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中國補貼vs.美國補貼——優柔寡斷的惡果

人氣 969

【大紀元2024年02月24日訊】美國和其它西方國家的政府,向來都積極的指責中共對國有企業、中國出口企業進行補貼、出口退稅、全行業補貼等等,指出這是在以國家的力量干涉市場運作,會製造不公平競爭,因而是不符合世貿組織的規定的,雲雲。但令西方政府尷尬的是,如今他們也不得不祭起政府補貼的大旗,以政府的力量資助特定的企業或產業,以求得市場競爭的優勢。美國、中國、歐洲當下圍繞世貿組織的改革和政府補貼的新政策、新措施、新較量,凸顯全球左派政府在對抗共產主義殘餘勢力中的優柔寡斷、瞻前顧後、和猶豫不決的心態。

可悲的是,這些政府強力干預、大政府的舉措,這些讓西方政府頗為尷尬的局面,被中共的海外勢力、親共的五毛和粉紅、深紅們抓住了機會。他們趁機發難、大肆叫囂,說什麼中國(中共)政府在補貼,美國政府也在補貼,西方國家雙重標準、天下烏鴉一般黑等等,為中共喊冤叫屈、洗白洗地、鳴鑼開道。

中芯國際最先進的工廠為華為Mate 60 Pro手機生產出精密晶片後,導致美國政府突然認識到,情況比他們想像的要嚴重的多,所以拜登政府才下決心打擊中芯國際的美國供貨商。去年年底,美國商務部向中芯國際(SMIC)的美國供應商發出了數十封信函,暫停了他們向中國工廠出售產品的許可。

美國政府當然感受到了來自中共傾盡國力、死命追打的壓力,迫不得已之下,今年二月下旬,作為加強美國晶片生產計劃的一部分,拜登政府向美國最大的按單生產半導體的製造商格芯公司(Global Foundries,格羅方德)提供15億美元的撥款。這筆撥款是徹頭徹尾的政府補貼。根據一份不具約束力的初步協議,這筆資金將用於在紐約州的馬耳他市(Malta)新建一個製造工廠,在馬耳他市擴建一個工廠,以及擴建佛蒙特州伯靈頓市(Burlington)的製造工廠。美國政府也將向該公司提供16億美元的聯邦貸款。格芯是為其它公司生產半導體晶片的合約製造商,或者說是代工廠。它的規模小於它的競爭對手、台灣的台積電(TSMC),只是美國最大的代工工廠。

美國的《晶片法案》(Chips Act)是國會於2022年通過的,旨在重振美國的半導體生產,應對中共對全球供應鏈的威脅,降低生產成本和地緣政治風險。《晶片法案》包括390億美元的直接贈款,以及價值750億美元的貸款和貸款擔保,但其支付的分配過程比較緩慢,格芯是收到贈款的公司之一,獲得的資金是到今天為止最大的一筆。作為美國國防和工業承包商,格芯的合作夥伴包括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和洛克希德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

美國的晶片大廠英特爾正在與拜登政府商談一百多億美元的補貼,這將是法案下最大的一筆補貼。還不光是美國公司,美國商務部還宣布另外兩項規模較小的撥款,一個是英國宇航系統公司(BAE Systems Plc,貝宜公司)的美國子公司,另一個是微芯科技公司(Microchip Technology)。台灣的台積電和韓國的三星電子,預期也將獲得《晶片法案》的資金,幫助他們在美國建廠。據美國政府的高級官員說,格芯基地生產的晶片預計將出口到全球,從而確保長期的經濟利益。

與此同時,今年二月中旬,歐盟貿易負責人說,中國需要在世貿組織改革產業補貼的談判中發揮建設性作用,否則競爭對手將制定不利於中國的政策。二月底,世貿組織164個 成員國的部長將在阿布達比召開兩年一次的會議,對世貿組織自身改革、電子商務和漁業農業的補貼議題試圖達成協議。歐盟貿易專員瓦爾迪斯•東布羅夫斯基斯(Valdis Dombrovskis)說,歐盟希望推動貿易和產業政策辯論,包括讓最不發達國家產業化,同時限制其它領域的「補貼扭曲效應」。

東布羅夫斯基斯告訴路透社,中國(中共)在這些討論中持什麼立場是重要的,因為中國是從世貿組織中受益最多的國家。但具有最大切身利益的中共政府,卻對這些涉及補貼和市場扭曲問題的討論興趣缺缺,中共政府也沒有對東布羅夫斯基斯的呼聲發表評論。顯然,中共是害怕成為眾矢之的,成為最大的被指責和發難的對象,並且任何限制政府補貼的措施,受影響最大的肯定是中共政權。

歐盟一月底公布了一個最新的規定,旨在保護歐盟集團的經濟,並防止敏感技術落入地緣政治對頭的手中。新規草案的聲明說,「在地緣政治緊張關係加劇和深遠的技術轉變之際,」這些規定是增強歐盟經濟安全的行動倡議的一部分。其一攬子計畫包括加強出口管控措施、找出技術領域有潛在風險的外國投資,加強敏感研究的安全,並篩選外商投資。

美國政府的補貼和中共政府的補貼,其目的和做法,大都基本上相同,但也有些不同。 相同的部分是,雙方的補貼都是政府出手,以特定的法案或政策,對某些行業的企業或全行業給予補貼,使其具有足夠的資金進行研發,爭取技術或成本的優勢,或保有和占據其 優勢的市場地位。政府的支持最終會導致企業在國內和國際的競爭中,取得優勢,並帶動相關的產品進軍國際市場,佔據主導性的市場份額。

美國政府的補貼和中共政府的補貼,也有些許的不同。中共是對中國企業進行補貼,美國是對美國和盟國的企業都給予補貼,如歐洲、日本、韓國、台灣的晶片和高科技公司,都可以得到美國政府的補貼,只要他們在美國市場有運作。基本上,美國是補貼美國公司和除了中國公司之外的所有的公司,是美國在給自由世界進行補貼,也返銷世界市場,只是剔除了中共的參與。

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最近在慕尼黑安全會議中表示,中共政府構成的網路威脅是龐大的,中國的駭客計畫規模比世界上其它大國加在在一起還大。中國的駭客項目,在中共竊取高科技技術方面,是一隻不可低估的力量。但美國即便是能夠準確的指出中共網軍在上海市郊的基地大樓,可以在戰時進行精確的打擊,但目前只能作為一種警告,仍然不能有所作為,而中共系統性的竊取則在一如既往的進行著。

美國等西方國家面臨的、進退兩難的局面是,政府給予補貼吧,不符合市場規律,也對其它行業的企業不公平;不補貼吧,西方會失去競爭力,讓中共通過偷竊、剽竊、逆向工程 等方式迎頭趕上,取得技術優勢。而一旦中共在關鍵技術,從晶片到人工智慧(AI)到新材料和能源方面取得進展,都會為美國企業的全球競爭力帶來衝擊,甚至威脅美國和國際社會的生存和安全。這該怎麼辦呢?

西方政府從北美到歐洲,如今普遍是左派當政,深層政府的安插隨處可見,許多是公然的親社會主義的力量。左派政府天然的對中共的邪惡本質認識不足,與中共抗衡的勇氣不足,沒有右派和保守派對中共的清晰認識和足夠的敵視。所以,西方不能對中共下定決心、痛下殺手,美國對中共政權的政策至今仍猶猶豫豫、瞻前顧後,與中共仍藕斷絲連、欲拒還迎。美國對中共國的技術封鎖和晶片科技、人員、資金的限制,其執行的力度似可堪憂,因為中共不斷的在試圖突破封鎖,利用第三者公司、第三國、瞞天過海的方式,依然在獲得美國的先進技術。

中共政府大肆補貼、窮兵黷武、破壞市場經濟的架構,美國面對中共政權優柔寡斷、瞻前顧後,不能痛下決心、徹底斬斷中共的黑手,沒辦法也只好給予補貼。親共人士趁機發難,說美國也補貼,跟中共一樣,讓美國啞口無言、無話可說。西方社會必須堅決切斷對中共的輸血,無論是技術還是資金,徹底禁止高科技及相關的技術和人才流向中共之手、支持中國共產黨政權。只有徹底清除共產主義在全球的殘餘勢力,才是西方社會走出困境唯一的正途。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市場學教授暨約翰奧林棕櫚講席教授)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美中談判決戰在即 一文看懂近期風雲突變
專家例舉多國案例 曝中共「商業脅迫外交」
加入CPTPP 鄧振中:現在比WTO入會時更有信心
拜登削減對中關稅 傳幅度不大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