直到2月1日的電話會議之後,他才修改了自己的個人簡介,將SARS-CoV-2納入其中。

《近端起源》論文的截圖。(截圖/Virological)

2020年2月16日,《近端起源》在網上發布,試圖排除實驗室泄漏的可能性。這篇文章會被證明非常有影響力,並被福奇和媒體組織廣泛使用,以推廣自然起源敘事。

CREID倡議下的另一個經費受益者是生態健康聯盟主席彼得‧達薩克,他在2020年和2021年共收到了150萬美元。與安德森或加里不同的是,他的CREID經費收益全部來自這兩年的NIAID經費。相比之下,達薩克在2019年收到了大約662,000美元NIAID撥款﹐換句話說,在疫情爆發後達薩克的資金增加了約130%。

大力宣傳自然起源說法的達薩克親自參與了武漢病毒所的功能增益研究,這項工作至少持續到2020年4月。最突出的是,達薩克撰寫了一份2018年的研究提案,詳細介紹了在實驗室中製造的一種病毒,該病毒與COVID-19的定義特徵極其相似。

這份日期為2018年3月27日的提案﹐詳細說明了生態健康聯盟與武毒所合作的計劃,通過對現有病毒主幹的合成組合,創造全新的冠狀病毒。

提案描述了如何通過插入弗林蛋白裂解位點使這些病毒對人類的毒性更強,這是COVID-19區別於所有其它與SARS相關的冠狀病毒的特徵。

另一位為2020年2月1日的電話會議提供建議的科學家是邁克爾‧法爾贊﹐2020年﹐他從福奇的NIAID獲得了990萬美元的撥款,隨後在2021年又獲得了790萬美元,2022年初又獲得了91.9萬美元。相比之下,法爾贊在2019年從NIAID獲得380萬美元撥款。儘管法爾贊收到的經費大幅增加,但看起來沒有一筆資金是來自CREID計劃所提供的撥款。

2020年8月7日,德克薩斯州奧斯汀,醫護人員等待將一名可能感染Covid-19的婦女送往醫院。(John Moore/Getty Images)

法爾贊是一位免疫學家,他在2005年發現了原始的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ARS)病毒的受體。他曾在電子郵件中告訴福奇電話會議小組的高級成員,此次大流行可能源於實驗室,活體冠狀病毒在類人組織中反覆傳播,從而加速了病毒的變異,最終導致其中一個變異病毒從實驗室泄漏。法爾贊告訴福奇的團隊,他認為武漢一家實驗室的泄漏可能性為60%至70%。

但是在2021年10月5日的一篇論文中,法爾贊似乎同意《近端起源》中提出的結論,他稱「對S蛋白序列的比較表明﹐SARS-CoV-2可能是蝙蝠和穿山甲冠狀病毒之間的重組中出現的」。法爾贊和安德森一樣,在斯克里普斯(Scripps)研究所工作。

法爾贊和加里都在電話會議期間和電話記錄中指出COVID-19病毒中存在弗林蛋白裂解位點所帶來的困難,這些記錄提交給了福奇、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 (NIH) 負責人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和維康信託基金會(Wellcome Trust)負責人傑里米‧法拉爾(Jeremy Farrar)。弗林蛋白裂解位點是COVID-19能夠輕易感染人類的關鍵特徵,長期以來一直困擾著科學家,因為在自然產生的sars相關冠狀病毒中從未觀察到這樣的位點。

儘管福奇小組的成員後來聲稱﹐他們在一個月內逐漸改變了對病毒起源的看法,但在2020年2月3日,就在加里和法爾贊表示他們相信實驗室泄漏的兩天后,福奇出席了國家科學、工程和醫學研究院的一次會議。在這次會議上,福奇主持了介紹會,達薩克和安德森也出席了會議,福奇和他的團隊向學術界宣揚了病毒自然起源論,儘管剛剛在電話會議和隨後的電子郵件中被告知﹐實驗室泄漏是病毒最可能的解釋。

有一位科學家似乎不是福奇電話會議小組的成員,但他從福奇的NIAID獲得的經費也大幅增加,他就是加爾維斯頓國家實驗室(Galveston National Laboratory)的科學主任斯科特‧維弗 (Scott Weaver)。該實驗室由NIAID在2008年籌建。自大流行開始,維弗從NIAID獲得了至少660萬美元的資金,包括2020年約170萬美元的CREID撥款和2021年的另外200萬美元。作為對比,維弗在2019年從福奇的機構中獲得了135萬美元的撥款。

維弗的老闆詹姆斯‧勒杜克(James Le Duc)親自在加爾維斯頓國家實驗室培訓武毒所的研究人員,並且自1986年以來﹐一直與武漢實驗室進行合作。2020年2月9日,COVID-19 疫情發生初期,勒杜克給武毒所副所長袁志明發郵件﹐該郵件中包含了題為《武漢病毒研究所 (主園區或BSL3/BSL4新設施))泄漏新冠病毒的可能性調查》的文件,表明了他個人擔心新冠病毒可能來自武漢實驗室。

眾議院共和黨人最近一直專注於爭取披露和獲取福奇的電子郵件。目前還不清楚立法者是否加強對NIAID的資金和撥款程序的審查。

作者簡介:

傑夫‧卡爾森(Jeff Carlson)在大紀元電視台主持 Truth Over News 節目。他是特許金融分析師,在高收益債券市場擔任分析師和投資組合經理20年。他還經營網站TheMarketsWork.com。讀者可以在推特上關注傑夫:@themarketswork。

漢斯‧馬恩克(Hans Mahncke)在大紀元電視台主持 Truth Over News 節目。他擁有法學學士,法學碩士,和法學博士學位。他著有許多法律書籍﹐他的研究發表在一系列國際期刊上。讀者可以在推特上關注漢斯:@hansmahncke。

原文:Scientists Who Were Instrumental to COVID-19 ‘Natural Origins’ Narrative Received Over $50 Million in NIAID Funding in 2020-2021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紐總理:新西蘭將呼籲明確Covid-19起源
加拿大外長:支持美國調查COVID-19起源
布林肯:誓讓中共對COVID-19起源擔責
【名家專欄】COVID-19神祕起源引發擔憂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要官員剝離海外資產 習意欲何為?
【新聞看點】北京被爆封城 次生災害危機出現
【財商天下】大陸消費和信貸塌方 失業率創新高
【橫河觀點】拜登東亞行 美50參議員挺台灣
羅家聰:樓市債市嚴峻難升息 中共急貶人民幣
【馬克時空】俄軍無所遁形 商業遙感衛星強助攻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