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逃美國 揭中共殘酷防疫下的黑幕

人氣 8059

【大紀元2023年02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馬尚恩洛杉磯報導)中國大陸疫情封控期間,人們最討厭的可能就是那些執行中共極端防疫管制的「大白」。鎖門封戶、隨時可限制人身自由的「大白」,令人避之不及。「大白」已成為中國民眾過去一個時期揮之不去的噩夢。

但討厭大白的可能只是普通民眾,特權者則可能從「大白時代」獲得一般民眾享受不到的特權和好處。來到美國的李昌霖,疫情期間曾在杭州做了一段時間「大白」工作,親眼看到中共瘋狂的疫情管制下種種亂象,最後辭職遠走他鄉。

李昌霖在中共領館前抗議中共暴政。(本人提供)

隔離故事:有人離家很近 有人卻離家很遠

疫情開始時,李昌霖所在的工廠每天限制人員出入,他覺得環境太壓抑。經朋友介紹,2021年2月,他進入杭州一家隔離酒店做「大白」。該酒店被地方政府包下,主要用於隔離外來人員。從歐洲、澳洲過來的人員多被隔離在此。

李昌霖說,外來人員每次隔離時間14天,每天300元人民幣隔離費,點外賣的餐飲費另計。這樣一個月下來,一個旅客要付至少1萬元以上。杭州市只是隔離的第一站,回自己家或縣,還要經過第二次隔離:社區隔離還是14天。

揚州曾出現「毛老太事件」,一位老人因未及時隔離被拘留,七百多名靠近她的「時空伴隨者」都遭到強制隔離,其中有些就隔離在李昌霖所在酒店。他發現,這過程中被隔離者無一人發燒,很多人繳了隔離費即獲准離開。當地政府賺了錢便不再過問。

據他所知,有些外來人員不知什麼原因被隔離45天才被放回家,但也有人只隔離兩天就可以離開。

那是一位從國外回來、住在北京的特殊人物。此人進入酒店不久,就有人打電話來,要求給準備最好的房間、最好的待遇,吃東西不受限,也不用花錢。隔離負責人還有賓館的公安都對他點頭哈腰。只過兩天,那人就帶著一家人離開了。

自由的大白 每天暢行無阻

中共在疫情期間實施極端防疫,發明了控制人員流動的健康碼、行程碼,很多人以為是為了防疫,然而那些和隔離人員密切接觸、傳播病毒風險最大的大白,卻可以不受此限。

李昌霖說,他們這些大白入行第一天就被告知,他們的身分信息被錄入了後台的公安系統,不管接觸過多少「紅碼」人員,無論對方的情況如何,他們的行程碼和健康碼永遠是綠色的。

他認為這些所謂健康碼、行程碼,只是用來斂財、控制人們自由的工具,實質上對防疫沒有任何作用。

「我們隨便走。說實話,我們沒有一個人把這當回事。」他說,大白們每天從隱蔽的側門進酒店,「在中國,這些東西不能放到明面上。」

雖然酒店有公安看守,但「執法」對象只是被隔離者,如其不服,幾位公安就會將其推到房間,以警告的方式提強制要求。

李昌霖信仰佛教,看不慣弄虛作假,但他的一些朋友卻樂此不疲,甚至很享受這份工作:工資很高,每月1萬多,幾乎什麼事也不用做,說話還挺威風。

李昌霖不想再幹下去,幾個月後,他發現了出國工作的機會,立即辭掉了「大白」工作。

為何逃離中國

為離開中國大陸,李昌霖費了一番周折。他待過墨西哥移民監獄,因為揭露中共邪惡,受過中共「小粉紅」恐嚇。他認為,自己在中共統治下沒有迷失掉,還心存善念,與他爺爺奶奶以及自己信佛有關。

在新加坡工作期間,李昌霖上網看到了真實的信息,加上親身體驗到新加坡的防疫模式,對比之後,更感受到中共防疫政策的殘酷野蠻。

而他逃離中國的原因,還與一位朋友的經歷有關。

這位曾在精神病院工作的朋友發現,不管來者正常不正常,進了精神病醫院都會被強制打針吃藥。精神病院裡關押了很多正常人,住院者經常被毆打虐待。其曾親見醫生強制人吃糞便,因受不了良心譴責,最後辭掉了工作。

「在裡面,你是正常人,真的也會給你逼瘋的。」李昌霖說,「我確實感受到,共產黨存在一天,對老百姓來說,就沒有一天好日子過。」

他呼籲來到國外的華人:「當你享受了自由、沐浴了陽光後,你看到那些站在陰影下的人,你應該把他喊出來,讓他也感受到陽光的溫暖。」◇

責任編輯:嘉蓮#

相關新聞
大陸「大白」:頻被警告 清零有閃失要掉腦袋
周曉輝:從「大白」討薪再說被動之惡 
政策急轉 防疫大軍面臨行業潰散 大白失業
【一線採訪】大白曝防疫黑幕 層層撈錢
紀元商城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每日更新:112粒Tide三合一洗衣球 有3大功效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