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著,仍微笑-記大英博物館裡拉美西斯二世雕像

雲霓皎潔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4日訊】睡了很久。時間滴漏著流年偷偷替換的刻痕,他的歲月,排浪在四面喁喁私語的人潮裡換季。

人群裡,每每發出的驚嘆,總能無障礙直直貫入他封塵的耳膜,如聲吶發出規律頻率般震幅著靈魂偷笑。因為他知道,就算經年了幾個紀元,他依舊是最俊帥偉大的眾王之王。

遇見他的那個午後,我是一名落單的旅者,獨自揹起對這座城市忐忑不安的行囊,期待旅程中能夠遇見怎樣的驚奇與風景?這樣兀自揣想的時刻裡,他便毫無預警地剌剌闖入我掌鏡的風景格線中,以霸道的姿態鎖定鏡頭裡的正中紅心,讓人不得不被吸引所有目光。

他說:有兩只斷落的巨大石腿還站立在遙遙古國的沙漠中,如果肯用心找一找,或許還會在沙漠附近發現半埋著一塊破碎石雕的臉;他微蹙著眉略撇著嘴,似在努力攀緊那一世恐被遺忘蛛絲的記憶,就算岩石冰冷無溫,就算一雙刻繪的手也已死亡,仍無法掩蓋遺留在石座上的情欲愿望表情。

是的,我看見了。現在的他與過去的他正隔著歷史相望,原型的心,銘記表音的聖書字,訴說著尼羅河流域沙沙流轉的故事;他說:如果可以的話,真想循著時空軌跡回去,無論是孟菲斯的法老王國,或是亞歷山大後的羅馬帝國,只要能夠,就算一次也好,請容光陰帶回頭,靜靜的走一遭底比斯拉米西陵,荒漠漫漫,寂寥的靈魂飄浮著等待回歸拾凝的渴望,一如廢墟外無邊無際的平沙喃語:這就是一切了,再也沒有其他。

這就是一切了,再也沒有其他。

無關乎追悔抑或遺憾,只是想一圓昔日來不及面對的缺口,如果可以重新來過,一定可以更完滿的。那時候的我一定好勇敢呢,坦蕩無愧似的被愛也被仰望著,在一雙雙無比堅定的眼神注視下是如此信任,便突然生出好多好多的勇氣,立意打造一座守護殿堂,決心輝創黃金時代,你對著浮光掠影裡相遇的我這樣說。

是美麗的使命吧?我想。要不然,你怎麼能夠在睡著時,臉上掛著滿足的微笑?因為是甘願的完成,所以可以沒有缺憾的純粹緬懷,就算不再見到躺在無盡光影幻變中的沙漠故鄉,也絲毫無損你的容顏在矗立這座城市裡勾帶人們回味歷史的尊貴與莊嚴。

於是,我像是認識了你好久一般地明白,傳說裡擁有九十個孩子的你的魅力何在;我想我是愛上了你,一場浪漫的邂逅儘管短暫,時間的長度與否吞噬不了鎂光燈聚焦後顯影透析你那可以勇敢也可以溫柔的原生質素;你教了我,面對逐漸老去的年歲,只要全力以赴,就算願望都成了未實現的曾經,在過程裡努力並認真的學習經歷,便是一種美好的成長。所以,為這樣的長大,不僅醒著要微笑感恩,睡著,也要繼續微笑。

vega’03/7/6

後記圖片說明:

欲觀賞完整圖片與音樂欣賞請連結至:

http://www.maillist.com.tw/maillist/maillist_browse.cgi?show_old_epaper=vega&filename=20030706061909.html

Ramesses II (Ramses II) / 拉美西斯二世 (1290 – 1224 BC),又稱拉美西斯大帝,是新王國時期第十九朝在位很長的君主,統治期間為埃及的黃金時代。法老拉美西斯二世巨大雕像的上半身,出自在底比斯紀念他的神殿,該雕像於1818年為大英博物館收藏。

在埃及史上有11位名叫拉美西斯的統治者,但只有拉美西斯二世被稱為大帝。傳說中,他結過12次婚,有52個女兒、34個兒子,大約和三個女兒結婚。(在法老人裡,爸爸可以跟女兒結婚,媽媽可以和兒子結婚,姐姐和弟弟也可以結婚。)

(轉載優秀文學網:www.yoshow.com)(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十多年前,搬到東區辦公室的時候,一位廠商送給我一尊彌勒佛的木雕像,我把祂放在辦公桌的左側。就這樣這尊佛像每天陪伴我上班工作。
  • 戴著斗笠,頸肩繫著一條棉織的毛巾,雙手套著一對黑色的手袖,在每日尋常的上班途徑,他也只是路邊常見的一幅風景而已。
  • 接近中午了還下著小雨,天色陰暗,我擠在騎樓下排隊購買飲料的人龍裡,只能望見遠處街道上的車水馬龍,鼎沸人聲都聽不見了。
  • 那是座落於台北貓空的一間茶坊名字,環境與陳設一如其名典雅,傍山而築的設計,近谷底處竹依林繞;還聽得見流水聲。
  • 暑熱之夏季,三伏已過二伏,偶爾之雷雨,帶來絲絲涼意與爽快。及至末伏,雨水天氣反倒頻仍漸次多了起來。立秋後接續的炎熱感,也緩解了太半。
  • 父母去世二十餘年了。想起父母心中便隱痛。其實我與父母的情非兒女情,乃是質疑人生的一種縈繞不去的扯拽。
  • 香港大嶼山天壇大佛。(公有領域)
    每一次,從香港回深圳,火車終點站是,羅湖。都會的繁華燈火漸漸稀疏,群山是青暗的起伏,路程中開始現出黑的夜色,發亮的河流。就在此時,羅湖關到了。經過繁瑣的驗證,安檢,走過火車站的長長的棧橋,豁然一片的站前廣場,噴泉池邊永遠坐著形容潦草的旅客,高大的方形建築物,馬路一律比香港寬,汽車也比香港的車輛大許多,按著喇叭不由分說地將路堵起來,行人自有分寸地穿行其間。此時想起香港,削薄入雲的建築,斑駁唐樓,精巧廟宇,潑濺的燈火——格外地像一個夢。
  • 中共病毒肺炎發展到現在已經進入一個紛亂的狀態,部分人士認為疫情已經減緩,尤其有些人士已經迫不及待要出門活動甚至遊覽了。
  • 旅行時滿載的夢想,卻總在回到自己家中打開冰箱看到空無一物的那一瞬間,回到了現實。那些被盈滿的靈感和經驗,總能讓自己決定勇敢地丟棄現實生活中的一些什麼,掏空後,重新再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