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記者:美國被商業法劫持 人民喪失權利

人氣 186

【大紀元2022年11月29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Michael Wing報導/趙孜濟編譯)如果開國元勛們看到我們國家今天的狀況,他們在九泉之下也不會安心。

他們建立了一個共和國,在那裡上帝高於一切,他按照自己的形象創造了人,而人民擁有國家的主權。人民創建了自己的政府來為他們服務。政府的規模小,節儉,權力有限,它就像人民的承包商一樣。然而,看看今天龐大的行政國家機器過度擴張,疫苗強制令,無休止的支出,而且領導人還自認是上帝,這些事情並不令人高興。

那麼,到底發生了什麼?

答案隱藏的很深,但很簡單:我們的共和國被商業法劫持了。這個晦澀的事實被掩蓋並在黑暗中關閉了150多年。然而,越來越多的美國人正在揭開美國歷史上這一有爭議的篇章,同時也通過將他們的身分從「美國(聯邦)公民」(U.S. citizen)重新調整為「各州公民」(state national)來恢復他們的自由。「州民」的概念既古老又年輕。今天,它代表效忠所居住的州的人,但它也讓人回想起開國元勛們所設想的擁有主權的人民。

今天,各州公民在努力揭示一段隱藏的歷史:簡而言之,英國從未輸掉獨立戰爭。他們只是實行了公司制。歐洲列強在等待時機:漢密爾頓聯邦黨人(Hamiltonian Federalists)和傑斐遜反聯邦黨人(Jeffersonian Anti-Federalists)之間的爭執只是內戰期間大篡權的開始。通過法律伎倆,王室的特工將美國人塑造成英國在海外遺失的臣民。美國被商業法劫持,成為「美利堅合眾國公司」。

這聽起來有些牽強,但有一位州民,55歲的安·范德斯蒂爾(Ann Vandersteel),澤連科自由基金會(the Zelenko Freedom Foundation)的記者和主席,分享了她重獲自由後的經歷。

2021年,她接到了前國會眾議員候選人鮑比·勞倫斯(Bobby Lawrence)的電話。鮑比·勞倫斯(Bobby Lawrence)是一位通曉「州民」概念的大師,他對范德斯蒂爾分析了上述歷史,並向她提供了贏得自由的文件,即重新調整身分所需的法律文件。她深入研究了這些文件,花了一年時間驗證和削減繁縟的細節。這之後,一個自由的人重生了。她與《大紀元時報》分享了她的這一旅程。

被公司劫持?

「憲法第14修正案使我們成為聯邦政府的公民,使美國成為一家公司」,范德斯蒂爾說,「這就是他們竊國的手段。這真的是一個大劫持。當然,內戰也有問題。」

於1868年通過的第14修正案用簡單的英語宣布,各州不得削減美國聯邦政府公民的特權。但這公然削減了州政府的主權,並狡猾地使用「特權」(privilege)一詞來代替「權利」(right)(如自然權利),暗示政府可以從行為不端的公民那裡收回這些特權,而不管他們的憲法權利如何。

第14修正案第1節的內容如下:

「所有在美國出生或歸化並受其管轄的人都是美國公民和他們居住的州的公民。任何州不得制定或執行任何削減美國公民特權或豁免的法律。任何州也不得未經正當法律程序剝奪任何人的生命、自由或財產,也不得否認其管轄範圍內的任何人受到法律的平等保護。」

內戰使美國邦聯工會破產後,一家公司取代了它。「他們合併了華盛頓特區周圍的10平方英里,」范德斯蒂爾說。「在那家公司成立之後…人民成為了華盛頓特區的市政僕人。」在第四十一屆國會期間,1871年的《哥倫比亞組織法》(the Columbia Organic Act)公開陳述了這樣一個事實:

「由美利堅合眾國參眾兩院在國會頒布,哥倫比亞特區範圍內的美國領土特此以哥倫比亞特區的名義成立政府,特此以該名稱構成市政目的的法人團體,(該團體)可以與市政公司簽訂合同和被起訴,辯護和被彈劾,蓋章,並執行市政公司的所有其他權力,但不得違反美國憲法和法律以及本法的規定。」

美國法規,第16卷(1869-1871),第41屆國會。國會圖書館。(公共領域)

隨後,一項覆蓋面龐大的商業法出台了,它遠遠超出了哥倫比亞特區,囊括了整個國家,取代並廢除了開國元勛們建立的機制。它還做了更多的事情,但要理解這種劫持,我們必須首先了解陸地和海洋的管轄權。

陸地上的私掠者:法律管轄權的戰爭

美國法律的基石是普通法。它支撐著憲法和上帝賦予我們的權利,其根源可以追溯到聖經。英國普通法在早期歐洲的地方習俗中萌芽,是9世紀盎格魯-撒克遜國王阿爾弗雷德大帝(Alfred the Great)在他的「末日之書」(Doom Book)中編纂的傳統習俗的大雜燴。

它後來在《大憲章》(the Magna Carta)也有所體現,並最終被威廉·布萊克斯通爵士(Sir William Blackstone)系統化。他的大量評論後來成為美國的法律體系。在這種制度下,人是活生生的靈魂,擁有上帝賦予的權利。

另一方面,早於聖經的商法是羅馬民法。它曾經管理公海上的商業,因此也被稱為海軍、海事或簡稱為海洋法。查士丁尼皇帝(Emperor Justinian)用口是心非的語言將實實在在的事物變成成法律上的虛構(責任有限公司),允許船長合併他們的船隻,如果他們的貨物在公海上被盜,船長不用承擔任何責任。

如今,責任有限公司無處不在。法律的虛構覆蓋了企業、財產、甚至人。與現實事物不同,責任有限公司可以通過文字解散。它們可以被稱為「沒有靈魂的船隻」。

因此,就像私掠者在這片土地上殖民一樣,海事法淹沒並取代了美國的普通法。普通法第三條法院被海事法第一條法院所取代,全面的商業法涵蓋了一切:從國會到法院,從機動車到人本身。但是,一個人怎麼能成為公司呢?於是,他們就建立了出生證明登記制度。

「從你出生的那一刻起,你就得到了政府權力的認可,因為你一直這個體系中,因此當你的父母在不知不覺中給你出生證明和社會安全號碼時,你就受到海事法的約束」,范德斯蒂爾告訴《大紀元時報》,這些是你已經簽訂的契約。你已經用出生證明和社會保障合同為你的人生建構了一艘船隻。

在1900年出生證明出台之前,父母只是在家庭聖經中寫下孩子的名字,這就是法律。現在,從出生開始,人們就受到海事法管轄。我們的沉默等於默契。出生證明和其他合同使我們受制於公司的政策——他們的授權、法典和條例——通常以犧牲我們的憲法權利為代價。

隨後一系列債務奴役文書開始實施,包括《聯邦儲備法》(the Federal Reserve Act)(1913年)、《社會保障法》(the Social Security Act)(1935年)、《布雷頓森林協定》(1944年)以及將美國從金本位制中移除的法案(1971年)。我們從一個上帝之下的共和國變成了一個由全球銀行家和腐敗政客統治的共和國,這與開國元勛們所認為的「法律上」相反。

由於海事法是如此古老,它滲透到我們的語言中,經常使我們陷入我們意識不到的司法管轄區的迷宮中。范德斯蒂爾分享了幾個例子來說明這種劫持:

  • 「人」(person)字代替了「人民或民族」(people)。單一的個人是法律虛構的,表示一艘沒有生命的公司船隻,而people是包括活生生的男人、女人和有靈魂的孩子。「單一的個人」源於海事法:在船上,有船長、大副、水手長的副手等角色——還有「陸地上的乘務長」(purser on land),他拿著錢包,上岸,支付船的帳單。「陸地上的乘務長」這個詞演變變成了「個人」這個詞(person),這是一家公司。正是第14修正案將這一措辭引入權利法案,取代了「people」一詞。
  • 「美利堅合眾國「或「白宮」這些詞使用大寫字體,大寫字體表示公司。這就是為什麼出生證明(和墓碑)上的名字也都是大寫的。
  • 美國國旗也有很多故事。在這裡,我們只說一個:縫在某些國旗上的金色海軍部流蘇和旗杆頂部的鷹,這些裝飾代表一個被占領的共和國。憲法規所定的美國國旗樸素無華。
  • 「機動車」(motor vehicle)這個詞是一個法律虛構,它代替了「汽車」(automobile)這個詞。機動車部分歸國家所有,而司機只收到所有權證書,使他們受商業代碼的約束。「汽車」則表示私有財產。
  • 「警察」這個詞(Police)源於「政策執行」(policy enforcement)或「政策公司執行」(policy corporate enforcement)一詞,它與執法無關,而與執行守則、任務和條例有關。「治安官」(sheriff)是人民在法律上的執法代理人,負責執行國家的法律。
    類似的代替無窮無盡。

商法的劫持是如此徹底,以至於要找到自由,需要一種範式轉變。許多人會覺得這種轉變很不和諧,也許就像撞牆一樣。粗心的人會掉進陷阱(因此,這不是法律建議)。某些機構將「州民」和類似運動稱為「紙恐怖分子」(紙老虎)。然而,許多人正在看到這場運動正在凝聚動力。甚至有傳言說某位前共和黨總統也加入了這個運動。

制定土地和普通法

像奧德修斯一樣(Odysseus,亦譯為尤利西斯,古希臘英雄,用木馬計攻城,在戰爭後歷經十年苦難返回家鄉),「州民」已經規劃了合法的回家之旅。他們為收回主權採取了行之有效的行動。

在收到她的自由文件後,范德斯蒂爾完成了一份「真相宣誓書」,表達了她對現政權的不滿,並宣布她與政府的合同無效——就像開國元勛們向英國國王表達他們的不滿並宣布獨立一樣。「我認清了欺詐的結構:判例法1878年美國政府訴訟斯羅克莫頓(Throckmorton,美國關於欺詐判定的著名案例)。欺詐使一切無效」,范德斯蒂爾說,「我大聲揭露欺詐,並聲明我不會參與欺詐。」

這種欺詐結構延續到第14修正案本身,該修正案是在未經三分之二州同意的情況下批准的。「內戰後人們受到脅迫。南部各州的立法機構被告知你必須簽署這個修正案,否則就不能回到聯邦」,她說,「他們沒有任何選擇,從而在州一級失去了主權。」

這意味著不僅在公民個人層面上,而且在國家層面上,都有通往自由的合法途徑。范德斯蒂爾說,如果有機會,她很樂意向我們的共和黨領導人,如德桑蒂斯和川普,指出這個事實。

第90屆國會第一屆會議會議記錄,第15,641和15,644頁。(公共領域)

如果川普在2024年回歸白宮,她也可能建議他取消合併華盛頓特區,並在他任職期間撤銷《聯邦儲備法》。這將大大有助於恢復開國元勛建立的土地法。

去年夏天,范德斯蒂爾收到了護照,她的州民身分得到了承認。她現在擁有有限的外交豁免權,不再繳納所得稅。「我沒有填稅表」,她說,「因為,如果我向他們提交任何文件,甚至僅僅是一個說我準備延期交稅之類的便簽,(那就等於承認了)他們逼迫我們簽訂的合同。美國國稅局是一個聯合國特許的外國實體。」對於范德斯蒂爾來說,這不是納稅的問題。這是關於按照上帝的意圖生活。

這場運動帶來了福音。成千上萬的美國人正在全國各地參加勞倫斯的研討會。與此同時,「讓美國再次偉大」(MAGA)運動的高層暗示效忠各州。范德斯蒂爾和勞倫斯都指出了唐納德·J·川普表示支持的幾個例子,例如他在德克薩斯州2021年的保守派政治行動大會(CPAC)上的聲明:

「我們將奪回位於我們國家首都的輝煌白宮」,他說,「美麗的白宮——那是小寫字母——白宮……這是最美麗的房子。」當然,「小寫字母」表示公司將被解散。

2020年3月26日,唐納德·川普總統在華盛頓特區白宮新聞發布室舉行的冠狀病毒大流行簡報會上發表講話。(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范德斯蒂爾還提到了川普九月在北卡羅來納州威爾明頓(Wilmington)舉行的一次集會上所說的話:「想想看,伊萬卡——伊萬卡是一個非常好的人.小唐納德,他是個好人。埃里克是個好人(people)。」換句話說,他的子女們不再是海事法所規定的死人,而是上帝之下的活生生的人。(註:以上三位均為川普的子女。川普在形容埃里克時,使用的是people一詞,而不是person。)

雖然批評者可能會稱這種「錯誤信息」旨在鼓勵QAnon陰謀論者,但州民們並不同意。有一種方法可以找出答案。范德斯蒂爾曾在「重新喚醒美國之旅」(ReAwaken America Tours)上與埃里克·川普(Eric Trump),邁克爾·T·弗林將軍(Michael T. Flynn)和已故的弗拉基米爾·澤倫科博士(Vladimir Zelenko)一起發表講話。埃里克會透露這個祕密嗎?

「下週在賓夕法尼亞州曼海姆(Mannheim)埃里克會做一個演講,屆時我會問他們」,她說,「我要把川普演講的那個片段放在手機上,然後問他,『你爸爸這麼說的意思是什麼?』看看埃里克會怎麼說。我要試著讀懂他的表情。」

原文「『The USA Inc.?』 Reporter Exposes How America Was Hijacked, Turned Into a Corporation During Civil War」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網站。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更多公司從加州遷出落戶田納西州
紐約州提「時尚法」向服裝供應鏈問責
成功CEO競選參議員 為履職責 (二)
《智審法》14年最大變革 國家核心關鍵技術侵害案件 由智商法院專審
最熱視頻
【菁英論壇】疫情疊加危機 中共政局像明末
【秦鵬觀察】任澤平砲轟司馬南 突然偃旗息鼓
【中國禁聞】監獄大量人員死亡 南京統籌處理遺體
【晚間新聞】衛健委吹哨人:北京20萬遺體待火化
【有冇搞錯】從瘟疫化石談官員躺平
【時事軍事】西方與俄羅斯 歷史性坦克對決似已就緒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