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洪:有憾半世 無悔一生

標籤:

【大紀元3月3日訊】余解永法,字洪。民國十七年(1928年)生於浙江省臨海縣。父解鵬,母何小香,兄弟姐妹八人。家貧如洗,上無片瓦,下無錐地,全家衣食悉賴余父當小職員、海員、商販和講大書等艱辛維持。上圖乃餘生平首張相片(時年十六),曾於1946/1/16初中畢業時贈與好友汪滌華同學。不意五十六年後,在北京碧水莊園滌華兄府上老同學重聚時翻出此相片,幾個耄叟老嫗就此敘憶半個多世紀各人往事,甜酸苦辣顛沛坎坷,俱都感慨萬千!下文系余一生經歷與思想變遷的「實話忠言」。絕無反對誰之意,更乏顛覆誰之膽!

1)失學失業,顛沛流離;恨國民黨,憬共產黨

余五歲入回浦小學幼稚園(校長王鍔交,老師朱荷香女士)。歷七年回浦小學畢業(其中避日本亂於尹家山輟學一年),以優等生保送回浦初中。46年春初中畢業,因家貧交不起學米,考入避亂於臨海大田鎮的寧波高級工業學校為甲等公費生,不久即隨校自大田徒步300里遷回寧波臨時校址西郊接待寺。暑假回臨海後因無錢購船票返甬,不得不降班考入省立台州中學,念了三個學期.因不滿國民黨獨裁專制,曾與數好友組織「滄風文藝讀寫社」(前中共常委尉建行同學曾參與其事),出版「滄風」雜誌,針砭時弊;後又參加反對國民黨政府迫害浙大於子三的罷課。結果於47年冬被台中付榮恩校長、王乃仁主任以「操行59分」為由勒令退學!48年春轉學回浦高中,又因在學生會報攔上發表不滿現實的文章遭校方警告。

眼看遼沉戰役國民黨敗局已定,自己則家貧無以為繼、上學又走投無門。於是48年夏與幾個志同道合的好友(戴明德、陳由漲、伍崇倫等)一起離家赴滬,想考個公費大學繼續讀書。然事與願違,全都落空。他們回臨海繼續上學,我則隻身流落上海:先後當過皮鞋店學徒、棉紡廠工徒,擦過皮鞋、幹過跑堂。其間曾有父執介紹我去台灣謀生,因我厭惡國民黨、景仰共產黨而未去。48年秋蔣經國在滬打經濟老虎,工廠商店紛紛歇市,被迫轉到寧波江東中心小學替堂姐解永杏代課。49年初又蒙堂姐解永和一家相助,轉浙西遂安縣胡家村任保國民小學教員,直至49年5月解放軍大舉過江。—此乃吾49年前全部經歷也.

2)滿腔熱情,投身革命;忠於組織,一帆風順

1949年6月,懷著滿腔熱情,於杭州考入三野軍政幹部學校,後遷至蘇州(在此加入新民主主義青年團)、南京,並正式定名為華東軍事政治大學,校長陳毅。50年初夏,軍大預科結業,分配第三野戰軍通信學校(即華東通校)學習無線機務,準備解放台灣。同年九月韓戰前夕,奉調張家口中央軍委工程學校(對內稱軍委機要幹部學校)學習通訊工程,準備赴朝。因表現積極升為專職區隊長。52年5月奉調南開大學幹部補習班補習文化,任團總支副書記。同年秋以調干生身份分配入天津大學電信系,曾任學生會宣傳部副部長、團支書、班長等職。55年夏,院系調整到北京郵電學院有線通信系。56年畢業,分配中國科學院計算技術研究所為實習研究員,並任「第一期全國計算機訓練班」班長和所工會主任委員。

3)中計陽謀,劃作右派;雖吃苦頭,仍無絕望

57年鳴放時,響應黨號召曾帶頭寫大字報批評本所人事科官僚主義;反右初,不知好歹,竟上書毛主席建議繼續廣開言路,傾聽黨外人士意見;後來批判我時,又態度頑固拒不認罪。最後劃為:「三類右派份子,開除公職留所察看,月發30元生活費」。當時我仍以「親娘錯打了兒子」自寬自解!59年夏,罰至清河農場、南口石灰廠、坨裡大隊監督勞動。其間經:三年大躍進,農業放衛星;全民大煉鋼,全國大饑荒;廬山反右傾,彭黃落陷阱;四清四不清,何人弄得清?公社大食堂,餓殍遍野躺。幸我命大沒鋨死,雙手合甚拜上蒼。61年初,計算所吳國華付所長(老紅軍)可能出於同情,忽將我從農村調回中科院科學技術學校教書,同年秋因教學努力摘掉右派帽子。64年秋學校遷址懷柔,卻命我和幾位老師和北京各高校「反動學生」編為一個大隊,去南口農場二分場挖蘋果坑一年。65年秋調回懷柔重執教鞭。

4)文革災難,悶棍當頭;偉大正確?開始懷疑

66年夏,毛澤東發動的文革大災難中被舊帳新算,迭遭剃頭塗黑、抄家遊街、掛牌批鬥與肉體毆打。還倒霉在68年12月26毛的生辰,因不慎玷其畫像,當過三天「短期現行反革命」,遭全校批鬥。此中磨難自不待言。余不解:彭羅陸楊劉鄧陶,為何統統要打倒?紅衛小兵破四舊,為何孔孟當毒草?為何『停課』鬧革命?為何大學免『統考』?藍蘋江青一戲子,怎變文化大旗篙?都說文鬥禁武鬥,為何到處聞哀嚎?叛徒內奸兼工賊?當初是誰讚他好?永遠健康副統帥,幹嘛沉沙蒙古包?助紂忠臣周恩來,追悼為啥毛不到?工廠混亂不生產,機關互鬥亂了套。全國串聯交通亂,經濟到底搞不搞?偉大光榮又正確?心中不由打問號???腦中疑竇重生,敢想而不敢說。69年秋學校解散,北京衛戍區接管。先後下放團河農場勞動、插隊昌平縣搞批林整風(陳希同是隊長)。艱難日子,辛酸度過。

5)早年偶像,畢生信仰;實踐檢驗,俱葬海洋!

73年春鄧小平復出,「老下」們紛紛回城。分配余到北京半導體器件三廠任技術員,開發台式計算器、一位微處理機和PLC。埋頭工作,漸見成績,多次獲獎。79年胡耀邦主持平反冤假錯案後,不久升余為工程師、高級工程師、副總工程師,並被薦選為區人大代表。85年調北京計算機研究所,任副總工程師兼培訓中心主任。89年獲教授級高工職稱並享受國務院頒發的專家特殊津貼。其間親歷:副帥折戟,舵手駕崩;唐山地震,四人邦甕;改革開放,反自由化;六四風波,南巡講話;毛之思想,鄧的理論,三個代表,與時俱蹦;等等等等。農民近城算盲流,工人失業叫下崗;今天趙家下,明兒江家上。昨兒法輪滿城香,今朝「邪教」都遭秧?老百姓眼花繚亂,暈頭轉向;起初由衷捧場來,最後「悶聲大發財」。

6)做人憑良心,做事靠本領;不做虧心事,到老都安心

93年離休後,先後任海南(外商)青鳥信息技術公司常務副總經理、同青糧食微機諮詢工程公司總經理、外貿部華思IC電路設計公司副總經理、北京金星控制系統公司技術總監、北京恆生電腦公司高級顧問等職,現被聘為北京市計算機技術研究所專家組成員。 ——此乃吾49年後全部經歷也。

吾於57年元旦與同學、同鄉莫依結髮同行至今,育有兒女一雙,俱移民美國。第三代有孫子、孫女及外孫女各一,亦可謂兒孫滿堂也!雖坎坷半生然晚景倒也樂陶如意。何也?蓋因余一生誠以待友、寬以待人;外有朋友相幫、內有賢妻鼎助故也。自認一生從未做過對不起國家、人民和朋友的事,於心安矣。

回顧此生: 半世坎坷固然有憾,一生道路始終無悔.

回首故國:

農民眾多貧困,工人不少下崗;言論略見寬鬆,報禁仍未開放;
經濟確有發展,世風日漸淪喪;形勢看似良好,險象時見四方;
三個代表壯語,實踐是否有方?天天與時俱進,老藥徒換新湯!
都說五湖四海,其實拉派結幫;腐敗愈反愈烈,貪官愈打愈廣!
若不政治改革,肯定亡國亡黨!忠言固然逆耳,兼聽才會明康。
吾生受騙半世,醒悟已近昏黃!老朽年追八旬,只能禿筆慨慷!

敬引 中山先生遺言結束小文: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2002年2月16晚 初稿於北京龍潭湖畔 Feb/22/2004 終稿於美國Chicago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樹木中的「老壽星」——白果樹
避免補充水分的誤區(1)
台灣中研院強化瀕危動植物研究
勇於挑戰自我的芮妮齊薇格
最熱視頻
【晚間新聞】武漢大學學生冒雨聚集 抗議封校
【微視頻】企圖拐走白紙革命 海外左派失敗
【全球新聞】布林肯訪中將支持中國抗議群眾
【軍事熱點】烏軍跨越第聶伯河 俄羅斯人開始厭倦戰爭
【菁英論壇】中國足球自毀三階段
【環球直擊】華人聚中共駐英使館 聲援大陸民眾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