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攝氏33度3

旋轉木馬
【字號】    
   標籤: tags:

曾經,某一年的暑假你在城市生活。

在城市生活需要很多考量:你想放慢腳步但可能妨礙他人,你故意漠視交通規則會有性命之虞…於是最好的方法,你找一間佈置典雅(巴洛克風或達達主義都好)的Coffee Shop,坐下來什麼也不作就只點一杯黑咖啡。整個下午過去,你發覺自己仍是孤單的。

(你的心和她的走上了各自的單向度)

捷運,你喜歡的只有木柵線跟淡水線,惟那裡可以看見流動的城市:一條的終點是動物園,另一條則連接海洋,都是屬於歡愉的記憶。動物園適合多雲的下午,淡水則貼近細雨綿綿的吉普塞生活。城市雖然悶熱,雖然到哪都揮不去頭頂上的大太陽,唯獨這裡像極了聖艾修伯里筆下,涼爽宜人的布宜諾艾利斯--那是一趟自由迷人的“南方飛行”。站在堤岸邊眺望遠方的關渡大橋,海風吹來陣陣的夏日氣味,儘管沒有帛硫的涼、普吉的酣、關島的甜,可同樣都是熱帶住民最奢侈的享受。也許,淡水是沒有如你所說那樣的好,就連雨也要哭不哭的樣子,於是儘管你帶上一把傘,打開的時間跟併合的時間總一樣多的。在老街、在紅毛城、在漁人碼頭,全被歸屬為藍色的視野,彷彿當初作畫的人也同你般,嵌了雙憂鬱的眸。總而言之,淡水是足夠風華成為爵士樂演奏會上的一項曲目、薩克斯風獨奏的一道音符。

重慶南路上簇擁著眾多學子的夢想,但不似南陽街般沉重。忙碌的人群與川流的車陣映在寬敞明亮的書店玻璃上,感覺後現代極了。你刻意放慢腳步,享受午後的陽光,原來你剛從補習班出來,並且過份的冷氣讓你記不住太多的“考前猜題”、“重點提示”。迎面而過的女孩泰半新穎時髦,但沒一個像她--你本以為已經把她忘的差不多,但說不定你自己才是被忘記的。可笑的大小街道(多以中國首都命名)將建築物分割成一塊塊大小不等的島嶼,紅綠燈擺渡兩頭,你被競爭的洪流扯著走。也許有機會上岸,也許就此湮沒。想必是室內外極大的溫差使然,你以一路汗涔的痕跡標示你從哪來,將往哪走,你不得不擔心最後變成卡夫卡小說裡那個可悲的推銷員,以甲蟲的天性蟄伏過冬就只為搏取一個春天的溫飽乃至於繁衍。市區的日子沒有涼季,沒有地中海型氣候,也沒有川端康成被雪覆蓋的金閣。你多麼想預約一段艾略特的“荒原”之行,而將旅途的空檔挪來聆聽蕭瑟悲亢的蘇格蘭笛。

你現在卻只能每天從新埔站撘捷運到台北車站,除了再多不過的人潮,便只剩連延不斷的單調。你多麼想放聲大吼,可來不及,車內廣播的三種語言剛提醒了你:該下車。你機械地跟著其他人迅速站到電扶梯的右側(左側是留給緊急通行的人),臉上刻意保持冷漠以便使他人不致太貼近你;迅速走過了誠品(裡面有不少正在閱讀品味的人),走過星巴克(同樣有不少品嚐品味的人),一閃神,走進捷運地下街。沿途兩側玻璃櫥窗內的璀璨擺飾冷冷地打量著你,彷彿你大意闖入一個遭形塑的世界,這裡到處販售著“科技理性”與“消費理性”,短短數百公尺,你發現自己好像流行時裝的模特兒正在接受整條街道的目光檢驗。牆壁上的藝術塗鴉跟亮晃晃的日光燈顯得格格不入--那是藝術的癖性所累,這裡的氛圍太冷列了(中央空調系統惹的禍)容不下一整座城市的文化,連拉胡琴賣藝的老人也不來了。

又記不得誰說過全台北市最適合飄雨的地點在貓空。你去了那年唯一的一次同學會,在貓空,恰飄著雨的貓空。一行人沿著蜿蜒的山路,來到某家佈置古樸、可以俯瞰城市夜景的茶館。茶葉是剛上市的金萱,淡淡的香氣甘甜而不澀,佐以瓜子、蜜餞天南地北的聊。果不其然,自鏤空的枝葉間承雨,又自朦朧的雨間鳥瞰整座台北盆地,一切顯得如臨夢境。山中的野百合開得如火如荼,傳來的那一絲似有若無的香屬紫羅蘭,芒草上剛凝結成的露水閃著晶瑩的光,這是一個新月的夜晚。而後看遠方燈火逐漸在腳底下熄滅,你們又七嘴八舌地交換各自的奮鬥目標,憨的可愛,直到天明才下山,一個個拖著疲憊的身影與一段被茶香烘燻的友情。

(那一整個暑假只有Misia的歌聲陪你)

(你跑遍半個淡水但沒找著她所提及的那種海豚項鍊)

(因為林正盛的電影,你開始覺得會淹水的汐止其實很美)

待在城市兩個月,每天都遭受了變化莫側的氣候洗禮。惟獨印象中最為深刻的“本月最高溫可望達到攝氏33度3”。那是屬於你的生長紀錄表。

(轉載 優秀文學網 www.yoshow.com.tw)(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魔戒》三部曲的第三集王者歸來,是故事的高潮和結尾,無疑也是最精彩最激動人心的一部分.影片開頭追述了思米格因貪心殺害朋友,最后漸失人形,變成格魯姆的全過程.《魔戒》故事里我們很難說出誰是主角,誰是配角,我八歲的儿子最喜歡的人物是精靈萊古拉斯,因為他從不失敗,其次就是王者歸來的主角阿拉貢.當然,弗羅多就是唐僧,甘道夫巫師就好比孫悟空,沒有他們就沒有魔戒這個故事,但我先生最喜歡的卻是最沒本事的花匠山姆,沒有他全身心的付出,毀戒征程早就終止了,也就沒有今天的你我他了.但要問我印象最深的,那就是格魯姆了,他,或者嚴格地說應該叫它,總是那么讓我牽挂,我很痛心一個和我們一樣的生命,因為貪婪最后變成了這幅模樣,我一直期望著在毀滅魔戒后它能重回人形,我的心就這樣一直為它懸著,為他揪著,好可怜的人啊.
  • 很多人喜歡選擇中醫就診,但麻煩的煎藥卻令人卻步,雖然許多醫院都提供代客煎藥服務,但台灣衛生署立桃園醫院卻引進全國極為少數的大型漢方藥液提煉機器,一次最多可以完成二十公升的藥量,比起傳統以電磁碗煎藥的容器,大了數十倍,令人對傳統煎藥印象產生很大變化。雖然一般人在身體不適時大都選擇西醫就診,但隨著中醫技術不斷精進,許多醫師在西醫診療時也會結合中醫看診,以中西合併方式,提供病患更佳的選擇。
  • 日本東京女子醫科大學醫院的禁煙專科醫生指出,有九成以上的抽煙者,一看臉便知道他抽煙。抽煙臉的特色是,臉頰凹陷、消瘦,鼻子和嘴巴周圍的皺紋明顯,皮膚粗糙、毛細孔大且長痘痘等,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衰老。日本近來愈來愈關心抽煙所造成環境以及人體健康的問題。日前Pfizer製藥公司調查發現,二十到四十歲的男女對抽煙者的普遍印象是不健康、煙臭味重、落伍、難看。有六成以上男性和半數以上的女性則希望自己未來的另一半不要抽煙。
  • 提起腦梗塞,人們印象中那是老年疾病。昨天,記者從大港醫院了解到,腦梗塞正在向中青年人逼近。
  • 許多媽媽帶著小朋友來告訴我:「老師,我的小孩坐不住、不專心,所以我帶他來學圍棋。」坐在棋盤前的小孩,給人的印象是專注的、有智慧的。為什麼一個活潑好動的小孩坐在棋盤前就會靜下來呢?
  • 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名家雲集﹐世界級珍品﹐交相輝映﹐造詣略遜一籌的藝術家很難引起觀眾注意﹐但中國獨舞《喜》一出現﹐從頭到尾吸足了全場觀眾的目光﹐給人以強烈印象﹕中國少女是那樣美﹐那種善良﹑熱情﹑真摯的美﹐中國的民族舞是那樣的豐富﹐璀燦﹗沒有大型樂隊﹐巨型舞美設備﹐完完全全中華純朴風韻﹐博雅氣派﹐完完全全只憑舞蹈藝術本身的魅力﹐傾倒了中西觀眾。
  • 「冷山」導演安東尼明格拉和中華文化特別有緣,不但五年前來過台灣對此地留下極好印象,結褵近二十年的老婆還是香港人,他甚至大力稱讚老婆:「她對我的作品影響很深,提升了我的藝術品味!」
  • 好音樂和好朋友分享;年輕鋼琴家林欣潔將於二十三日晚上,在位於中山北路二段五十號十四樓的台北銀行總行大樓禮堂演出。熱心公益的林欣潔將演出以俄羅斯浪漫主義與法蘭西印象主義音色風格的對話為主的作品,如拉赫曼尼諾夫、拉威爾等人的音樂,歡迎民眾免費前往欣賞。這次返台的林欣潔,可說是新一代的年輕優秀音樂家;在獲得曼哈頓音樂院碩士學位後,又再取得該校藝術家文憑,同年也考取該校博士班,師事被譽為音樂家霍洛維茲Horowitz唯一女繼承人及二十世紀最具影響力鋼琴家大師Constance Keene。
  • 大紀元記者凌云、李華報導/Francis Wong (黃奇淵)這個名字,在南澳乃至全澳洲特別是旅游界,可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不僅是因為他對澳洲旅游業的杰出貢獻,并于去年獲第一次授予華人的全國旅游業大獎——ATEC最杰出貢獻個人獎,而且作為南澳華人聯合協會的會長,他還傾盡全力,無私地幫助南澳的華人團結起來,為澳洲社會作出應有的貢獻。
  • 所謂「汽車家族面貌」,是指從車頭,就可一眼認出的同一品牌車款共同造型特徵,歐洲車品牌的家族面貌一向十分鮮明,尤其是一些深具傳統的品牌,旗下車款大都沿襲著一貫的家族特色,讓人印象非常深刻。不過近來不少品牌的家族面貌也有大幅變化的趨勢,相當值得國內車迷留意。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