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車上的往事

緣起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14日訊】坐了一年多的校車,每天早上站在插著”STOP”牌子的草地上,望著遠方黃色的車影閃著燈駛來,已成為生活的一部分。不管冷的要死,熱的要命,下雨也好,它總會在七點四十五分準時到達公寓門口。

校車上的人除了些一開始就在搭的“老朋友”,就是些新進的六年級生和這學期轉來的“新人”。而縱使新人舊人不斷交替,司機都沒變的。校車司機老先生Floyd跟我是“點頭之交”,也就是早上會點點頭笑笑說聲Good morning,下午會說hi的那種“朋友”,他同時也在國中的午餐部幫忙。校車上的其他學生好像都和他很熟,也常看到Mr. Floyd跟些高中生聊的很開心,他少說都有七十歲了呢!

還記得第一天坐校車發生的笑話-─我差點下錯車。因為我們校車是先停高中再停國中的,那時的我並不知道且沒注意,就這樣渾渾噩噩的跟著一羣“高大”的高中生擠下車,我甚至還想美國的小孩果然都比較高。還好一位當時跟我同班的七年級的女孩叫住了我,要不然我真的要去上高中了。

認識那位香港女孩也不知是在第一天還是第二天,她一聽到我是“Chinese”,就興奮的用英文問我“妳會說中文嗎?”,當然,那時的我聽不懂。接著她又用廣東話問我,當然,我還是聽不懂。最後她終於用“普通話”問我會不會說中文,我回答她會,於是我們就這樣認識了。後來又經過了好多好多的事情,至今她也快上大學了,唉,時間過得真快。

校車上總會發生許多事的,其中令我最震驚且作嘔的還要算是那個瘋男三番兩次地問我可不可以跟他坐了─他的確瘋了。不過現在仔細回想起來,有多少的日子我在校車上哭、笑、認真思考呢?是否因為那搖搖晃晃溫暖的安全感,我突然覺得校車真是一個溫馨的地方。或許有的時候不是的,但如果它變成了回憶,是否又是個回想起來甘苦的溫馨?

二三八號校車前天永遠離開了我們(被二一七號的學生佔領),取而代之的是空氣中還有新車的味道,有冷氣且更長全新的八六三號校車。那天一放學我走進它,夾雜著高興卻又惋惜的心情,聽著大家興奮的喊道有冷氣時,我也不禁笑了,雖然一切的回憶都跟著二三八的離去走了,雖然暑假後我就不能再看到校車上的大家,但此時是我們這個校車大家庭最興奮的時刻,我應該好好記住它和這種感覺,畢竟離暑假的日子越來越近,我不能當做什麼都沒發生,然後把所有從一開始到現在在校車上發生的事忘掉,因為它已經是我人生重要回憶的一部分了。

(轉載 優秀文學網 www.yoshow.com.tw)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冬天,校車的窗戶上總會黏上一層濃濃的水氣,成了類似毛玻璃的東西。
  • 警方表示,一名63歲美國旅遊者的駕駛車與一輛載滿60名學生的遠足校車相撞。在這次車禍中,八名悉尼小學生受傷。
  • 前陣子剛換八六三號校車時,學生們在極興奮的情況下,一個男生異想天開的說:“如果有電視的話就跟遊覽車一模一樣了。”,有人大笑,而我卻想,如果真是如此那就只差窗外的風景了。誰知今天還真的換了一條走“風景區”的路線。
  • 海祭正進行著。就在海邊沙灘上。 此刻,天色陰霾,微顯燥熱,蒼穹有著大塊大塊烏雲,展布四面八方,雖然無雨,卻給人一種悲愁、憂鬱和不快之感。
  • 人生在世,不管只求溫飽或想致富,都有待財務來支撐。財務要有其來源。其來源,不外是去求取,另一方面則是節儉。這就是通常所謂的開源節流。
  • 我的燒陶過程或者說修行故事,應該從文三叔說起比較精采,當然,過程也有艱辛。
  • 青帶鳳蝶
    我對那青帶鳳蝶特別感興趣,拍下的照片許多友人見了都以為他還活著,到最後明明在現場的是我,一時之間竟不肯定自己是否打擾了一場蛻變。但那青帶鳳蝶其實是死的,或許剛逝世沒有多久,所以身上仍帶著色彩。
  • 一起旅行的時候,把現實打包成行李,拖到未來寄放,現在就專心快樂。如果願意繼續擁有一雙清澈的眼睛,感覺長大好像還是很遠很遠以後的事情。
  • 身為海島民族的我們,血液裡其實都流著不可抹滅的海洋DNA,面對四周包圍著的海洋,處處都是機會,充滿著各種可能性,只要我們像鯨魚、像我們的祖先一樣,不冀望陸地,往最深最廣的海游去,充滿希望驚喜的未來,就在前方。
  • 在一般人眼裡,或許會覺得我們浪費好多時間跟精力去做一件可以簡單做到的事,但是過程中獲得的體驗對我們來說是很重要的,這些經歷和見聞,都會帶來莫大的感動跟啟發。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