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故事:公正執法,善待修煉人,必有後福

劉新宇
font print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3月13日訊】 武則天臨朝執政時,恆州鹿泉寺有個僧人叫淨滿,他有很高的道行,受到其他僧人的嫉妒。有人偷偷地畫了張畫,藏在他的經書夾裡,畫的內容是有個女人坐在高樓上,而淨滿則在一旁彎弓搭箭要射這個女人。然後又讓他弟弟到皇宮裡去告發。則天女皇得知之後大為惱怒,命令御史斐懷古審辦此案,要對淨滿施行殺戮。裴懷古堅持明斷,沒有屈從女皇的意旨。

李昭德則進言說:“懷古審理得太粗率,請令人重新審辦此案。”懷古厲聲說道:“陛下執法不論親疏,應當對天下人一視同仁,為什麼讓我誅殺無辜之人,以迎合聖上的旨意?倘使淨滿有犯上之罪狀,我又怎麼好意思寬恕他呢?臣願堅持公平判決,盡量減少冤案,為此寧死不悔!”

則天女皇於是解除了原先的旨意。裴懷古後來以副職陪同閻知微去突厥和親,突厥封閻知微為南面可汗,讓他帶兵入侵趙國,戰事平定後,裴懷古才伺機逃了回來。在往回逃的途中,由於他平日身體虛弱,經不住奔馳顛簸,便向蒼天誠懇禱告,誓願死在大唐國土。在他精疲力竭朦朧入睡的時候,夢見一個像淨滿的僧人,指引他說“可以從這條路逃出去。”懷古睡醒之後,按照僧人指引的路走,果然安全逃了回來。

故事裡懷古堅持原則,即便對方是皇帝,也絕不屈從上意,終使高僧無罪釋放,後來終有福報。今天善待大法弟子的人將來必有後福,追隨江xx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可千萬要三思而後行呀,天下可沒有後悔藥賣啊。莫要到時追悔莫及,悔之晚矣。

祝願所有的世人都從善如流,給自己選擇一條光明的未來。

(資料來源: 《太平廣記》第95卷)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鶴崗市法輪功學員劉玉紅於2002年8月20日被當地公安局迫害致死。劉玉紅一家人因修煉法輪功,被判刑、勞教、被逼流離失所,家破人亡。
  • 英國留學生之妻林麗麗因為英國內政部有關部門的郵寄錯誤,喪失庇護申請上訴權利,面臨遣返中國大陸。林麗麗和在利物浦大學讀博士的丈夫張晉蜚都修煉法輪功,鑒于中國當局近四年來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林麗麗如果被送回中國,隨時可能遭到拘禁、勞教及酷刑折磨。
  • 據遼寧省葫蘆島市消息透露,三名女性和三名男性法輪功學員在兩年多前起,先後被當地警察迫害致死。經本中心昨日核實,這六名死難者均因修煉法輪功被公安當局拘禁並遭受折磨,他們的年齡從35歲到61歲,有教師、退休教師及單位黨委書記。其中有三人曾經身患絕症,修煉法輪功後本已完全康復,但在當局禁止他們煉功並對他們施以殘酷折磨,致使其舊病復發死亡。以下是來自葫蘆島市的消息:
  • 大紀元特約記者薛力報道/加拿大國會議員安德斯先生寄信給所有的加拿大國會議員和參議院的同事們,希望他們一同呼吁加拿大總理在今年3月17日開始的聯合國國際人權會議上發起一項決議,譴責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
  • 序:某年月日,余因修煉法輪功受盡迫害后流落在外年余,夫君忽受牽連身陷囹圄。倍受摧殘出獄后,夫君來函告曰:“記得在號里做的夢:我倆從什么地方出來,找自行車---突然,你被一個形象委瑣的老頭推下了路溝---我又气又急,又想找老頭拼命---卻跳下路溝---溝里又深又暗,長滿了各种樹木,地上是厚厚的殘枝敗葉----我連滾帶爬找到你,抱起你---你軟軟地偎依著我,卻沒有痛苦,而是像解脫般地輕輕對我說:‘又可以讓你抱我了----我們回家,我們回家---。’我也說:‘我們回家---’當時我的心情——用任何詞匯都無法描述!--------醒來,那場景,歷歷在目;那心情,倒海翻江------,我永遠的愛人!!!我寫不下去了-----”余讀此信,心情久久不能平靜,特賦拙詩一首。
  • 99年7月26日,市公安局脅迫家人把我強行送進錦州市康宁醫院(精神病醫院),住5號病房,當天下午1點鐘,在未經任何詢問和診斷情況下,由副主任王智等五、六個人強行將我摁倒在地床上,野蠻地注射治療精神病藥物。藥力發作,我昏睡過去,直到吃晚飯才被護士叫醒,飯后讓我服藥,我拒服。王智威脅道:“你若不吃就給你下鼻飼,強制你吃。”這樣我被他們強行綁在床上,從鼻處插一根胃管,鼻子、喉嚨疼痛難忍,眼淚不住地流,那個滋味真是難受極了,注射大量破坏神經的精神藥物,又使我昏睡過去。第二天,我渾身無力、流口水,几十步遠的廁所對我是那樣漫長,每天昏睡,不叫不醒,本來修煉大法后健康的身體竟被折磨成這樣。盡管如此,我頭腦清醒,始終明白自己是大法修煉者。主任馬東方和王智趁机想從我口中得到他們想要的,我說:“法輪功好,大法已溶入了我的思想中、血液里,現在我被你們弄得沒有一點力气,但你們永遠也改變不了我的思想。”馬東方非常生气地說:“今天不談了,以后再找你。”他們時不時派人來威脅恐嚇一番。十几天后,我全身肌肉開始僵直,硬邦邦的,走起路來象木偶,渾身疼痛無比,度日如年,整整煎熬3個月之久。
  • 在海外輿論和國際社會的壓力下,因修煉法輪功而被關押在北京女子勞教所的航天工業部退休高級工程師(中國首顆衛星研製者之一),多倫多居民楊震東的母親楊月麗女士于2月6日提前四個月獲釋。圖為楊月麗和儿子楊震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