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良懋觀看電影感悟:追尋真相 令邪惡無所遁形

資深媒體人何良懋看完《時代革命》後說,這是部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影片。(梁月/大紀元)
人氣: 25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22年03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欣文加拿大溫哥華採訪報導)兩部反映香港人和大陸民眾反抗中共極權的影片:《時代革命》和《沉默呼聲》,二月起先後在溫哥華電影院上演。資深媒體人何良懋來和讀者分享一下他的觀後感。

主題突出追尋真相揭露邪惡的勇氣

何良懋認為,兩部電影的主題都突出了一個揭露事實、追求真相的勇氣,這也貫穿兩部電影的中心點。可以說法輪功反迫害與香港的抗爭運動,在某些地方是重疊的。那個信息就是有血有肉有淚。都是涉及因為追尋真相、發掘事實而做出的犧牲,無論是受傷還是付出性命。

他說:「有揭露事實的機會,就會發揮出力量,因為事實會說明一切;有追求真相的勇氣,就可以令犯罪者有所顧忌,可以令作惡的人知道自己將會被揭發。

所以,何良懋希望有多一些像《沉默呼聲》這樣的電影進入市場,也希望多一些人支持這類製作。畢竟這些製作屬於非商業類,是極需民眾支持的。

大時代重大事件的記錄

1. 《時代革命》記錄香港反送中運動真相

何良懋認為,《時代革命》記錄20192020年有關反送中、以至港版國安法》之後,香港人對這段歷史的參與不同的事件由一連串數字串起來、密集呈現出來保留了香港發生抗爭事件的真相和事實片段。凡是關心過去兩三年來香港社會事件和政治發展的人,這些畫面緊湊和用真實的新聞片段所織成的信息,可以說是耳熟能詳。

經過藝術的處理、電影鏡頭的運用以及導演的調度,在海外呈現出香港人到底在過去的兩三年做過什麼,喚回很多香港人痛苦的記憶和不能夠忘記的影像,香港人就會特別上心、感受特別強烈。可以說,《時代革命》是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影片。

2. 《沉默呼聲》展現法輪功反迫害真相

《沉默呼聲》講述的是20年前,1999年及之後的那些年,關於法輪功在中國大陸受到中共鎮壓的一些當事人、法輪功修煉者的遭遇。

1999之前,法輪功信眾(修煉者)在中國有上億人。鎮壓的原因正如電影裡那個中共官員所說的,如果人人都相信法輪功,以後還有人相信共產黨嗎?中共擔心這些有信仰的社會團體,導人向善,對它的邪惡政權構成威脅。

在《沉默呼聲》裡,王博宇是個馬上就要拿到博士學位的清華大學研究生,前途一片光明。如果他服從邪惡的引誘,睜眼說瞎話,他可以拿到博士學位,升官發財,或者在中共的體制裡變成一個很成功的中共人。但是他選擇繼續留在光明的位置上,去照射邪惡的黑暗。

故事就是基於王博宇曲折的、痛苦的經歷寫出來的。中間的過程十分複雜,牽涉到兩對青年人的不同遭遇,也有中共官員如何鎮壓和追捕法輪功學員、嚴刑逼供等情節。

何良懋認為,《沉默呼聲》可以說是近年少有的能夠講述一個完整個案的電影,揭露了中共如何用舉國之力去醜化、去妖魔化法輪功,迫害信仰團體的真相。

栽贓陷害 肉體消滅凸顯中共邪惡本質

1. 炮製「天安門自焚」 嫁禍法輪功

在《沉默呼聲》中,還原了中共自編自導自演「天安門自焚」抹黑法輪功,結果被法輪功學員從電視片中找出破綻,並被外國記者實地尋訪曝光了真相。

何良懋指出,那個所謂的天安門法輪功學員自焚,完全是中共嫁禍於法輪功、醜化法輪功的一個拙劣表演。但是中共偏偏就是透過中央台和官媒,幾十年來將假的東西不斷傳播不斷地關押、迫害揭露真相的人掩蓋真相,甚至還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

2. 將大陸的迫害引入香港 栽贓抗爭者

中共把對付大陸人的做法也搬到了香港。何良懋表示,比如安排警察扮抗爭者去扔汽油彈、砸爛地鐵玻璃、砸親北京資本的商家店鋪,栽贓陷害。

另一種方法是祕密用來自大陸的武警、公安人員在香港進行中共式的鎮壓。何良懋指出,從《時代革命》裡面的片段可以看到,20198月31日在地鐵太子站車廂無差別毆打乘客的,相信裡面有不少都是非香港的警察。從他們打人的方,從他們對待群眾的一些策略,可以推論出他們不是香港本土警察。

在《時代革命》影片裡面也有這樣的鏡頭回放:在警察宿舍的梯間,一個疑似已經死去的人被從氣窗拋下樓。當然還有很多神祕死亡的浮屍、高空墜下的屍體等,不排除有這樣的勢力進入香港,犯下這些罪行。

3. 掩蓋事實 阻止外媒報導真相

《沉默呼聲》的另外一條支線,就是美國媒體駐華記者,他在六四」十年之後的1999年重回中國。見到法輪功被迫害,他鍥而不捨,堅持要追查真相,報導這些受到迫害的人的故事卻發現中共控制他的助手,在他的辦公裝竊聽器。這也讓人看到,中共侵犯人權、監視外國駐華新聞工作者,阻止記者發掘真相、禁止他們報導事實,這些是完全違反國際正常社會準則的邪惡做法。

兩部電影手法不同 各具優勢

何良懋認為,紀錄片和劇情片各有優點,片肩負不同功能,都是需要的。

何良懋表示,《時代革命》(畫面)的衝擊力是很大的。特別是在大時代、大事件裡面,紀錄片保留了新聞的片段和很多已經發生了的、香港的一些抗爭故事和一些人物的訪問,而且是真有其人,所以有一種保存文獻的作用。

紀錄片是靠影像,靠事件,更加是靠導演剪輯的功力。因為事件發生了就不可能重演了。所以導演在選材,或者是去現場即時記錄,那種遠見,以及製作團隊那種透視力是很重要的。在事件發生的時候或者在發生之前,導演或者攝制隊已經預見到那個事件的歷史意義和重要性、影響力。

何良懋覺得,《沉默呼聲》是劇情片,但恰恰這個劇情片也是基於真實個案改編而成的,表達發生在中國大陸、關於中共鎮壓法輪功的故事。所以它也不是虛構的,只是由演員去扮演當事人遭到迫害的情節。由於是經過藝術處理,所以劇情片的感染力會強一些。

法輪功的那些事件已經發生,很多個人的內心戲、生活軌跡,也不是一開始就用攝錄機拍下來的, 所以當事件發生了之後,電影就可以重新組織當事人的關鍵情節,可以有一個藝術的加工處理,呈現出人物性格的衝突,也都有電影蒙太奇的技巧,有不同場景和時間的跨度、發展,人物性格都有一個發展的過程,事情也會有一個起伏跌宕,劇情片就可以將這些元素發揮得淋漓盡致。

《沉默呼聲》有很大的戲劇張力,引導觀眾在很多的情節發展裡面,屏息以觀,要深呼吸。導演的手法鋪排得很好,很緊湊地將故事交代出來。

選擇良知還是與魔鬼為伍?

何良懋認為:在電影裡面,Yes or NoTo be, or not to be 這樣一種生命抉擇面前,當事人要做出一個良知的決定:要跟從光明還是追隨黑暗。

他表示:你說王博宇(《沉默呼聲》主角之一),值不值得這樣去付出?如果當時他一念之間, 說要屈從了、要保存實力。就像中共610辦公室的人說的,你可以保存實力,將來還可以繼續幹。那可能就會沉淪、變成魔鬼的一員。因為中共就是一個魔鬼的組織,它就用這種方式,不斷地令一些有良知的人喪失批判事物的能力,變成行尸走肉、黑暗之子。

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是為惡人張目還是反抗魔鬼?如果每個人都以為自己微小而不去堅持,就不會有大部分人肯去爭取自由、爭取真相、尋求事實,光明就會越來越暗,黑暗的地盤就會越來越大。人類良知喪失,共產黨就會赤化了全世界。

不只是法輪功,任何中共所不能接受的聲音它都進行鎮壓。就是說,用鎮壓法輪功同樣的手段去對付其他非法輪功的團體或人士,任何中國人都有機會被中共用這種專政的鐵拳來對付。

在現實中,對於來自西方社會的幫助,何良懋認為在短期內不是那麼樂觀。

他建議,我們可以多一些從民意代表著手,去遊說這些民意代表,讓他們去影響政府、影響國家的一些決策、政策的施行,可能比遊說那些商業團體或機構更有效。

長期來說,如果更多來自中國大陸、香港、台灣的人,能夠在西方推動民眾去認識中共在世界不同地方所實施的一些反人類的罪行,或者違反國際法、威脅別國安全、進行政治滲透,以及干擾別國的華人社群等的做法,讓更多人了解這些真相,也讓民意代表知道,已經有黑手伸進來了,已經伸向華社、伸向政壇、伸向民意機構了,讓他們有所警惕就更好。◇

責任編輯:陳沁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