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學員的修煉實踐見證了李洪志先生的偉大

大陸法輪功學員

人氣 12

【大紀元5月17日訊】在海內外,凡是真心修煉法輪功的學員,無一不由衷的敬佩和敬仰我們的老師李洪志先生,大家都有一個共同的感受,能夠听聞和修煉李老師傳出的大法,是我們這一生最大的幸運。

許多世人對此感到難以理解。根据筆者的接触,他們中又包括了兩种人,一种是被江氏集團謠言蒙蔽的朋友,他們覺得我們是被李先生欺騙了;還有一些人雖然不相信江氏集團的造謠宣傳,反對迫害法輪功,但從他們固有的觀念出發,認為李先生不過是一個中學畢業生,出山前只是一個普通職員,不可能象法輪功學員所認為的那樣偉大和不凡,因而怀疑我們對李先生的敬佩和景仰是建立在一种不真實的基礎之上的。無論持哪一种觀點,他們的想法都給我們提出了一個值得慎重思考和回答的問題:法輪功學員對李先生的敬佩和景仰,究竟是脫离實際的還是有著充分的事實依据的?作為一個法輪功學員,我想就這個問題談一點自己的看法,供持有上述兩种觀點的朋友參考。

在談正題之前,首先我想提個建議。持有以上觀點的朋友,你們不妨換一個角度,站在我們的位置上設身處地的想一想,我們為什么會發自內心的敬佩和景仰李先生。其實,和你們一樣,我們大家都是在中國大陸這個复雜的社會環境中成長起來的中國人,我們中許多人不僅和你們一樣,有著很高的學歷,受過嚴格的科學訓練,而且也曾象你們那樣,由于上過個人崇拜的當而對它深惡痛絕,以至于一度什么都不信了,也不相信這一生還會再相信什么。偶爾遇到或者听見有人居然還崇拜景仰誰,當年的我們也象你們今天對我們一樣,頗不以為然,甚至于嗤之以鼻。一句話,沒修煉法輪功前,我們和你們一樣,也是典型的怀疑主義者。

那么,為什么修煉以后我們卻漸漸改變了呢?今天的我們為什么都對李先生由衷的怀著強烈的敬佩景和敬仰之情呢?這种敬佩和景仰不但是發自內心的,而且是在面對种种令人一時難辨真假的謠言,在一般人難以承受的壓力下經歷了冷靜思考之后的理智抉擇。1999年7月22日法輪功被取締之后,大陸的宣傳机器制造了眾多謠言,給李先生扣上了諸如“騙子”、“邪教教主”等一系列大帽子,我們中許多人當時也一度產生了疑惑,許多人也都問過自己“我們是不是真的被騙了?”“李洪志到底是什么人?”經過一段冷靜而慎重的思考,我們看清了謊言的虛假,又重新堅定了自己當初的選擇:跟李先生走修煉之路。從那以后,為了維護我們的信仰,也為了為李先生討回清白,我們失去了許許多多像你們現在所擁有的,甚至比你們中的有些人還富足优裕的生活條件,這些東西都是本不該我們失去,也是今天絕大多數人都不愿失去的,我們中有些人甚至還付出了自己的生命。即使如此,我們不但沒有絲毫減弱、改變我們對李先生的敬佩和景仰,而且比之于以前,這种敬佩和景仰甚至更深更濃了。為什么呢?難道我們真的是一群沒有任何思考能力,一味盲目的跟在別人后面的傻子嗎?難道我們真的如官方媒體所說是被實施了精神控制,被施了催眠術嗎?我們不否認,世上确實會有人上騙子的當,也确實會有人受別人的精神控制,或者在催眠術的作用下失去正常的理智,但問題是,難道上億的人而且是曾和你們一樣多疑厭惡崇拜別人的人,會一起都突然變成了這樣嗎?這樣的事情在今天真的可能發生嗎?畢竟文革的狂熱早已過去。那么,事情是不是還有你們不了解的另一种原因呢?我想,這個問題至少值得你們思考一下吧。

現在讓我們再回到正題。為什么法輪功學員都對我們的老師李洪志先生由衷的怀著深深的敬佩和景仰之情呢?是不是象有些人所說的那樣,僅僅是因為他自稱傳出了宇宙大法?我的回答是否定的。

馬列主義不是一直都被稱作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嗎?我們中許多人不也正是曾經因為這個緣故而信奉過它嗎?但為什么現在的中國人卻無法再建立起對它的信仰了呢?原因其實很簡單,經歷過文革的中國人与文革前和文革中的中國人已經完全不同,一种理論如果不能讓他們實實在在的真切的體會感受到它的不同尋常,你也好,他也好,我也好,我們大家都是決不會僅僅因為它的自我標榜,或者因為別人對它的極力夸贊,就輕易相信它,從而對這种理論的創立和傳播者產生敬佩和景仰之情的。真實的情況是,廣大的法輪功學員之所以由衷的敬佩和景仰李先生,不是因為他告訴我們他教給我們的是宇宙大法或別的什么原因,而是因為我們在學習實踐他的理論的過程中,實實在在的真切的體會和感受到他的理論确實是高人一籌、不同尋常的。當然,這种體會和感受也有一個不斷深化的過程。起初,很多人并不是很強烈,只是覺得他好;慢慢的,覺得他不是一般的好,而是實在太好了,真的就是自己一直夢寐以求的那种叫做真理的東西;再后來,隨著修煉的越來越深入,也越來越體會和感受到李先生能創立這樣一种思想,并把他無私的傳給我們,真是太偉大太了不起了。我們對李先生的敬佩和景仰,也正是伴隨著這种不斷深化的認識過程,漸漸建立起來并且不斷加深的。這也就是說,我們對李先生的敬佩和景仰之情完全都是建立在自己的親身實踐的基礎上的,也就是建立在充分的事實基礎之上的,并非象有的人以為的那樣是虛幻的脫离實際的。相信科學的人不是最講究看得見摸得著嗎?毛澤東思想不是最崇尚實事求是嗎?我們對李先生的敬佩和景仰之情,正是建立在許多看得見摸得著的事實基礎之上的,這不正是科學精神的體現和實事求是的結果嗎?!換句話說,千千万万法輪功學員的親身實踐也充分見證了李先生的偉大、不平凡。

下面我們就依据自己的親身實踐,來具體的談一談李先生的偉大、不平凡究竟體現在哪些方面,也請所有不修煉的朋友不抱成見的來看一看我們所說的是否真實。

李洪志先生的偉大和不平凡,首先在于他把一整套嶄新的做人的道理教給了我們,使我們真正明白了,每個人活在世上都應該做個好人,以及為什么要做好人,什么是真正的好人和怎樣做一個真正的好人。

不論是誰,人都想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但是,怎樣才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呢?李先生用簡單易懂的語言告訴我們,要想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只有一個辦法,就是“做好人”。為什么這么說?自古以來,各种宗教也好,老百姓也好,都講一句話,一個理,就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而李先生則對這一“老生常談”重新做了透徹的詮釋。他告訴我們,人不只一生,而是有生生世世。來生要想不受苦,今生就得積德做好人。“他要積了德,行了善,下輩子得好。”(《轉法輪》328頁)這還是對不修煉的人而言。而對修煉的人來說,只有做一個好人,一個真正的好人,一個比好人還好的好人,你才能返本歸真,最后達到圓滿的目地。因為人是由于有了不好的思想才從另外的高層宇宙空間一層層掉下來的,人生的真正目地不是在眼前這個現世空間中過得好,而是返回自己原來所在的高層宇宙空間,那才是我們真正的家鄉,才是真正美好的地方。那么什么是真正的好人呢?李先生又告訴我們,這個宇宙有一個特性叫“真善忍”,只有符合這個特性的人他才是真正的好人。“真善忍這种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与坏的標准。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就是用他來衡量的。——不管人類的道德標准怎么變化,可是這個宇宙的特性卻不會變,他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標准。”(《轉法輪》13頁)“在單位里,在社會上,有的人可能說你坏,你可不一定真坏;有的人說你好,你并不一定真好。”(《轉法輪》14頁)那么,怎樣才能做一個好人呢?真善忍的宇宙特性在不同的空間層次有不同的標准,要做好人就必須自覺符合同化這些不同的標准。

李洪志先生不僅教導他的弟子做一個符合“真善忍”標准的好人,他自己的一言一行就是這個標准的生動體現。

傳功過程中李先生始終不求名不求利。据參加過他舉辦的气功學習班的人說,先生辦班的收費標准當時在全國是最低的,一個10天的气功學習班,僅收費40元,老學員還給減半,只相當其他气功師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因為收費太低,与其他气功師辦班的收費標准反差很大,很多气功師對此都有意見。為此,中國气功科學研究會曾多次要求李老師提高學費,但李老師為照顧學員的經濟能力始終沒有答應。

盡管李先生自己非常節儉,但他對弘揚正義卻非常慷慨。1993年12月27日,李先生在北京1993年東方健康博覽會上做了一場气功科學報告,收入4000元,全部捐贈給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1994年 5月14日、15日,李先生應邀為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舉行捐贈報告會,在北京公安大學禮堂做了兩場气功學術報告,收入近6万元,全部捐贈給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同時,他還將他的專著《中國法輪功》1000本,捐贈給基金會代贈各圖書館,价值為6600元。1994年8月27日,李先生在延邊朝鮮族自治州辦班,收入7000元,全部捐贈給該州紅十字會。

一位法輪功學員在給李先生的信中寫道:“師父您知道嗎?在您講課結束后,我們曾悄悄地跟在您的身后,想看您進哪家飯店,吃什么山珍海味,結果我們看到您進了一家速食店,草草地吃了一碗面;還記得您的女儿拉著您的手要買鞋,這次我們又偷偷地跟在后邊,等著看您進哪個大商場,買什么高檔鞋,可您拉著女儿根本沒進商場,只是在地攤上買了一雙5元錢的鞋;還記得那天您冒著雨來給我們講法,在會場外邊,您看到弟子們的自行車倒了,您匆匆看了一下表(當時還有10分鐘左右到點),然后您彎身把倒了的自行車一個個地扶了起來……”

當年北京有位名叫張琪的法輪功學員,曾在中國連續跟隨李先生參加了20多次法輪功學習班,行程過万里。她回憶當時的情形說:“老師講得越來越高,都是我從來沒听過的全新的領域。那么信与不信呢?……我想人的生命是短暫的,經歷也是有限的,不可能什么都親身去體驗。那么信与不信就看老師本人,老師可信那么老師講的就可信。我仔細地觀察老師,只要老師在場,我的眼睛就不离開,每一個音容笑貌,每一個細小的動作,都看在眼里,放在心上。所以下課了我總是磨磨蹭蹭的,走在后面。有一天從十二期班上下課回家,在五棵松地鐵站等車,看到老師從后面走來,旁邊有他的家人,還有一位學員,他們提著飯盒,車來了人們擁著進車門,我盡量向老師所在的這邊擠,想和老師他們進一個車廂。人們本能地擠著,進了車門第一眼就瞟一下哪有位子,稍有可能就一步竄過去。等我進來發現老師他們進了隔壁的一節車廂,我赶緊走到兩節車廂連接處的車門,隔著玻璃向那邊望,見到老師一點不著急,讓別人先進,几乎是最后進來。我注意到他進來時還有一兩個位子,如果動作快就能坐上。我在心里著急,心想快點,可他靜靜的,似乎根本就沒感覺。人們瞬間就擠著坐定了,几乎剩他一人站在那里。我的心在翻動,就感到他和我們那樣地不同。我默默地想,他是以什么樣的心態來對待周圍的世界呢?漸漸的我心里升起了一個字,就是‘正’。”

當今世界,科學昌明,經濟發達,生活富裕,但与此同時,個性膨脹,物欲橫流,人的道德水平也在不斷下滑,一個突出的標志就是“好人”在不斷貶值。

自古以來,不同的民族不同的國家都提倡做好人,人們稱贊一個人,往往會說他是一個“好人”;說到“好人”,人們也都會由衷的伸出大拇指表示敬佩。可是到了今天,隨著人們對物質利益的追求日甚一日和自我的極度膨脹,“好人”這個概念在不少人心目中几乎已經成了傻子、呆子的同義詞,許多人覺得做好人苦、累,不值得,沒意思,不想做好人。更有甚者,覺得做坏人、惡人吃得開,風光,是有本事的象征。

“好人”的不斷貶值,道德的持續下滑,引發了層出不窮的社會矛盾和社會危机。事實證明,光靠發展科學和經濟,并不能給人帶來一個真正美好的未來。要解決當今社會日益嚴重的种种危机,必須重建人類的道德基礎。這一點,已經為越來越多的有識之士所認識。古往今來,許多思想家都提出過各自的道德思想,許多今天的世人也都想借用這些思想資源作為重新建立人類道德基礎的工具,而且也作出了不少令人敬佩的嘗試。僅就中國而論,從魯迅當年提出的“改造國民性”,到后來國民党搞的新生活運動,再到新中國建國后共產党一直在從事的精神文明建設,可以說都是這樣的實踐。這些嘗試不能說沒有在一段時期、一些方面對提升人類的道德水平起過有益的作用,但就總體而言,卻都沒有使人類的道德現狀發生根本的改善。中國共產党搞的歷次精神文明運動,其成效便是一個很好的證明。它不但沒能達到提高全民族道德水平的目地,甚至都沒能挽救其自身道德水平的下滑。事實業已證明,人類從古以來的所有理論,都已不能再使人類的道德回升了,這正是人類文明所面臨的最大危机。

正是在這樣一個十分特殊的歷史時期,李洪志先生傳出了他創立的法輪大法,他的關于“做好人”的思想,為提升人類的道德水平指出了一條可行的路。而上億法輪功學員修煉后所發生的顯著的精神變化也有力的證明,李洪志先生傳出的法輪大法,确實能夠起到其他所有理論今天都起不到的讓人類道德重新回升的作用。有關這方面的事例,在已經出版的許多法輪功學員的修煉故事中都有大量生動的反映,在明慧网每天刊載的文章中,也有大量的事例,為了節省篇幅在這里我們就不引用了。

听了這些話,有人可能會說,難道不煉法輪功就不能做好人嗎?當然不是。就象我們前面提到過的那樣,自古以來,叫人做好人的理論很多,一個人或一些人現在按照這些理論去做,也能做一個好人,但在今天這樣一個特殊的歷史背景下,讓上億的人一起做好人,卻只有李先生傳出的法輪大法才真正做到了。

也有人說,你們法輪功學員中有的人我以前就認識,沒修煉前就是個好人。言下之意,他并不是因為修煉了法輪功才變好的。不錯,以今天人類的道德標准來衡量,在上億的法輪功學員中,确實有不少人在沒修煉前就是社會公認的好人或比較好的人,但修煉了法輪功后,他們是不是比以前變得更好更純洁了呢?事實正是這樣。法輪功學員中還有些人,在修煉前則是公認的不大好的人,甚至個別還是社會公認的坏人,但修煉了以后,這部分人的精神面貌因此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這同樣是明顯的事實。我們說李先生傳出的大法能讓上億的修煉者道德回升,并不是說這些人在修煉之前都不是好人,而是講修煉了法輪功后,不管以前是好人也罷,不好的人也罷,坏人也罷,只要是真心修煉的,与自己以前相比,他們在道德水平、精神境界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明顯提升。

還有人說,你們法輪功學員難道就沒有缺點嗎?有的人我看還不如不修煉的常人呢!事實是,我們從來就沒說過只要一煉了法輪功,人就什么缺點都沒了,我們中不管是誰,只要還沒圓滿,就一定會有這樣那樣的缺點存在,甚至還會犯這樣那樣的錯誤;個別在修煉隊伍中混事的人和修煉以后雖有進步但對自己要求不夠嚴格的人,如果橫向比的話,也确實有可能不如一些沒修煉但思想境界比較高的常人。但和絕大多數不修煉的人有所區別的是,真心修煉法輪功的人都在不斷反省自己的缺點,不斷努力使自己比以前變得好一點,再好一點。這恰恰也正是李先生對我們的一貫要求。至于我們每個人身上還存在的這樣那樣的缺點和不足,也恰恰正是由于我們修煉得還不夠好,因而還沒有完全符合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的結果,而不是由于修煉本身所帶來的。

李先生的偉大還在于,他不僅講出了做人的道理,而且講出了修煉的道理,解開了許多練功人心里一直困惑不解的一個大問題,就是“練功為什么不長功?”讓他們明白了修煉的真正關鍵是什么,從而使成千上万的人在修煉的道路上從此有了突飛猛進的進步。

從文革中后期開始,气功便在中國大陸傳播了開來,特別是文革結束之后,很快形成了全國范圍的气功熱,据統計,最多時大陸曾有過上億的人練气功,有几千种气功功法在流傳。許多人練了气功后,身體明顯變得比以前健康了。于是在這個基礎上,許多人想要有進一步的提高,但山南海北走了許多圈,想找明師卻沒有找到,一直陷在已有的境界中不能如愿的提高上來。

針對這种情況,李先生一針見血的指出,“煉功為什么不長功?好多人有這樣的想法:我練功沒得到真傳,哪個老師教我點絕招,來點高級的手法,我這個功就長上去了,現在有95%的人都是這樣的想法,我覺得很可笑。為什么可笑?因為气功不是常人中的技能,他完全是一种超常的東西,那么就得用高層次的理來衡量它了。我跟大家講,功上不去的根本原因:‘修、煉’兩個字,人們只重視那個煉而不重視那個修。你向外去求,怎么也求不到。你一個常人的身體,常人之手,常人的思想,你就想把高能量物質演化成功?就長上來了?談何容易!叫我看就是笑話。這就等于向外去求,向外去找了,永遠也找不到。”“這不象我們常人中的什么技能,你花點錢,學點技術,就學到手的。這可不是這么回事,它是超出常人這個層次的東西,所以對你要用超常的理去要求。怎么要求呢?你就得向內去修,不能向外去找。多少人都在向外去求,今天求這個,明天求那個,并且抱著執著心追求功能,各种目地都有。有的人還想當气功師,還想治病發財呢!真正修煉得修煉你這顆心,叫修心性。比如說,我們在人与人的矛盾中,把個人的七情六欲、各种欲望放得淡一些。為了個人利益去爭去斗的時候,你就想長功,談何容易!你這不是和常人一樣了嗎?你怎么能長功呢?所以要重心性修煉,你的功才能長上來,層次才能提高。”(《轉法輪》23頁)而且,李先生不僅講出了“心性多高功多高”的道理,也把如何修煉心性的具體方法同時教給了我們。

在修煉法輪功的學員中不乏以前在其他法門比如佛教、道教和基督教以及气功中修煉的人,后來他們之所以放棄了原來修煉的法門轉而修煉法輪功,正是因為相比較之下,他們覺得李先生傳出的道理,直指人心,講出了修煉的真正要害所在,是他們以前在其他法門中修煉時一直想知道卻不知道的。

李洪志先生不僅淨化了上億修煉人的心靈,而且還為上億修煉人清理了身體,從而讓我們擁有了一個健康的身體。這也是他特別了不起的一個地方。

當然,鍛煉身體有各种各樣的方法,僅气功就有許多种,并非只有通過法輪功才能健身,但從實際情況來看,与其他健身方法相比,法輪功的健身效果卻是最明顯的。別的不說,有許多絕症重病患者就是因為煉了法輪功之后才康复的,以至于當年在大陸,不少癌症患者在被醫院判死刑時,醫生都會勸他們,去煉法輪功吧,听說法輪功治癌症特別管用。有關法輪功超乎尋常的健身效果的事例和材料,實在是不胜枚舉,有興趣的朋友只要到网上一查就能查到,我們在這里就不再舉例了。

試想,如果沒有明顯的健身效果,在這個最講現實的時代,怎么可能有上億之多的人一起那么熱中于煉法輪功呢?誰都不是傻子呀!進一步講,上億的人通過煉法輪功都把身體煉好了,如果這种功法的創立者沒有不同尋常的功力他能做到嗎?這不從一個最實實在在的角度證明了李先生的偉大和不平凡嗎?!

李洪志先生在他的書談到過不少修煉中存在和可能發生的現象,而我們在自己的修煉過程中都不同程度的感覺和體會到這些現象是真實不虛的,這也從一個角度充分證明,李先生是真正懂得修煉的名符其實的大師。這也是我們敬佩和景仰他的一個重要原因。

這方面的例子很多。比如,李先生在《轉法輪》235頁上談到吃肉問題時曾說,“有很多气功師當你一進班,就告訴你:從現在開始不能吃肉了。你可能想:突然間不能吃肉,還沒思想准備呢。今天家里可能就是炖的雞,燒的魚,聞著挺香還不能吃。宗教中修煉也是這樣,強制不讓吃。一般的佛家功、有些道家功也是這樣講的,不能吃。我們這里沒有叫你這樣做,但是我們也是講這個的。那么我們是怎么講的呢?因為我們這個功法是法煉人的功法。法煉人的功法,就是一些狀態都會從功中、從法中體現出來。煉功過程當中,不同層次會出現不同的狀態。那么有一天或今天我講完課有人就進入這個狀態:不能吃肉了,聞起來很腥,吃起來就想吐。不是人為的控制你不叫你吃或者你自己控制不吃,而是發自內心的,到這個層次上,從功中反映出來就不能吃了,甚至于你要真咽下去,就真的吐出來。”可以說,絕大多數法輪功學員在各自的修煉過程中,都先后真切的感受到了這种現象的存在。極少數人感覺不明顯,是因為他們本來吃肉的欲望就很淡,這和李先生書中說的也完全一致。

再比如,李先生在《轉法輪》第79頁中講到他在面授班上給學員淨化身體時學員會出現的各种反應時說,“在常人社會中為了名、利,人与人之間的爭奪,你睡不好,吃不好,你把身體已經搞得不象樣了,在另外的空間看你的身體,那骨頭都是一塊塊黑的。就這樣的身體,一下子給你淨化出來,一點反應沒有也不行,所以你會有反應。有的人還會連拉帶吐。過去有許多地方的學員給我寫心得體會中提到這個問題說,老師啊,我從學習班听完課回家,一路上盡找廁所,一直找到家。因為內臟都得淨化。有的個別人還會睡覺的,我講完了他也睡醒了。為什么呢?因為他腦袋里邊有病,得給他調整。腦袋要調整起來,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須得讓他進入麻醉狀態,他不知道。但有的人听覺部分沒問題,他誰得很香,可是卻一個字沒落,都听進去了,人從此精神起來了,兩天不睡覺也不困。都是不同狀態,都要調整的,整個身體全部要給你淨化。”許多參加過李先生面授班的法輪功學員都曾親身體驗過這里所講到的這些現象,可以說是分毫不差。

如果你是一個對修煉有所了解的人,你也許會知道,自古以來,在修煉界一直存在著許許多多沒人解得開的謎,比如天目、附體、玄關設位和卯酉周天等等,而李先生卻用最淺白易懂的語言,几句話就把它們說清楚了。這也是他讓我們感到敬佩和景仰的地方。如果他象大陸官方媒體上所說的那樣是個騙子,怎么可能做到這一點呢?

有些人總覺得李洪志先生論學歷不過才中學畢業,不可能有多大的本事。不錯,要論學歷的話李先生只不過是一個中學畢業生,但他講出的道理,卻是我們翻遍古今中外的書所找不到的,所以我們當中許許多多比他學歷高得多的人才由衷的敬佩他景仰他。其實,耶穌不也是沒受過太多的教育嗎?學歷從來就不是智慧的唯一標志,人類所了解的事情畢竟是有限的,有些事情是無法用通常的尺度去衡量的。

人啊,不管是誰,從本性來講,都是熱愛真理,追求美好的。說到底,上億法輪功學員對李洪志先生的敬佩和景仰,絕不是什么迷信,而正是這种熱愛和追求的集中體現;上億法輪功學員之所以由衷的敬佩和景仰李洪志先生,絕不是因為別的什么,而只是因為通過親身的修煉實踐,我們在他身上發現了我們在任何別的人身上都不曾看到過的真理的光芒和純正的美好。

最后,我們想對所有的世人真心的說一聲,李洪志先生是我們中國的驕傲,也是我們這個時代的驕傲。@(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法輪功紐約交流會 李洪志先生蒞臨
李洪志先生表示法輪功對政權沒興趣
組圖2:大陸法輪功慶賀法輪大法日
【特稿】513法輪大法日 預言中的今天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中共國師出醜被刷屏 王毅舉動惹疑
【秦鵬直播】美再發現中共核武庫 台曝最大共諜案
【新聞大家談】中共洪災施離間計 戰狼赴美任大使
【遠見快評】地鐵最後倖存者哭訴 驚悚電影再現
蓬佩奧:鏟除共產主義 美國須重塑信仰道德
【財商天下】河南洪災 事出有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