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歷史性的上訪與中共的恐怖鎮壓

人氣 4283

【大紀元2022年04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Eva Fu報導/曲志卓編譯)紐約——23歲的張明慧自滿一歲以來,對警察騷擾和逮捕的恐懼就一直困擾著她。當時,中國警察用木板毆打她的父親,直到他的腳腫脹並變成深紫色,並用打火機燒傷了他的手臂。

在她2歲時,警察把她和祖父關在一個非官方的拘留所裡長達一個星期。由於沒有食物和水,他們靠祖父的善良朋友偷偷帶給他們的食物維持生存。

那個只有兩扇小窗戶的黑暗房間裡的拘留構成了她童年碎片化記憶的一部分。小時候,她懷疑這是否都是一場噩夢。

可惜這一切都真實發生了。在她於2019年逃離中國前往美國三個月後,警方再次逮捕了她的父親,後來判處他四年徒刑。張的11名成員家庭,像數百萬中國家庭一樣,僅僅因為是法輪功精神修煉者,並努力按照真、善、忍的原則生活,就成為中共當局打壓的目標。

2003年,五歲的張明慧。(由張明慧提供)

張明慧是4月23日在紐約市法拉盛社區參加遊行的2,000名法輪功學員之一。這是1999年4月25日在北京的法輪功修煉者進行的歷史性上訪的第23周年。

上訪是繼1989年天安門廣場學生抗議活動之後,現代中國最大的和平抗議活動。就像1989年的抗議活動一樣,它遭到了中國共產黨的殘酷鎮壓。中國共產黨是一個不容許異議的政權。

敵意

法輪功在1990年代在中國廣受歡迎。通過口口相傳,它因其健康益處和道德標準吸引了7,000萬至1億修煉者。張明慧的父母在這段時間的一次法輪功活動中相識,後來結婚。多年來,中國官員公開倡導這種功法對健康的益處。

張明慧對無神論政權突然翻臉之前的歲月沒有什麼記憶。

1999年4月,中國北方城市天津的官員首次公開敵視該信仰團體,部署警察毆打並逮捕了數十名修煉者。

天津當局告訴法輪功學員,他們必須向北京的政權官員請願,要求釋放被拘留者。隨著消息的傳播,來自全國各地的10,000多名修煉者最終來到了北京。

雖然張明慧當時還是個嬰兒,但參加法拉盛和其它地方的紀念活動的其他學員還記得當時上訪的情景,他們中的有些人是親歷者。現年62歲的居住在弗吉尼亞州的范明華就是其中之一。

為正確的事情挺身而出

1999年,范明華30多歲,是天津的一名商人。這之前,她是一位唯利是圖的商人,她自己都不會想到她會參加4月25日的上訪。

在她的家鄉楊村鄉,范被鄉親們看作一個「聰明」(奸猾)的人。她販賣從衣服到魚到煤的所有東西,並通過欺騙鄰居來賺錢。她對自己出售的褲子的長度撒謊,操縱秤桿使她的產品看起來更重,並用更便宜的植物油稀釋芝麻油,從差額中獲利。

她告訴《大紀元時報》,「我當時對道德一無所知。金錢為王。」范於4月23日在華盛頓參加了類似的紀念活動。

她說,1997年讀了法輪功的書,這給她的心態帶來了「顛覆性的變化」。在了解了成為一個真正的好人意味著什麼之後,她停止了所有的無良做法。有時,她會免費將產品贈送給那些在經濟上陷入困境的客戶。

法輪功學員范明華於2022年4月23日在華盛頓北京參加紀念4月25日和平上訪23周年的活動。(Lynn Lin/The Epoch Times)

站在中南海(中國共產黨在北京的總部)附近的府右街上,范為自己能夠堅持自己所信奉的價值觀而感到無比自豪。

北京本地人李惠來也有同感,她只比范大幾歲。那天早上,李從家裡偷偷出來,而她的丈夫和兒子還在睡覺。和范一樣,李也為了信仰而站了出來。

「如果他們今天能在天津逮捕人,明天他們也可以對我們做同樣的事情」,參加法拉盛遊行的66歲紐約市居民李惠來告訴《大紀元時報》。

和平上訪

在綠樹成蔭的街道上,法輪功學員們靜靜地排成一排,綿延一英里多。有些人在煉功,或閱讀他們帶來的法輪功書籍。其他人,如范,從地上收撿塑料瓶和其它垃圾。許多人回憶說,有汽車緩緩穿過街道,車裡的人拍攝這一上訪。

范回憶說,學員們站在人行道上,為行人留下了充足的路過空間。法輪功學員的安靜與街上鳴叫的警車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據范說,沒有一個學員發出噪音或行為無序。

「這太壯觀了」,她說。

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學員聚集在中南海周圍,默默地、和平地呼籲公平對待。(由Minghui.org提供)

到了晚上,前來上訪的人得知被拘留的天津學員重新獲得自由。當局保證,學員們有權無所畏懼地自由修煉。這之後,所有的上訪者都離開了

李說,幾個街區外的天安門廣場在舉行的活動期間,通常會僱用成群的清潔工清理現場的數噸垃圾。但是,經過1萬法輪功學員一天的示威,地面上甚至看不到警察的菸頭。

李對她身邊的一位正在用相機錄音的警察說:

「請看一看,你在哪裡能找到這樣的好人?」

國家恐怖

北京向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所做出的保證,只是暴風雨前的平靜。

同年7月20日,一場血腥的鎮壓降臨,在中國各地引發了恐怖。幾個月後,李因為去北京對迫害提出上訴而被公司開除。她的丈夫非常害怕共產黨的報復,以至於他在當地一家報紙上宣布他打算與她離婚,儘管他後來撤回了離婚申請。

范曾是所在地區法輪功的義務組織者,她從一開始就發現自己是迫害的主要目標。

7月20日凌晨,警察翻過了她家周圍的牆,將她逮捕。在一個看守所,警察強迫她觀看洗腦宣傳視頻,並逼迫她簽署了一份放棄信仰的文件。

幾十年前,范在動盪的文化大革命中還是個孩子的時候,就被一次洗劫家庭的經歷所震驚。當時共產黨的紅衛兵——暴力執行共產黨領導人毛澤東激進思想的年輕狂熱分子——奪走了她家的貴重物品,連門都拆走了。由於這種國家支持的恐怖經歷而受到創傷,范最終向警方屈服。

她說,她永遠不會忘記她被迫放棄信仰的那一刻。「感覺我的整個身體都垮掉了。」

2000年,張明慧和她的母親在中國山東省被拘留期間。(由張明慧提供)

一個家庭的遭遇

正是在這樣的氛圍下,張明慧漸漸長大。

張家的11名成員中有10名修煉法輪功。他們已經記不清過去二十年來他們遭受過多少次逮捕,家庭突襲和警察騷擾事件。

就在迫害運動展開的當天,張明慧的祖母王臻在中國山東省中部濰坊的一輛麵包車裡被警察帶走,並被拘留了大約兩個星期。

王臻在打坐。攝於中國山東省濟南。照片未註明日期。(由張明慧提供)

同一天,張明慧的父親,張朝,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他遭到警察的殘酷毆打,警察拳打腳踢,並用木棍和木板毆打他。根據他的妻子在2017年向「明慧網」(Minghui)提交的一份資料,毆打使他流血,頭上有水泡,全身都有瘀傷,明慧網是一家總部位於美國的網站,搜集有關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第一手資料。

在被拘留期間,她父親的腳腫脹得厲害,以至於他無法穿上鞋子。警察用打火機燒他,使他的胳膊上出現了水泡。腫脹兩個多月後才消失。

法輪功學員張朝在一張未註明日期的照片中,他於2019年被判處四年徒刑。(由張明慧提供)

2000年中國新年期間,張明慧的父母和祖父母再次遭到逮捕,這是隨後二十年中發生的多次逮捕之一。因此,張明慧主要由她姨媽照顧。

那個月的殘酷折磨使張明慧的父親減掉了一半的體重,從200多磅減到大約100磅。不久之後,他被判處三年徒刑。張的祖母也被判處三年徒刑。

長期的迫害使張氏家族從一個富裕的家庭變成了一個掙扎求生的家庭。每次警察來騷擾,他們都會拿走所有能拿走的現金和資產,包括兩輛總價值5萬元人民幣(7,622美元)的車輛,這大約是當時山東居民可供花銷的年收入的四倍。

法輪功學員參加2022年4月23日在紐約法拉盛北京舉行的紀念4月25日和平上訪23周年的遊行。(鍾岩和/大紀元)

堅持

張明慧在來美國之前,曾希望在這裡與家人團聚,並開始攻讀大學美術學位。然而,2019年對她父親的逮捕和監禁粉碎了她的夢想。

「我們不想過奢侈的生活,但即使是過最基本的生活現在也很困難」,她告訴《大紀元時報》。

自COVID-19爆發以來,當局一直不允許家人探視監獄。自12月中旬以來,親戚們一直無法與張的父親進行視頻通話,他們對他的情況知之甚少。

儘管在美國是安全和自由的,但張仍然擔心她在中國的家人。她說,這種心理壓力幾乎感覺「與在監獄裡沒有什麼不同」。

但回想起來,張明慧認為她家人22年的堅持是值得的。

「如果不是因為大法,我就不會出生」,她說,法輪大法是法輪功的另一個稱呼。

是否要堅持信仰的問題是許多中國學員都面臨的問題。

李慧來在逃離警察時因從四樓高建築物墜落而略有跛行,她的前同事,居委會官員,審訊人員和公司官員一再要求她放棄信仰。

法輪功學員李慧來於2022年4月23日在紐約法拉盛的北京參加紀念4月25日和平上訪23周年的遊行。(鍾岩和/大紀元時報)

她說,他們告訴她,「你可以擁有一切,你的薪水,你的工作,如果你只是在家裡祕密煉功,你的什麼都不會受到影響。」

雖然祕密煉功有時似乎對李很有吸引力,但她已經下定決心要堅持自己的信念。即使在因信仰而被拘留期間,有一個想法一直伴隨著她。

「必須有人為正義挺身而出」,她說。

原文「Bearing Witness to Historic Appeal, Campaign of Terror in Communist China」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多倫多法輪功紀念4·25和平上訪23周年
芝加哥法輪功紀念「4・25」上訪23周年
石采東:憶4.25 和平上訪
新西蘭法輪功集會 紀念「4‧25」上訪23周年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黨官洩「習李鬥」 基層官員陷兩難
【探索時分】烏俄戰殃及台灣 美不賣M109A6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