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一丁:讓西方困惑的中國未來

人氣 4316

【大紀元2022年04月05日訊】對於西方人而言,中國的前景一直就是一個難以預測和眾說紛紜的話題。部分西方的中國問題學者從本世紀初就開始談中國崩潰,後來又有學者認為中國已潰而中共未崩,還有的說中國正在緩慢地崩潰中,更有的把中國崩潰的時間表一推再推。

二十多年過去了,今天的世界局勢與本世紀初已經完全不一樣。如果中國的崩潰發生在本世紀的頭十年,那中國的崩潰就基本上只會是中國的問題;但如果中國的崩潰發生在了今天,那麼產生的影響就極可能不會僅僅局限在中國國內。

今天讓整個西方世界所不得不面對的一個問題是:如果今天的中國要面臨崩潰了,那麼這個已經被西方養虎成患的中共將可能對世界做些什麼?

其實,西方之所以看中國的未來如霧裡看花,不外乎兩類原因:一是用看西方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目光去分析中國的經濟;二是還放不下對中共的所謂政治體制改革所抱有的幻想。

西方人自由慣了,手裡有選票,嘴上有言論自由。對政府或官員看不慣了,可以批,也可以罵,還可以下次換著選個不同的執政黨或候選人,反正用不著在一棵樹上吊死。所以他們不可能對被割了韭菜之後的中國人感同身受。

西方人也在成熟的市場經濟環境中待慣了,搞不明白中國國內那種作為社會主義計劃經濟的補充而存在的市場經濟所面臨的尷尬處境。

更有意思的是,西方人似乎永遠都沒有思考過:如果當年在美蘇冷戰時期,西方的大亨們也像今天去中國投資一樣將數以千億計的美元砸向前蘇聯,那麼前蘇共體制內的土壤裡是否還會憑空長出一個戈巴契夫?

所以,在西方世界誠心誠意地接納中共加入世貿二十多年之後,似乎也是時候把那些令西方人困惑和不解的中國問題好好地縷一縷了。

西方人看不懂的韭菜經濟

中國的市場向西方開放好多年了。這麼多年來,在西方的資本大腕們腦子裡,從來就沒有過「割韭菜」這個詞彙。不但沒有這個詞彙,而且華爾街的大咖們似乎直到今天仍在前赴後繼地奔向中共的韭菜基地,爭先恐後地加入韭菜的行列。

不是嗎,那些投資恆大的西方資本的命運就是最好的例子。

恆大債務違約的可能性曾在2021年9月分讓華爾街的道瓊工業指數在一天之內一度下跌超過900點,但即使是在那之後,仍有西方的投資人趁低買進恆大的股份。這些投機者的心理是:中共不可能不救恆大。

但中共的確就真的沒救恆大。不但恆大,對房地產業內其他岌岌可危的類似企業,中共將來也不會真的去救。

中共在過去的兩年裡對「恆大們」的一抓一放,一緊一鬆,目的是有效地控制過熱的房地產業,也藉此對執掌房地產業的大亨富豪們割一輪韭菜。房地產業降溫之後,中共現在的做法就是讓恆大們死不掉也發不了地賴活著,從而把該行業的從業人員都養起來,為中共解決中國的就業問題——走所謂「共同富裕」的道路。

對於中共來說,這些民營企業的虧損和許家印們的敗落,只不過是在為中共過去以房地產業帶動經濟的模式所造成的不良後果買單。割民營資本的韭菜,填補中共經濟政策所造成的虧空,僅此而已。

且以房地產業為例,看看中國的民營企業與西方國家的私營企業之間的區別。

西方的房地產開發商們的經營模式,基本是由私營開發商從私有銀行貸款,從購買土地到最後將開發好的產品(房屋)賣給私人,整個過程基本沒政府的什麼事兒,體現的就是市場經濟體制下私營經濟發展的運作模式。

而中國的房地產開發商呢?他們從中共控制的銀行裡貸款,然後從中共手裡買地,之後再規劃、設計,然後繼續從中共的國有銀行借貸工程費用。而房屋建成之後,不論是國企、民企還是私人家庭的買家們,也大都是從中共控制的銀行手中貸款去購買房屋。

在這整個過程當中,中共把持了所有的關鍵性環節。當整個行業出現崩盤的時候,中共是暴跌前最早出場的贏家,而被套牢的則是恆大這些私營企業和買了房的買家。

中共把持所有房地產業的關鍵性環節,當整個行業出現崩盤時,中共是最早出場的贏家,而被套牢的則是私營企業和買了房的買家。圖為2020年4月24日,武漢綠地中心的施工現場。(STR/AFP)

中共所要面對的問題只是:恆大們不能繼續推動經濟了之後怎麼辦?換句話說,中共在房市坍塌前已經出場了,沒多大損失。現在只需要換個投資方向,找個新的帶動經濟增長的引擎而已。

中共的體制決定了其將不惜一切代價為維護其統治鋌而走險。所以更大的可能是,中共會以另一種方式解決其所面臨的經濟困境:將中國經濟所面臨的危機強行地出口到全世界,用向外擴張的方式解決國內房地產業癱瘓之後中共所不得不面對的經濟困境。「一帶一路」就是此類逼迫性經濟擴張模式的典型。

中共的體制決定了其將不惜一切代價為維護其統治鋌而走險。將中國經濟所面臨的危機強行出口到全世界,「一帶一路」就是此類逼迫性經濟擴張模式的典型。圖為中共「一帶一路」伸入中東。(Arif Ali/Getty Images)

中共已經割了國內民營企業和西方投資人的韭菜。外交是內政的延續,中共未來的對外擴張將有極大可能把這種韭菜模式的經濟輸出到全世界。

西方對中共的幻想

資本和市場能改變中共——持這種天真想法的政治家和學者,就是西方國家養虎為患,讓中共成為威脅西方未來自由和安全的始作俑者。花些錢就能將強盜變成善人了,多麼簡單又是多麼天真的邏輯。

西方國家對資本和市場的巨大力量深信不疑。不是嗎?且來看下面這一段克林頓總統於2000年3月在霍普金斯大學的演講。該演講的目的是呼籲美國國會給予中共永久性的交易夥伴地位,這是美國能接納中共進入世貿的前提條件:

「加入世貿,中國不僅僅會進口我們更多的產品,而且會進口民主制度最珍貴的價值之一:經濟自由。」

「中國越充分開放其經濟,就會越充分解放其民眾的潛力——民眾的積極性、想像力和創業精神。而當民眾不僅能夢想,而且有力量去實現夢想時,他們就會要求更大的發言權。」

這就是西方世界當年為幫助中國走向民主所規劃的路線圖:從中共所允許的市場經濟範圍內開始,以鼓勵中國民眾創業為出發點,逐步引導中國的民眾對民主和民權的嚮往,最後推動中共實現政治體制的改革。

在此一演講中,克林頓將接納中共加入世貿看成是自尼克森訪華和卡特與中共建交之後西方有可能改變中共的最大機遇。

西方世界在二戰之後的七十多年裡,有過兩種應對共產威脅的模式。一個是針對前蘇聯的冷戰模式,另一個就是對待中共的砸錢模式。

以星球大戰為核心的冷戰拖垮了前蘇聯的經濟,於是蘇共內部出了個戈巴契夫。而在中國的砸錢模式所得到的回報則是中共在整個西方世界的戰狼外交、在南海赤裸裸的軍事擴張,和在世界範圍之內的咄咄進逼。

如果把今天的中共與人類歷史上的任何一個以向外擴張威脅世界和平的政權,就經濟實力、軍事實力、科技實力、控制的人口總量、屠殺本國民眾的歷史五個方面做比較,不難看出在加入世貿二十多年後的今天,西方國家已然事與願違,把中共餵大成為人類歷史上無出其右的和平威脅。

綜觀本世紀初以來中共加入世貿之後的歷史,不難看出美國及整個西方世界之所以沒能實現當初克林頓設想的幾個主要的原因:

一、過於依賴資本的作用

先來看過去幾年來自美國的投資人在中國所擁有的直接投資規模:2020年1239億美元;2019年1132億美元;2018年1076億美元;2017年1052億美元;2016年975億美元。

作為比較,在中共加入世貿之前,美國在中國的投資在2000年時只有約110億美元。

這些數字還不包括中美的雙邊貿易與服務,不包括任何其他西方國家投資人的在華投資。總的說來,在中共加入世貿後的這些年裡,整個西方世界在中國的投資總額已在數千億美元以上。而且即使是在特朗普總統2018年開始對中共進行貿易制裁之後,這個數字仍在迅速地增長之中。

如果在里根總統當政期間,西方世界也如此將數以千億計的美元現金投向東歐社會主義國家,試問柏林牆會倒嗎?

與這些巨額的投資相比,西方國家每年所發出的那些對改善中國人權的呼籲和對中共迫害人權的譴責,顯得多麼的蒼白無力。

不難看出,西方世界確確實實一直以為中共的改變是一個靠花錢就可以解決的問題。

二、對中國市場經濟的盲目樂觀

大批的西方人在中共加入世貿之後去中國訪問、旅遊和開展各類的文化和商務往來。在他們的眼中,看到的是中國一線城市林立的現代化高樓和來自西方的各種名牌消費品。西方的跨國公司更是如過江之鯽,紛紛在中國設立分支機構,好一派市場經濟的繁榮景象。

但天真的西方人卻忘了問兩個最基本的問題:第一、私有產權在中共的制度下真的有保障嗎?要回答這個問題,不妨去問問中國那些被強拆而失去自己住房的民眾。第二、私有企業的經營權在中共的制度下真的有法律保障嗎?要回答這個問題,不妨去看看螞蟻金服和滴滴出行股票上市的經歷。

私有產權在中共的制度下真的有保障嗎?這得問問中國那些被強拆而失去自己住房的民眾。圖為2012年1月13日,北京昌平區政府進入果莊村進行強拆後的畫面。(受訪者/大紀元)

既沒有私有產權的保障,又沒有私有經營權的保障,談何市場經濟?連市場經濟的基本法律保障都談不上,克林頓當初以經濟自由來帶動中共變革的設想,確實是過於樂觀了。

中共從80代初開始允許市場經濟作為計劃經濟的補充而存在,四十多年過去了,中共現在轉而重新高調宣傳所謂「共同富裕」的道路,讓許多從五六十年代過來的人恍如隔世。然而,這卻是今天所有中國的民營企業所不得不面對的一個細思極恐的現實:它們這些個被當成「補充」而存在的市場經濟實體,在未來的中國還有多大的存在空間?

三、將希望寄予中共而不是中國民眾

西方的精英們在接納中共加入世貿之後,每年都與中共進行有關長期發展的戰略對話,期盼著中國的「市場經濟」能推動中共走向民主。美國政府甚至開動與中共各級政府之間的直接交流,讓中共的各級官員們到美國的政府機構參與辦公,零距離地觀察美國的行政機構是如何處理公務的,以此希望能對中共起到民主的示範作用。

但西方的精英們犯了一個最基本的錯誤:他們忽略了對真正能推動中國走向變革之路的中國民間力量的支援。這是一個從80年代初中共開始搞所謂的「改革開放」以來西方精英們就一直延續的錯誤。西方國家除了發表一些有關中國人權的聲明和報告之外,對中國草根階層向中共這個人類歷史上無出其右的強權所發出的抗爭,包括在許多情況下可說是生死一線的抗爭,缺乏實質性的支持。

與此同時,西方世界又對中共對中國社會採取的新聞封鎖和宣傳洗腦束手無策。

不錯,中國的經濟在西方的投資、技術和市場的支持之下開始繁榮起來。但所有的中國人從上幼稚園起就天天接受洗腦:中國的經濟奇跡都是在中共的領導之下才取得的。西方二十多年來不斷地出錢、出力、出市場、出技術,甚至將整個產業送去中國,終於將中國推向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地位。但所有這些在被洗了腦的中國人眼裡,最後都成了中共的功勞。比較當年克林頓改變中共的設想,西方的一切努力都成了南轅北轍之舉。

中國人從上幼稚園起就天天接受洗腦:中國的經濟奇蹟都是在中共的領導之下才取得的。(Johannes Eisele/AFP)

結語

歷史原因造成了過去西方世界對中共政策的巨大失誤。西方國家在2017年特朗普上任之後終於開始醒悟,意識到中共崛起所帶來的威脅。西方各國的政府終於意識到中共不是一個花錢就可以解決的問題。

亡羊補牢未為晚也。隨著西方國家對中共本質越來越清醒的認識,西方的中國問題專家們對於中共對世界的威脅也有了越來越明晰的分析。

也許,中共並不僅僅是中華民族的劫數,更是世界所有民族的劫數。正應了老子的那句話: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已。皆知善之為善,斯不善已。

如何對待中共這個人類史上無出其右的強權暴政,將為當今世界所有的國家和民族帶來一場如何選擇善惡是非的歷史性機會。

——轉載自《新紀元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楚一丁:美國人為什麼喜歡花木蘭
楚一丁:與中山之路背道而馳的中共強權之路
楚一丁:台海兩岸的昨日今日和明日
楚一丁:燕京風流 從老北京的城市布局談東西文化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軍演克制有原因 習交底無意開戰
【馬克時空】海馬斯助烏反攻 美軍精準打擊導彈更牛?
【探索時分】導彈越過台灣 中共軍演透露何信息
【車評】輕量級電動車 2022 Mazda MX-30 Premium Plus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