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概股被中共逼入絕境 中國企業家美國夢或破碎

【大紀元2022年06月23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江楓採訪報導)中共拒絕美國的監管要求及美中地緣政治博弈,正在迫使200多家中概股離開世界上最大的資本市場。中國企業家們的美國夢或將破碎。

6月10日是滴滴公司在紐交所掛牌的最後一天,此時距它赴美上市僅僅11個月。當天,滴滴的股價跌至2.29美元,較14美元的IPO價格下跌了84%。

去年6月30日,滴滴在紐約上市,以每股14美元作為發行價,成功募資44億美元。然而上市不到數日,滴滴就遭到中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的「網絡安全」審查,並被以「嚴重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為由要求下架App,以及禁止新用戶註冊。滴滴股價自此一落千丈。去年12月,滴滴宣布計劃從美國退市。

滴滴鎩羽而歸的結局是中共對它「不聽話」的懲罰。就在滴滴赴美上市前數週,中共網路安全監督部門曾表示希望它推遲首次公開募股。但滴滴仍按照原計劃上市了。

而另外一家原本有意赴美上市的互聯網巨頭,因為中共當局的警告,放棄了這一計劃。

TikTok(抖音國際版)的母公司字節跳動在2020年12月的一輪融資中估值為1800億美元。該公司一直在考慮赴美國或香港進行IPO。但是在2021年3月下旬,公司創始人張一鳴遭到中共網絡安全監管機構和證券監管機構的約談,因此無限期擱置了海外上市的計劃。

字節跳動赴美受阻並不令人意外。在此之前,字節跳動已經成為中美之間博弈的棋子。2020年,川普政府擔心TikTok從用戶那裡收集的數據被交給中共政府,要求字節跳動將TikTok出售給美國公司。中共則緊急修法,將字節跳動的核心技術納入《中國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術目錄》之中。

中共法律與美國法律有根本性衝突 迫使中概股離開美國

而那些已經在美國上市的中概股,如今也面臨被集體摘牌的危險。表面上,此事的導火索是美國國會2020年12月通過的《外國公司問責法》,但根源卻是中共拒絕服從美國的監管規定。

《外國公司問責法》有兩大核心要點:第一,在美上市的外國公司需要接受美國上市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PCAOB)的審查。如果在自2021年起的三年內達不到此要求,將被摘牌。第二,在美上市的外國公司需要披露其與外國政府之間的關係,並證明其沒有被外國政府所有或控制。

特別引人注目的是,該法律直接點名中國共產黨,要求披露董事會當中中國共產黨官員的姓名,以及公司章程中是否包含中國共產黨的章程。

而中共的法律直接與《外國公司問責法》的這些條款相衝突。

中共2019年通過的《證券法》規定,境外證券監督管理機構不得在中國境內直接進行調查取證等活動。未經中共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和中共國務院有關主管部門同意,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擅自向境外提供與證券業務活動有關的文件和資料。

2021年12月24日,中共證監會發布《關於境內企業境外發行證券和上市的管理規定(草案徵求意見稿)》和《境內企業境外發行證券和上市備案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再次要求「境內單位和個人按照境外證券監督管理機構調查取證要求提供相關文件和資料的,應當向證監會報告,經證監會和有關部門同意後方可提供」。

而中共的法律也明文規定,中共對「國有」企業具有領導地位。

中共在2015年發布的《關於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指導意見》聲稱,要加強和改進中共對國有企業的領導,將中共所謂的「黨建」要求「納入國有企業章程」,明確國有企業中的中共組織「在公司法人治理結構中的法定地位」。

中國在美上市公司包括8家中共國企:中國人壽(LFC)、中石油(PTR)、中石化(SNP)、中國鋁業(ACH)、中國東航(CEA)、華能國際(HNP)、中國石化上海(SHI)和中國南航(ZNH)。

即使對於民營企業,中共法律也要求在公司設立其黨組織。中共的《公司法》第十九條規定,在公司中,要「根據中國共產黨章程的規定」,設立中共組織並開展活動。

由於中美之間存在這些難以調和的矛盾,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主席加里‧根斯勒(Gary Gensler)對中概股留在美國持悲觀態度。他說,中共可能很難遵守《外國公司問責法》,「因為他們多年來一直不允許這樣做」,「我們可能會在三年結束時看到250家公司在美國被停止交易」。

至少,那些被中共視為「敏感」的公司,是難以留在美國了。

SEC國際事務辦公室主任菲謝爾(YJ Fischer)在今年5月的一次演講中透露,解決中概股僵局的一個方案是,中共主動讓其認為敏感的一部分公司摘牌,同時讓留下來的公司遵守PCAOB標準。

中概股企業不願意離開美國

但是被美國證交所摘牌,這不是中概股們願意看到的結果。因為赴美上市,一直是許多中國企業家的夢想。

2014年,馬雲在紐約證券交易所率領八位阿里巴巴的客戶和員工敲響了開盤鐘聲,慶祝在美上市。這些敲鐘者身穿同款T恤,胸前印著馬雲的一句話:「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

馬雲赴美上市的美國夢幾十年來已被中國企業家廣泛認同。迄今,有261家中國公司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其資本總額約為1.32萬億美元。

在阿里巴巴之後,2018年底,中國再有拼多多、趣頭條、農米良品、嗶哩嗶哩、赫曼斯、愛奇藝、虎牙、華米、蔚來汽車、醫管家、尚德教、百加教育、中國潤源化工集團等48家公司登陸美國股票市場,總融資額近98.6億美元。

而在《外國公司問責法》開始實施之後的2021年,中國公司赴美上市的步伐並未減緩。

截至12月31日,2021年赴美上市的中企共有41家,募資總額約142.79億美元。

中國公司為何爭先恐後赴美國上市?這跟企業的融資需求及中共限制外資的政策有關。

現居美國的經濟學家黃峻(Davy Jun Huang)分析,中國國內民營企業,尤其是互聯網企業初期非常缺乏資金,銀行貸款難度高,所以主要的資金來源是天使投資+風險投資+私募基金。而早年這些投資機構一般都以境外的為主,比如阿里巴巴的投資方是日本軟銀。

然而,中共法律對外資投資企業,特別是在電信和互聯網領域,有非常嚴格的限制,合資企業基本上不可能獲批。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合資企業紛紛採取VIE架構,繞過這一層政策監管。

VIE架構是指中國境外的企業實體通過協議的方式控制境內的業務實體。這些企業如果要在中國國內上市,中共證監會將把VIE架構視為規避法律政策,合法性有問題,不予批准。所以阿里巴巴、京東這樣的企業想在國內上市機會渺茫,只能去香港或者美國上市。

此外,在中國上市要求最近三年連續盈利,並且利潤累計超過3000萬元人民幣,而美國則沒有這個規定。這一點就足以把90%以上的互聯網公司推向美國。

比如愛奇藝,三年虧損近百億元人民幣(約14.9億美元),在美國上市當天融了21億美元;拼多多,三年虧損13億元人民幣(約1.9億美元),在美國上市當天融了16.4億美元;蔚來汽車,三年虧損百億元人民幣(約14.9億美元),在美國上市當天融了10.1億美元。

另外,美國資本市場匯集了全世界的資金,融資的機會和空間極大。以2021年7月的數據來看,各國股市在全球股市中的占比,美國就占了一半以上,大約55.9%,其次為日本7.4%、中國5.4%、英國4.1%。美國股市體量是中國的十倍。

黃峻認為,如果從企業自身角度來說,尤其是從企業管理者和投資人的角度來說,中概股是希望留在美國的。「(美國股市的)資金容量、市場成熟度、規範程度、對管理人股權激勵分紅的友好程度,是中國無法比擬的。」

但是從滴滴被逼回國的案例來看,「北京(中共政府的態度)對中概股企業的去留才是決定性的。此外,中美之間的博弈情況也是決定性因素。」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港股大跌 回港上市阿里騰訊等中概股均大跌
中概股審計談判 美中不同調 中共陷兩難
中概股審計 美國寬容變強硬 中共傲慢變軟
證監會否認螞蟻重啟上市 阿里等中概股暴跌
最熱視頻
【微視頻】存錢是非法集資?劉強東離職的必然
【財商天下】財政山窮水盡 中國經濟大盤已動搖
【秦鵬直播】香港回歸25周年 習訪港如臨大敵
【橫河觀點】美最高法院再裁決 重擊氣候議題
【新聞看點】風暴來襲疫情升溫 習訪港遭警示?
【十字路口】跨國大調查 各國憂中共威脅及滲透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