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封口費案庭審 首名證人佩克出庭作證

人氣 713

【大紀元2024年04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秋生綜合報導)週二(4月23日),唐納德·川普「封口費」刑事審判進入了第二天。當天首位證人出庭作證。

美國一家八卦小報《國家詢問報》(National Enquirer)前發行人大衛·佩克(David Pecker)作為證人敘述了他在2015年如何與川普及其前私人律師邁克爾·科恩(Michael Cohen)達成協議,受託壓制有關川普的負面報導,包括幫助促成了與成人影星斯托米·丹尼爾斯(Stormy Daniels)的封口費交易,掩蓋川普與凱倫·麥克杜格爾(Karen McDougal)之間的婚外情等,同時刊登川普政治對手的負面報導。

此類小報採用的是一種俗稱「先買斷—後封殺」(catch-and-kill)的經營策略,具體做法是購買名人緋聞的獨家報導權,賣家簽訂協議,承諾永遠不發布相關信息,然後向緋聞當事人索要賠償。這種手法在2016年總統大選期間家喻戶曉。

根據法庭文件,丹尼爾斯的一名代理人在2016年10月聯繫了該小報的母公司AMI,稱她願意公開其所說的與川普的婚外情指控。據稱,佩克隨後聯繫了科恩,科恩的認罪協議顯示,後者隨後進行了交易談判。

曼哈頓地區檢察官指控佩克幫助促成了川普與斯托米·丹尼爾斯的封口費交易,同時指控該交易是影響2016年總統大選的更大陰謀的一部分。

佩克已經和檢方達成交易,獲得了起訴豁免權,以換取他的證詞以及在大陪審團面前作證,其母公司AMI也同檢方簽署了協議。

以下是佩克當天在不到兩個小時作證的主要內容:

1. 他很早就認識川普
佩克說,他從80年代起就認識川普,與川普「關係很好」,曾在1989年向川普提出了創辦《川普風格》(Trump Style)雜誌,還曾就真人秀「學徒」(Apprentice)節目與川普進行過多次交談。

他說,川普「知識淵博」,「非常注重細節」,對待金錢的態度「非常謹慎,而且非常節儉」。

2. 他幫助川普壓制負面傳聞
佩克說,他曾應邀出席了川普2015年的競選宣布會。

他說,在2015年會面之前,他的小報從未購買過一篇關於川普的負面報導,以避免將其刊登出來。

他說,他在2015年8月接到電話,要求他在川普大廈與川普和科恩會面。在會面中他同意充當川普的「耳目」(eyes and ears),並主動提出告訴科恩「有關女性出售故事的情況」,試圖阻止她們發表這些故事。

他說,在川普宣布參選後,他與邁克爾·科恩的聯繫增加了,如果有任何關於川普的負面新聞,他會直接打電話給科恩。

他還提到,在2016年競選總統期間,雜誌對川普負面新聞的興趣「暴漲」。

他說,「我認為這是互惠互利(mutual benefit)的。」

3. 科恩似乎扮演著非正式角色
佩克說,當他向川普建議發表有關希拉里·克林頓的負面報導時,川普很高興,而且科恩也會打電話給他,要求他報導川普政敵的負面新聞。

他說,科恩會指導他和當時的《國家詢問報》主編什麼是雜誌的發展方向。

他說,他相信,參議員泰德·克魯茲(Ted Cruz,德克薩斯州共和黨籍)在負面頭條發布前後人氣上升;他相信,關於馬可·盧比奧(Marco Rubio,佛羅里達州共和黨籍)的負面報導是在他人氣上升時發表的。

他說,他會在文章發表前發給科恩看,但是,他不記得科恩是否與川普分享了競爭對手的負面頭條新聞。

他說,科恩似乎在川普競選活動中扮演著非正式角色。

註:在佩克作證之際,檢察官向陪審團展示《國民問詢報》刊登的有關川普對手的負面頭條新聞,以及該報讚揚川普的文章。

4. 他與川普沒有書面協議
佩克說,他與川普的協議沒有書面形式(not in writing)。

他說,他曾經告訴時任《國家詢問報》主編,他與川普的協議是「高度機密」(highly confidential),他對與川普的協議保密是因為泄密盛行。

5. 門衛曾向他兜售川普的緋聞
佩克回憶起門衛曾向他兜售川普涉嫌生子的緋聞。他說,因為有2015年那次會面,他曾就這個故事給科恩打過電話。

他解釋說,他之所以打電話給科恩,是因為他們在2015年8月的會議上達成一致,如果他「在市場上聽到任何對川普、他的家人或競選活動不利的消息」,他都要通知科恩。

他說,如果這篇報導是真實的,那麼它可能會成為貓王(Elvis Presley)去世以來銷量最大的一篇報導。他說,他買下這篇報導是為了防止其它媒體發表這篇報導,讓川普的競選團隊「難堪」。他說,他與門衛簽訂了協議,以確保他不會違反協議。

檢方向陪審團展示了2015年《國家詢問報》母公司AMI與出售新聞的門衛達成的交易。

6. 川普把他介紹給了班農
佩克還談到,川普把他介紹給了史蒂夫·班農(Stephen Bannon,川普政府首席戰略師和資深顧問),並告訴他,他們「可以合作得很好」。

川普律師埃米爾·博夫(Emil Bove)反對檢察官的提問牽扯班農,說沒有收到檢察官將班農作為共謀者的通知,而且川普並沒有被控共謀罪。

檢察官則認為,「整個案件」的前提是存在「影響選舉的共謀」。法官稱,班農問題在旁聽後已無實際意義。

以上是佩克在法庭上作證的主要內容。

週二早些時候,胡安·梅爾昌(Juan Merchan)法官還曾與川普的律師就前總統是否應該因檢察官所稱的違反禁言令的社交媒體帖子而被罰款的問題進行了激烈的交鋒。法官尚未做出裁決。

週三休庭,庭審將於週四上午繼續進行。

(本文參考了CNN的報導)

責任編輯:葉紫微#

相關新聞
實時更新:川普封口費案陪審團首日無果而終
黑利特殊日子訪以色列 在炮彈上寫下幾個字
美海關半年禁止逾20名中國學生學者入境
美副國務卿一席話揭開中共援俄真面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