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濤哥侃封神】 第七十九回 穿雲關四將被擒

作者:石濤
【濤哥侃封神】 第七十九回。(Illustration – Stone36/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788
【字號】    
   標籤: tags: , , ,

「一氣化三清」的「三清」並不能跟老子聯手破掉通天教主(誅仙陣),必須得找元始天尊跟準提道人、接引道人一起來,原因是任何一個生命境界的層面都要跟這個層面相吻合。(書裡講的「三清」就是老子的分身)可以幻化出來,就像障眼法一樣去協助他,但是那是分身,是有局限性的。這裡同樣透顯出生命層面的珍貴。

老子、元始天尊跟通天教主動手的最大原因是通天教主他設了陣之後,阻止了姜子牙東征,阻止姜子牙進潼關,這是通天教主最大的罪名。姜子牙那麼低,對比神仙,根本比不了,那為什麼以這樣的理由逼得老子跟元始天尊都出來向通天教主動手呢?也就反襯出了「人」生命的珍貴。

當神仙造了三界、造出了人,一切都「以人為中心」的時候,其中一定有神真正的原因、道理,背後一定有太多生命所不知道的緣由在裡邊。神仙都比人厲害,但是又以人為中心——就是這麼一個相生相剋的道理。

「萬劫不復,在劫難逃」,同樣也是講述了人在現實環境中與佛法之間的關係,與生命的劫數之間的關係。佛法就是生,萬劫不復!「在劫難逃」就是到了這個時間點,誰都沒辦法。

封神演義》講的就是這麼一個天意、天數、定數、數定的這麼一個確定的、不可更改的東西,幾乎在每回回首的那一首詩都有這樣的含義在其中,全都涵蓋了。通天教主出的毛病是他要破天數,他要阻礙天數,那整個神仙就不幹了!但是他又有他的境界,所以,我不認為老子藉著「一氣三清」就要把通天教主廢了,因此,祂才要借助三位聖者出手。

另外一個:法戒。法戒是韓榮兩個兒子的師父,當時出了萬刃車,萬刃車變化很大。法戒教韓榮兩個兒子的時候就說:「到時候姜子牙會到這兒來,等他到了汜水關的時候,你們用這個阻擋他。」這說明法戒的道行深,他的來處高,後面的緣分深。

後來,在印度或尼泊爾有一個寺廟就叫「法戒寺」。基督教的書說,耶穌在十幾歲到三十幾歲的時候,有一段消失的時間(沒有他的記述了),其中有一個說法就是他到了印度,進入了佛家,他出家的地方就是法戒寺。

那跟這個「法戒」有什麼關係?我不敢說。但是法戒後來進入了佛家,來到了東土。我不知道他在佛教中扮演什麼角色?但確實有這個人。所以是連通在一起的,只有在人這一層面會分得清楚。因為人是最低的,但是在境界高的那一面,卻有著使命中的故事。

第七十九回〈穿雲關四將被擒〉。

詩曰:
一關已過一關逢,法寶多端勢更兇。
法戒引魂成往事,龍安酥骨有來訌。
幾多險處仍須吉,若許能時總是空。
堪笑徐芳徒逆命,枉勞心思竟何從!

徐芳,是徐蓋的弟弟,這些都是《封神演義》的過場人物。這些人多少都有一點本事,有點特異功能。

其實那時候是個半人、半神、半仙、半魔、半鬼、半妖並生的年代,所以可以看到這些修行的人都有一點特殊的本事,這些人都能承載一些超過人本身的本事,或者能夠散發出一種特有的生命品質。也因為當時有這一份承載力,他們都知道人的生命不是這一圈的。

當時老子給通天教主打入輪迴,他也沒死,但是,完全打掉了他的境界。《封神演義》都是講「境界」。最高的,是逃出封神榜之外,而封神榜裡的,有修不成的、有犯毛病的、有人成仙的,來處不同,也有在人間享受榮華富貴、輪迴轉世的,姜子牙就是。

所以,這裡面你看那些有點本事的,剎一時,嚇一跳,但是往下追,他並不是很……

徐蓋有意歸周主 不怕頭陀道術高

話說徐蓋當晚默默退歸後堂。不提。

只見次日王豹也不來見主將,竟領兵出關,往周營搦戰。

報馬報入中軍。子牙問:「誰人見陣走一遭?」

哪吒應曰:「我願住。」

子牙許之。哪吒登風火輪,提火尖鎗,奔出營來。王豹見一將登風火輪而來,忙問曰:「來者莫非哪吒麼?」

哪吒答曰:「然也。」搖鎗就刺。王豹的畫戟急架忙迎。

王豹知哪吒是闡教門下,自思:「打人不過先下手。」正戰間,發一劈面雷來打哪吒。

不知這雷只好傷別人,哪吒乃是蓮花化身之客,他見雷聲至,火焰來,把風火輪一登,輪起空中,雷發無功。

我們能看到很多功夫對三魂七魄的人管用,但是對這些修行的人就不管用。這個說法就有點類似「一氣化三清」。三清能把通天道人給降住,但是傷不了他,其實這裡面的內涵類似。

哪吒祭起乾坤圈去,正中王豹頂門,打昏落馬,哪吒復一鎗刺死,梟了首級,號令回營,來見子牙,備言前事。子牙大喜。

且說徐蓋聞報王豹陣亡,暗思:「二將不知時務,自討殺身之禍。不若差官納降,以免生民塗炭。」正憂疑之際,忽報:「有一頭陀來見。」

徐蓋命:「請來。」

道人進府,至殿前打稽首,曰:「徐將軍,貧道稽首。」

徐蓋曰:「請了!道者至此,有何見諭?」

道人曰:「將軍不知,吾有一門徒,名喚彭遵,喪於雷震子之手,特至此為他報仇。」

徐蓋曰:「道者高姓?大名?」

道人曰:「貧道姓法,名戒。」

徐蓋見道人有些仙風道骨,忙請上坐。法戒不謙,欣然上坐。

徐蓋曰:「姜子牙乃崑崙道德之士,他帳下有三山五嶽門人,恐不能勝他。」

法戒曰:「徐將軍放心,我連姜尚俱與你拿了,以作將軍之功。」

徐蓋曰:「若如此,乃是老師莫大之恩。」忙問:「老師是素、是葷?」

法戒曰:「持齋。我不用甚東西。」

所以法戒是相當守自我的規矩的。

一夕無詞。次日法戒提劍在手,逕至周營,坐名要請姜子牙答話。探馬報入中軍:「有一頭陀請元帥答話。」

子牙傳令,帶眾門人出營,來會這頭陀。只見對面並無士卒,獨自一人。

怎見得:
赤金箍,光生燦爛。
皂蓋服,白鶴朝雲。
絲絛懸水火,頂上焰光生。
五遁三除無比賽,胸藏萬象包成。
自幼根深成大道,一時應墮紅塵。
封神榜上沒他名,要與子牙賭勝。

講法戒他的來處,他根基很深,因應運時節的時候,他應在其中了。他要不應在其中,他也就去不了佛家。其實《封神演義》同樣講「從道轉向佛」的一個過程。

在東土出現了佛家,準提道人一直在尋找這種「自幼根深成大道」的有緣分之人,這就促成了後來釋迦牟尼佛在東土尋找取經者。這前、後(故事)其實是連在一起的。

到《西遊記》的時候,十二金門不會再過多參與人間的事情,也不太過多的參與唐僧取經,而參與的是二郎神這波人,包括哪吒。

就是在《封神演義》中肉身已經修成的,但是需要提升境界的時候,又出現在《西遊記》當中。這是前、後的故事。生命就是一層、一層,跨越了一個門檻,在那個門檻中再去講故事,(然後)再跨一個門檻。

子牙把四不像催至軍前見法戒,曰:「道者請了!」

法戎道:「姜子牙!久聞你大名,今日特來會你。」

子牙曰:「道者姓甚?名誰?」

法戒曰:「我乃篷萊島煉氣士,姓法,名戒。彭遵是吾門下,死於雷震子之手。你只叫他來見我,免得你我分顏!」

當法戒他的弟子被雷震子壞了,法戒知道!這是因法戒的根脈。

雷震子在旁,聽得舌尖上丟了一個霹靂,大怒!罵曰:「討死的潑道!我來也!」把風雷二翅飛在空中,將黃金棍劈面打來。

法戒手中劍急架忙迎。兩下裡大戰有四五回合,法戒跳出圈子去,取出一旛,對著雷震子一晃。雷震子跌在塵埃。徐蓋左右軍士將雷震子拿了,雖然綑將起來,只是閉目不知人事。

法戒大呼曰:「今番定要擒姜尚!」

旁有哪吒,大怒!罵曰:「妖道用何邪術?敢傷我道兄也!」登開風火輪,搖開火尖鎗,來戰法戒。法戒未及三四回合,忙把那旛取出來也晃哪吒。哪吒乃蓮花化身,卻無魂魄,如何晃得動他!

法戒見哪吒在風火輪上安然不能跌將下來,已自著忙。哪吒見法戎拿一首旛在手內晃,知是左道之術,不能傷己,忙祭乾坤圈打來。法戒躲不及,打了一交。哪吒方欲用鎗來刺,法戒已借土遁去了。

這裡就表現出法戒的局限性,「登風火輪」他就應該知道是哪吒。如果他當初知道姜子牙會到汜水關,所以才教了韓榮兩個兒子萬刃車的話,那他又何嘗不知道哪吒是蓮花身呢?在他境界中他應該知道哪吒是蓮花身,但他竟然不知!而他的寶貝是衝著人的三魂七魄去的,所以在他拿寶貝之前一聽是哪吒就應該知道寶貝不靈了。

寶貝只對人,所有這些寶貝都是衝著人去的,只有人有三魂七魄,其他都沒有。

其實哪吒是藉著三魂七魄而成的。大家知道是李靖壞了哪吒的身子之後,他的三魂七魄在廟裡受了三年(人間)香火,已經有了生命形態了,這時候李靖又把哪吒廟給砸了,在這個背景之下哪吒才出了蓮花身。

如果哪吒他光有三魂七魄,可能太乙真人還難度他,他受了三年人間的香火很關鍵。這是相輔相成的。人間的香火受了三年,你就可以想見人的身體有多寶貴!人間的香火等於是人求他的時候他吸收了人的精華。而你、我托生為人體,精華俱在,也就是說托生的時候搶了一個身體——珍貴在這裡……你從這樣的故事中可以品出其中的味道。

所以哪吒是藉助了三魂七魄,而他沒有肉胎。換個角度講,他沒有血肉,但是藉著三魂七魄有著筋脈,因為修煉是靠筋脈的,慾望是靠肉的(精血之氣)。他可以沒有血肉,但是用蓮花代替。他有了三魂七魄,就帶著他的筋脈,所以哪吒最後也算是肉身修成的神仙。我相信有一些複雜程度在背後。

所以這些「落魂」的,包括「哼哈二將」都在其中,全是衝著人的三魂七魄去的。也就是說攝住人的三魂七魄,人就完了,這種東西就可以獲得人的身體,人的肉身就被奪走了。

我以為裡面有著更玄妙的背景,你既可以說這些人後來可以成為神仙,都是護法來的。二十八星宿被封成神,是護法,同時也可以說「人體不同於其他任何生命」的緣由所在。可能也就是透過三魂七魄能與神相溝通,就像我們說的三魂到了老子那兒就是三清。

七魄,就是時間。橫豎都跟七有關,太多的東西都跟七直接搭上。沒有人解釋為什麼、沒有人解釋緣由、沒有人解釋七是怎麼樣。只是,在道家、佛家、西方的宗教中都可以看到這個數,但沒有人去解釋。

如果不同的宗派:道家、佛家、西方的宗教他們出現了地域上的差距,出現了人種之間的差距,這人種跟地域有關係,但是七的定數、時間沒有差距,地域的空間也沒有差距。你看到表面的形式,人長的模樣、說的語言有差距,但是,生、老、病、死在時間的控制之下沒有任何差距。

子牙收兵回營,見折了雷震子,心下甚惱,納悶在中軍。

且說法戒被哪吒打了一圈,逃回關內。徐蓋見法戒著傷而回,便問:「老師!今日出陣,如何失機?」

法戒曰:「不妨!是我誤用此寶。他原來是靈珠子化身,原無魂魄,焉能擒他!」

你看,法戒又知道他(哪吒)「原來是靈珠子化身,原無魂魄」。所以他(法戒)挺坦誠,說不該用這個寶,用了,就被打了。

其實,說哪吒「原無魂魄」,有這麼一個偏差。表面上的偏差應該是有背後的故事。

忙取丹藥,吃了一粒,即時全愈,吩咐左右:「且把雷震子抬來!」

法戒對雷震子將旛右轉兩轉。雷震子睜開眼一觀,已被擒捉。

法戒大怒,罵曰:「為你這廝,反被哪吒打了我一圈!」命左右:「拿去殺了!」

徐蓋在旁解曰:「老師既來為我末將,且不可斬他,暫監在囹圄之中,候解往朝歌,俟天子發落,表老師莫大之功,亦知末將請老師之微功耳!」

看官:此是徐蓋有意歸周,故假此言遮飾。法戒聽說,笑曰:「將軍之言甚是有理。」

正是:徐蓋有意歸周主,不怕頭陀道術高。

頭陀法戒出手,他已經在情感中了,也就是說:他在自己的得失之中了。他替弟子報仇就是得失,所以徐蓋騙他,他卻看不到徐蓋的心思。按道理說他有這個本事,但是他看不出來!

為什麼講空?為什麼講無?只有空、無才能看到事情的本質。不是空、無的,有著利益上的索取,有著利益上的「因為……所以」,就沒戲了!

我以為這對所有人是一種借鑑。這多少能品出為什麼在佛家、道家裡講「空」和「無」就這麼厲害。其實,真正的「空無」就是連什麼都沒有,連「空無」都不存在。而人在其中,不可能都不存在,是個修行的過程。

「三運」智擒頭陀 法戒皈依西方準提

話說法戒次日出關,又至周營搦戰。軍政官報與子牙。子牙隨即出營會戰,大呼曰:「法戒!今日與你定個雌雄!」催開四不像,仗劍直取。法戒手中劍赴面迎來。

戰未及數合,旁有李靖縱馬搖畫桿戟來助子牙。子牙祭起打神鞭早來打法戒,不知此寶只打得神,法戒非封神榜上之人。

正是:封神榜上無名字,不怕崑崙鞭一條。

話說子牙祭鞭來打法戒,不意被法戒將鞭接去。子牙著忙。忽然土行孫催糧到營前,見法戒將打神鞭接去,土行孫大怒,走向前,大呼曰:「吾來也!」

法戒見個矮子用條鐵棍打來,法戒仗劍迎戰。三人正殺在一處,不意楊戩也催糧來至,見土行孫大戰頭陀,走馬舞三尖刀,亦來助戰。子牙見楊戩來至,心中大喜。

兩員運糧官雙戰法戒,正是「天數不由人」。不意鄭倫催糧也到。

鄭倫見土行孫、楊戩雙戰道人,鄭倫自思,曰:「今日四人戰這頭陀不下,畢竟是左道之人。我也是督糧官,他成得功,我也成得功!」將金睛獸催開,衝殺過來,就把子牙喜不自勝。

子牙兜回四不像,傳令軍士:「擂鼓助戰!」法戒被三運督糧官裹在垓心,不得落空,縱有法寶,如何使用?只見土行孫賓鐵棍在下三路上打了幾棍,法戒意欲逃走,鄭倫見土行孫成功,恐法戒逃遁,忙將鼻竅中兩道白光哼出來。法戒聽得,不知是甚麼東西響?忙抬頭一看,看見兩道白光。

正是:眼見白光出鼻竅,三魂七魄去無蹤。

他怎麼弄別人,別人怎麼弄他。所以法戒是個「人」來的,他有三魂七魄,根本經不住。但是又因為是人來著,也就最寶貴。

話說法戒跌倒在地,被烏鴉兵生擒活捉綁了。子牙用符印鎮住了法戒的泥丸宮,掌得勝鼓回營。

鎮住了法戒的泥丸宮,那時候都是半人、半神、半仙、半妖、半魔、半鬼,就是說他能通靈的。「鎮住泥丸宮」就是把他的元神給鎮住了,他元神出不來。要是元神出得來,他借著土遁又跑了。換個角度講,用符印鎮住,其實就是鎮住他的神性。

法戒方睜開眼,見渾身上了繩索,嘆曰:「豈知今日在此地誤遭毒手!」追悔無及。

只見子牙陞帳坐下,三運官來見子牙。子牙曰:「三運得功不小!」獎諭三運官,曰:「運督軍需,智擒法戒。玄機妙算,奇功莫大!」

子牙獎諭畢。三員官稱謝子牙。子牙傳令:「推法戒來。」

眾軍卒將法戎推至中軍。法戒大呼曰:「姜尚!你不必開言。今日天數合該如此,正所謂『大海風波見無限,誰知小術反擒吾。』可知是天命耳!速將軍令施行!」

子牙曰:「既知天命,為何不早降?」命左右:「推出去斬了!」眾軍士把法戒擁至轅門,方欲行刑,只見一道人作歌而來。

歌曰:
善惡一時忘念,榮枯都不關心。
晦明隱現任浮沉,隨分飢餐渴飲。
靜坐蒲團存想,昏聵便有魔侵。
故將惡念阻明君,何苦紅塵受刃。

一時忘了善、惡;無所謂榮、枯——不在人中,根本沒有什麼榮耀。

白天、黑夜都無所謂,周圍的一切都不動我心。碰見什麼吃什麼——是化緣的(隨分飢餐渴飲)。

在那裡打坐還心裡不乾淨,就會昏聵胡來。昏聵、胡來就是魔侵。佛家都講魔,有心魔、情魔、意魔。

整個這首詩講的就是法戒一時糊塗。修行的人就要去掉這些,不能心存想法。

歌罷,大呼曰:「刀下留人,不可動手!你與我報知元帥,說準提道人來見。」

楊戩忙報與子牙,曰:「有西方準提道人來至。」

子牙同眾門人迎接至轅門外,請準提道人進中軍。準提曰:「不必進營。貧道有一言奉告:法戒雖然違天阻逆元帥,理宜正法,但封神榜上無名,與我西方有緣,貧道特為此而來,望子牙公慈悲。」

這裡說法戒他不在封神榜裡面,就是:他沒有神的定位——其實表面上沒有,實際上都有。該是誰、不是誰,都已經有(定位)了。這些在一定層面相關聯的生命,已經在為他下面的生命過程尋找、奠定自己的歸屬——其實有這個含義。

子牙曰:「老師吩咐,尚豈敢違!」傳令:「放了。」

準提上前,扶起法戒,曰:「道友,我那西方絕好景致,請道兄皈依:

佛家講話客氣。

西方極樂真幽境,風清月朗天籟定。
白雲透出引祥光,流水潺潺如谷應。
猿嘯鳥啼花木奇,菩提路上芝蘭勝。
松搖巖壁散煙霞,竹拂雲霄招彩鳳。
七寶林內更逍遙,八德池邊多寂靜。
遠列巔峰似插屏,盤旋溪壑如幽磬。
曇花開放滿座香,舍利玲瓏超上乘。
崑崙地脈發來龍,更比崑崙無命令。」

講述了西方極樂世界的那種景致,最後提到了跟崑崙之間的,也就是跟道家之間的相互關聯。

話說準提道人道罷西方景致,法戒只得皈依,同準提辭了眾人,回西方去了。後來法戒在舍衛國化「祗陀」(jeta,祁它)太子,得成正果,歸於佛教,至漢明、章二帝時,興教中國,大闡沙門。此是後事。不表。

後來法戒他來到了東土,至於是誰?我沒有往下去查他,沒有查過。

且說界牌關主將見法戒被擒,忙命左右,將囹圄中雷震子放了,開關同雷震子至營門納降。探馬報入中軍:「啟元帥:雷震子轅門等令。」

子牙大喜,忙命:「令來。」

雷震子至帳前對子牙曰:「徐蓋久欲歸周,屢被眾將阻撓,今特同弟子獻關納降,不敢擅入,在轅門外聽令。」

子牙傳令:「令來。」

徐蓋縞素進營,拜倒在地,啟曰:「末將有意歸周,無奈左右官將不從,致羈行旌,屢獲罪戾,納款已遲,死罪,死罪!望元帥海宥。」

子牙曰:「徐將軍既知天命歸周,亦不為遲,何罪之有?」忙令請起。徐蓋謝過,請子牙進關安撫軍民。子牙傳令:「催人馬進關。」

子牙陞銀安殿,一面迎請武王,一面清查戶口、庫藏。次日,武王駕進界牌關。眾將迎接武王上銀安殿,參謁畢,王曰:「相父勞心遠征,使孤不得與相父共享昇平,孤心不安。」

子牙曰:「老臣以天下諸侯為重,民坐水火之中,故不敢逆天以圖安樂。」

子牙領徐蓋拜見武王。武王曰:「徐將軍獻關有功,命設宴犒賞三軍。」

一宵已過。次日,子牙傳令:「起兵前取穿雲關。」

放炮起程,三軍吶喊,不過八十里一關,前哨探馬報入中軍:「前軍已抵穿雲關下。」

子牙傳令:「放炮安營。」

正是:戰將東征如猛虎,營前小校似歡狼。

龍安吉連擒徐蓋、黃飛虎、洪錦、南宮適

話說穿雲關主將徐芳乃是徐蓋兄弟,徐芳聞知兄長歸周,只急得三屍神暴跳,口鼻內生煙,大罵:「匹夫!不顧父母、妻子,失身反叛,苟圖爵位,遺臭萬年!」忙點聚將鼓。

眾將俱上殿參謁。徐芳曰:「不幸吾兄忘親背君,苟圖富貴,獻了關隘,已降叛臣,但我一門難免戮身之罪,為今之計,必盡擒賊臣,以贖前罪方可。」

只見先行官龍安吉曰:「主將放心,待末將先拿他幾員賊將解往朝歌請罪,然後俟擒渠魁,以贖前愆,以顯忠藎,則主將滿門良眷自然無事矣!」

他徐芳擔心哪!說:哥哥你走了,咱有爹、有媽、有嫂子,我這有弟媳婦,不就全散啦!這也是實話,對不對!但他徐蓋也說了:沒招了!這沒辦法打啊!。所以,人的命運,總是這樣!

徐芳曰:「此言正合吾意。只願先行與諸將協力同心,以勦叛逆,上報主恩,是吾之願也!其他亦非所顧忌。」

眾將商議,不表。

且說次日,子牙陞帳,問曰:「誰取穿雲關去走一遭?」

徐蓋應聲,曰:「啟元帥:穿雲關主將乃是末將之弟,不用張弓隻箭,末將說舍弟歸周,以為進身之資。」

子牙大喜,曰:「將軍若肯如此,真為不世之奇功,豈止進身而已!」

徐蓋上馬至關下,大呼曰:「左右,開關!」

守關軍卒不敢擅自開關,忙報入帥府:「啟主帥:有大老爺在關下叫關。」

徐芳大喜:「快令開關,請來。」

把關軍士去了。徐芳吩咐左右:「埋伏刀斧手,兩旁伺候。」

不一時,左右開關。徐蓋不知親弟有心拿他,徐蓋進關,來至府前下馬,逕至殿前。徐芳也不動身,問曰:「來者何人?」

徐蓋大笑曰:「賢弟何為見我至此而猶然若不知也?」

徐芳大喝一聲,命左右:「拿了!」

兩邊跑出刀斧手,將徐蓋拿下綁了。徐芳曰:「辱沒祖宗,匹夫!你降反賊,也不顧家眷遭殃。今日你自來至此,正是祖宗有靈,不令徐門受屠戮也!」

徐芳怕滿門抄斬。

徐蓋大罵曰:「你這不知天時的匹夫!天下盡已歸周,紂王亡在旦夕,何況你這彈丸之地,敢抗拒弔民伐罪之師!你要做忠臣,你比蘇護、黃飛虎如何?洪錦、鄧九公何如?我今被你所擒,死固無足惜,但不知何人擒你,以泄吾忿也!」

徐芳傳令:「把這逆命的匹夫且監侯,俟拿了周武、姜尚,一齊解往朝歌正罪。」

左右將徐蓋監了。徐芳問:「誰為國討頭陣走一遭?」

一將應聲而出,乃正印先行官神煙將軍馬忠願往。徐芳許之。

馬忠領令開關,砲聲響處,殺至周營。報馬報入中軍:「啟元帥:穿雲關有將搦戰。」

子牙曰:「徐蓋休矣!」忙令哪吒去取關,就探徐蓋消息。

哪吒領令,上了風火輪,出得營來,見馬忠金甲紅袍,威風凜凜。

哪吒走至軍前,馬忠曰:「來者莫非哪吒否?」

哪吒曰:「然也!你既知我,為何不倒戈納降?」

馬忠怒曰:「無知匹夫!你等妄自稱王,逆天反叛,不守臣節,侵王疆土,罪在不赦。不日拿住你等,粉骨碎身,尚自不知,猶且巧言饒舌!」

哪吒笑曰:「吾看你等好一似土蛙、腐鼠,頃刻便為齏粉,何足與言!」

馬忠大怒,搖手中鎗,飛來直取。哪吒的鎗閃灼光明,輪馬相交,雙鎗並舉,殺至穿雲關下。

正是:馬忠神煙無敵手,只恐哪吒道德高。

所以這裡很有意思,在講這些修行的人,講他本質的時候,都用「道德」這兩個字。其實「道德高」的意思,我以為是講他「境界高」,不是他本事有多高。當他境界高的時候,所有東西都高過對手。

人解決問題的時候,找個東西比劃,都是一對一的。神不是,神遇見事情的時候,祂提高境界(修行人也是提高境界)。「一通百通」其實是境界。你上來了一點,(境界)等於就全上來了,當你(境界)全上來,一通,不就百通了。

馬忠知哪吒是道德之士,手段高強,自思:「我若不先下手,恐他先弄手腳,卻不為美。」

馬忠把口一張,只見一道黑煙噴出,連人帶馬都不見了。哪吒見馬忠黑煙噴出口,迷住一塊,忙將風火輪登起,把身子一搖,現出八臂三首、藍臉獠牙,起在空中。馬忠在煙裡看不見哪吒,急收神煙,正欲回馬,只聽得哪吒大叫:「馬忠休走!吾來了!」

馬忠抬頭,見哪吒三頭八臂、藍面獠牙,在空中趕來,馬忠諕得魂不附體,撥馬就走。哪吒忙將九龍神火罩拋來,罩住馬忠,復把手一拍,罩裡現出九條火龍圍繞,霎時間,馬忠化為灰燼。

正應了剛才那句話:「吾看你等好一似土蛙、腐鼠,頃刻便為齏粉……」。

怎見得?有詩為證。

詩曰:
乾元玄妙授來真,祕有靈符法更神。
火棗瓊漿原自異,馬忠應得化微塵。

這裡講的「法更神」,我以為講太乙真人的境界。太乙真人練出來的東西給他哪吒嘛!所以這裡的「法」,我以為特別描繪了他有一個生命境界的那種威嚴。

話說哪吒燒死馬忠,收了神火罩,得勝回營,來見子牙,備言燒死馬忠一事。子牙大喜,慶功。不表。

只見報馬報入關中:「啟主帥:馬忠被哪吒燒死。」

徐芳大怒。旁邊轉過龍安吉,曰:「馬忠不知淺深,自恃一口神煙,故有此敗。待末將明日成功,拿幾員反將,解往朝歌請罪。」

次日,龍安吉上馬出關,前來搦戰。哨馬報入中軍。

子牙問:「誰人出馬?」

只見武成王黃飛虎上帳曰:「末將願往。」

子牙許之。

黃飛虎上了五色神牛,提鎗出營。龍安吉見一員周將。怎見得?有詩為證。

詩曰:
慣戰能爭氣更揚,英雄猛烈性堅強。
忠心不改歸周主,鐵面無回棄紂王。
青史名標真義士,丹臺像列是純良。
至今伐紂稱遺跡,留得聲名萬古香。

在描繪黃飛虎。

龍安吉大呼,曰:「來者何人?」

飛虎曰:「吾乃武成王是也!」

龍安吉曰:「你就是黃飛虎!反叛成湯,釀禍之根!今日正要擒你。」催開馬,搖手中斧來取,黃飛虎手中鎗急架忙迎。二將相交,鎗斧並舉,大戰五十餘合。

二將真是棋逢敵手,匠遇作家。龍安吉見黃飛虎的鎗法毫無滲漏,心下暗思:「莫與他賣弄精神。」把鎗一挑,錦囊中取出一物,望空中一丟,只聽得有叮噹之聲。

龍安吉曰:「黃飛虎,看吾寶貝來也!」

都得叫名!這東西打的都是「人」。

黃飛虎不知何物,抬頭一看,早已跌下鞍鞽。關內人馬吶一聲喊,將黃飛虎生擒活捉,繩纏索綁,拿進穿雲關去了。

報馬報入中軍:「啟元帥:黃飛虎被擒。」

子牙大驚,曰:「怎樣的拿去?」

掠陣官回曰:「正戰之間,只見龍安吉丟起一圈在空中,有叮噹之聲,黃將軍便跌下坐騎,因此被擒。」

子牙聽說,不悅:「此又是左道之術!」

且說龍安吉將黃飛虎拿進穿雲關,來見徐芳。黃飛虎站立言曰:「吾被邪術拿來,應以一死報國恩也!」

徐芳罵曰:「真是匹夫!捨故主而投反叛,今反說『欲報國恩』,何其顛倒耶!且寄監中。」

徐蓋見黃飛虎來至,忙慰曰:「不才惡弟,不識天時,恃倚邪術,不意將軍亦遭此羅網之厄。」

黃飛虎點頭無語,唯有咨嗟而已。

話說徐芳治酒,與龍安吉賀功。次日又至周營搦戰。子牙問:「誰敢出馬?」

只見洪錦出馬,來至陣前,看見是龍安吉。龍安吉曾在洪錦帳下為偏將。洪錦曰:「龍安吉,你今見故主,為何不下馬納降,尚敢支吾耶?」

龍安吉笑曰:「反將洪錦,何得多言!我正欲拿你等,解進朝歌,以正國法,爾何不知進退,尚敢巧言也!」發馬就殺,刀斧並舉。

龍安吉祭起一圈,起在空中。不知此圈兩個,左、右翻覆,如太極一般,扣就陰陽連環雙鎖,此圈名曰「四肢酥」。此寶有叮噹之聲,耳聽、眼見,渾身四肢,骨解、筋酥,手、足齊軟。

其實還是奔著三魂七魄去的。

當時洪錦聽見空中響,抬頭一看,便坐不住鞍鞽,跌下馬來,又被龍安吉拿了進關。

洪錦自思:「此賊昔在吾帳下,我就不知他有這件東西,誤陷匹夫之手!」

左右將洪錦推至殿前,來見徐芳。徐芳大喜,曰:「洪錦,你奉命征討,如何反降逆賊?今日將何面目又見商君也!」

洪錦曰:「天意如此,何必多言!吾雖被擒,其志不屈,有死而已!」

徐芳傳令:「且送下監去。」

黃飛虎見洪錦也至監中,各各嗟嘆而已。

子牙又聽得探馬報進營來,言洪錦被擒,子牙心下十分不樂。次日,報:「龍安吉又來搦戰。」

子牙問:「誰去見陣?」

只見南宮適出馬,與龍安吉戰有數合,被龍安吉仍用「四肢酥」拿進關來見徐芳。徐芳吩咐:「也送下監中。

這是姜子牙的不對。你明明知道龍安吉是左道,你得讓門人去(見陣)啊!你讓「人」去,那誰去都沒招啊!

只見報馬報與子牙。子牙大驚。旁有正印先行哪吒言曰:「這龍安吉是何等妖術?連擒數將。待末將見陣,便知端的。」

龍安吉他應該是這樣(有妖術),得門人(修道人去見陣)才行,不是門人,怎麼能行!

不知龍安吉性命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待續)

(點閱【濤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濤哥侃封神】 第七十九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人連一股風都不如!每個人有不同的思考,一個人走一世,有著他的使命,他不是停留在這兒,而那股風卻可以停留在這兒,就說這個意思……這是想跟大家聲明的。完全可以把《封神雜談》當故事聽,但是故事本身有著生命背後的東西。
  • 那麼在《封神演義》裡你怎麼看天、地、人?周朝的確立,是(象徵)「人」;三百六十五個神確立,是(象徵)「地」;廣成子,包括元始天尊他們那一次淨化,是(象徵)「天」。所以在「以人為中心」所知道的層面:天,是到老子這一層——人們知道的三界之外最高的神;地,就是三界之內人們知道的這些天神——作為對應的話,「希臘神話」就類似三界裡面的這些天神。
  • 第九十九回〈姜子牙歸國封神〉,也就是,當周武王繼了王位之後,反過來又要敬天地(是有對應天地的成分)。那這件事情姜子牙來做,也就把天地間的一切都重新歸正。
  • 「人與妖是互為因果存在的」,所以,要想在人中達到真正至善的境界,只能「與神同行」。這是女媧露面(給楊戩「山河社稷圖」)暗含的台詞。
  • 現在這個環境,妖精、鬼魅、獸,人挺難處理,但是,與神同行的人就沒有問題。《封神演義》講述的也是這個故事。在進入「萬仙陣」之後,我就一直跟大家說,後面很多人都死在了妖精手裡。死在人手裡的就一個:張奎。
  • 紂王跟諸侯們開了一仗,他把南伯侯給殺了,傷了二十六人。他依然表現出一個王者背後具有天意的那種跟別人不同的一點。但是,滅亡就是滅亡,那「時辰到了」之後,無論他多麼的強悍,身邊沒有正經人了——最後剩兩個人(飛廉這些)。
  • 當女媧把山河社稷圖給了楊戩之後,就證明天下早已經定下來了。女媧在過程中一直沒有出現,一直到最後清理妖精,恢復到人本來的環境的時候,祂就出現了。對應了當初紂王——作為人間的王——來到了女媧廟,侮辱了女媧,人間開始出現敗落。然後,妖精就來了——講了一個循環。
  • 當時女媧給了楊戩「山河社稷圖」,而「山河社稷圖」跟「太極圖」有點類似,當時跟大家解釋了。但是,山河社稷圖收的是妖。因為山河社稷圖是對人而言。皇帝才講社稷,王朝才講社稷,山河是指國土,所以誰拿了山河社稷圖,誰就得天下。這個圖可以收妖精,其實,裡面還有一個暗語:當女媧給楊戩山河社稷圖之後,楊戩把白猿收了,白猿墜入到山河社稷圖之後,就「返本歸元」,成為猴了。
  • 《西遊記》就我個人來講,其實就是唐僧一個個體者修行的過程。他遇到的妖精都跟他個人修行有關,「九九八十一難」就是他個人的修行。他在取經的路上遇到了各種妖怪,是在一個外部和平的環境下。《封神演義》不太一樣。作者簡述了至高的境界(被人知道的神的境界),(如)元始天尊、鴻鈞道人都出現了,從那個境界一直到鬼和妖。
  • 所有妖怪都說姜子牙他們「妖言惑眾」,其實他們自己「是妖怪」。所以,到這關鍵的時候,凡事都是「反」的!反過來,一切出現「反」的時候,那天下就得變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