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忠恕‧雪霽江行圖——精準的宋人船型圖

曾樹銘口述 邱馨賢整理
北宋 郭忠恕《雪霽江行圖》(Traveling on the River in Snow by Guo Zhongshu) (929─977),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台北故宮博物院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54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看過中國各朝代的山水、花鳥圖畫,除了工筆之細緻、意境之深遠,還有一種特別的畫,很像用現在的建築界電腦軟體AutoCad所畫出來的圖,叫做「界畫」,這種畫的目標物線條必須得直挺不歪斜,例如宮廷樓閣、船隻、馬車等;在電腦沒有發明之前,建築系的學生第一個被要求的便是手繪線條要直,之後才能畫出好的建築圖。中國界畫的佼佼者除了五代的衛賢之外,就是宋代的郭忠恕了,他的作品精準得可以讓後人從圖中尺寸仿造出原船,讓人不得不佩服。

北宋 郭忠恕《雪霽江行圖》(Traveling on the River in Snow by Guo Zhongshu) (929─977)。(台北故宮博物院提供)

郭忠恕不知何年生、何年卒,只知道他是洛陽人,在五代後周、宋朝都曾經任官,但因心直口快,不滿朝政,後周皇帝將他貶官後,他也不再留戀仕途,自放於山水間;之後在北宋任官,也因為批評時政,而遭到流放的命運,並在流放過程中過世。郭忠恕對篆、隸特別下了功夫,寫得很好。繪畫師承巨然(五代至宋初的著名山水畫家),但他最被人所推崇的還是界畫作品,他不但對宮廷樓閣、船隻的各項建物比例能畫得精準,細節也十分重視,作品不死板,卻具有美感,超出了一般人對界畫的印象,因此,《宣和畫譜》說:「如忠恕之高古者,豈復有斯人之徒歟?(在後人中,還能找到像他這樣高雅古樸、技術高超的承傳者嗎?)」

郭忠恕的另一幅界畫《明皇避暑宫圖》(Summer Palace of Emperor Ming Huang),大阪市立美術館藏。(公有領域)

這幅《雪霽江行圖》畫的長寬看起來十分奇特,感覺不太像一幅完整的畫,清朝乾隆皇帝在上面題字說:「大幅何年被割裂、竿繩到岸沒人牽、江行底識當雪霽、剩有瘦金十字全。」意思就是,這幅畫到底是什麼時候被割開的呢?右邊的繩索到岸了,牽繩的人竟然(在畫中)就不見了,從這圖中看,內容的確是晴冬裡的船隻沒錯,另外,就只保留有宋徽宗著名的瘦金體題字了。後人從美國的The Nelson-Atkins Museum of Art(納爾遜‧阿金斯美術館;美國堪薩斯州)的摹本中看到在畫中的右邊的確還有牽繩人正要把船隻牽上岸邊,所以,這幅畫的確是不完整的。

宋徽宗與乾隆皇帝的御題。北宋 郭忠恕《雪霽江行圖》局部。(台北故宮博物院提供)
從美國納爾遜‧阿金斯美術館(The Nelson-Atkins Museum of Art)的《雪霽江行圖》摹本中看到畫面向右延伸繪有拉縴人正要把船隻拖向岸邊,可見原畫確實被裁切過。(公有領域)
原作遺失的部分從摹本可以想見。北宋 郭忠恕《雪霽江行圖》(Traveling on the River in Snow by Guo Zhongshu) (929─977)摹本局部。(公有領域)

但除了這個問題之外,這幅畫展現了驚人的精準度,包括船隻的零件等等,都在完全符合的位置上。研究中國古船專家曾樹銘也讚歎這艘船不僅具體呈現船上的生活,且結構十分精準。

作品中完整的船身。北宋 郭忠恕《雪霽江行圖》局部。(台北故宮博物院提供)

這幅畫描寫的是一艘船在冬天裡,天氣好,正在休息,因此,他的帆已經放下來了,船上有許多船工正在忙碌著,有的人還駝著背、口呼呼地吹著暖氣熱手,可見天氣很冷。人羣中卻不見衣著華麗的船主人,可能是在船艙裡休息。

船上看到許多貨物與忙碌的工作人員。北宋 郭忠恕《雪霽江行圖》局部。(台北故宮博物院提供)

船上有許多新的家具,相互疊放著,大概是怕受到損傷,而另外有許多用茅草蓋著的貨物,猜測是船主人正在採辦年貨,用茅草蓋住,可以保暖、防濕,在船的另一邊也是用茅草蓋住竹篾頂端,下面可能是下艙的樓梯,蓋住可以防止雨雪進入。

這艘船應該是富人家的商船,有兩個門,前面的門頂飾有圖案,入口掛著漂亮的絲綢帷幕,十分考究。天氣好的時候,船主可以在船頭招待賓客,如果蚊子多或下雨,就可以將帷幕垂下。船後方則有一個小門,應該是給工作人員進出用的。

船頭船艙入口十分華麗,應是富人的商船。北宋 郭忠恕《雪霽江行圖》局部。(台北故宮博物院提供)

讓我們來觀察一下船隻的結構。

【桅杆】
這艘船上有兩根桅杆,一支是T字型(左),一支是A字型(右),後者較前者穩。兩根桅杆的下方是一個轉軸,可以將桅杆轉向下、平放。這個作用是,當江船或河船在過橋洞時,桅杆太高過不去,就需把桅杆放平。桅杆上有許多繩索,主要是用來固定帆,古代叫做「張綱」。

桅杆,下方有轉軸,可以將桅杆轉爲平放。北宋 郭忠恕《雪霽江行圖》局部。(台北故宮博物院提供)

【船底】
這艘船屬於沙船型的平底船,一般來說,中國船可以分成長江以北的沙船(船底為平底)、長江以南的福船(船底是尖的)。北方江河,例如黃河、渤海,多是沙岸,河底較平,如果退潮,船容易碰到擱淺。如果船底是平的話,船就能穩穩的站著,如果底部是尖的,就會倒向一邊。南方因為岩岸多,退潮時要擱到船底的機會比較少,因此船底可以設計為尖的。

船底屬於沙船型的平底船;船底兩側是「竹馱」。北宋 郭忠恕《雪霽江行圖》局部。(台北故宮博物院提供)

【舵】
船的舵跟桅杆一樣重要,「舵是司命、桅杆主帥」,司命就是控制方向,有舵的地方就是船尾,上面這個在掌舵的人,古稱「爵室、雀室」;從他站立的地方往下看,半圓形露出一半水面的是舵,這艘船使用的是半平衡式舵。

掌舵人在「爵室、雀室」操控下方半圓形的舵。北宋 郭忠恕《雪霽江行圖》局部。(台北故宮博物院提供)

【橫竿】
這艘船的船艙旁邊有窗,窗上有木板,冬天可以放下來擋風。在前面的窗戶下邊,還有一根橫杆,這是讓船工重心不穩時,可以拉住的工具,類似欄杆。所以它的高度大致是在腰的附近。

船艙窗戶外擋風板與橫杆。北宋 郭忠恕《雪霽江行圖》局部。(台北故宮博物院提供)

【竹馱】
主船兩邊還綁了許多竹子,古代叫做「竹馱(音同駝)」,不止具有背負船的功能,主要用處還有三項:一、增加浮力,如果船傾斜了,竹馱可以將船頂起來,二、兩艘船靠太近的時候,防止撞到船身,三、船上有篙、帆,在靠岸或較淺的地方,船行滑動會用撐篙的方式,如果在河海中,就會直接使用帆。這兩樣工具如果壞了,竹馱就是很好的修補或代替材料。這裡說明一下,古代的帆不一定是布做的,因為布很貴,所以,大多數船的帆是草做成的蓆帆或竹做的篾(音同滅)帆,但蓆帆在下雨天就不能行駛,而竹子容易取得、有彈性又輕,這兩者都是中國船的特色。船邊的繩子也多是用藤、竹所編,如此長期泡在水裡才不易損壞。

但古人更聰明的是,船隻休息時,還可以把篾帆橫放,是現成的遮陽罩。

【腳船】
主船旁邊還有一艘小船,稱為「腳船」,因為大船吃水深,如果靠岸有困難的話,就會停在外港一定的距離,讓小船靠岸。

腳船。大船靠岸有困難的話,就會停在外港,讓腳船靠岸。北宋 郭忠恕《雪霽江行圖》局部。(台北故宮博物院提供)

【甲板】
再來談談古代的甲板,雖然這幅作品甲板不明顯。大家猜得到嗎?中國古船的甲板是拱形的,因為這樣比較堅固,排水又好,在上面還再做一層平板,但有縫隙,如此可供人行走,而當下雨時,水會透過縫隙流到下層,上層平板可以保持乾燥;而上面的平板若遇到有人落水,還可以拆下來當救人的板子,一物多用。

現在的船隻大小都是以噸數為單位,但宋代的船隻大小是用放米的體積來計算,一料等於一石的帶殼稻米,例如四百料,就表示這艘船的大小是四百石帶殼稻米的體積,這也是宋代關稅局抽稅的標準。

帆其實也經過很多次的改良,不管是西方船還是東方船,剛開始的希臘船、腓尼基船的船,帆都是正中央掛著,但這樣操帆不靈活,因為帆的左右受力均等,力量相互消抵,對船的推動有限;後來人發現帆的兩邊如果不均衡,受力不均,船更好操控,稱為半平衡帆;而到了現代,帆幾乎是在後面的,稱為縱帆,這樣是最好的狀況。但從另外一方面說,半平衡帆在收帆時,會比縱帆輕鬆許多。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中國地大物博,河川壯麗,船有各種類型,也占有很重要的地位,我們常講的「打架」就是借用船隻用語,原本應該是「打降(音同翔)」,讓對方降服的意思,到後來,卻被船上桅杆不能相碰的「打架」一詞給取代。又如「尾大不掉」,原意指的是,愈大艘的船隻愈不好操控,轉彎不俐落、也不好掉頭,後來引伸為政治勢力太大的副手、對手,變成自己頭痛的勢力,例如鰲拜曾是康熙皇帝年幼時的輔政大臣,但因勢力龐大,結黨營私,康熙執政後,反而處處受限,這就是「尾大不掉」的一種狀況。@

曾樹銘先生簡介:
從小生長在基隆,現為基隆海舶工作站主持人。雖畢業於中文系,但對中國古船研究多年,曾經復原過明太祖時代之「肆佰料戰座船」與「台灣船」兩艘古船比例模型,其復原古船先從古籍閱讀開始,並推算當朝度量衡與各項船艙設備,無一不全,手工精細,令人讚歎,他並參與政府多項大型古船復原計劃。

——轉載自《藝談ARTIUM》https://artium.co/zh-hant/node/197

(點閱【藝談】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文徵明以「白描法」鉤出娉婷玉立的蓮花,用極婉約勻稱的細線來鈎勒。為了顯現花瓣的精氣有神,畫瓣尖,下筆時先以書法中的「頓筆」為之,再提筆上來,一上來就見真章了。我們看到文徵明的花瓣線條是那麼細緻溫和,好像隨手不經意地就畫出來似的,柔中帶剛,剛中有柔。顯得韻味無窮。
  • 南梁 張僧繇《雪山紅樹圖》(台北故宮博物院提供)
    光凸凸的山,除了輪廓線以外,不添加任何線條也就是沒畫皴法。 這幅畫怎麼和常見的中國山水畫迥然不同呢?
  • 來自比利時的法蘭德斯風格畫家安東尼‧范‧戴克(Anthony van Dyck,西元1599年–1641年)是一名臻求完美的肖像畫家。他最著名的作品是替英國國王查理一世所繪的肖像畫,優雅地呈現了查理一世和他的宮廷樣貌。范‧戴克也是一位色彩大師,他善於運用色彩和大膽的筆觸來表達光線、物體的移動和布料質地。這項特長也讓他得以在作品中描繪出高度精準卻仍具有繪畫特點的蕾絲質地。蕾絲這種非常精緻又複雜的布料是16至17世紀時富有的藝術贊助人流行配戴的服飾配件。
  • 華麗誇張的定型角色(stock characters)、簡單的情節、即興對白和戶外表演,是即興喜劇(Commedia dell’Arte,又譯藝術喜劇)的核心特徵。其幽默劇情常圍繞著年輕戀人的種種考驗。演員們不受台詞限制,可以根據觀眾的反應調整表演。這些喜劇常含有對時政的諷喻和接地氣的幽默,可以巧妙避開查禁。這種意大利民間戲劇形式也成了18世紀洛可可(Rococo)藝術運動的理想題材。
  • 冬天多少讓我們的生活變得沉悶些,有些人覺得天空烏雲密布缺少陽光令人提不起勁來。但如果我們仔細觀察,就算在最昏暗的日子裡也有色彩。最近我坐在一家咖啡館裡望向天空,當天刮風下雨天色昏暗,天空不再出現彩虹,反倒像是大理石般帶點細微的灰色、藍色甚至紫色。
  • 意大利偉大的藝術寶藏之一是位於帕多瓦(Padua)的斯克羅維尼小禮拜堂(Scrovegni Chapel)。是什麼讓小小的斯克羅維尼神妙不凡,且意義重大?
  • 丁托列托在自己畫室的牆壁上寫有這樣的座右銘,作為靈感之源的提醒:「米開朗基羅的造型與提香的色彩」(Il disegno di Michelangelo ed il colorito di Tiziano)。《創造動物》這幅畫是向兩位大師致敬之作:丁托列托動態地描繪了神體,並滿懷愉悅地讚美自然界。此畫如今收藏在威尼斯學院美術館(Gallerie dell'Accademia)。
  • 美國作家史丹利‧霍洛維茨(Stanley Horowitz)寫道:「冬天就像蝕刻版畫,春天是水彩畫,夏天像油畫,而秋天是綜合四季的馬賽克(鑲嵌畫)。」幾世紀以來,詩人與作家用筆歌頌四季,而畫家用色彩使之流傳千古。
  • 聚會宴飲的傳統,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時代早期。在古希臘,有一種稱為「會飲」(symposium)的特殊宴會,是當時社會的有機組成部分。隨後,宴飲在中世紀和文藝復興時期十分盛行,並以不同的形式傳承至今。
  • 早在1855年,也就是多雷(Gustave Doré)二十三歲時就計畫為但丁《神曲》著手繪製插圖。他的藝術才能大多體現在為文學作品創作插圖上。除了神曲之外,他還為其它文學名著製作精美的插圖,如《聖經》、《失樂園》、《唐吉柯德》等等,而神曲插圖的面世,即被大眾認為文學結合視覺藝術的一大傑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