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蜀憶事(22)搶老婆

作者:愚翁
共產紅潮肆虐神州大陸,回顧幾十年血淚歲月,悖於常理的事荒唐地橫行著,人人事事樁樁都被共黨鬼魅桎梏著。(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157
【字號】    
   標籤: tags:

有人說,時間能把一切淡忘,哪怕是滾燙的鐵也會變得冰涼。但生活中總有一些事就像「無言的歌」,讓人久久難以忘懷!

我讀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我們學校來了一個女老師。

她中等身材、瓜子臉、紮著兩根小辮子,看上去有三十來歲的樣子,模樣很好看。她身邊站著兩個小孩,一個男孩,一個女孩。

聽老師們說,這個女老師姓王,叫王德芳,原是大于小學一個校長的老婆。據說王老師的丈夫姓劉,解放前就加入了共產黨的地下組織,解放初期參加過徵糧工作隊,平叛過柳樹的土匪暴動。他是五六年上年才被派到大于小學當的校長。

大于小學規模大、教師多,「反右」的時候,上級分配了兩個「右派」名額給他們學校。但他無論怎麼努力也只找到了一個「右派」,無法完成文教局下達的任務。蔣局長在全縣校長大會上指名點姓的批評他,要他無論如何也要完成這個任務。萬般無奈,他只好把自己的名字報上去,才算過關。

那時候,他只知道右派是積極給領導提意見的人,根本不知道右派後來要挨整被抓!

反「右派」結束後,他被判了十五年有期徒刑。作為「右派」家屬的王老師調離大于小學,被貶到古佛寺這個邊遠的山村小學來教書。

我們的學校設在古佛寺的大廟裡。大雄寶殿、藏經樓都隔起來做了教室,樓道兩邊的禪房是辦公室和教師寢室。王老師後來,樓上沒有空屋子,學校就把她安排在樓下走廊的柴房裡,共兩間屋子,又暗又潮濕。

三年困難時期,饑餓威脅著成千成萬的人。我們學校周圍的樹皮、野菜、草根等凡是能填肚子的東西,都被附近的農民挖光了。學校老師吃的供應糧,每月二十一斤的標準,卻要擠出幾斤出來支援大煉鋼鐵。

在那饑荒年代,為了多得一瓢米湯、一根紅苕,連父子都要爭得面紅耳赤,有時甚至大打出手。

教師伙食團的炊事員姓胥,是從六村派來的農民工。他見王老師孤兒寡母可憐,分飯分湯時總是暗暗地對她們加以照顧。這使失去親人的王老師非常感動。後來,這種感謝漸漸變成了以身相許。一九六二年,王老師和胥大銀去公社辦了結婚登記,成了合法夫妻。

當時,這件事不但在我們鄉,還在全區都成了轟動新聞。一個吃國家糧領國家工資的女教師,居然下嫁給了一個農民,真是鮮花插到了牛糞上。

結婚以後,他們又生了兩個姓胥的孩子,一個男孩,一個女孩。

一九八O年,縣裡給錯劃「右派」平反摘帽。王老師的前夫劉校長無罪釋放,恢復了工作。他來找王老師,要求重婚。

胥大銀堅決不同意,他拿出當年辦的結婚證,證明他們是合法婚姻。

劉校長沒有辦法,只好一紙訴狀將王、胥二人告上法庭。

這事一時又成了轟動新聞。

開庭那天,看熱鬧的人們一大早就從四面八方往洋溪鎮趕。還不到八點鐘,法庭的小禮堂就已經坐滿了前來觀看的人們。找不到座位的人就站在兩邊的走廊上,雙手抓住欄杆,踮起腳尖朝裡看。

「來了,來了!」

在人們的尖叫聲中,王老師邁著沉重的步子,穿過中間留出來的人行道,徑直坐到被告席上。她的旁邊,站著一個農民,那是她的後夫胥大銀。

原告身材瘦長,頭髮發白,戴著眼鏡,一副文質彬彬的樣子。他是王老師的前夫,原大于小學的劉校長。

庭長宣布開庭。

「我叫劉建民」,原告開始陳述,「原是大于的小學校長,五七年被錯劃成右派,八O年給平的反。當年入獄時,我並未提出跟被告離婚,也未辦理任何離婚手續。我的妻子王德芳在我服刑期間,竟然和他人結婚,並且生下一兒一女。根據《刑法》的相關規定,她已經構成了犯罪。鑒於歷史的原因,我在這裡不追究她的重婚罪,只要求法庭把我的老婆還給我。」

「憑啥子把她還你?」這時候,胥大銀一下子就蹦了起來,「老子跟她結婚都快20年了,娃兒都生了兩個,我們六二年就結了婚,是扯了結婚證的。」

停了停,他的氣又不打一處來:「我問你,這十八年時間你都到哪裡去了,丟下人家孤兒寡母不管,你算啥子男人!誰叫你去當『右派』?關你活該!你反對社會主義、反對黨,沒把你拉出去槍斃,就算便宜了你。憑啥子跑來跟老子爭老婆?要是毛主席他老人家不死,恐怕你龜兒子還在蹲監獄,簡直翻了天了!」

「安靜!安靜!」庭長拍了拍桌子,「這是法庭,不准罵人!」

「罵了又啷格?哪個想搶走我老婆,老子就罵哪個。」胥大銀不依不饒。

庭長這時候站起身來,對王老師說:「你的婚姻變更是歷史造成的,責任不在你。現在擺在你面前的路有兩條,一條是維持現狀,一條是回到前夫身邊去。何去何從,本法庭全憑你自己選擇。」

「回到我的身邊來吧!」劉校長苦苦央求她。

「老婆子,不要聽他的!」胥大銀說:「這些年要不是我這把『貧下中農』的保護傘,你能活到今天?你能把兩個娃兒養大?別的不說,就是各種政治運動也要把你搞死。」

站在中間的女教師這時不知如何是好。她望望前夫,又望望後夫,不禁一下癱坐在地上,抱著頭嗚嗚嗚地大哭起來……

「兄弟們,快動手!」胥大銀突然一聲大呼,只見四個年輕力壯的青年農民一下子從人群中衝出來。他們一擁而上,有的抓住王老師的胳膊,有的抓住她的腿,有的抓住她的手,有的托起她的臀,「轟」的一聲,女人的整個身體都被托起到空中。她還沒來得及知道是怎麼回事,整個身體已經被手腳朝天地扛出了法庭的大門。

王老師被胥大銀搶走以後,法庭也沒了主張。這樁離奇的搶老婆案,只有不了了之。

後來,經過親朋好友的一番勸說,胥大銀還是做了一些讓步,他允許王老師一個月住在他家,另一個月去劉校長家住。

待續@

責任編輯:謝雲婷

點閱【紅蜀憶事】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講階級鬥爭那些年代,他思想極左,做過許多錯事,打過許多人。但這是他一個人的過錯嗎?他沒有文化,完全出自樸素的階級感情,黨叫他幹啥他就幹啥,黨讓他怎麼走他就怎麼走。
  • 土地改革鬥地主分田地,大躍進捉拿偷糧吃的社員,反右傾時吊打反對大兵團作戰的人,文化革命批鬥地、富、反、壞、右,哪次運動他都要得罪人。
  • 短短四年時間不見,那個身高體壯、說話聲若洪鐘,走路威風凜凜的陳書記一下就病倒了。
  • 面對排得像長龍的買糧隊伍,他們熟視無睹,慢騰騰地收著錢和票,慢慢地撥打著算盤珠子,慢慢地掌秤稱糧……
  • 這些「走資派」雖然高矮胖瘦不一,但一個一個都是常人長相,並不像報紙上說的那種牛頭馬臉,面目猙獰的閻羅殿惡鬼。
  • 這是我一生中唯一參加過的一個人的兩次追悼會。但願今後不再出現類似的情形。
  • 那時候,集體的什麼都是寶貴的,只有人才不值錢。公社大隊的幹部可以隨意罵人打人,打死了人往山溝裡一扔就了事。
  • 三年困難時期,我們生產隊的社員每一個人幾乎都是小偷。一年四季,只要地裡有吃的東西,我們就都去偷。
  • 他爸爸在土坑裡鋪上蓆子,慢慢走上坎來,伸手奪下二狗的屍體,一邊往坑裡放,一邊說道:「讓他脹著肚子到那邊去吧。做一個飽死鬼,總比在這邊做一個餓死鬼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