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身陷德國遣返營 子憂遭中共迫害 呼籲庇護

人氣 3857

【大紀元2024年02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圓明採訪報導)中共的暴政激起海外人士越來越多的抗議。但海外的庇護程序是嚴格的,由於擔心母親被遣返回中國受到迫害,一名在德國的留學生向媒體發出求助。

近日,德國的大陸異議人士劉冰告訴大紀元記者,基督徒應紅冠女士在中國時被迫害,現在卻面臨被德國政府遣返回中國。他們曾經一起參加紀念「六四」和白紙運動的活動。

記者了解到,應紅冠女士來自浙江金華,是一名家庭教會成員。2019年10月,她到德國來看望留學的兒子唐先生。適逢香港爆發反送中運動,她特意在9月30日進入香港,參加支持香港市民反送中的街頭遊行,拍下很多視頻和照片。

2019年10月,應紅冠在香港街頭拍攝的照片。(應紅冠拍攝)

應紅冠在德國第一次申請庇難的基本情況中寫道,「我在停留香港的7天裡,參加了3個半天的街頭遊行活動,之後從香港飛到德國。在德國期間關注時政消息,陸續看到一些從中國內陸去香港參加遊行的人回到自己的省市後,被抓被消失。

圖為2019年10月,應紅冠(左)在香港街頭參加遊行。(應紅冠拍攝)

「此時在『十一』後不久的11月份,又遇上一件在中國非常重要的事,中共政府推出了新的《宗教管理法》,將在2020年3月正式實施。新的宗教管理法非常嚴厲地打擊不去政府管轄的家庭聚會。我經常聚會的幾個弟兄姐妹,陸續失去了聯繫。

「這兩件事在我德國探親的三個月中發生,所以當2020年1月探親期限快到時,評估以上事,決定在應急下申請庇難。」

遺憾的是,應紅冠女士的宗教庇護申請被拒。疫情期間經過二年多的聽證、上訴,最終申請失敗。二年來,應紅冠在德國參加了各種抗議中共的活動,對人權、法制、民主政府的意義越來越覺醒。同時耐心等待律師的回覆,準備啟動第二次政治庇護。

二週前,應紅冠在德國坐車時,遇到警察查車票看身分證件,因沒有有效證件被抓,被送入在Ingelheim am Rhein(城市:英格漢姆)的遣返人員關押營,離法蘭克福大約一個小時的火車。

應紅冠的兒子唐先生告訴記者,遣返營的地方離他很遠。所以我這兩週只拜訪過一次。遣返營裡的環境條件都還可以,但是她不能用手機打電話,打電話、探視都得預約。」

他表示,還有六週時間,如果不能提交新材料的話,母親就會被遣返回中國。她在國內沒有人照應,又參加過抗議中共的活動,所以他很擔心母親會受到迫害。

應紅冠在2024年2月12日的《申請難民庇護書》中寫道,「我在2022年德國疫情結束後至2023年期間,參加了反對中國共產黨暴行的幾場大型活動,並在媒體、網絡多次曝光:

「1. 2022年12月參加世界人權日抗議遊行;

「2. 2022年參加中國疫情期間因慘無人道的封控造成的慘案,被媒介譽為「白紙革命」的活動;

「3. 2023年參加紀念8964天安門民主運動紀念活動。

「現如果回中國,恐懼會遭嚴重政治迫害。再次提出申請難民庇護,特此書。」

2022年國際人權日,應紅冠(左三)參加在德國首都柏林舉辦的抗議中共迫害人權活動。(受訪者提供)

記者暫時沒有聯繫上應紅冠女士。

圖為2022年1月22日,應紅冠(右一)在Essen舉牌抵制北京冬奧會。(受訪者提供)

在唐先生眼中,母親很善良,樂觀開朗,愛笑。二人既是母子,也是朋友。「她很開明,也容易接受新鮮事物。」

唐先生目前還在攻讀IT學位,來德國六年了,他沒有回過一次國。他說,「在國內雖然接受過愛國教育,但也幸運當時有網絡,言論相對自由,父母對我教育就是比較開放。所以初中就聽過共產黨的事情,對法輪功的迫害,也知道最大貪官江澤民等。到高中無意聽到了老師講到8964,又學了歷史,發現這個政黨就是說一套做一套。

「小時候我就喜歡那些歐洲風景,想出來看看。而真正讓我覺得必須得出來是在國內上大學時,趕上2012年反日,讓我感受到強烈的民族主義氣氛;學術上你抄我偷;學生會組織上的虛偽和官僚主義;老師輔導員、校領導的冠冕堂皇,搞面子工程……讓我失望。我很不喜歡這些,我相對喜歡簡單而又真實自由的生活。」

他呼籲,希望德國政府考到應女士回國將面臨的政治迫害的危險,能停止遣返流程,儘快讓她開啟第二輪庇護的程序。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香港兩本土派人士獲德國庇護 自由港不再
民主人士毛欣馨流亡德國 申請庇護遭遇異常
輾轉台灣逃到德國 香港女大學生獲庇護身分
德國今年申請庇護者減少三分之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