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詠梅:日本可能復活軍國主義嗎?

蔡詠梅

人氣 3
標籤:

【大紀元5月24日訊】在最近的反日遊行示威中,大陸和香港都有這樣一個口號「打倒日本軍國主義」,「反對日本軍國主義復活」,是中國抗日示威的一個重要訴求。但日本軍國主義復活是事實嗎?

  軍國主義,網上維基百科全書中文版作的定義是「以武裝力量統治全國,實行軍閥獨裁和侵略擴張的思想和政策。軍國主義國家對內鎮壓反戰運動,宣傳極端的民族主義和沙文主義,強行徵兵參戰,對外則窮兵黷武、進行國土擴張、屠殺被佔領地人民。」該條指出符合此定義的軍國主義國家有納粹德國、日本、墨索里尼統治的義大利、佛朗哥的西班牙。

歷史和現實的軍國主義國家

  維基百科全書是一個開放性的網絡資料庫,任何人都可上貼條目。此條目明顯是中國人大陸貼上去的。四個軍國主義國家德意西班牙三國皆有時間界定,是指歷史的而非現在的三國,唯獨日本例外。不對日本軍國主義作歷史階段的界定,不知是疏忽還是有意。

  但維基在英文版中「軍國主義」條目則界定很嚴謹,無一例外。歷史上的軍國主義國家,該條目稱有古希臘斯巴達、日本帝國、英帝國、德意志帝國和納粹德國、法國拿破崙帝國、墨索里尼的新羅馬帝國、蘇聯,薩達姆統治的伊拉克。現在的軍國主義國家則有以美國為首的美英澳三國的盎格魯撤克遜聯盟、中國、法國、以色列、北韓、伊朗和敘利亞,沒有日本。

  明治維新後的日本帝國實行君主立憲,有一部明治憲法,但憲法賦予君主「天皇」權極大,民權極小,軍人權力亦很大,可繞過文人政府內閣直接上奏天皇裁斷。並奉行富國強兵國策。二戰時日本軍人凌駕文官政府,掌控內政外交,全面打壓民權,包括共產黨人在內的政治異議人士被關被殺(美國佔領日本後政治犯獲得自由,日共曾發表公開聲明感謝美國為日本帶來民主),禁絕新聞言論自由,鼓吹武士道精神,煽動大日本民族至上的狂熱民族主義。可以說專制主義和軍人專權是日本帝國軍國主義的制度土壤。

  二戰後日本經美國佔領改造,脫胎換骨,成為憲政民主國家。至今半世紀有餘,日本憲政民主制度未有絲毫動搖。除非日本現行制度被推翻恢復專制,軍人上台執政,很難說日本帝國軍國主義有復活之望。

日本修改和平憲法之爭議

  比較有爭議的是日本欲修改戰後制定的和平憲法。日本戰後在美國主導下制定的新憲法確立「主權在民,尊重人權,和平主義」三原則,憲法(第二章)第九條宣佈放棄以戰爭手段解決國際爭端,不建立國家陸海空軍,不承認國家交戰權,因此日本只有自衛隊,沒有國防軍,新憲法稱為和平憲法。

  就是和平憲法這個第九條在日本引起長達半世紀的修憲之爭。反修憲的主要是左派政黨,如共產黨、社會黨、及左翼反戰知識份子,如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大江健三郎等。他們的理由是修憲可能使日本再發動戰爭。日本右翼則支持修改憲法第九條,以確定日本自衛隊為日本國防軍的憲法地位,讓自衛隊可以走出國門維和。在日本國內修憲和反修憲的爭論非常激烈,目前日本民意支持修憲的漸成主流。很多政論家預料,最終將是修憲派勝利,日本和平憲法第九條之修改似不可避免。

  日本有發動侵略戰爭的前科,被侵略過的受害國心有餘悸,因此對日本的一舉一動特別警惕,何況修改和平憲法之舉。但憑心而論,日本修憲以求擁有正規國防軍只不過向其他大多數國家包括德國看齊,日本修憲派認為這樣日本才能算是正常國家。有了國防軍與發動戰爭並無必然聯繫,至於發展成為軍國主義,更需要制度的條件。

中國對歷史最不負責任

  第二個爭議問題是所謂日本某些歷史教科書掩飾、修改或美化日本二戰侵略歷史一事。

  全世界的主要民族在歷史上都犯過這樣那樣的錯誤,但除了某些西方基督教民族,有認真誠實的懺悔反省精神,大多數都有選擇性遺忘的壞習慣,對自己的過去慣於隱惡揚善。像溫家寶總理所說正視歷史,對歷史負責的民族,可以說在亞洲找不到一個。當然有程度之分,若以德國作標桿,日本自然不合格,但中國比日本還要等而下之,大概只能得零分。

  大陸異議青年作家余杰去年曾訪問日本,對這個國家作了很深入細緻的考察,他的考察報告《日本,一個曖昧的國度》寫得很客觀。他批評日本大部份國民對侵略戰爭缺乏反省,只記得自己戰死的士兵,而忘記別國被殺的士兵和平民。但他亦指出日本是個多元開放的社會,解釋歷史的並非右翼一家,也有許多日本人勇於反省,他們「毫不留情地揭自己國家的短,讓日軍的暴行被全世界所知曉。」

  但在我們中國,自共產黨上台後,從中共一黨利益出發,以馬克思主義歷史觀將中國三千年歷史從古至今完全隨心所欲地改寫了一遍,有關中共的近代歷史更是編造出一大堆謊言,刪改了大量的歷史真相,官定教科書,全國一律,強迫人民接受。這些謊言今天仍寫在許多官方的教科書中,甚至直到今天敢於揭露歷史真相的人仍會有坐牢失去自由的危險。

  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海亞特指出,誠實面對歷史對任何國家都不容易。不過在允許公開辯論的國家,對歷史的詮釋可以經常受到挑戰、修改,或許因而可以更接近真相,但在使用歷史作為維持政權工具的獨裁國家,完全沒有這樣的希望。

  有一部份日本人對自己歷史上的惡選擇遺忘,並不能邏輯地推理出他們想讓這一段罪惡歷史再重演一次。如中共禁談大躍進、反右、文革,不是要再搞一次文革、反右,而是這些歷史太醜惡對中共形象和統治合法性有損。

  一九一五年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土耳其人的奧斯曼帝國曾屠殺一百五十萬亞美尼亞人,但直到如今土耳其從不認賬,對這段血腥歷史一直諱莫如深,由於亞美尼亞是南高加索一個古老的小民族,人微言輕,他們遭受的曠世大悲劇未得到國際的重視,當他們重提往事時土耳其還要厚顏抗議。二○○二年加拿大一部反映亞美尼亞大屠殺的電影因遭土耳其政府強烈抗議而被迫退出法國康城影展。雖然土耳其如此混賬,但沒有人會得出結論說土耳其還想恢復奧斯曼帝國。

當代日本青年與上輩不同

  對日本當今社會的觀察有許多層面和視角,角度不同可能感受也不同。就我個人的經驗和感受來看,我覺得日本民族,尤其是年輕一代已非過去那種民族意識偏狹的日本人。因為我有一個青春期的女兒和幾個同齡的姪兒姪女,平時比較留心青少年的興趣和愛好,發現香港、台灣和日本的青少年追求流行文化,可以哈日,也可以哈韓,哈華,超越地域國籍,沒有族群的歷史悲情包袱。流行文化很膚淺,但心靈是開放的。姪女和她的同學到日本遊玩,和日本的青年朋友成群結隊同遊,雖然語言有障礙,姪女不會說日文,日本孩子英文不行,但相處甚歡。姪女回來後大講日本的朋友如何熱情、如何可愛。

  我前年冬去柬埔寨吳哥窟,見到當地人在通衢大道上凌空高懸「日本萬歲」「我們熱愛日本」的大幅標語,甚為意外。吳哥窟為世界歷史遺產,有多個國家幫助維修,據說中國也參加,但以日本人出錢出力最多,當地人非常感激日本。我問計程車司機「你們為甚麼喜歡日本?」除了經濟援助,想不到還有另一個原因。司機說「日本女子不嫌我們窮,願意嫁給我們。」原來很多受過高等教育的日本女子為追求愛情嫁到第三世界貧窮地區,如印尼的巴厘島,甚至全世界最窮的國家尼泊爾。對於非常功利的中國女士們,這可能是非常難以想像的事。

  我個人的感受是,現在的日本青年常出國門,愛周遊世界,全球各地都有他們的腳跡。他們有教養,富而好禮,對人類所有文化財富不論出自哪國哪族都很尊重愛惜,在全世界都留下了很好印象,這和日本帝國時代只知忠君愛國以武士道精神為尚的那一輩完全是兩類人。日本厚生省最近公佈說,日本現在有八十五萬十五歲到三十四歲的青年離開學校後逃避社會不願工作,靠父母為生,,社會和家長束手無策,已成日本很大社會問題。而這個群體到二○○五年將增加到八十 七萬三千人,預計到二○一○年將達一百萬。這種現象亦是老一輩日本人不能想像的。就我看來,日本軍國主義的文化土壤應該已成過去式。

  日本帝國時的軍國主義為亞洲多國帶來深重的災難,也為自己人民帶來巨大痛苦和幾乎亡國的浩劫,對日本人民來說可謂刻骨銘心,擅於學習的日本人即或不理他國人民的感受,又豈會不汲取教訓讓軍國主義抬頭讓自己再「受二遍苦,吃二茬罪」?

  至於靖國神社門口穿皇軍服仍在夢想帝國輝煌的老兵,已是半身埋入黃土的過氣者,時不我予,徒呼奈何!莫斯科紅場每到星期日也有俄共老人舉著列寧畫像蘇聯紅旗示威,但能召喚回蘇聯嗎?

當年日本侵略亞洲各國,全民族皆捲入,不能把責任都推在所謂幾個軍國主義份子身上,反省懺悔是日本全民族的功課。批評日本應該,抗議日本也有理,但日本軍國主義復活應該是假問題,不能以此為據。

──轉自《開放雜志》(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專訪香港《開放》執行總編談新唐人事件
專訪蔡詠梅:教宗之死
星璉:悼念春夏之交三十一周年
吐為快:無題
吐為快:無題 人氣 47
最熱視頻
【紀元播報】強力回擊!川普禁中國客機飛美
【拍案驚奇】六四更多細節 中共特工亂美國曝光
【直播】香港支聯會:遍地燭光悼六四
【直播】6.4疫情追蹤:郝海東嚇壞共產黨
【新聞第一現場】美暴徒講中文 中領館或參與
【有冇搞錯】中央猶豫 港共急切 林鄭北京碰壁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