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極端防疫 吉林大學生:回家太難

人氣 1391

【大紀元2022年05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趙鳳華、顧曉華採訪報導)吉林省長春市宣布從4月28日開始逐步解封。不過,封城所造成的次生災害仍在持續。5月5日,長春高校的大學生對大紀元表示,現在回家太難了!

吉林高校學生:回家太難了!

長春市宣布從4月28日零時起逐步解封。自封城以來,長春市高校實施封閉管理,目前仍在放假。「五一」長假期間,許多大學生希望回家,卻面臨有家難回的窘境。

來自山西太原的長春科技學院學生伊凡(化名)5月5日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學校已經放假兩個月了,她一直想回家,卻回不去。

伊凡說:「現在長春這邊所有學校都放假了,所有的大學生都面臨這個問題,不管是去遼寧,還是去石家莊,還是去太原,都面臨這個問題。一回家,就是十四天的自費隔離。」

伊凡表示,飛機票難買,而坐高鐵的話,需中途自費隔離。

她說:「現在搶票都搶不到,高鐵票沒有直達的,中轉的話,需要隔離。飛機直達的話,我身邊的朋友,買了(票),過兩天航班就取消了,就一直買不到票。

「比如說,你要是從長春坐高鐵到北京,然後再從北京坐普通火車去太原的話,(需要)去換站,但是你一出站,就會(被)隔離。」

伊凡說,「隔離十四(天)加七(天),一天大約得三百塊錢吧」,「機票最一開始我看的時候才五百多,然後一個小時就漲到了一千多塊錢,現在都變成兩千多、三千多了。就越來越貴,越來越貴,而且都搶不到票。」

伊凡表示,「五一」的時候,長春已變成低風險地區,「行程卡上已經不帶星號了,然後,(當局)就讓吉林所有大學生都放假了。省內的話,都是每個市派車來學校接學生,但是省外的話,就不太好回了。」

伊凡說,學校讓學生自己去了解家鄉的管控措施,她打了咨詢電話。

「他們(家鄉)是這樣說的,因為吉林長春是重點的管控地區,向外涉疫的人員比較多,所以它還是屬於重點管控地區,一落地,就變成紅碼,集中隔離,然後,還是自費隔離。」她說。

伊凡表示,隔離費用太貴了,她承擔不起。

她說:「肯定承擔不起,一個機票就得花差不多兩千塊錢,然後再加上十四天的隔離,又得花幾千,那肯定是承擔不起。」

伊凡說,「我們這一段時間全封閉,都不讓出宿舍,隔段時間做一次核酸,在學校大約做了十七八次核酸,封校兩個多月了。所以,我覺得我們是挺安全的。

「他(吉林省當局)既然能讓我們回家,肯定能證明我們是安全的。而且我們也有學校開的返鄉證明,所以我覺得,當地政府不應該實行十四天隔離政策。」

伊凡表示,據她了解,自費隔離是太原市的防疫政策,她家鄉的社區,是在執行上級的防疫措施。

吉林高校學生:極端防疫 阻斷回家路

伊凡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吉林高校的大學生們為了能在長期封鎖後回家,曾經想了各種辦法。

她說:「有的同學是這樣說的,包車或者是家裡人過來接,但是實在是太遠了,從長春回到山西得二十多個小時。我們學校有海南那邊的。不過,有的政府是包機接回去的。有的就沒有。」

伊凡說,學校放假到什麼時候,目前還在等通知。放假了,還回不了家,覺得挺難受的。

她說:「兩個月封校,洗澡洗不了。不會讓你去浴池的,自己在廁所接盆水,然後沖一沖。每天也出不了宿舍,只能在屋裡邊待著,天天上網課。

「有時候會比較煩躁、比較鬱悶吧,因為(一直)都出不去,現在好不容易放假了,還回不去。

「因為長春現在已經是低風險了,我就希望能快點回家吧。」

吉林工商學院的大學生柳萱(化名)5月5日對大紀元表示,目前也面臨有家難回的困境。

柳萱對大紀元記者說:「買不上票,高鐵火車票搶不上,規劃的各個路線中轉都得隔離,機票還死貴死貴的,每天都在漲,隔離還要自費,一天四百八、五百不等。一天一個政策,現在好像又變了,一張機票就花一兩千、兩三千,給防疫站的人打電話,(他們)互相踢皮球。」

大紀元記者致電吉林省教育廳和太原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電話都無法接通。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一線採訪】長春封城誤春耕 農民返鄉難
【翻牆必看】分析:習在上海遇三大危機
【網海拾貝】病毒沒清零,最基本的人權卻被清零了
【微視頻】北京真敢封城 中國可能真自治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收復伊久姆 烏克蘭如何反擊俄軍?
【時事金掃描】俄吞併烏四區 馬斯克叫板普京
【十字路口】透視共產黨 中共大搞戰爭的企圖
【舞蹈三劍客】豪華牛肉挑戰!A5和牛VS.乾式熟成和牛,蒙著眼睛能分辨嗎?
【神韻早期節目】為神而舞 (2013)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