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膝蓋

菲。艾爾絲頓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1月25日訊】這幾天膝關節舊傷復發,少年時期斷裂過的韌帶,不知何故又開始隱隱作痛。還記得開刀時醫生告誡從此不能再做劇烈運動,雖然對於當時年少的我來說的確是晴天霹靂的消息,不過並沒有因此被醫生的話嚇倒,經過一段長時間的復健,我的右腿雖然仍不如左腿來的強健,外表上看來卻與原本的樣子沒有兩樣,我也照常運動。

是什麼原因使得已經好了的舊傷再度復發?我顯然沒有太多時間可供細想,不過兩天,膝蓋已經開始腫脹,偶爾於行路時牽引的尖銳劇痛,是與從前一模一樣的病徵,更嚇得我立即上診所求醫,一刻不敢耽擱。

位於Exmouth鎮上的診所環境簡潔,櫃檯裡的掛號小姐臉上掛著比月亮還圓的笑容讓人倍感親切,可惜負責診治的醫師表現不佳,不但輕描淡寫地給予診斷,連讓我描述病徵的機會都不給,頻頻打斷我說話,儘管盡力隱藏,仍在談吐間透漏她的極度不耐。我十分沮喪,試著建議照張X光,她嘴角一撇,以”到底你是醫生還是我是醫生”的表情做了結論,「這樣好了,開個止痛藥給你吧。」便將我請出了診療室。我簡直哭笑不得。

慶幸的是我們在隔天找到了另一所醫院,這回的大夫就細心許多,除了仔細比對我的兩隻膝蓋,並安排我會見復健科做進一步了解。英國的醫療系統與台灣不同,由於政府負擔絕大部分醫療費用,免費看診的結果使得醫院門診往往門庭若市,大夫們為了達到工作效益,必須在即短的時間內給病人診治,而那些抱著”反正免費,不看白不看”心態前往的民眾,也使得真正需要就醫的 serious patients 大為不便,這無異再度使我懷念起家鄉的種種,忍不住向大鼻子先生抱怨。由於排隊看診的人數眾多,我得等到21號,足足10天以後,這段時期我就只好將就著有點瘸的右腿生活,期待病情不會在21號以前惡化。

除此之外,昨天已經找到合適的公寓,預計在下下週遷入,我也可望在不久的將來結束無法上網的日子。

新的住處距離目前的工作地頂多五分鐘車程,步行大約半小時,是兩房一廳採光充足又潔淨的住所,房子大約九成新,家俱齊全,清一色乳白系列,一進入就可以聞見清新的氣息。客廳的天窗是頗讓人欣喜的設計,在英國尤其需要,這位於北方難得溫暖的國度,總在陽光一現時改變面貌,彷彿從來不曾冷冽。

(轉載優秀文學網: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昨日獲准出獄探望病重母親的前菲律賓總統艾斯特拉達,今日下午經過兩個小時的體檢之後,被遷移至文汀魯巴市(Muntinlupa)的亞洲醫療中心作進一步的觀察。經過磁共振影像以及電腦斷層掃描之後,醫師發現艾斯特拉達有脊椎骨錯位、膝蓋韌帶撕裂、以及骨盆關節炎等不同程度的病狀。
  • 世界舉重錦標賽今天在溫哥華進行第二天賽程,中華台北代表隊只有女子組四十八公斤級的陳涵彤一人出賽,在A組強敵環伺下最後是名列第十。在女子組四十八公斤級參賽選手中,最受矚目的是來自中國大陸的世界紀錄保持人王明娟。她今天表現十分凸出,尤其在挺舉項目,王明娟是在其他十位選手都完成三次挺舉後才登場,而且一上場就挑戰110公斤成功,輕鬆贏過第二名的107.5公斤;接著她在第二次挺舉朝115公斤邁進,可惜因為膝蓋受傷試舉失敗,同時放棄第三次挺舉機會,儘管如此,王明娟仍以抓舉90公斤、挺舉110公斤、總和200公斤,輕易摘下三面金牌。我國選手陳涵彤雖然被排在A組出賽,但實力明顯與前幾名有一段差距,最後她是以抓舉72.5公斤、挺舉95公斤、總和167.5公斤排名第十。另外,男子組62公斤級的成績也在今天出爐,我國參加這個量級的兩位選手楊勝雄、邱一烈表現平平,總成績分別排名第二十及第二十九,而楊勝雄在挺舉項目表現較佳,在三十一位選手中名列第十四。
  • 戴著斗笠,頸肩繫著一條棉織的毛巾,雙手套著一對黑色的手袖,在每日尋常的上班途徑,他也只是路邊常見的一幅風景而已。
  • 接近中午了還下著小雨,天色陰暗,我擠在騎樓下排隊購買飲料的人龍裡,只能望見遠處街道上的車水馬龍,鼎沸人聲都聽不見了。
  • 那是座落於台北貓空的一間茶坊名字,環境與陳設一如其名典雅,傍山而築的設計,近谷底處竹依林繞;還聽得見流水聲。
  • 暑熱之夏季,三伏已過二伏,偶爾之雷雨,帶來絲絲涼意與爽快。及至末伏,雨水天氣反倒頻仍漸次多了起來。立秋後接續的炎熱感,也緩解了太半。
  • 父母去世二十餘年了。想起父母心中便隱痛。其實我與父母的情非兒女情,乃是質疑人生的一種縈繞不去的扯拽。
  • 香港大嶼山天壇大佛。(公有領域)
    每一次,從香港回深圳,火車終點站是,羅湖。都會的繁華燈火漸漸稀疏,群山是青暗的起伏,路程中開始現出黑的夜色,發亮的河流。就在此時,羅湖關到了。經過繁瑣的驗證,安檢,走過火車站的長長的棧橋,豁然一片的站前廣場,噴泉池邊永遠坐著形容潦草的旅客,高大的方形建築物,馬路一律比香港寬,汽車也比香港的車輛大許多,按著喇叭不由分說地將路堵起來,行人自有分寸地穿行其間。此時想起香港,削薄入雲的建築,斑駁唐樓,精巧廟宇,潑濺的燈火——格外地像一個夢。
  • 中共病毒肺炎發展到現在已經進入一個紛亂的狀態,部分人士認為疫情已經減緩,尤其有些人士已經迫不及待要出門活動甚至遊覽了。
  • 旅行時滿載的夢想,卻總在回到自己家中打開冰箱看到空無一物的那一瞬間,回到了現實。那些被盈滿的靈感和經驗,總能讓自己決定勇敢地丟棄現實生活中的一些什麼,掏空後,重新再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