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大家談】「龍袍」青年:我的反共歷程

人氣 1972

【大紀元2023年11月24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大家談》,我是扶搖。

今日焦點:功夫皇帝還擊粉紅爆火!一戰成名;疫情間生二胎,遭中共鐵拳爆擊;猶豫六年,終於輾轉走線31天入美國!舊金山衝突,最大規模抗議中共黨魁!

這次中共黨魁出訪美國舊金山也帶來了紅色血腥暴力,中共使領館僱了不少粉紅前來所謂的歡迎黨魁。然而,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史上最大規模的民眾抗議也隨之而來,不少華人從外地飛到美國舊金山,有民運團體,逃離中國的各類訪民,支持自由西藏、自由香港的朋友、還有部分法輪功學員等,紛紛在中共黨魁出訪行程附近,拉開打倒共產黨的橫幅、打著抗議中共的標語。

期間,不少中共粉紅對民運人士進行挑釁、毆打、噴辣椒水等等。有一位身穿皇帝服飾的王中偉還擊鬧事的粉紅,當時的畫面被網友上傳X(前推特)平台,網友的反應是一片叫好,覺得王中偉給大家出氣了。

王中偉也在推特上說,我們不能再沉默,在中國被你欺壓了會養成思維定勢,認為中共政府無論在哪都可以壓迫你,請試著改變您的思想吧。

今天,我們很高興邀請到這位身穿「龍袍」的王中偉先生,請他來和大家說說自己的故事。王中偉先生您好,歡迎!

【反擊中共粉紅 「龍袍」青年王中偉走紅】

扶搖:這次中共黨魁出訪,抗議人群和前來表演迎接的中共粉紅發生了幾次激烈的衝突,您身穿皇帝服飾也參與了回擊,能和大家說說當時的情況嗎?

王中偉:大家對我的認識可能是來自於推特上的視頻,關於那條視頻,原因的話就是當天15號的上午,我們在就是習近平來舊金山訪問的那個酒店那,我們在那個酒店附近抗議,但是當時正好我們的一個抗議的成員落了單,被其他的小粉紅給攻擊了、圍毆,幾十個人打一個人,你説這不是圍毆嘛,被打得很慘。

然後我們到那以後,看到參與圍毆的他們那些人還是在那。我們抗議雖然是和平抗議,但如果真的有人被挨了打,我們肯定是要反擊回去,要讓這些人知道我們不是好欺負的,絕不可能這樣隨便欺負我們。以前抗議經常有抗議者被中共的那些黑手給打了,這樣的事情屢見不鮮、太多了,這次我們就是要反擊回去。

大家所看到的那條視頻也就是正好我們在反擊那些粉紅,實際我們當時就兩三個人,敢面對二三十個人打回去。

扶搖:所以,當時您是看到哥哥被打,然後就衝上去了?

王中偉:對。就是我們在抗議的那個地方,(權利運動義工)王維是一個人落了單,然後這些人很多的粉紅、五毛他是被中共花了錢請過來的。當時,可能是我們說的一些話,會刺痛了他們,說來這、來這維護習近平的、維護共產黨的,你們是不是拿了錢的?

他們不承認。那我們就說,這個可能有些言語裡面,這個讓他感覺受傷了。既然不承認,我們說(有些話裡面說到),如果誰說沒拿錢,那當然可以,如果誰拿了錢、拿了共產黨的錢過來到這兒的,那這個話可能不太好聽啊,正好就是這個話是戳痛了他的痛處,擺明就是拿錢來的。

所以,這些人上來就開始推搡王維,幾個人就圍著上來、就開始推搡他,然後大概四五個男人和一個女人,衝上去就開始推搡,然後從那開始動手的。

當時,我們在另一邊進行抗議,實際上王維跟他們發生肢體衝突的那一刻,我們是不知道的,只有他被打了以後,有一個人跑到這邊來叫我,說我們的人好像在前面被人打了、被人群毆了,能不能過去支援一下。我就趕緊帶人過去以後才發現,王維那個時候已經被他們打得是滿臉是血。

幸虧當場有兩個白人女性在那裡阻攔。那白人女性當時說的話,說你們是要幹嘛?你們是要殺了他嗎?就是看這麼多人去打一個人,才就是把他們拉開。到最後,王維是在滿臉流血的情況下,才得以從被打的那個地上,才得以爬起來、站起來。

扶搖:您嘴上的傷疤是這次抗爭中留下來的嗎?

王中偉:對,落下的傷疤那個肯定太多了,因為我們是以少敵多,左手、手掌、手腕,右手的手肘、眼睛、嘴巴、下巴,然後後邊那個後腦勺,還有兩條腿、膝蓋、大腿等等位置,全部都有傷痕。

扶搖:您哥哥王維現在的情況如何?

王中偉:王維是渾身上下到處都受傷,應該說不下三四十處這個傷。我們在發生肢體衝突的那個時候是沒有警察的,當時他們敢動手打人也是因為趁著那裡沒有媒體,然後也沒有警察,開始動手打人。我們過去的時候也沒有警察。只是到衝突的過程過半以後,警察才趕過來。

趕過來以後,他們做的事情就只是把我們分開。我們說去當場有指認那個行凶者,包括陳闖創被襲擊的時候,那個去指認行凶者,包括在後來的衝突過程當中,很多很多的人被抓了。但是被抓的人都是抗議一方的人,沒有粉紅這邊的人被抓。

所以,後來根據多起事件去總結以後,我們有理由相信、也有理由去懷疑,舊金山警方的所作所為是有所偏向。

【收到「問候」威脅 擔心但不會退縮】

扶搖:參與這次抗爭,很多人認識了您、支持您,也是有一些名氣了,但是在海外也是有很多的中共的特務。曝光率增加了之後,您是不是也會考慮一些安全性的問題?

王中偉:呵呵,這是一把雙刃劍。你說我有名氣這是一句並不是事實的,只是那麼一個瞬間而已,我不是一個有名的人、我還是一個普通人。我只是一個要做一個勇敢的普通人這樣子而已。

那對於所帶來的這種雙刃劍的,有好的、有很多人來鼓勵我,誇讚我是個勇士,你說出來我們心裡不敢說的話、或者說你做出一些我們不敢做的行動,從這方面來說,我覺得我的所作所為,能讓一些人得到鼓舞,能夠讓一些海外民運人士以及在牆內的很多人也發信息過來給我,翻牆發信息給我,那我的所作所為讓他們能夠受到一些鼓動,那是值得的,那我覺得就是值得的。

然後受到這些攻擊謾罵什麼之類,你問我會不會害怕,有些人還會問我說,你的家人怎麼樣?我們會照顧他的。這樣的一些話發給我,我會不會害怕?說實在的,我只是一個普通人,我會害怕,我會擔心。

但是害怕歸害怕、擔心歸擔心,但這個事情不會讓我退縮。就像我之前有說過的那句話,就我們在中國已經被它欺壓了這麼多年,在海外我們還會被它嚇倒嗎?不會。

習近平這次來訪問舊金山,可以說是灰頭土臉地來,拜登也沒給他好臉色,他也灰頭土臉地回去。再加上這次我們大規模的這種抗議,包括引起的各方衝突,也引起了全世界媒體的多方關注。

我相信,這對我們以後雙方都會產生一個深遠的影響。從我自己個人來說,我目前已經收到了大量的私信來辱罵我,在推特上來辱罵我,「問候」我的家人等等等等,太多了。然後還有今天早上,我還收到了來自民主黨他們的一些黨員的提醒,說有人已經指名要去「關照」你了,所以你要小心。

有些人給我提了建議說,你要帶上胡椒水等等之類的防身的一些東西,在自己家、或者車上,準備好這些監控、或者反正一些防衛性的東西,自己做好準備。

我想說的是這些事情,可能是不可避免,當你被歷史選中,可能這個話說得稍微有點大了。但是那天這個事情、我的那一段視頻也在網上爆火,這個事情也是突然我自己完全沒有想到。但也從一方面說,可能是被歷史選中的那一個瞬間。

所以,我有那麼一點點就是在網上傳播的這種流量,那也要承擔這種流量所帶來的謾罵、攻擊、以及以後可能遭遇的這種黑手。我們回過頭以後,現在民主黨內部以及各方抗議的人士,我們現在也在總結。這次我們行動當中,確實還有很多的不足。

因為之前完全沒有考慮到、想到還會有這種肢體上的衝突,沒想到中共敢這麼樣地猖狂。我們在組織活動方面,確實也存在一些不足,我們也要去總結。

然後現在做的工作還有包括一部分是對於這次抗議過程當中一些受傷的黨員、抗議人士,他們受傷的情況我們要做一些彙總,甚至我們要起訴舊金山警方、還有一些中共代理人,我們在這次活動當中有拍攝的一些視頻、照片等等這些人,我們會提交給FBI以及美國國會。

扶搖:關於這次抗議活動,大家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計劃的?

王中偉:我是大概從習近平到訪美國的前一個月收到這種通知,說我們會在習近平到訪舊金山的時候有所行動。那個時候,我就開始報名說我一定要去,也包括我身邊了解的一些朋友、包括是民主黨內部的、也包括是外部的沒有加入民主黨的一些異見人士,他們都是踴躍報名,也跟我一起約好一起出發去舊金山。

所以,這一次到舊金山來,其實我覺得大家更多的是不約而同。我們跟很多的其它團體之間的互動並不多,如果說有互動,也不至於這次我們被毆打、被襲擊的行為會有那麼多。因為人多他就不敢。

所以,各個團體之間的聯繫我覺得還不是很多,大家更多的是不約而同自發地就前往這裡,因為這是一個、可以說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世界的焦點在舊金山,而我們正好就在美國,可以非常方便到達舊金山。我們還是距離比較近的,還有一些從歐洲、從加拿大等等其它地方趕過來的抗議的人群。所以我覺得他們會是更加可欽佩的。

【中共黑手伸向美國 顧凶行凶被記錄】

扶搖:聽您之前介紹說,中共那邊是在僱人打仗、打人,您是怎麼知道這個消息的呢?

王中偉:對,我說這個話那很多人會說:你有什麼證據可以去證明這些?那目前的話我們還在積極地各方去搜集相關證據,但這個話我說的並不是空穴來風,而是他們是有組織、有紀律的,而且在過程當中,一直在用那個耳機在對談交流,這些的畫面、視頻都被我們給拍攝下來。

包括我在推特上發的有一個人的那個照片,那個人是其中一個商會的會長,我們在多個衝突的場合下面都有看到他。包括後來打傷我們抗議人群的一些黑人保安,這些人都是聽命於他的。他在和一些人去密謀、去交流的那個時刻,我們都有拍攝、都有記錄到。

在第一天,我們同樣的抗議地點,這些黑人保安沒有出現。在之後,這些人就一直在,而且每一次我們過去的時候、去衝突的時候,他們貌似扮演著一個中立的角色,實際上你去翻看照片也好、視頻也好,他所推搡的那些人全部都是抗議一方的人,在偏袒、在護向他們那些小粉紅。

然後這些人他們所戴的那些耳機基本上也是同一個型號,而且這幾個頭目你在各個場合都能夠看到他們。

扶搖:我們說回這次抗議,中共黨魁露面的地方,基本上都被嚴厲地監控和封鎖著,您是如何看待這個現象?

王中偉:我是怎麼看待這個現象,就覺得,首先我是覺得非常可笑的,非常可笑的。這種事情如果放在中國,你覺得屢見不鮮,所有老百姓也都覺得這很正常啊,那這個大官、頭目過來,這個封城封路很自然。

但在一個自由世界,所有人都是文明的,而且有理的、有秩序的這樣的一個地方,你還把中(共)國的那套搬到這兒來。其實我覺得這個非常暴露一個點,就是習近平知道他自己內外樹敵太多,沒有辦法,這是一個自保的行為。

就這個事情就透露了中共它自己內部也好、外部也好,都是非常非常緊張。他這個圍欄是防外人也防自己人,誰知道中間有沒有內鬼呢。所以,他就叫所有人不管是誰,就跟他們保持距離,他這才會有那麼一點點的安全感。

但現在就是典型的顧頭不顧腚了,就好像是面前那個打擊這些抗議的人群也是一樣,他只能把他面前的這些搞定,眼不見心不煩,實際上外面太多太多對他們攻擊、然後西方世界對中國(中共)的這個整個評價、然後整個輿論走向,已經擺在眼前了。

拜登在跟他會晤之後,他剛剛離開,拜登馬上就回答記者問題,記者問他:你現在還稱他為獨裁者嗎?拜登說,是,他當然是。是吧?拜登的這一句話,其實就是差不多能代表整個社會對於中共這樣的一個看法。

所以,他們現在就是對拜登這句話他們能不能聽到?當然能聽到,不可能聽不到,但他就選擇性不聽。然後這些安保措施之類就這些東西,也是他:我只保眼前的安全吧,我只保這72小時的安全吧,以後怎麼樣也不知道。他們其實現在內部已經非常慌亂了。

【王中偉:反抗極權壓迫 不能再沉默】

扶搖:您剛才提到自己的一段推特,我看到您說:我們不能再沉默,在中國被你欺壓了會養成思維定勢,認為中共政府無論在哪都可以壓迫你,請試著改變您的思想吧。這段話您是在跟誰說?

王中偉:其實向我自己,這句話是寫給我自己,當然也不止寫給我自己。因為所有的人,你只要你是從中國大陸來的,幾乎你只要有一點點你自己的想法的人,都會受到過打壓。所以在那種強權之下,你會害怕。

我在稍微年輕一些的時候,我也是一個異見人士,經常會在一些社交媒體上發表一些對社會時事的一些看法等等,但是在我成家以後、有了孩子以後,我不再發表這些言論了,為什麼?我不敢。就是因為我不敢、怕。有軟肋你就不敢隨便說話。

所以這句話是寫給曾經的自己,寫給曾經的我自己。現在我不再沉默了。然後在推特上也有非常多的人告訴我,來自牆內的、來自牆外的、還有很多走線來到美國的、還有一些已經加入(中國)民主黨的、或者其它黨派的一些人,仍然告訴我說:兄弟我真的很佩服你的所作所為,但是我因為什麼什麼原因,我不敢。

那我知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難處,每個人都有碰到自己的生活困局等等之類的。但我想說的是,你只有自己去打破你自己的思想的禁錮,不要認為中共是無所不能的。你在海外、你人在這裡、在美國這樣的一個自由之地,拜登都直接地、是毫不遮掩地表達了他對習近平的這種看法,難道你去表達這種看法,就是還不被允許嗎?你還有什麼好怕的呢?

所以,我這句話說給自己,也說給所有像我曾經一樣的人,我希望大家能夠勇敢一點。如果這次的行動有更多人起來,那我相信,中共離它垮台的時間必定會更快一點,雖然現在他們也時日無多。

但我希望所有人一起行動起來,就像當年推倒柏林牆那個時刻、或者像當年蘇聯解體的那個時刻,越多人一起來,那個時刻會越快到來。

扶搖:能聽出來,在您心中是有一個信念,就是中共很快就會倒是嗎?

王中偉:很多人問我說:你不害怕嗎?你也不還想回到中國嗎?你還會想念你的家鄉嗎?我說,首先我不害怕;第二我還想回中國嗎?我想回;你還想自己家鄉嗎?我想,但我不想念中共的這個中國,我想念的也只是生我養我的那片土地。我會回去,但是是在中共倒台以後,我相信那天很快會到來。

他們別人每當問我的時候,我都說我會回中國,但是等我回去的那天,我一定是要中共倒台的那一天。

【曾對中共抱幻想 被殘酷疫情封控「打醒」】

扶搖:好,我們來聊聊你以前的故事。您是在哪一片土地上生長的?然後做過什麼、在中國的生活情況怎麼樣?

王中偉:我是安徽人,生活在浙江溫州,我在浙江住了十幾年,包括出國之前一直在那,然後在浙江自己又開了一個服裝加工廠,算是一個小企業主。然後在疫情開始以後,就因為我們做的訂單全部都是外貿訂單,外貿訂單銳減就70%左右。所以在當下,我就把那個工廠關閉了。

再到出國之前,最後做的一份工作是直播帶貨,就在抖音平台上做抖音直播帶貨。之後,就是在今年的四月份出發前往美國。我想來美國的這個想法,其實不是一朝一夕了,很多年(前)就想到這來,也是受我哥哥王維的影響,他鼓勵我們都往這裡來。

我糾結了很久,其實當時在想:中國也不錯啊,這裡有我熟悉的人和事啊,然後還有這些鄉親父老等等這些事情。你一旦離開了以後,你就可能跟你人生前幾十年所有的這些東西,都一下子就好像是決裂了。因為身處地球的兩端,你再有這些聯繫就不太可能了。

等於一下子要斬斷所有的親情、友情,等等這一切的事情,所以有一些難以割捨。所以我從第一次萌生出國的想法到我後來真的到達美國,差不多經歷了六年。

扶搖:為什麼就萌生了出國的想法呢?

王中偉:真正讓我下定決心要離開中國的那個時刻,其實就在疫情爆發那個時候、封控的時候。在那之前,我正好去歐洲,去旅遊了好幾個國家,然後回到中國。等於我們剛剛回到中國沒幾天,就宣布疫情封控了。

但在那封控之前的一個多月,就有王維我哥,他多次提醒我說:中國在武漢有一個感染性、傳播力非常強的一種新型肺炎,說你要小心。我當時極力反駁他,我說你就是典型的心理陰暗。

我說:我知道你以前就對中共有看法,但是中共不至於像你想的那麼壞,要真的是這麼大的事情、影響力這麼大、傳播力這麼強,中共不可能不會去關切這個東西。即使它這些小事情上做隱瞞,這麼大事它不會隱瞞的。

但到封控那天宣布的時候,等於說我是被打臉了,也是被打醒了,那一刻就醒悟了。覺得,就這樣一個疫情、這麼大的影響力,可以改變整個人類命運走向的這麼一個事情,可以讓無數人喪失自己生命、讓無數家庭支離破碎的這麼一個事情,中共毫不在意,他們只是隱瞞,他們不在乎隱瞞的是什麼,他只在乎自己的政權是否穩固。

所以,在那刻,我覺得這個政權太邪惡了,我終於真正認識到。所以從那一刻,我就說:無論如何我要離開這個國家,即使到不了美國,去任何的國家、去任何地方我也願意,只要逃離那個地方。

扶搖:疫情當中,您有經歷什麼印象深刻的事情嗎?

王中偉:被封控了非常長的時間,我從疫情爆發,因為我正好身處浙江溫州,它是除了武漢之外疫情傳播最快的一個城市。所以被封控得非常嚴密啊,整個三年裡面,我們沒出過溫州市。

當時有一次,就是各處報病例、病情等等之類的這些事情。在我們小區附近就有這種病例發現,整個單元樓、整個小區被封閉。但是,中共的統計數據裡面沒有它。

每一天就在公布國外的,英國感染了多少人、死了多少人,美國怎麼樣怎麼樣、法國怎麼怎麼樣,但是,對我們身邊、我們老百姓親眼能夠看見的那些病例,它一個都不往上報。

然後實際上在2022年,就疫情封控的第三年,我們迎來了自己家的第二個孩子的出生。當時我們在醫院,整個生產的過程當中,好多好多好多的這些步驟,就搞得我已經看不懂他們的操作流程了。你進去醫院,進去就好像是一個監房。

你進去以後,要辦理核酸檢測結果,你在門口他給你一把椅子,一道空氣阻隔著,但是你不允許到那兒,因為他有核酸證明你沒有,但是實際上你們已經在密切接觸,可以談話、可以來往、可以握手、可以怎麼怎麼樣,一切的互動都可以。

但是,他可以在那個地方你不可以,這事情就很……就形同虛設的這些事情,在中國進行了三年,一直要做這個核酸檢測。然後我們後來去生孩子,我老婆生孩子很艱難,肚子很疼,都已經很疼很疼的情況下了,他仍然不讓你去進到產房,你就必須要等這個核酸檢測的結果。

包括到後來去醫院產房裡,我老婆她剛生產完,人比較虛弱,好不容易有胃口想吃一些自己想吃的東西,但你買不到,沒辦法,不讓你出去也不讓你進來。

扶搖:在那樣被極端封控的日子裡,您和家人的生活狀況怎麼樣?

王中偉:在來美國成行之前的、兩個月之前,我們都是覺得沒有多大希望,不太能出得來了。然後我也就一度抑鬱了,當時對生活很絕望、對自己也很絕望、對人生也很絕望。首先是我抑鬱了,然後傳染到我的太太都很抑鬱。

當時我們腦海裡就是完全那種消極的念頭,我和我太太每個人就是都經歷了差不多有一年多的那樣的時間,就每天腦袋裡就想著、會想著怎麼樣去結束吧,不再去希望了、不再去盼望了,非常痛苦。

等到後來,我們知道說可以出來了、可以出國了,有這麼走線的這一條辦法,那我們覺得好像生活的希望又被重新點燃了。對,直到真正的踏上美國土地的那個時刻,才覺得:哇!呼吸都是甜的。

【衝破阻攔 逃離共產中國】

扶搖:後來您也是走線來到美國,出國前後還算順利嗎?

王中偉:我的故事裡,我哥這個影響太重要了。這個事情還得說到我哥哥王維。在這幾年裡面,其實一直就是他在鼓勵我,他在鼓勵我,包括我出國能夠到這來,也是他告訴我們說可以通過走線這種方法。

原來我們對這個偷渡的理解,可能是說集裝箱、貨船底層等等之類的這種極端的方式,所以不敢、也不能,又不能帶自己家人、帶孩子去冒這種險。後來知道,原來還有這種走線的方式,緊接著又在抖音、快手等等這些視頻平台上,發現了一些走線的這種視頻。當時在這種國內的短視頻平台上,這些視頻的傳播度還是非常非常廣的。

只要你對這些方面是有感興趣,那平台大數據會推送給你。所以我們也越來越多了解這些關於走線的事情之後,就決定出發。當然出發之前還面臨著一個問題,就是我的小兒子因為在22年出生的,他沒有護照,不給辦護照。國內當時的出入境大廳他們實行的政策是,非必要不出國。

你去辦,但是他就是在那,不管怎麼說就是不給你辦。後來也是想方設法,試了好幾次辦法以後,終於從淘寶上,花了3800塊錢託人幫我做的這種資料,去辦的這個護照。辦的資料是什麼呢?就是淘寶這個中介,它幫我辦了一份關於我們全家人要去希臘移民投資買房的這個事情。

然後在辦理這個手續之前,它需要買家(就是我當時所虛構出來的這個買家),它需要這個買家全家人所有人的身分資料,當然這個一定是要護照,所以通過這個理由,我們花了3800塊錢,然後才到出入境大廳幫我們去辦了這個護照。

其實路上肯定有困難,但困難最大的是:你當初下定要出發的這個決心,那個時刻是最難的。後面都不難。

我們是當時採用的路線,是從大陸出關到香港,從香港起飛到土耳其,然後中轉到巴拿馬,再到基多;從基多以後就開始大巴、輪船、步行、騎馬等等各種各樣的交通方式。

整個我們從出發到抵達美國用了31天;經過了從中國大陸開始算,經過了10個國家、地區,走了3萬5千公里到達美國。

扶搖:現在在往外「潤」的人特別多,但是也是有一些朋友對這個還是很猶豫的,您對大家有沒有什麼想說的?

王中偉:人是非常(有)差異的,有些人反應快一點,有些人反應慢一點,有些人聰明一點,有些人就那個一點。我自己作為這種曾經這種心態過來者,我是覺得別人的勸說對他來說可能實際用處不大,但是當你經過(萬一)有一記共產主義的鐵拳打到你的頭上的時候,那個時候你就會一下子下定決心。

我到這邊來了以後,還有很多人向我去詢問一些、請教一些事情,因為畢竟我們作為先行者。包括我到這邊來了以後,還有很多人也受我的影響來到美國,已經在美國的、或者在路上的都有。

還有很多是這樣的,他們在出境的過程當中,遇到各種各樣的麻煩了。已經在上個月,我不能說他們的名字了,大概就是有三個人,四個人一起出發,一個人順利通關,再其他三個人從中國內陸就是深圳到香港,先是要一個出中國海關,然後再緊接著入香港海關,這樣的一個手續。

他們在出中國海關的時候,就碰上麻煩了,那個海關的工作人員就告訴他們說,你們有走線嫌疑,所以我們不能讓你過去,就直接這四個字就擺出來了:走線嫌疑。

所以,以前是對你的阻攔說,你可能有這個前往參與電詐集團這種嫌疑,還有就是共產黨可能給你安排羅列的一些罪名,我們之前也有碰到這種情況。

和我一起出發的人裡面,當時就有兩個人,就因為共產黨給他們安排了罪名「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罪」,不讓他們出關。這次這幾個朋友碰到是:有走線嫌疑,不讓你出關。所以這個理由——走線嫌疑這個理由,是我第一次聽說。那既然有第一次聽說,那後面就會有無數次。

扶搖:謝謝,您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

王中偉:在這次抗議活動之後,有很多人給我發來評論或者發私信說,解氣等等之類的,然後也想跟你們一起去行動等等之類的這種言論,謝謝大家,我有收到。然後我想說的是,如果你也想為民主進程做一些什麼、或者說願意去學習一些、了解一些什麼東西都可以,那我歡迎。

你不要去單獨行動,而是去找到一個團體、找到你身邊可以加入的一些團體也好,或者說加入我所在的中國民主黨也好,那都可以。如果你想加入其它什麼團體、加入我們,都可以。那我也歡迎你與我聯繫,可以在推特上給我發私信。

扶搖:非常感謝王中偉先生和我們分享您的故事,希望您之後一切順利,也感謝大家的收看。那我們更多的熱點話題之後接著聊,再會。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78IIcKAIDpp6SJOlf3vDA
歡迎訂閱乾淨世界頻道:https://www.ganjingworld.com/channel/1eiqjdnq7go5grer6fQLmhsYe1g60c

新唐人《新聞大家談》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新聞大家談】中共黨魁「入靈堂」預示惡兆?
【新聞大家談】F-35I亮眼 盤點以軍高精尖武器
【新聞大家談】90後夫妻維權被毆 網絡炸鍋
【新聞大家談】賴蕭配 中共跳腳 藍白合生變?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Lacoste經典鱷魚Polo衫 6折優惠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