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凌華湛:在法國遭中共特務迫害全過程

人氣 3982

【大紀元2024年06月24日訊】(大紀元法國記者站報導)近期,法國多家媒體相繼報導了中國異議人士凌華湛,在法國險遭中共特務遣返的事件。凌華湛日前接受新唐人專訪,詳細談到了中共特務威脅、收買他,並對他拘禁、毆打、酷刑折磨的詳情。他呼籲法國政府,依法抓捕並驅逐那些對異議人士實施跨境鎮壓的中共間諜和海外警察。

中共出10萬歐元收買凌華湛當間諜

凌華湛說:「我在中國上海廁所裡面寫了反對習近平的一些話。後來是我參與了王靖渝『六四』拍紀錄片的事情。」因此,他引起了中共對他的「關注」。

去年2月份,「我當時還在荷蘭,王靖渝帶了一個德國媒體記者來海牙拍在中共大使館的抗議。」

幾個月後,中共特務在網上聯繫到凌華湛。6月5日,一個名叫張鵬的人在社交平台電報(Telegram)上第一次與他聯繫,「要求我必須和他們合作,當時他們就拿我家人威脅我,還說要給我錢,我當時確實沒錢,就答應了他們。」

「張鵬,他自稱是一個中共駐柏林大使館的人,他也給我看過他的外交護照,上面放了一筆錢。」凌華湛告訴說:「說是歐元。就是說,只要我跟他們合作,這些錢都會給我。」

「他當時轉了,在Paypal上轉了10萬歐元(給我)。」凌華湛說,「他們要求,讓我多去監視王靖渝。讓我在荷蘭訂一些酒店,冒充是王靖渝、還有異議人士蘇雨桐,並說有炸彈。還有套出王靖渝當時在荷蘭的住址。」

凌華湛感到良心不安。「我就感覺這筆錢收得不安心,因為我就感覺這筆錢來得太容易了,又在歐盟進行了一些犯罪活動。」

「還有就是,我覺得中共是不可信的,因為他們隨時可以把你拋棄,我就覺得中共是說謊言的政權。」

「9月6日,我就去了德國聯邦警察局,投案自首,並且向德國警方提供了一些特務名單。」

「後來我就把這過程發到推特上去了,這就惹怒了中共,他們就不接受這個『叛徒』,他們就想辦法把我騙到法國來了。」

在法國遭中共特務迫害

2024年2月到3月份,到了法國後的凌華湛分別受到「愛心團」協會、中共海外警察局的「教育」。

他說:「這些行動就是董浩這個『愛心團』、這個海外警察局(所組織),他們非法拘禁我,毆打我。還讓我到(巴黎9區)雲南三和食府、小四川餐館裡面也就是接受他們的教育。」

「(中共人員)歐陽平就把我拖到那個地方,就剛才你們也拍到了,這個也是有法國電視台報導過的。就拖到那地方,他用這個小米辣、辣椒,朝我臉上抹。就說他手裡拿個手套,他手裡就是一個小米辣椒,朝我臉上抹、褲子裡面抹,然後他們也把我關在他們餐廳裡面。我當時也拍了視頻錄下來了。」

3月22日,七名中共人員將26歲的凌華湛帶進巴黎戴高樂機場,準備將他強行送上當天飛往廣州的航班。凌華湛拿到之前被中共沒收的護照後,在登機的一刻逃跑,隨後獲得王靖渝和一位法國記者的及時相助。

凌華湛說:「(我)讓法國媒體拍下他們對我跨國鎮壓、跨國在戴高樂機場、跨國遣返我的視頻出來。相關證據都拍下來了,並且在法國電視台曝光他們了。他們就感到非常憤怒了。」

事後,「他們還是想要迫使我跟他們繼續合作,錄製一些視頻,讓我承認是被法國記者、王靖渝一起指揮,這些都是造假的,承認這個法國愛心團是幫助我的,還要我承認去餐廳是鬧事,是要1000歐元的,他們還要我必須寫一封郵件,在郵件上寫明,說我這些都是自願的。」

「而這個郵箱呢,是發到他們一個之前聯繫好的、法國內政部的一個官員的郵箱。」

「大概4月13日,他們拿我哥哥來威脅我,想要我承認一些事情,我當時也很憤怒,就一時衝動去了他們餐廳要個說法,有什麼事找我,不要傷害我哥哥。」

「結果,沒想到這個歐陽平,小四川餐館的中共海外警察局局長,還有個叫楊岳華,他們把我的手機給搶了,這台手機是法國情報部門DGSI給我的一台三星手機。」

「後來,我到這兩家餐館一起維權,要求他們把手機還回來。」

「沒想到4月19號,這個雲南三和食府,他們這個中共海外警察局的副局長陳宇傑,叫他們的兩個服務員,想奪了我的眼鏡,他說我這個眼鏡有微型攝像頭。」

「眼鏡被他弄掉地上,我想要去撿,他們就叫兩個服務員用暴力驅趕我,毆打我。當時我就採取了一些正當防衛措施,但還是被他們趕出餐廳了。」

「他們還讓一個路人報了個假警,說是我先毆打了他們的,我跟警察解釋清楚了,到法國警察局解釋清楚了,人家才把我放出來。」

凌華湛呼籲法國政府依法抓捕中共間諜

讓凌華湛擔心的是,國內親人遭到中共的迫害。

凌華湛說:「我親戚跟我說,我哥哥已經被他們抓進湛江那個國安、這個拘留所裡面去了。」

「我一個親戚被他們弄到了西班牙,我到西班牙跟他見了面後,我現在不知道他的下落,可能現在被他們也綁到法國來了,就不知道在哪個地方。」

面對中共在法國施展的種種行為,「我感到非常震驚」,他說,「因為法國是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他們對我這樣,而且也是使用了很大的財力來鎮壓海外的反對中共的聲音,我感到非常不幸,我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敢在法國(這麼做),但是我感覺還是非常震驚非常害怕的。」

凌華湛表示,在德國決定去自首之前,「我沒有考慮那麼的清楚,就感覺沒有考慮到中共會用那麼多力量對我進行鎮壓,當時就希望德國政府可以保護我。」

凌華湛還強調,在法國,中共還對其它異議人士進行迫害,「他們不僅這樣對我,5月份的時候,他們抓捕一個維吾爾族人,他們開一輛黑色轎車,車是掛著中共大使館的牌照,他們跑到人家難民樓下去抓人,我感覺他們是特別囂張的,在法國街頭都敢去抓人。」

「我呼籲法國政府和法國警方依法抓捕這些中共間諜、中共海外警察,該驅逐的就要驅逐出去。希望國際上,對中共海外警察打擊力度要加強。」

凌華湛表示堅持自己的理念,揭發中共暴行,「我現在依舊堅持,中共是說謊言的政權,世界上沒有哪個國家(像中共一樣)是有一個專門宣傳機構來忽悠人民,他們是說謊言的政權,專制獨裁的國家。」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法國警告:中共產業政策威脅全球經濟
法國富維耶聖母院:19世紀新拜占庭式教堂
法國紀念諾曼底登陸  蘇納克缺席當日國際聚會
法國敦促歐盟採取行動 全面應對中國產能過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