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推金磚國擴容 專家:難與G7對壘

人氣 2319

【大紀元2023年08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宋唐、易如採訪報導)在國內災害頻發、經濟衰退、房地產危機的情況下,8月21日至24日,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南非、出席金磚國家領導人會議,這是2023年3月以來,習近平唯一的一次國際訪問。

在約翰內斯堡金磚領導人會議上,最令人關注的是金磚國家十多年來最大的一次擴容,中共當局積極推動金磚國家擴容,並將其視為挑戰和取代七國集團(G7)的機會。南非外交部長納萊迪‧潘多爾(Naledi Pandor0)週三(8月23日)表示,金磚國家集團領導人已就考慮新成員的機制達成一致。潘多爾沒有詳細說明考慮候選人的標準框架,只是表示金磚領導人將在週四峰會結束前宣布擴大規模。

一位直接了解討論情況的金磚國家官員告訴路透社,領導人尚未簽署最終的接納框架。路透社也認為,金磚成員國的經濟規模存在巨大差異,政府似乎沒有什麼共同的外交政策目標,這使得共識驅動的決策變得複雜。

專家也表示,金磚國家僅僅是一個鬆散的象徵性組織,擴容後分歧會更大,無法對G7形成挑戰。

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週二也表示,由於金磚國家在關鍵問題上存在分歧,他不認為金磚國家會成為美國的地緣政治競爭對手。

2023年8月23日,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中)、巴西總統盧拉和南非總統拉馬薩福(Cyril Ramaphosa,右)在南非約翰內斯堡參加金磚五國峰會。(Gianluigi Guercia/POOL/AFP)

北京為何急於金磚擴容?

20年前,金磚四國只是高盛的一個口號,目的是鼓勵投資者投資增長最快的幾個新興經濟體(巴西、俄羅斯、印度和中國),最初只是一個關注經濟的鬆散國家俱樂部。

2009年金磚國家舉行了第一次峰會後,次年南非被納入,但自此以後,金磚國家成員固定在5個。本次峰會將討論最大的一次擴容,包括阿根廷、印度尼西亞、沙特阿拉伯等20個國家已正式提出申請。

金磚國家宣稱自己代表全球南方的利益,並在西方富國主導的世界秩序中,提出替代性全球治理願景。因此,金磚國家在許多議題上與美國及其西方盟友存在分歧,尤其是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時,沒有一個成員國正式批評俄羅斯。

開普敦大學政治學教授羅伯特‧施里爾(Robert Schrire)對彭博社說,金磚國家由南方國家領導,因此被視為拒絕西方領導的象徵性方式,「正是這種象徵意義,而不是對經濟收益的期望,推動了那些希望加入該集團國家的願望」。

悉尼科技大學教授馮崇義。(馮崇義提供)

悉尼科技大學副教授馮崇義對大紀元表示,金磚五國內部差異非常大,完全夠不上一個組織。只是說第一次冷戰結束之後,國際格局就由美國單極來維護整個世界的秩序。

「這引起其它國家的嫉妒和不滿,中共現在借用金磚五國(對抗美國),特別是共產黨概念上有第三世界之說,所謂全球南方(global south),包括印度和當時非洲、南美的原來歐美殖民地。這些窮國為了擺脫自己的責任,就把貧窮、專制、落後、混亂,歸罪以前英美法德等這些發達的殖民宗主國。西方的左派也用這個概念來劃分兩個世界,所謂的依附理論,把貧窮歸罪於西方。」

中共內部研究認為,中共「一帶一路」倡議與金磚國家之間的戰略聯盟,可能會顛覆西方的地緣經濟主導。中共的GDP接近所有其它成員國總和的兩倍,使其能夠在金磚集團內發揮影響力。

習近平在南非媒體發表署名文章稱,要「引領金磚合作機制在全球治理體系中發揮更加重要的作用,發出更加響亮的金磚之聲」,共同反對單邊制裁和「小院高牆」,矛頭對準美國,希望金磚能與G7對抗。

《金融時報》報導,據了解北京立場的人士透露,中共正在推動擴大成員國規模,這將滿足其打造G7更強大競爭對手的野心。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中共官員表示:「如果我們擴大金磚集團的規模,使其在世界GDP中的占比與G7相近,那麼我們在世界上的集體聲音就會越來越強。」

彭博社也報導說,金磚國家開始爭取更多成員以增強其全球影響力,這一推動力主要由習近平推動,但也得到了俄羅斯和南非的支持。

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助理研究員鍾志東(鍾志東提供)

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助理研究員鍾志東告訴大紀元,隨著俄羅斯在區域及全球的能力已經大幅削減之下,變成中國(中共)自己要拉起金磚國家,和G7互立碼頭。

「在面臨美國整體圍堵之下,中國(中共)也不願意單獨面對美國及美國的同盟國家。所以會積極地在全球拉攏反美勢力,以及中立的國家,來塑造(共產)中國並不是被西方國家孤立的一個國家。」

馮崇義表示,現在美中對峙具備冷戰所有內涵,只是不宣而戰,像經濟戰、信息戰、意識形態戰、技術戰、間諜戰等,所有的冷戰內容都在全面展開。

「中共的整個統戰戰略,就是要集中拉攏所有力量,去打擊主要敵人美國,所以現在它想借用所有平台,也包括金磚五國的平台,來去對付美國,這個意圖是相當明顯的。」

他說,習近平一直這個想法,上台之後拉了很多朋友圈,包括上海經濟合作、亞投行,金磚五國也搞了一個新發展銀行,還有五加一,就是中亞五國加上中國,他一直在想拉他的團隊來去跟美國作對。

「特別是美國在美日韓建立亞洲小北約,還有在日本開的七國會議以中國(中共)為目標,他做出一些回應,引起西方媒體和西方世界的警惕,變成熱點話題。但是從內容上講並不是新的,中國(中共)一直在努力。」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戰略與資源所所長蘇紫雲對大紀元表示,現在民主國家都在對中共進行圍堵,美國歐盟對於中國的經濟脫鉤跡象越來越明顯,在這種情況下,中共也知道未來市場受到限制。所以它現在拉攏金磚,金磚這些國家都變成很重要的外銷市場,是想要維護住。

台灣政治大學國際關係中心研究員宋國誠。(宋國誠提供)

台灣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宋國誠對大紀元表示,非常明顯,現在中共已無法獨自抵抗西方,所以採取聯合金磚國家的方法,繼續與西方對抗。

他說,戴維營峰會已形成一個印太北約的完整拼圖,對中共形成一種滴水不漏的無縫圍堵。特別是像台灣大選,看起來2024還是由民進黨來執政,中共現在等於如坐針氈,非常焦慮。

「所以它也想反擊,在內外交迫情況下,習近平還是想困獸猶鬥,以他這種蠻牛撞牆的性格,我看他也不想妥協。蠻牛撞牆的結果,是自己頭破血流。這個結果全世界都看得很清楚,唯獨習近平不知道。」

金磚內部分歧多 印度作用大

儘管中共當局一心想讓金磚國家轉變成一個反美集團,但金磚國家內部分歧很大,特別是印度,擔心金磚國家會變成一個親中共集團,更想讓金磚國家親西方。而且大多數南方國家沒有興趣在美中之間選邊站。

東道主南非一直在努力平衡與俄羅斯、中國與美國的關係。南非外長納萊迪‧潘多(Naledi Pandor)表示,將潛在的金磚集團擴容,視為反西方舉動是「極其錯誤的」。

巴西總統盧拉在南非媒體中表示:「我們不想成為七國集團、二十國集團或美國的對立面」,「我們只是想組織起來。」

印度外交大臣維奈‧夸特拉(Vinay Kwatra)表示,印度對中國(中共)的主導地位持謹慎態度,並警告不要倉促擴張,但印度擁有「積極的意圖和開放的心態」。

巴西最大的貿易夥伴是中國,但最大的外國直接投資者是美國。巴西擔心失去在金磚國家內部的影響力。因此,印度和巴西都強調在擴大規模之前就准入指南、標準和程序達成共識的重要性。

馮崇義表示,「南非本身是一個很悲哀的事情,解除了種族隔離後,經濟和社會治安方面一落千丈,想藉助中國等其它國家的力量,特別是想借用『一帶一路』框架,挽回一點面子,把經濟發展回來。但中國其實對他們的幫助不是很大。」

他說,南非也不是說跟中國建立聯繫,就跟G7切割,它是腳踩兩隻船,不可能去配合北京去挑戰美國。所以習近平想利用金磚五國,想擴大陣營來對付民主國家或者民主陣營,達不到目的。

2023年8月23日,印度總理莫迪(左)和南非總統拉馬薩福(Cyril Ramaphosa,右)在南非約翰內斯堡參加金磚五國峰會。(Gianluigi Guercia/POOL/AFP)

彭博社報導,印度公開表示希望成為「全球南方的聲音」,可能會推動印度尼西亞等民主國家等加入,而不是朝著北京希望的委內瑞拉、伊朗等國的加入。

印度還會在擴大後的金磚國家內部進行遊說,重點關注氣候變化、數字連接和糧食安全等問題,並推動與西方在全球問題上的接觸。

此外,儘管中國的GDP是其它四個成員國總和的兩倍多,理論上應該具有最大影響力,但實際上印度一直是制衡力量,迄今為止,金磚國家尚未正式支持中共「一帶一路」倡議,部分原因是印度的反對。

鍾志東表示,印度相當程度遊走於美中之間,假如印中邊境衝突拉高的時候,印度一定是傾向於拉攏美國來制衡中共。金磚國家最具有實力的俄羅斯在俄烏戰爭後,全球影響力大幅降低,所以金磚四國能夠發揮實質上的影響力有限。

金磚擴容能挑戰西方嗎?

分析人士認為,自成立以來,金磚國家對全球政策議程的影響甚微,各國在頂級國際機構中仍處於次要地位。習近平和普京想要改變這種狀況,但更多國家希望加入,只是具有象徵意義,並不能削弱美國的全球影響力。

高盛集團資深人士吉姆‧奧尼爾(Jim O’Neill)對彭博社表示,如果沙特阿拉伯加入,將對金磚國家集團經濟上產生重大影響,否則就很難看出這一點。

「金磚五國之間很難達成一致。」他說,因此,除了公認的象徵意義之外,不太確定有更多國家加入會取得什麼成果。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所長蘇紫雲。(中央社)

蘇紫雲表示,中東國家的經濟量體也不弱,它們在石油工業、能源出口上面,加上金融工具會比較強一些,可是中東國家基本上製造業都不發達,科技業也遠不如西方,對於北京是有一些幫助,但是影響是有限的。

他說,北京想把數位集權向中東輸出,中東是王權國家,應該說文明對抗的情況之下,以後全球的格局,就會變成是安全跟經濟會掛鉤的可能。

馮崇義表示,現在一些不發達國家加進去,其實是轉移國內視線,把國內的一些政策失誤的責任,轉嫁到富國裡面去,這是原來反殖民主義或後殖民主義思潮的延續,在具體運作上做不了什麼,但是它想做成一個名義上的架構,象徵意義上的東西。

馮崇義表示,金磚擴容之後,經濟體量很弱小,與七國集團,根本不是一個重量級的,特別在科技方面他們落後很多,也沒有真正力量去挑戰G7。更何況金磚內部同床異夢,根本沒有統一的價值理念、統一的訴求、統一的制度,非常鬆散。擴大了更加鬆散,連歐盟採取共同行動都那麼艱難,除了目前俄烏戰爭有共同立場之外,其它地方都有分歧。

「過去金磚五國本來就沒有做過任何像樣的事,如果擴大,把新的不同水平、不同意識形態弄進來,分歧會更加大。要想共同行動,或共同綱領,更加困難,所以變成一個遊戲表圖去虛名的一個俱樂部而已。」

宋國誠認為,金磚四國基本上是一個經濟性組織,不完全是一個反美架構,無法比擬美日韓最近戴維營峰會所凝聚出來的那種目標一致性、內部的團結。金磚及想要加入的一些國家,其實都各懷心思,甚至有些還想利用靠攏中共,來跟美國要籌碼這樣一種投機心態。

「習近平只是一廂所願,因為金磚組織沒有實力來對抗西方。我把它稱之為弱智外交,完全不懂得怎麼樣去權衡利害得失。」

蘇紫雲說,「對抗G7這個想法能實現嗎?我覺得很難。因為金磚五國的經濟量體還是相對有限,加起來大概是在26兆左右,然後印度也可能會倒向美國。我想它的實質的效果非常有限。」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熱點互動】欲改寫秩序?習赴南非金磚峰會
【全球新聞】習近平赴金磚會 急脫困?
習近平參加金磚峰會 需要了解的4件事
【全球新聞】金磚峰會首日 習近平突缺席並取消演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