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征文】「六四」不能正名的最後一個謊言

司馬泰

人氣 3
標籤:

【大紀元4月26日訊】啟事:全球紀念「六四」十五周年籌委會有獎征文活動已正式展開,歡迎各界踴躍投稿,詳情請瀏覽www.89-64.org。

「六四」過去15年了,在人們要求平反的時候,在中國的精英階層和年輕一代中竟湧動著一股強烈的“鎮壓有理”,反對給「六四」正名的逆流。

一個被這些人最愛引用的理由就是“發展說”──

“鎮壓以後的這十幾年,中國社會穩定,經濟發展,國力強盛,地位提高。”

“發展說”並不具備說服力,“鎮壓就發展”並不等於“不鎮壓就不發展”;更重要的是,中共在鎮壓以後,背上了兩個包袱,一是國際上的巨大人權壓力,二是國內人民的強烈不信任。在這種情況下,制造一個“東方的經濟奇跡”成了中共利用來維護其合法性的工具。失去理性的“急功近利”就是中共必然的選擇,這個選擇給中國帶來了觸目驚心的代價:

「六四」以後的發展主要是靠掠奪性地犧牲環境和後代的資源而獲得。中共執政50年來,中國的GDP增長了大約10倍,而礦產資源消耗增長了40倍。2003年中國貢獻了世界經濟總量的不到4%,對材料的消耗卻占到全球總量的33%;鐵礦的對外依存度在去年就已達到了二分之一;作為經濟命脈的石油,對外依存度已經超過三分之一,進口需求仍將按年均10%的速度增長;過度開發導致的耕地減少,沙漠化,水污染等生態惡化、資源面臨枯竭的局面已經形成中國可持續發展的雷區(數據來源於新華社);國有企業和“三農”問題越來越突出,找不到出路;四大銀行的高額壞賬、呆賬,更是潛伏著巨大的金融危機;中國的穩定也只是高壓下的“假穩定”。貧富差別早已超過國際警戒線,中共當局通報了2003年全國信訪和游行示威情況,全年游行示威等抗爭活動突破一千萬人次。

同時,腐敗的普及和道德的下滑正無情地吞噬著社會;外國看好中國,不能理解為看好中共,只是因為大陸龐大的人口市場的誘惑,廉價的勞工,才使許多海外資本流入。加上國際反恐浪潮,西方有求於中國,委曲求全,從而在人權等方面節節讓步。

總之,這十幾年,論發展,不過是從中共手裡獲得有限的自由後,中國人民靠勞動創造的,與中共的統治沒啥關系;而積累下的種種矛盾和危機,卻真正是中共的獨裁所致。

當“鎮壓有理者”的那套“發展說”不能成為“鎮壓六四”的借口之後,他們便祭出了他們的殺手武器,最後一個謊言──“內戰說”:“如果中共不果斷鎮壓,就很有可能爆發內戰,生靈塗炭之下,死的人將不是今天的1000人,而是1000萬人。”

真是不幸。

犧牲1000人,還是要犧牲1000萬人?

慘烈的對比,仿佛那多失去的九百九十九萬九千條無辜的生命,竟然成了學生領袖和民運斗士們心中抹不去的內疚。

於是,“果斷鎮壓”變成了“從國家大局出發”的“仁慈”──老百姓還有什麼資格要求“正名”呢?“天安門母親”還有什麼資格為了自己的“個人恩怨”而纏住「六四」不放呢?

我們來揭開“內戰說”的真實面目。

1.到底誰會打內戰?

“內戰說”蠱惑人心的地方,就在於模糊了誰是內戰的責任者。“鎮壓有理者”的振振有詞,反倒給人一種“內戰”是學生領袖和民運人士發起的印象,把1000萬生命的犧牲歸咎到他們身上。

我們必須了解的一個最基本的情況是,“保守派”是靠既有的軍隊權力來控制軍隊的,他們代表的只是一小撮人,特別是鄧小平李鵬一夥軍頭黨棍的利益,他們感到如果順應歷史潮流,個人可能有危險。在《六四真相》一書中,也透露鄧小平等人擔心“弄不好他們都要掉腦袋的”。

而“民主派”和學生們提出的“反官倒,反腐敗,要民主,要自由”的方針是得到社會普遍同情的,代表著社會良知,絕對地代表著時代發展的進步潮流,必然獲得國內國際廣泛支持。

如果有相當一部份的軍隊倒戈支持學生,更表明當時的人心背向。

從人民大眾的利益來看,很顯然,這一場戰爭的罪魁禍首正是不願順應歷史進步潮流的“保守派”,在人民要求民主時,他們為了自己不被送上審判台,而不惜與人民為敵。

可以說,要用“內戰”來抵抗民主力量的正是「六四」鎮壓的原班人馬。

2.因強奸而錯過殺人機會的強盜,“強奸有理”嗎?

明白“內戰”的責任人和「六四」鎮壓者是同一夥人是非常重要的。不管是鎮壓學生還是發動內戰,都是對中國人民犯罪。怎麼能說他們選擇了一個“比較小”的壞事,就不是犯罪呢?

舉個例子,一個強盜本來是要破窗而入,意圖殺死主人,然後攜款逃跑。這個強盜進去以後,發現主人的女兒美麗動人,不覺起了色心,對女兒施以強暴,主人報了警,強盜被警察抓捕。

在法庭上,強盜的辯護詞是,他強奸女孩的行為使他沒有機會殺死主人和他們的女兒,所以,“強奸行為”是一件及時避免一場“大屠殺”的“仁慈”之事,他不但應該當庭無罪釋放,社會還應該認為他“強奸有理”才是。

在這一點上,中共的邏輯跟那個強盜是一樣的。它說“鎮壓學生”及時地避免了一場它會引起的“內戰”,所以,比起“內戰”來,“鎮壓有理”。

現實中的法官不會受那個強盜“強奸有理”的謬論誤導,同樣,我們也不能被中共及其同路人“鎮壓有理”的歪理所迷惑。

強奸就是強奸,不能因為強奸犯在強奸時思想中閃過“殺人”的念頭而“未殺人”,而認可強奸;

殺人就是殺人,不能因為在殺人時,思想中盤算著“現在不殺,將來會殺更多人”就免了現在殺“少一些人”的罪過。

殺多是犯罪,殺少是犯罪,我們慶幸它殺得少,但是,無論殺多少,殺人犯就是殺人犯,就應該償還它的血債。

3.強盜反問法官,“是強奸好,還是殺人好”,說明了什麼?

這只能說明這個強奸犯的無恥。

本來是人民要質問強盜,“你為什在犯罪和不犯罪之間,選擇了犯罪”?

卻被強盜偷換成“是強奸好,還是殺人好”來責問社會,讓社會給他從中選一個答案,這是多麼荒唐無恥的事情。

同樣在「六四」問題上,中共和其同路人不是檢討“殺人該不該認罪”的問題,而是質問社會是“鎮壓好,還是打內戰好”?還要讓社會認可它給出的選擇。

一個國家的執政黨,面對人民的示威,能做出的選擇竟是“殺1000人還是殺1000萬人”,而且是唯一的選擇,這還是人民的政府嗎?

4.中共的“人質”戰術,“鎮壓”將永遠有理

中共控制了整個國家機器和宣傳工具,可以說13億老百姓就是被中共劫持的人質。

中共在任何時候都可以說,“如果它不鎮壓某些人,它就有可能在事態變壞時發動對13億老百姓的屠殺”。

只要有這13億人質在手,用這樣的借口,中共隨時隨地想要鎮壓誰,都可以鎮壓誰了,而且永遠都是“鎮壓有理”了。

今天鼓吹“鎮壓有理”的那些既得利益者們,他們的明天交給這樣的政府,心裡踏實嗎?

5.被侮辱的女孩,不象原來那樣害羞了,她的母親應該感謝強奸犯嗎?

現在有人用什麼經濟發展了,就說明當初殺人是對的。那個強奸犯對那個女孩的母親說,你看,你女兒被強奸以後,很快就成熟起來了,也不象原來那樣害羞了,敢出去闖天下了,還掙了不少錢呢,多好啊!她的母親會是什麼反應?會給強奸犯磕頭嗎?

同樣的道理,失去兒女的“天安門母親”,因為現在經濟的改善,她們就失去了討回公道的權利了嗎?

※※※※

15年過去了,中共應該對過去的犯罪作出道歉了。

當然,讓強盜自己反悔,很難。

可是,現在出來很多旁人,也來反對強盜反悔,就是太不明智了。

這些年來,中國的精英階層和年輕一代中有不少既得利益者,高唱“鎮壓有理”,反對「六四」正名。實際上他們就是在給一個強盜加油,就是讓它變得更壞。

有一天,當中共的屠刀也舉向這些人時,中共說“不鎮壓他們,就要發生內戰,死更多的人”,我們該不該對這些人說“鎮壓有理”呢?

我們不能說。

“內戰”是中共的錯,“鎮壓”也是中共的錯。所有的錯,所有的虐殺,都必須無條件地受到譴責。

犯罪就是犯罪,絕不能在“殺多殺少”上妥協。

只有這樣,才有可能真正讓中共知道除了“殺多殺少”之外,還有另一種“停止任何虐殺”的選擇。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司馬泰﹕溫的“農民結”和朱的“棺材論”
司馬泰﹕“兩會”揭露江時代GDP崇拜的惡果
司馬泰:某些人反對平反六四之謬論剖析
司馬泰:誰使台灣選民如此情緒對立﹖
紀元商城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每日更新:112粒Tide三合一洗衣球 有3大功效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