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囪

陳加再
【字號】    
   標籤: tags: ,

你確實是勇士般地站立在藍天與灰褐的屋頂之間

以一身英挺的骨架,矗立在高高的屋頂上,一柱擎天般地,試圖擎起半天流浪的雲彩,半天湛藍的蒼空。

彷彿在清晨,或是傍晚時分吧!當人們注視著你,端詳著你時,你確實是勇士般地站立在藍天與灰褐的屋頂之間。

可是,當人們都忙於工作時,你也大口大口地吐出烏黑的煙霧、大口大口地吐出黑臭的灰塵,而竟一臉自在無憂的模樣兒。

由於你吐出的黑壓壓的烏雲,污染了藍藍的天、白白的雲、清澈的流水、翠綠的山岡,更污染了原本清新的空氣。

人們處在如許的混濁環境中,怎能不生病、怎能不面容飢瘦?於是他們的臉上不再有笑容了,他們的心底都在暗暗地罵著:

該死的煙囪呵!作惡多端的煙囪呵!文明的殺手啊!潔純的剋星啊!@(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2021年的宗教自由峰會上耿格接受採訪時,談到了她的父親高智晟先生在2017年再次被失蹤前與她通話時告訴她的一個夢。高先生是一位非常虔誠的基督徒,說那個夢是上帝給他的一個景象。
  • 那是2001年,我第一次來到了澳大利亞。 那一年,我是一個隨團旅行者,旅行的路線是武漢——上海——墨爾本——堪培拉— —黃金海岸——悉尼——上海——武漢。
  • 櫻桃正當季。昨天買到了今年最好吃的櫻桃,價格也很好,$1.49/磅。不由得想起十幾年前在北京的另一次櫻桃體驗。那是冬天,去崇文門的新世界商城地下超市購物時,看到了讓人垂涎欲滴的智利進口櫻桃。
  • 我叫耿格,我的父親高智晟是人權律師,他被關進監獄直到2014年。你們可以從網上看到很多關於他和他的工作的資料。但是,今天我不想談眾所周知的他,我只想說說只有女兒才知道的他。
  • 在人多的地方 我像個啞巴 我喜歡與花草說話 說著說著,愛情就凋謝了 說著說著,冰雪就化作了春水
  • 請允許我這樣稱呼你,真是非常幸運,在多如繁星的書籍裡,我寫的書能被你選中。在世界的另一角,我聽到你的聲音啦,接下來,你將收到一封來自仙女老師的回信。
  • 登上觀海樓望向大海,前面一片遼闊的綠黃水田綿延至西邊堤岸,緊緊接著天際,近處水田旁,一排木麻黃在風中搖曳。忽然發現,田裡有幾個白點跳動,從身邊的望遠鏡裡看得就清楚了,幾隻環頸鴴站在田裡
  • 這裏靜得出奇,偶爾的深夜,捨不得放棄那猶如遙遠星辰般的靈感,披衣起床,遙望窗外燈火注視下的村鎮
  • 在這個暮春初夏的時節裡,天地人間迎來了通透而明淨的五月。春風冷暖交替,春雲積聚數日,終於下了一場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