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鄭州富士康爆大規模抗議 警方鎮壓

人氣 35002

【大紀元2022年11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蕭律生、顧曉華、洪寧採訪報導)11月22日晚,河南省鄭州市富士康廠區爆發抗議,大批警察到場鎮壓。抗議的原因是,富士康修改新入職員工合同,而且讓新員工與已染疫的老員工一起工作。網傳視頻顯示,警察使用催淚瓦斯等進行鎮壓。員工表示,警察還用鐵棍毆打工友、抓捕工友。

警察毆打富士康員工 用催淚瓦斯驅趕

23日,海外社交平台推特上熱傳富士康工人抗議的視頻。視頻中,新入職的工人試圖衝出工廠,與保安發生激烈衝突。還有視頻顯示,新員工被困在大門裡,大門外警察使用催淚瓦斯、水炮阻攔員工離開。

視頻中傳來員工的呼聲:「我們想維權,不是想鬧事,是他們(警察)打我們。」「我們已經有好幾個人被打得都躺下了,都住醫院了。」「微博要被壓下去。」

他們齊聲高喊:「維權、維權……」還有員工說:「我們現在出也出不去,他們在外面用水槍噴我們。」「外面還有一排防暴隊。」

大紀元記者通過採訪了解到,抗議發生於22日晚間,是由住在鄭州富士康華鴻公寓、豫康新城小區的新員工發起的。

豫康新城北區的員工趙先生(化名)23日告訴大紀元記者,22日晚間,因為抗議,不少工友被警察毆打、被抓。

「好多人圍著警車,大喊要見領導,工人們要維權,警察就鎮壓。」趙先生說,「警察打工友,工廠已經全部被政府接管了。」「多好多人啊,工人們舉著旗子在維權,到處都是人,警察就打人,我就開始跑,好危險。」

他說,警察真的在打人,打完後,叫120救護車直接拉走;七八個警察打一個工人,打得工人滿頭是血;警察全拿著鐵棍(警棍)打,地上留下很多血。

河南新鄉李先生(化名)是按照政府的指標從家鄉到了鄭州富士康,他在華鴻公寓。

李先生描述說,22日晚上8時許開始一直持續抗議到23日凌晨4時許。「當時上萬人,人可多了⋯⋯都是外省人來這鬧的。」

他說,22日晚最少500個警察,穿著白大褂、拿著警棍,把華鴻公寓給包圍起來了,「誰動打誰」,警察抓走了7、8個員工,把帶頭的給抓走了。最凶的時段是晚上10時左右,燒東西是12時。

華鴻公寓附近的鄭州市民董先生(化名)23日對大紀元表示,「(事發時)武警特警都去了,穿白衣(防護服)的都是特警。」「警察穿大白(防護服)攔著他們,哪個地方都不讓去,他們現在就是往外衝。」

董先生披露,22日晚間抗議時,富士康有員工燒東西,然後拿滅火器,有的員工拿滅火器噴警察。他了解到,22日晚跑出去的員工很少,即使跑出去也只能往莊稼地裡跑,大路不讓走了;鄭州封控了,不讓富士康的人往鄭州來;鄭州周邊登峰、新鄭、新密都封控,就是防止富士康這兩三萬人跑過去。

董先生表示擔憂,「不敢跟你多說了,咱的社會你也知道,要鬧成功了可以,不成功,它們(官方)會秋後算帳的,掛了吧,不敢多說。」

富士康員工抗議修改合同、與陽性員工一起工作

這場抗議從22日晚間一直持續到23日白天,截至23日下午2時30分,抗議仍然未停。

李先生說,23日清早6時許,武警又都過來了,員工早上7、8時又開始抗議,把擋板都推倒了。

「今天都去廠區鬧,(警察)又打傷6、7個,今天我們寢室裡那個(江蘇的)小孩一直在現場,今天下午他被警察用警棍打了。」李先生補充說。

趙先生告訴大紀元記者,現在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人,滿街上都是人,富士康工廠門外至少有兩萬人,「非常亂」,「現在已經失控了,大街上全是富士康員工,有幾萬人。」「現在(23日下午2點半左右)富士康門口,警察用棍子打工人,現在亂得很,到處都是人,富士康完了,工廠裡面也在砸,外面也在砸。」

趙先生表示,目前,富士康廠門口仍聚集了很多員工,他們在維權,在和警察對峙;現在很多人不想幹了,要走,這麼多人怎麼走,沒有談妥,有些工人想要補償,要誤工費、過渡費等。

趙先生說,一方面,工廠私自修改合同。原本招工時說,做滿7天,在職30天就獎勵3000元(人民幣,下同);做滿60天,再獎勵6000元;可是昨晚(22日)抗議前,合同改了,要求一直要做到明年3月才給6000元,但簽的合同到2月就到期了,到3月份就拿不到那筆錢。

「我們來的時候是一個合同,來了之後又改成另一個合同,很多人都不平嘛。」趙先生說,「你不能說改就改呀,昨天一個樣,今天又一個樣,怎麼說改就改了呢?」

另一方面,廠區陽性人員太多了,「今天分到生產線的工人,明天就陽了,還有很多陽轉陰的,跟正常人一起上班」,「我們已經隔離七天了,第一批被分進車間的工友,很快就被確診、陽了,然後就開始爆發抗議了」。

趙先生披露,抗議爆發後,富士康說是公司處理出現了異常情況(實為藉口),23日早上發通知,說合同又改過來了,「我們現在也查不到具體內容」。

在華鴻公寓隔離的員工秦先生(化名)23日向大紀元證實,昨晚(22日)上萬人(抗議),當時警察大概有五六百人。員工要求談條件,說要工錢,不幹了,要回家,因為富士康改合同不守諾言。

「昨天晚上他們去了一次廠區又回來了,裡邊沒有領導。天一亮又開始鬧了。」秦先生說,現在新進來的員工達十多萬人,現在還有很多人在抗議;華鴻小區全部都是隔離人員,至少得有五六萬人。

「我來了就是為了賺錢、為了養家。」秦先生說,「現在不想在這幹了,和陽性人一起幹活不行,危險性太大了,這傳染上,一生就⋯⋯回到家給家人帶上病毒,沒辦法。我們就是要回去,現在就是(要給)隔離補貼。」

他說,當時招人時說新老員工分開上線工作,現在讓新員工與陽性的老員工一起上班。

「跟陽性人在一塊,沒法上班。怕感染了。」秦先生說,「不幹回家,回家還要自費隔離。」

鄭州富士康是蘋果手機最大的生產基地,承擔全球一半的蘋果手機的組裝工作。今年10月底,鄭州富士康出現大逃亡情況,大批工人紛紛逃離廠區,步行回家。事發後不久,當地官方又幫富士康四處招工。

陳先生(化名)從深圳來到鄭州富士康,正好趕上這場抗議。

「大家都被騙了,沒有按說好的,這個合同是單方面的,想改就改。」陳先生說,「今天早上說又改回去了,今天中午那上面(網上的合同)全部沒有了,今天看不到了。」「我又不是河南的,我是個外地人,大老遠的把我們從一千五百多公里騙過來,然後說改就改。現在我們在這裡等著,又入不了職。」

陳先生告訴大紀元記者,很多工人身上本來沒有多少錢,來這邊又沒人安排。他說,現在自己身上可能只剩下一百多元,「你讓我去哪裡?」「要麼送我回深圳,估計到深圳又要隔離,隔離的話不知道要不要掏錢。想去找工作,高風險區過去的,別人肯定不會要。」

陳先生了解到,工人想走的話,要自付車費,而且要把從家鄉到公司的車費還給公司,「我們身分證還在他們那裡,上車要身分證件」。

可是,陳先生說,從這個城市到另外一個城市需要隔離至少7天,而這些損失都沒人管。

來自河南新鄉的李先生23日傍晚告訴大紀元記者,現在談判的情況是,誰願意走,可以把這一星期的工錢結了,一天按160元就算,就是1120元;如在賓館隔離4天,給1600元。離職後,再給回家的7天隔離費,讓政府派車來接人回去。

「我打算回去,不想幹了。」李先生說,「我都48歲了,長這麼大沒進過電子廠,都是站(著幹的)活,我受不了。」

大紀元記者多次聯繫鄭州富士康,但相關電話一直無法接通。

責任編輯:李沐恩#

相關新聞
新疆阿勒泰地區氣溫達零下48.6℃ 逾20省遇寒潮
三退聲明精選(2022/12/05)
湖南城管當街毆打拄雙拐商販 民眾不滿
貴州女孩跳樓怕砸到人 報警求疏散人群引熱議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許家印跳樓 自導自演還是另有意圖?
【軍事熱點】烏軍跨越第聶伯河 俄羅斯人開始厭倦戰爭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