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日記”十字路口的憂愁

野口小寶
【字號】    
   標籤: tags:

公司的冷氣特別的涼,新竹的風很大,會客室的玻璃窗外濛濛的天空彷彿積了許多的塵埃。這個空間裡,有股風蕭蕭兮的肅靜,我彷彿易水邊的勇士刺客,坦蕩蕩地要為自己的人生抉擇;只是,緊揣在手上的不是藏在書卷裡的匕首,而是秘書小姐遞給我的藍色原子筆。

這時,黎民百姓的疾苦與我無關;電視裡公投辯論的慷慨激揚也早被拋諸腦後;這時,兒女私情顯得淡邈;我振筆急揮地在面試履歷的資料表上填上自己的專長與特色,這時只為了給自己一個機會,找尋人生規劃的另一個出口。

這是我第一次到新竹科學園區,第一次到這樣的科技公司面試,縱然不是第一次這般的緊張徬徨,卻因為期待,反而讓自己躊躇地顯得心事重重。我在公司的樓下來回了幾遍,喃喃著該如何開場,頻頻對自己精神喊話,鼓勵自己不要緊張,沒什麼好緊張的。

只是,任憑意識如何的告知需要理性,我的心臟依然在胸腔裡快速騁馳,腦袋在一瞬間就只剩下空白。因為鋒面的南下,天空顯得有些陰霾,陽光透不過雲層,就像我的心情快透不過氣來。

在新竹火車站下車時,我在太平洋百貨旁吃了一碗魷魚羹米粉,和計程車詢問到竹科的距離,坐進前座,駛往兩個小時後的未來。

一路上,計程車司機聊著二二八手牽手護台灣的意義與歷史,我無心他的言論只是點頭的喝著;眼前浮掠的卻是一個又一個的十字路口,紅綠燈不停的變換,車窗外的步調在不自覺中變快了,心中橫溢的卻是滿滿的怔忡。

終於走到這一步了,沒想到這時才具體的意會到早已成年的事實,縱然碩士論文仍在腹中孕育,恍然間距離人生的下一個階段只剩下四個月不到的光景。一年前我在幹嘛?兩年前又是怎樣的模樣?想起這些,就像是又站在十字路口邊,望著行人穿越道前方的警示燈的秒數倒數而陷入深沉的回憶。

有一段時間,我還在猶豫著要考研究所還是當兵什麼的;還有一段記憶,我一直猜測未來我會是一個工程師還是當一個商人諸如此類的想像。只是,當時間瞬間的調到現在,卻也安排了自己何去何從的方向。我深信時間是魔術師,總在無預警間給予我們生命的想像與希望,突然間變出個踏板給你,轉眼間為我們開了一條路。或許,在幸運的背後總有自己努力的痕跡,但感懷命運的給予,也給了自己無限的希望。

玻璃窗外,車輛不時的在馬路上交錯而過站在八樓的空中,自己卻猶如正站在十字路口上。當心情不順遂時,總會習慣的回頭望著來時路,滿臉疑惑不解的質疑著時間的忠誠;只是我們經常忘記了,時間只是一條道路,要跨越人生仍需要自己不懈的腳步。

“王先生,總經理要請你過去面試──請跟我來。”

秘書的聲音喚住我,我轉過身去,回給了她一個微笑,“嗯,好,謝謝妳了。”

走往總經理辦公室的這小段路,除了接受命運的安排之外,似乎只有勇敢的做自己了;我們永遠不知道明天會怎樣,只有做好因應明天的萬全準備,而那些擔心憂慮,就都留給時間去承受吧!

(優秀學網 www.yoshow.com.tw)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對於新華社昨日發表已故中國大陸領導人鄧小平二十年前有關「一國兩制」的談話,香港經濟日報今天發表社論,呼籲中港雙方在政改問題上尋求共識。社論表示,香港政改不能改變共產黨領導的中國社會主義,治港者必須愛國愛港,並以此嚴格要求自己。港人需了解及關注中央憂慮,香港政改可能變成非愛國者治港,中央也需了解港人擔憂,如果不政改無法解決施政失效問題,如此雙方才能就政改理性討論,尋求共識。
  •   台灣總統大選和公投同時舉行的做法,導致選務工作產生諸多爭議。社會各界對投票和開票作業是否能順利進行感到憂慮。   中伐舉委員會宣布,3月20號投票結束後將先把公投票箱中誤投入的總統選票挑出來,與其他總統選票一並計票,待計票工作全部完成並宣布大選結果後,再開始公投選票的計票工作,以便及早揭曉民眾關心的大選結果。
  • 各地選務人員傳出對三二0當天開票情形的憂慮,擔心會發生選務糾紛,內政部長余政憲今天到立法院報告時表示,對各種可能糾紛都已經有準備並且加強演練,他認為不會發生類似「中壢事件」的暴動,但如果情形嚴重,會申請憲警支援。
  • 南韓外交部今天首度針對台灣公投表態,強調他們認為公投導致兩岸關係趨向緊張,並且為此深表憂慮。
  • 防治頭發早白,除了在精神和情緒上注意不可過度憂慮、煩惱、緊張外,還要在飲食上注意補充人體所需要的足夠的銅。人在青春期對銅的需要量最大,應特別注意從飲食中攝取含銅豐富的和且有烏發作用的營養物質,以促進頭發的正常生長。
  • 當人們正在憂慮一種叫GHB的舞會迷幻藥可能會被違法大量濫用時,8日在墨爾本發生了一起10人在非法場所用藥過量的事件。
  • 美國右翼參議員布朗巴克,在亞洲華爾街日報署文質疑香港基本法的管治效力,北京外交部發言人立即回應,重申香港問題為內政,中國人民有決心有能力有智慧自行解決,別國干預對大家都沒有好處。對中國(省去人民,因為人民只是托詞)有決心有能力有智慧自行解決,我們毫不懷疑,只不知按北京的智慧來解決,後果會是怎樣?乍一聽,一國兩制、基本法確是內政,與國際社會何干?暫且姑勿論布朗巴克關心香港問題的出發點如何,若以另一個角度去探討一國兩制、基本法與國際社會的關係,又不難發現他們為何憂慮。
  • 專責港澳事務的中國國家副主席曾慶紅,本月先後接見香港民建聯等三個政黨黨魁,談論香港政制問題。民建聯主席馬力轉述,曾慶紅表明對港人要求二○○七及○八年普選特首和立法會感到「憂慮」和「有保留」,還質疑有違「基本法」原則。明報報導,曾慶紅於中國人大政、協兩會在北京舉行期間,分別與民建聯、港進聯和自由黨的領導核心會面。與會者形容,曾慶紅會面時表達的信息顯示○七、○八年在港實施普選的機會不大,並質疑與「基本法」中「循序漸進方式」發展政制的原則不符。
  • 南韓外交部長潘基文,在盧武鉉被彈劾之後,先後與美國國務卿鮑爾以及日本和中共外交部長進行越洋電話通話,再一次確認了美、日、中共,對北核危機問題,友好合作關係的不變立場。由於在南韓國會通過對盧武鉉的彈劾案之後,朝鮮半島可能因此而帶來危機,加上北核危機問題毫無頭緒,以及美國白宮針對盧武鉉被彈劾之後,做出了「這可能會對北核危機問題,產生負面的影響」的評論,並表示憂慮態度,所以,南韓外交部長潘基文,從昨天起,先後與美國國務卿鮑爾以及日本外相川口順子以及中共外長李肇星進行電話會談。
  • 據報導,負責港澳事務的中共國家副主席曾慶紅於中共人大、政協兩會在北京舉行期間分別與香港的民建聯、港進聯和自由黨的領導核心會面。據與會者透露,曾慶紅在與香港政治人物會面時表達的信息顯示:二零零七年、零八年在香港實施普選的機會不大。曾慶紅對港人要求二零零七年及零八年普選特首和普選立法會感以憂慮。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