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希望:不合作運動

管逵

人氣 2
標籤: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3月6日訊】托爾斯泰曾言:如果眼見身邊的罪惡而保持沉默,實質上就是作惡者的同謀。

當今,中國人民面臨的現實的嚴酷性是托爾斯泰時代遠遠不及的,對于身邊、甚至牽涉自己的太多太深的罪惡,除了保持沉默,道路以目,卻也別無他法。

但是,眼下,中國人民已經開始嘗試一种新的、較為安全的反抗形式,那就是与罪惡的政府決不合作。

將近一個世紀以前,圣雄甘地在印度發起了一場“非暴力不合作運動”,以抗議英國殖民統治,爭取民族獨立和自身的解放。當時,他以苦行僧式的方式——剃著光頭,上身赤裸,皮膚黧黑,帶一架木制紡紗机,自己紡紗織布——主張和平忍讓,反對一切暴力。由此,他開創了一种獨特的爭取印度民族獨立解放的方式。

“非暴力不合作運動”主要包括兩個內容:其一,“非暴力抵抗”;其二,堅決与英國殖民者“不合作”。具體做法是:號召印度人民辭去英國殖民者授予的公職和爵位;不參加殖民當局的任何集會;不接受英國殖民者的所謂公立學校的教育,而代之以自設的私立學校教育;不購買英國貨物,不穿英式服裝,自己紡紗織布;不購買英國公債,不在英國銀行存款,等等。

1930年,“非暴力不合作運動”在“食鹽進軍”中掀起了高潮。當時,英國殖民當局制定和頒布了食鹽專營法,壟斷食鹽生產,任意抬高鹽稅和鹽价,引起了印度人民的強烈不滿。甘地號召印度人民煮海水自制食鹽,以此抵制英國當局的食鹽專營法。甘地時年60多歲,卻不畏艱苦,親自發動和率領群眾步行去海邊,安營扎寨,印度人民紛紛響應,各大媒體廣泛報道,由此引發了全國性的罷工、罷課、游行、示威、請愿浪潮。英國殖民當局惊恐万狀,下令逮捕甘地,取締國大党,但很快,他們便在印度全國抗議的壓力下妥協了。

而后,甘地又曾多次發動“個人不合作運動”,繼續為印度的獨立而斗爭。他周游全國,四處演講,屢次被捕入獄,而他則以絕食祈禱來抗議。1947年,“非暴力不合作運動”終于迫使英國殖民當局作出了最不情愿的讓步:承認印度的獨立。人們稱甘地為“印度自由的燈塔”。

由于中國統治者的虛弱和文化禁錮,甘地在中國并非家喻戶曉的人物,他當年所發動的“非暴力不合作運動”也鮮為人知。但是,正所謂“高貴者最愚蠢,卑賤者最聰明”,當今的中國統治者無論怎樣封鎖爭自由反獨裁的聲音,中國人民仍然能夠憑著自己的智慧,尋找到一條類似的道路。試想毛澤東時代,“匹夫而為百代師,一言而為天下法”,偉大領袖的話誰敢不听,偉大統帥的指示誰敢不從,偉大舵手揮手誰敢不前。鄧小平時代,讓一部分人富起來誰敢不富;讓一部分人窮起來誰敢不窮,坦克輾過沖鋒槍掃過你還得裝出一幅順民的模樣但是,中國老百姓終于找到了一种無聲的非暴力的反抗方式:不合作!

以往,你把自己的剝削階級祖宗罵個狗血淋頭,你每天學習雷鋒毫不利己專門利人,你打小報告把自己的丈夫、老婆、老師、朋友誣告出賣了,仍然混不進偉大光榮的中國共產党。可現在,當年趾高气揚不可一世的中國共產党卻卑恭屈膝,三顧茅廬,拉郎配般地強邀你入党,因為你是社會名流,因為你事業有成,聲名在外,但卻沒人理會。即使反复邀請大腹便便的資本家們入党,他們也高昂著頭不買賬。如今,這個無產階級的先鋒隊只有去大學、甚至中學里去哄騙小青年了,可它還不知道小青年們正在利用它呢。

以往,無數的“黑五類”,以及有這樣那樣問題的人夢寐以求一張神圣的選民證,投上自己“庄嚴的一票”,可現在,工人、農民、教師、學生、商人,甚至村段上大字不識的老頭老太太,對那張戲弄人的選票都不屑一顧,他們拒絕去投票站。為了裝點“民主”門面,當局被迫求爹爹告奶奶,反复動員,甚至發放選舉津貼,但依然應者寥寥,沒人賞臉。

以往,中共中央召開党代會或舉行其他重大活動,發動政治運動,全國報紙、廣播、電視一起嘶吼,御用文人推波助瀾,老百姓熱情參加,載歌載舞,甚至淚洒長街,可如今,這一切對他們就像吹風下雨,無動于衷,八根杠子也撬不動,讓那些拙劣的戲子去“手淫”,自編自演自看吧。

以往,為了一個固定職業,一只鐵飯碗,人流涌動,万頭攢動,高呼万歲,可現在,政府手中的那些國營企業、國家單位卻很少有人光顧,即使進不了外資企業,也請愿自己開個小飯館當個小老板,決不再受那個鳥气。

以往,党政干部們權力無邊,為了一點繩頭小利,就得給他進貢,給他磕頭,和他上床可現在,誰理會那什么專長也沒有的苯蛋。他們自己也怨气沖天,被董事長、經理、厂長、院長、校長排擠得遠遠的,可笑又可怜。

以往,青年男女擇偶的第一選擇就是出身好、党員、團員、國家机關、國營企業、科長處長、學習《毛選》積極分子、先進標兵,一句話,只要榜得上共產党,就能享受榮華富貴,終生幸福。可如今,這一切都被中國老百姓所拋棄,都成了“下作棋”。榜共產党不如傍大款。

以往,教育是政府的專利,什么重點中學、重點大學是中國老百姓唯一的夢中情人。可現在,老百姓開始瞄准國內私立學校和國外的學校,留學潮早已超越了大學,中學、小學生出國留學方興未艾。

更具諷刺意味的是,連共產党官員們也不与自己的政府合作。他們把或合法或非法所得的巨大財產悄悄轉移到國外銀行,在國外置房產地產豪華汽車,辦實體辦公司,他們都擁有雙重護照,一有風吹草動,便會毫無留戀地對中共政權告聲“拜拜”。甚至連那些“老一輩的無產階級革命家”的后代,“革命烈士”的后代,以及共產党辛辛苦苦“培養”出來的科技、體育、藝術尖子,也都拒絕生活在“世界上最自由、最幸福的”社會主義祖國。

由此可知,中國這個貌似繁榮、強大的政府正在被它的臣民所冷落、遺棄,這個“年富力強、具有創新精神、勇敢開拓、与時俱進”的政權正在流失它眾多的、最优秀的合作者。眾所周知,水土流失已夠可怕,而人民的流失、知識精英的流失、人心的流失,則將比水土流失更可怕。這种流失正是一种無聲的、“非暴力的不合作運動”。一旦這不合作運動洶涌澎湃之時,“印度獨立”式的局面就將在中國大地上出現。而有識之士則應順應歷史潮流,主動進行或“個人的”、或集體的、或全民的“非暴力不合作運動”,我們完全可以不接受當局的廉价的榮譽,不接受當局的文憑、職稱,不給當局當公務員,不把自己的技術和才華用于當局的作惡,不寫歌功頌德的作品,不入党入團,退党和退團,不當什么鳥人民代表和政協代表,不和肉食者說話和交朋友,更不与他們談情說愛,不買官方的報紙書籍,拒絕看官方的電視節目,不把錢存入官方銀行,不買官辦的保險、國債、股票,不進國營商場,不乘國營汽車,不進党校團校,不給當局捧場(如奧運會、聯歡會之類)惹不起總還躲得起吧,況且,中國自古有君子無党,小人無朋,物与類聚,人与群分之說,不与小人、惡人交往、合作,此君子之道也,是天經地義之舉。無論大事小事,只要能從這一步作起,中國人民就能盡快地迎來個人和國家獨立自由的一天。

這就是中國的未來的希望!

(作者居中國大陸,教授)

──原載《觀察》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蔡崇國:保“家”衛“國”工人運動
英國最新調查顯示大多數婦女缺乏運動
美國華人籃球錦標賽開打 一百二十八隊參加
為水晶婚紗新加坡三百準新娘爭當「灰姑娘」
最熱視頻
【西岸觀察】不忍士兵睡車庫 川普開放自家賓館
【唐青看時事】習近平五軍壓境 拜登蒙在鼓裡?
【解密時分】諾查丹瑪斯預言:彭斯和美國大選
【有冇搞錯】美國極左派將消退
2021預測:全球瘟疫更具毀滅性 善惡大決戰
【微歷史】共產黨利用民主在三個大國奪權(上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