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平:畢業生最強失業風暴 中共遭三大衝擊

人氣 11118

【大紀元2022年05月23日訊】「穩就業」是中共「六穩」「六保」之首,國務院總理李克強4月以來,至少四次在公開講話中強調要穩就業,包括為高校畢業生在內的重點群體強化就業促進和服務,5月李克強去雲南調查還專門參加了2022年雲南大學畢業生招聘會。

5月11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還免除今年及以前年度畢業生今年應償還的國家助學貸款利息,本金可申請延期1年償還,不計複利。人社部3月到6月組織開展「公共就業服務進校園」活動,5月9日至15日,教育部在全國範圍內舉辦「就業促進週」,全國各地高校舉辦超過1.5萬場招聘會等。

《瞭望》新聞週刊5月10日文章稱,促進高校畢業生就業成為穩就業的重中之重。中共今年為什麼如此重視高校畢業生的就業狀況?其實,隨著多年高校擴招,畢業生就業難早就不是今年一年的事了,只不過是屋漏偏逢連夜雨,今年疫情衝擊、俄烏戰爭等內外部環境加上中共長年教育政策和產業政策錯配等因素,疊加積累爆發,讓中共一下子喘不過氣來。今年中共自稱史上最難畢業生就業季,將對其有三大衝擊。

一、穩就業穩增長臨巨大困境

李克強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預期城鎮新增就業崗位為1,100萬,但2022年城鎮新增勞動力為1,600萬人,其中高校畢業生將達創紀錄的1,076萬人,較去年增加167萬,增幅18.37%。

充分就業和經濟增長之間有著密切關聯,不能充分就業,說明經濟增長緩慢,供給收窄,同時居民收入降低,導致內需進一步萎縮,阻礙經濟發展。

中共將2022年目標設定為5.5%,因受清零政策影響,惠譽評級將對中國2022年GDP的增長預測從之前的4.8%下調至4.3%。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王一鳴表示,沒有5.5%左右的增速,實現比較充分的就業會很難。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劉元春接受《中國經濟週刊》記者採訪時也曾表示,現在GDP每新增一個百分點,帶來的新增就業是180萬左右。衡量經濟增長和失業率關係的奧肯係數表明,在新興經濟體國家,經濟增長一個百分點,失業率下降0.25%。經濟下滑,勞動力就業崗位肯定會收縮,失業率相應增加。

高校畢業生失業率對應在16—24歲之間的青年調查失業率,一季度,中國青年調查失業率為16.0%。而根據智聯招聘5月17日發布的應屆大學畢業生就業報告,截止5月,男性畢業生簽約率約22%,女性畢業生僅有10%,因為目前應屆畢業生還未進入勞動力供給市場,不計入調查失業率,但這個數據對調查失業率達標構成極大的壓力。

中共要求2022年城鎮調查失業率目標在5.5%。儘管這1,076萬應屆畢業生中有一定比例退出勞動力市場的,比如選擇升學的或慢就業的,中共《瞭望》雜誌估計退出勞動力市場的大學畢業生將在四百多萬,這樣看起來城鎮調查失業率目標在5.5%似乎能夠實現,但這並不能說明中共的經濟運行處於合理區域,因為低失業率是靠低勞動參與率來實現的,而不是靠經濟增長。這部分潛在勞動力一旦釋放到就業市場,仍然會造成很大衝擊。

另外一個方面,中共獨創的靈活就業概念,這並非一個統計概念,但中共將其算在就業率中。靈活就業不是正規就業,無勞動合同、社保和法律保障,不受《勞動法》的保護。根據嗶哩嗶哩與智聯招聘聯合發布《2022青年求職行為洞察報告》的數據,88.1%的「00後」願意或正在從事視頻up主、電商博主、菜品體驗官等新興職業。但中國傳媒大學發布的《2021中國大學生創業報告》顯示,所有被調研的畢業生創業者中,僅有2.12%人符合「做好準備的創業者」的標準。麥可思2019年發布的《中國大學生就業報告》數據顯示,畢業半年後自主創業的應屆本科畢業生,3年後有超過半數的人退出創業。

二、教育擴招政策失敗導致結構性矛盾凸顯

中共在上個世紀90年代前期,國企改制,造成2,000萬工人失業,中共美其名曰下崗。同時採取軟著陸應對經濟過熱,經濟增速放緩,為了刺激需求,1999年中共啟動高校擴招計劃,當年招生人數增加51.32萬人,增長速度達到史無前例的47.4%,2003年,中國普通高校本專科生在校人數超過1,000萬,經過二十多年的擴招,目前在校生達4,000萬。同時,江澤民執政時貪腐治國,其姘頭陳至立主管教育時,實施教育產業化政策。

高校擴招和教育產業化給社會帶來嚴重惡果。1999年我國城鎮居民人均收入為5,854元,農村居民人均收入僅為2,210元,那時高校最低一年學費5,000元,占城鎮居民一年收入的91%,是農村居民的226%。一個家庭為培養一個大學生幾乎就會耗盡整個家庭財富。教育體制內出現嚴重的金錢化,教育亂收費、招生腐敗、學術腐敗、行政幹部權力尋租,以及高校基建腐敗,有的高校出現嚴重債務問題,象牙塔內開始銅臭化,教育質量和信用評級顯著下降。

擴招的另一個巨大惡果就是畢業生的就業率和薪水直接下滑以及出現高校人才培養和就業市場的結構性失調。2006年,西安大學畢業月薪只有1,500元,而在深圳打工仔一月3,000元。2009年金融危機,700萬畢業生就業給中共造成了很大壓力,群體性事件頻發。高校為了賺錢盲目擴招,上項目,導致高等教育與整體產業耦合與就業結構協調度較低。而這一矛盾至今仍未解決。擴招相應帶來就業門檻提高和專業不對口,這都成了常態,縣級單位九成要研究生,城管招清華大學畢業生已經不足為奇了。

較為關鍵的是,中國高校屬於公辦學校,政治掛帥,學生課時與學分中幾乎1/6是政治課,高校是嚴進寬出,上大學就為混個文憑,眼高手低。畢業生缺失責任感、思維能力、團隊精神。2004年麥肯錫就曾針對上海75家跨國公司的人力資源總監訪談發表過一個報告認為,中國每年培養160萬名年輕工程師,是美國的9倍,但只有10%可以滿足跨國公司的語言要求和能力要求,而印度是25%。

中共產業政策政治化隨意化,也是造成畢業生就業難的體制性弊病。2021年,中共對房地產、教培、科技企業打壓,同時近年來中共突發奇想將芯片產業樹立為科技新興產業,而高校的專業設置卻遠遠跟不上,這些行業性經濟景氣突變都是導致2022年畢業生出現結構性失業的主要原因。中國人民大學中國就業研究所所長曾湘泉表示,中國的高等教育發展及其討論某種程度上還停留在計劃經濟思維階段。

三、高校學生意識形態洗腦臨崩潰

自89「六四」前後,高校成為中共嚴控的意識形態重要陣地,高校行政化、官僚化態勢越來越嚴重,特別是中共黨當局近年來全力左轉以來,中共對高校的師生的洗腦尤為密集。老師根本無言論自由,教育部頒布紅七條,學校鼓勵學生信息員勇當紅衛兵監控老師,舉報老師,文革之風大行。另一方面,導師剝削學生、教授性侵女生比比皆是,中共壓根不管。整個高校形成了人人自危、師生互害的黑化模式。

但今年中共的清零政策讓中共在高校的意識形態洗腦面臨崩潰。日前,上海某高校學生個個覺醒,九成成反賊。一位來自上海高校的大學生在給大紀元的爆料中提到了學生們的「覺醒心路歷程」。

2019年:路線問題看破不說破;2020年:大國戰疫,都非常狂熱地愛黨愛國,都變粉紅了;
然後2021年,就已經開始陸陸續續有人察覺不對勁了,風氣不太對,言論管控嚴得過頭了,房地產暴雷,鐵鏈女事件,有小一成的大學生感覺到倒退,民憤得不到釋放;2022年,不用說了,群裡面都吵翻天了,九成的上海大學生都成反賊。

5月15日晚,北京大學萬柳公寓300名學生聚集在萬柳校區的宿舍樓外抗議校方建立隔離牆。一名學生表示:「看到校區夜間立起隔離牆,每個人都相當生氣並出門抗議。」北京大學黨委書記、副校長陳寶劍到現場被學生怒懟,學生對校方表示強烈的不信任,最後校方被迫拆除隔離牆。

正值「六四」前,北大學生勇敢抗議的舉動在海內外引起廣泛反響。網民在社媒上讚賞北大學生:「北大不愧是五四運動的發源地」「『五四』精神在北大」「『五四』精神來了,『六四』就不遠了」「北大本身就是『六四』運動起源之一,北大牛逼!」「這是『六四』的前夜」。

2022年高校畢業生遭遇最大失業潮,其中一個最為直接的原因就是中共堅持清零政策導致的經濟下滑,從而就業出現困境。這將直接引發學生對中共體制的不滿,是否會成為中共在高校意識形態全面崩潰的開始,外界將持續觀察。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中共瘋狂擴招生惡果 上大學或改不了命運
【獨家】習思想進課堂 大學生首當其衝
失業潮恐衝擊政權 李克強半個月內3度喊話
大陸高校畢業生破千萬 面臨就業困境
最熱視頻
【菁英論壇】人民幣會跌多深?中國經濟陷困境
【新聞看點】中共喉舌不同調 誰跟習唱對台戲?
【微視頻】王毅聯合國行 討好「絕大多數國家」
【橫河觀點】梅洛尼當選意新總理 創多個首次
【未解之謎】擁擠的身體 人能擁有多個靈魂嗎?
【新聞大家談】強強辯論!習隱身 政變傳聞四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