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一丁:從烏克蘭危機看北京全球戰略

【大紀元2022年04月05日訊】俄羅斯形成腹背相靠,聯手相依的戰略關係是北京的長期戰略目標。但令中共領導人非常無奈的是,普京不是那麼一個容易被拉上其賊船的人。然而這次的烏克蘭危機,卻讓中南海看到了一線漁翁得利的希望。

1月23日,離北京冬奧會開幕已只有不到兩個星期。中共軍機共39架跨越台海中線再度擾台。

奧運是北京樹立國際形象的重中之重,是向國際社會宣示其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決心的最佳宣傳方式和統戰策略。乍看起來,北京挑此時機向台灣進行赤裸裸的武力威脅,完全與主辦奧運的本意和奧運開幕前的氛圍南轅北轍,格格不入。

更有甚者,北韓在冬奧會開始前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進行了七次導彈試驗,其中還包括了能威脅到日本安全的高超音速導彈。沒有北京的允許,金正恩敢在這個時候出手引發國際譴責嗎?這不是馬仔在打老大的臉嗎?而且金正恩手中的高超音速導彈技術,除了中共,誰還能給他?

但如果考慮到烏克蘭危機有可能使中俄關係朝著對北京的長期戰略有利的方向變化,北京與平壤的動機就呼之欲出了:北京和平壤是在迫不及待地慫恿普京盡早入侵烏克蘭,中共的領導人在用自己的行動告訴普京,中朝是俄羅斯可靠的戰略後方。

中南海的常委們之所以急不可耐地想看到普京揮師進攻烏克蘭,是因為中南海希望西方在俄軍入侵之後對俄羅斯進行嚴厲的經濟制裁。而這個制裁的結果,只能讓俄羅斯的經濟越來越依靠中共。

而這種依賴,將成為中共將俄羅斯綁在自己戰車之上的最為有利的籌碼。

北京對莫斯科的需要

說到普京治下的俄羅斯,這個被前蘇共七十年統治折騰得奄奄一息的古老帝國,如今也怪可憐的。俄羅斯的GDP經濟總量只有約中國的十分之一,中國的廣東和江蘇這兩個省的GDP都要高於那個曾號稱沙皇帝國的北方鄰國,山東和浙江的GDP也都大約是俄全國GDP的90%。

普京治下的俄羅斯──經過前蘇共統治七十年的古老帝國,它的GDP經濟總量只有約中國的十分之一。圖為2022年2月,莫斯科克里姆林宮周遭。(Natalia Kolesnikova / AFP)

也就是說,這個當年曾逼著毛澤東「深挖洞、廣積糧」和「備戰、備荒」的北極熊,如今的經濟實力也就相當於中國的一個省分而已。以其現在的實力,已經不能再用熊來形容其強悍了,充其量只能算是一隻年邁的老狼而已。

但這隻老狼的狼窩,卻築在了對中共極具戰略價值的位置之上。

中共未來三十年與西方的對峙與爭奪將集中在印太地區,也就是中國的東面、東南面、南面、和西南面。而中國的西面和北面就成為了北京亟需獲得保障的戰略後方。

中共已經基本上鞏固了其西面的戰略縱深。而要保障其北面的安全,就不得不依賴這隻老狼了。

以下是從地緣政治的角度看中共今後三十年周邊的戰略態勢:

在東面,中共將以北韓金家王朝為前鋒,不斷威脅韓國和日本的安全。以東北亞的穩定為籌碼,在談判桌上向美國以及整個西方世界爭取最大的利益。

在東南面,中共將繼續搶奪南海的控制權,包括加強對台灣的統戰。通過南海運輸管道的國際貨運量占全球總量的三分之一,控制了南海,就卡住了日本的經濟生命線。而日本對西方世界來說,則是整個太平洋地區在戰略上能夠在南北同時居中策應台灣和韓國的首要據點,也是美國在整個亞太地區的中軍陣地。

在南面,中共將全力滲透東盟。與西方競爭,爭取在對東南亞國家的影響力上占到上風。東盟目前已超過歐盟和美國,成為中國最大的交易夥伴。

在西南面,中共將通過對巴基斯坦的支持甚至直接以挑釁的方式保持對印度的壓力,而印度是西方在南亞地區最重要的盟友。

在西面,中共在去年3月與伊朗簽署了雙邊協定,承諾在協定之後的25年之內向伊朗提供總值達4000億美元的經濟援助。而作為回報,伊朗則將向中共提供連續的石油供應。中共在過去的二十年裡,一直在策畫通過巴基斯坦建立連接伊朗與中國之間的能源走廊。隨著美軍撤出阿富汗,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權全面倒向中共,在未來巴阿兩國將同時成為伊朗向中共提供能源供應的運輸線。所以在西面,中共的戰略縱深已經通過伊、巴、阿三國達到了波斯灣。

最後就是北面。在了解了其他各個方面中共所面對的國際局勢之後,就不難看出中南海之所以要極力拉攏普京的原因。出於歷史原因,中亞各國一直是俄羅斯的後院。一旦莫斯科被綁上中共的戰車,中亞各國都將被中共視為囊中之物。

所以,爭取普京,成為中共為其未來與西方世界在亞太地區對峙時能確保其後方安全的重中之重。

北京的未來全球戰略

中共在2021年慶祝其建黨百年的媒體宣傳中稱,在過去的百年裡,中共已經完成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過程。所以毫無疑問,未來百年中共的目標將是爭取世界頭號領袖地位。

而中共在往後30年裡的最大目標,就是在2049年其奪取政權百年之前,爭取成為一個在經濟和科技上能擁有超過美國實力的全球老大。

中共在2049年其奪取政權百年之前的最大目標,就是爭取成為一個在經濟和科技上能擁有超過美國實力的全球老大。圖為2020年5月22日,北京人民大會堂召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開幕前夕。(Leo Ramirez / AFP)

西方國家在接納中共進入世貿之後,等待中共的政治體制改革已經等了超過20年的時間,現在已經再也等不起了。因為中共的在西方的幻想和等待期間,已經崛起成為一個自由世界未來子孫後代生活方式的威脅了。

北京的領導人心裡明白,沒有實質性的政治體制改革,中共將無法在未來的經濟發展中如過去20年裡那樣繼續從西方獲得技術、投資、和市場的支持。所以,中共從習近平2012年上任之初,就已經開始著手其下一個百年的戰略目標。

2013年,「一帶一路」計畫正式啟動。該計畫體現出北京在未來進行全球性擴張和在世界範圍內全面挑戰現行世界次序的路線圖。

中共想在全球建立的,是一個圍繞著中南海指揮棒轉的,獨立於西方國家之外的,由多個國家參與的國際體系。這個體系有些類似於冷戰時期聽令於克林姆林宮的華沙條約組織,但在性質和組成方式上卻完全不同。

前華沙條約是一個建立在共產理想的共同意識形態基礎之上的軍事同盟。而中共想建立的,則是一個以經濟滲透為主導、科技控制為手段的當代體系,一個將整個西方世界排除在外的全球體系。

中共已經在北韓為金家王朝建立了一個全部由中國設計、製造和建設的互聯網系統。從中共那買來的資訊網,當然少不了一個與生俱來的東西:一個可以讓中共在任何時間都能夠獲得核心情報的後門。中共的目標,是讓所有加入其國際體系的國家都安上這樣的資訊系統。這樣,中共將能夠比當年的克格勃更為有效地對這些國家的政府進行監視。

當然,僅僅提供技術上的說明與服務,還遠遠不足以讓中共坐穩了這個未來全球體系的第一把交椅。從經濟上對這些國家進行滲透,讓這些國家的經濟依賴於中共所建立的這個體系,才是北京實現其全球老大夢想的主要手段。

用物質與金錢為手段利誘和收買小國和窮國,讓這些國家在聯合國會議上充當中共的打手,在與中共利益攸關的議題上為中共發聲和投票,是自毛澤東時代中共就一直使用的慣用手法。只不過那個時候中共自己也窮,所以只能拉少數幾個廉價的小嘍囉為其站台當吹鼓手。

習近平上任後,口袋裡有了錢的中共自認為可以「平視世界」了,於是在毛時代就已經玩慣了的手法就有了今天的升級版:一帶一路。

「一帶一路」的初衷,在一定程度上是為了解決中國國內基礎建設業的產能過剩。中國的住宅空置率已達到了近25%,辦公樓則已接近30%。用「一帶一路」的方式將過剩的產能出口到國外,既能解決國內的就業問題,又能賺外匯,何樂而不為呢?

但任何技術性的思路到了中共那兒,都會被政治掛帥的中共拿來為黨的最高利益服務。「一帶一路」在海外有個臭名昭著的外號:債務外交。

任何技術性的思路,都會被政治掛帥的中共拿來為黨的最高利益服務。「一帶一路」在海外有個臭名昭著的外號:債務外交。圖為2017年5月,北京「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召開前夕。(Wang Zhao / AFP)

在中國國內找不到活兒幹的基建公司,帶著自己的設備、材料、當然還有自己的人員,由中國的國有銀行出資,在缺錢修橋鋪路的發展中國家搭橋鋪路蓋機場,聽起來好像做慈善事業。但當這些公司離開的時候,從他們的手中接收了大批基礎設施的國家就欠了中共一屁股債。這些國家的政府和領導人在未來的歲月裡,不但要還錢,還要在國際上為中共當吹鼓手。

在過去近十年的時間裡,北京已經在世界各地收穫了不少這樣的吹鼓手,但對於北京的下一個百年目標而言,這些還遠遠不夠。因為,中共在排名靠前的世界強國裡,還沒有一個可靠的盟友。中共還需要根拐杖,一個足夠強悍的助手來幫忙實現其未來的野心。

於是,中南海盯上了俄羅斯。北京希望在自己未來的世界體系裡,莫斯科能擔當一個聽話的二號角色。

普京會給中共當拐杖嗎?

普京腦子裡想什麼,這是一個連習近平也猜不準的東西。但至少,普京到今天為止一直與北京之間你來我往,各有所得。這次冬奧會,普京是國際上唯一一個出席北京開幕式的大國領導人,算是給足了北京面子。但普京僅僅在開幕式上露了個臉,之後與北京牽了一攬子協議,為俄羅斯的石油公司拿回了約800億美元的訂單,等於是他的出場費,然後就轉身走人。連開幕式後第二天的國賓宴會都沒參加,似乎並不願意在國際社會眼裡顯得與中南海的領導人過於熱乎。

普京腦子裡想什麼,這是一個連習近平也猜不準的東西。圖為2022年2月4日,普京(左前方鼓掌者)出席在北京舉行的2022年冬季奧運會開幕式。(Alexei Druzhinin / Sputnik / AFP)

當然,從後來國賓宴會的排場也不難看出普京的聰明:那就是一個習總對世界們各國小弟們的訓話會。普京好歹也算是個大國首腦,和一幫嘍囉們坐在一起,豈不要讓他被其國內的反對派對手們笑掉了大牙。

普京在俄羅斯的政敵包括共產黨,普京甚至公開批評西方世界的左派。從意識形態上,怎麼看他也不像一個要與高調地走「共同富裕」道路的中南海結盟的人。

普京的想法很簡單,控制烏克蘭或至少是烏克蘭東部的親俄地區。然後與白俄羅斯和中亞地區的那幾個斯坦國一起,自成一方勢力。與中共和西方民主世界三分天下。普京想成為中西方長期對峙的一個「協力廠商」,當一個能決定世界局勢的關鍵少數。普京的算盤是,與其當任何一方的小弟,不如當一個鷸蚌相爭時的得利漁翁。

但俄羅斯在歐盟國家有重大的經濟利益,是歐盟領袖德國的重要能源供應者。俄羅斯在烏克蘭開啟戰端,接踵而來的就必將是面臨整個西方的全面經濟制裁,有極大可能將全面喪失其在歐洲的所有經濟利益。結果必會使目前俄羅斯所面臨的經濟困境雪上加霜,使俄羅斯的經濟在更大程度上依賴於中共。

也就是說,習近平和普京都想當漁翁。習近平想藉西方國家之手,將普京推向自己。而普京則想賭一把:西方不敢將其全面推向北京,所以西方的經濟制裁不見得會像其口中說得那麼嚴厲。或者說即使當前被制裁了,今後仍有斡旋的空間。

烏克蘭與俄羅斯有著深刻的歷史和人文關係。普京之所以選擇在目前這個時機對烏克蘭採取行動,也是瞅準了中共在亞太地區的擴張讓西方世界忙於應付,自顧不暇。

所以,無論北京如何拉攏普京,普京在未來是否會倒向中共仍然是未知數。這是一道測試世界領各國領袖們政治智慧的世紀大考題,關係到未來五十年的世界格局。

——轉載自《新紀元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謝田:普京砍向美國和美元的三板斧
【菁英論壇】俄烏戰後新格局 全球化變半球化
俄烏實戰凸顯世界軍力前三名的差距:情報篇
中歐峰會提中國方案 專家:中共看不懂世界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美國政策如何姑息中共罪行(中)
【聲樂】回天用大法修(耿皓藍演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