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一山:《時代革命》——香港最美麗的時光

《時代革命》電影海報(放映主辦方提供)
人氣: 93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2年04月22日訊】能夠觀看香港禁片《時代革命》(Revolution of Our Times),本身已經是「時代革命」的一部分;而《時代革命》這齣電影本身,也是「時代革命」的一部分。

片長152分鐘,一開頭幾分鐘為外國觀眾而設,簡單交代香港的歷史背景。1997年,香港的主權從英國移交到中國手上,紀錄片強調所謂的「回歸」本應是包含「民主政制」,但民主普選不斷押後,2007年落空,2017年再度落空。

2019年初,香港政府強推《逃犯條例》修訂,法例一旦通過,香港人可以被送上中國大陸審訊,一國兩制防火牆崩潰,因而爆發了由2019年6月開始的逾二百萬人參與的社會運動……甚至漸漸演變成一場「時代革命」。

完場的那一刻,我有一種絕望、疲倦和無力的感覺,所以很慚愧,無法跟著現場觀眾唱《願榮光歸香港》,與叫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

對不少香港人來說,觀看《時代革命》是需要很大的勇氣的,因為影片紀錄了由2019年6月至2020年7月初《港區國安法》生效這一年多之內發生在香港的「惡夢」,涉及大量血腥鎮壓和打鬥衝突的畫面,以及更多不流血但更恐怖的制度崩壞事件。

對很多香港人來說,這是一個仍未癒合、不敢面對的創傷,因為中共對香港的打壓,仍然是現在進行式。

要評價一齣紀錄片的價值,其中一些指標是究竟這齣作品記錄了多少珍貴又獨家的真相、拍攝過程的危險性和難度有幾大、對社會的影響等等。《時代革命》完全滿足到這些指標,因為它收錄了很多從未曝光的獨家珍貴畫面,包括在抗爭前線現場拍攝的影片、大量前線「手足」、「家長」、「哨兵」等人士的訪問影片,以及一些政治人物和時事評論員的專訪。

狄更斯小說《雙城記》寫道:「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在反送中運動中,除了有大量警暴事件之外,同時還有更多展現人性光輝的時刻。無數互不相識、蒙著面的「和理非」和「勇武派」互相信任,大家合力去爭取民主公義,絕對是香港這個資本主義社會的奇蹟。

香港人竟然會不計較付出多少、犧牲什麼,單純為了公義、自由、民主這些抽象的價值觀而拋頭顱、灑熱血,無疑是香港歷史上最美麗的時光,《時代革命》將它記錄下來。

但令人感到非常痛心的是,絕大部分被訪者如今都身陷囹圄或者移居海外,例如戴耀廷和何桂藍。在2022年的時空之下,我們觀看他們在2020年錄影的專訪片段,感覺到他們當年仍然對香港有一絲希望,但現在的香港已被摧殘到一個當年難以想像的地步。部分被訪者在片中流露著的天真,令現在的我們感到格外悲哀。

對我來說,《時代革命》大部分時間都散發著絕望,因為我不知道怎樣「光復香港」。儘管電影結尾刻意加入了一些嘗試散發「希望」的情節,例如有被訪者表示「香港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香港人」、「猶太人重建以色列對香港人是非常大的啟示,可以在其它地方重建香港」等等,但我仍然感到很絕望和無力。

慶幸,在電影播映後,有大約30分鐘的周冠威導演分享會,我在聽完這部分之後,才有一種釋懷和放鬆的感覺。這部紀錄片在全球引起關注,在香港以外的世界各地上映,成功達到了當初的拍攝目的,讓世界了解香港發生什麼事,有點像韓國電影《逆權司機》將光州事件的真相傳遍世界。

而留在香港、有自我犧牲覺悟的周導演仍然未被拘捕,令我有一點安慰,他的講話充滿正能量和希望,令人萬分敬佩。

《時代革命》最偉大的地方是,只要周導演與這部片仍然在地球上存在,就等於不斷推進這場仍未完結的「時代革命」,為運動注入生命力,因為每名觀眾都會有所反思,繼而行動,距離「光復香港」的目標越來越接近。

責任編輯:陳彬#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