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華爾茲

藍雨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5月13日訊】在回宿舍的路上,突然沒來由的感到孤單,不是第一次有這種感覺,只是…..每次他的到來總是如此令人措手不及。低頭,看見了自己孤孤單單的影子,還有,另一個影子。

風如此的大,吹散了我的頭髮,只是現在的我只想任它飄揚,也許他能稍稍掩起我那不該出現的哀傷。

另一個影子,碩長的身軀及一頭的長髮。就讓我沉眠在我的夢裡,不要…..醒來。

他會是我的守護神嗎?就像我想像中的長髮,他該穿著黑袍,為什麼不是白袍?大概是因為白袍容易髒吧!我想只有像現在的渾沌不清的我才會笨到去擔心一位惡魔的袍服,對擁有魔力的魔來說,除非他不管否則髒污是怎麼也無法近他們身的,不是嗎?

為什麼我會想他是魔而不是天使呢?因為似乎只有魔才能守護像我這樣的靈魂,會在我脆弱的時候保護我,在我受到傷害的時候毀滅傷我的事物,而一位天使,他卻只會教我寬恕,我只能再時間的流逝裡,悄默的忘記疼的感覺。這並不是說我以出賣了我的靈魂,而是該這說…..我已沒有靈魂。

在我最難過的時刻,讓我撐過來的是噬血的魔,他愛我,他不在乎以其他的生命以讓我有笑容,伏在他的懷中的我是被傷到痛的空洞的心,空洞的眼充滿傷害看著那傷我的事物在倒下之前恐懼的眼神,我不知道我的魔有多生氣,我不會感覺他是恐怖的,在此時,他是我唯一的感覺。

然而,當我不在恐懼,恢復了那個天使般的我,無憂無慮。魔已不在我身旁,但我知道他這看著我,盯著我。我知道每每在我眼淚還未下落,他已吻掉我的哀傷,就像他對我許下的誓言,我將守護你,當萬物都離你而去,還有我與你相依。

我不回頭,夢總是禁不起輕輕的觸碰,我繼續走著,此時的風吹著,吹亂我的髮,卻帶著如此令人眷戀的心動,走在路上,走在他高大身影裡,好像…..他擁我入懷裡。一段不遠的路程,我卻不希望走到終點,但在逐漸走向光下,我逐漸…..看不到我的影子,也…..退出了他的懷抱,不捨,風更大了,彷彿知道我的意圖阻止我回頭,只管推我向前。我回頭,身後卻…..徒留著不斷襲來的風,他還是….走了…..

風很狂,卻溫柔的撫向我的臉頰,像是他的大掌,閉眼任風撩起我的髮,好似聽見他輕輕的笑著。

(轉載優秀文學網: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這是發生在五十年代河北藁城農村裏的一個真實的故事。那年夏天的一個下午,農民們都在地裏幹活,晴朗的天空忽然飄來一塊雲,不多時就響起了霹靂,下起了大雨。農民們開始收工往家趕,小張也隨著人們回家,可當他跨越流著水的水溝時,發現水中自己的影子特別奇怪──背上插著亡命牌。
  • 大紀元4月3日訊】(中央社記者吳顯申新加坡三日專電)新加坡醫學界正在測試一些治療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的新療法,以診斷一個人是否患有SARS。目前已成功地從病人細胞樣本培育出病毒,並且正在設法解開病毒的遺傳密碼,如果順利,這將有助於開發新的藥物和疫苗。目前,即使病人肺部X光片內出現影子,身體也呈現高燒、乾咳、氣喘等症狀,醫療人員也只有在獲知這名病人曾到過高傳染區,或曾和SARS病人近距離接觸過,才會把病人列為SARS病人。但是,每所醫院每天因發高燒入院的病人至少有二十人,如果他們不記得自己是否曾接觸過SARS病人,要斷定他們是否患有SARS,相當不容易。因此,找出準確的診斷方法就成為醫學界要解決的一大難題。新加坡中央醫院病毒專家林愛意醫生透露,星國醫生已成功地從病人細胞樣本培育出病毒,並且正設法解開病毒的遺傳密碼,以便找出病毒的基因排列圖,再和人們的基因排列圖相比較,就可準確知道哪些人被病毒感染。
  • 大紀元4月8日訊】(中央社記者張聲肇紐約八日專電)紐約時報今天刊登的一篇評論說,三十歲到六十歲之間的中國人,從海珊看到毛澤東、鄧小平等本國暴君的影子,可是三十歲以下未嘗過文革暴政和天安門屠殺味道的年輕一代,卻只知道美國轟炸中共大使館的可恨。這篇由萊斯大學貝克研究所(BakerInstituteofRiceUninversity)研究員查建英(JianyingZha)撰發的評論說,一般中國人私底下談話和網路上匿名對美國「扳倒海珊政權」戰役,都強烈表示支持,讓作者甚感驚訝。
  • 歌迷、影迷、球迷、遊戲迷,各種迷哥、迷姐、迷弟、迷妹一旦遇上自己喜歡的歌手、明星、球星或遊戲製作人,都會像發狂似地蜂擁向上,外人可能難以理解,覺得不可思議、莫名其妙,不過當事人可是樂在其中,高興得不得了;同樣地,在3C科技數位商品上,也會見到一批「迷」,對於某個品牌死心塌地,全身上下的打扮、配備,隨處能看見特定品牌的影子,即使所費不貲,依然無怨無悔。
  • 隔著半個多世紀的時光,常德公寓張愛玲的陽台上,從這個角度看出去的上海靜安,時間依然是張愛玲的,這裡的氣場,仍然是張愛玲的敘事地域——所有的離去都不會再回頭,所有的告別都不會再重逢。
  • 又一個好友父親病況告急,真可以理解她此時憂愁不知所措的情緒。沒想到我居然在這麼短的兩個多月間已經有經驗可以鼓勵别人了。
  • 波洞河,盛產多種魚,諸如油魚、白條、紅燒、鯰鬍子、角角魚、麻勾、色花、鱉〔團魚〕、巴岩江、庵菜頭、鱖魚〔母豬殼〕……
  • 我的家鄉波洞橋,門前那條河,自然就叫「波洞河」。河床平緩,河水流速也不急。人們習慣上把兩條河水交匯的地方,叫做「兩岔河」。波洞橋這條河,有兩個有名的「兩岔河」。其一是在「舞陽湖」水壩處。一條,由上塘河流經此處匯入;另一條,由波洞河匯入。波洞橋河的上游,在甕安地界,有個小地名叫「白沙井」。在「白沙井」坡腳處,又分兩岔,其一是「朱家山」河,另一條是「攔水—樟溝」河,都在這裡匯合。
  • 戴著斗笠,頸肩繫著一條棉織的毛巾,雙手套著一對黑色的手袖,在每日尋常的上班途徑,他也只是路邊常見的一幅風景而已。
  • 接近中午了還下著小雨,天色陰暗,我擠在騎樓下排隊購買飲料的人龍裡,只能望見遠處街道上的車水馬龍,鼎沸人聲都聽不見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