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拉.菲吉:在歲月的斜梯上輕唱 展示迷人姿態

標籤:

【大紀元5月7日訊】(中華網5月5日報導)勞拉.菲吉已經把爵士的絮絮叨叨轉化為和你親切交談,你甚至會體味出一點風塵味,非常合適的風塵味。

  在爵士女歌手裡,像勞拉.菲吉這樣保持女性溫柔的並不多。她不像大多數黑人女歌手那樣,有一種天然的爆發力。她更像是在歲月傾斜的階梯上緩緩展示迷人的姿態。

  在爵士史上,凡是要稱後的都得挺胸凸肚,重量過人,然後大家會給她一個雅號——爵士媽媽。如果你是一個熱愛女聲的爵士樂迷,會把歷史上幾個最偉大的爵士歌後視為珍寶,她們的歌聲裡都蕩漾著一種討人憐愛的氣息,發嗲的自愛與深情的求愛,那種在高音裡震顫的柔度就是最美的樂器。

  比莉 .荷立戴、艾拉.菲茨傑拉德,還有莎拉.沃……在她們之後,沒有人能達到她們的高度。像比莉與艾拉那種把自己精彩的人生都唱出來的歌手,不會再有了——誰還會像她們那樣在俱樂部裡遭人輕視,當比莉.荷立戴拒絕撩起裙子讓玩客塞小費的時候,她是在和整個歧視黑人的體制做鬥爭!

  為甚麼出色的爵士女歌手遠遠超出男歌手?很簡單,所有女歌手都把聲音當作一種愛的方式,爵士音樂是她們感情生活裡一個足夠開闊的領地。兩年前,在勞拉.菲吉的現場,感覺她正是在優雅地述說自己的故事,甚至生命裡的失落。

  請允許我把勞拉.菲吉比作老天後艾拉的外甥女,或比作更流行一點的Peggy Lee的直系親戚,因為這樣的聲音即使放在50年前也很出眾。50年後的勞拉.菲吉,有一段像美國黑人歌王Nat King Cole那樣的父女情結;她用音樂講故事,每個音符都是故事的細節;她還可以找到更大的樂隊把歷史縮短為零距離。

  有人說當今美女爵士歌後戴安娜.克勞是Swing(搖擺爵士)的承繼者,勞拉.菲吉也是。她對這樣風格的音樂癡迷與她做舞女的母親有關,也與其從小住在安第斯山腳下有關。正如她自己所強調的:她的音樂裡有拉丁的影子。

  有人把勞拉.菲吉稱為荷蘭國寶,說實話,這只是她的國籍。很難確定她的根在哪裏,童年時的父親形象與移居南美的日子在勞拉.菲吉的內心深處紮下了漂移的根。我甚至以為,她的根的一部份在東南亞——在東方,勞拉.菲吉的地位與名聲勝過很多人,包括「當代三大爵士女歌手」。

  勞拉.菲吉1992年的唱片《Bewitched》是她最有名的作品,讓人記住的是她在微風裡輕吟的風度。曾經,勞拉.菲吉更像是個說愛的女人,把她多餘的愛織成一張網,用距離的柔情逮人——這是女人的天性。

  勞拉.菲吉年輕時是火辣辣的,她曾經是一支迪斯科組合的成員。現在,在演唱會現場,勞拉.菲吉不是在歌唱命運,她就是命運裡的人。她已經把爵士的絮絮叨叨轉化為和你親切交談,你甚至會體味出一點風塵味,非常合適的風塵味。

  2005年,上海一下子來了四位和爵士沾邊的女歌手。如果分別用色彩來描述這四個女人,我想戴安娜.瑞芙(Dianne Reeves)是黑色的,諾拉.瓊斯是青色的,戴安娜.克勞(Diana Krall)沉醉在藍色裡,而勞拉.菲吉則掩隱在紫色中。Dianne Reeves保持著黑人特有的爆發力,她顫抖的高音華麗而略帶侵略性;諾拉.瓊斯的溫馨還是鄰家少女的感覺,生活閱歷上的稚嫩使她的可愛有著迷人的生澀; Diana Krall至少是敢於製造情調的,那種在藍絲絨上捕捉敏感的憂鬱;而勞拉.菲吉比前面任何一個女性更入世,她有一點駐足在生命光圈邊上的味道,所以她屬於紫色。她讓所有的女人感覺親切,因為她人生的紫色不是絢爛的,而是在幽深的地方靜靜地開放。說自戀也好,說驕傲也好,反正男性都會把她當作尤物——有點過期的尤物。

  一度,不太喜歡勞拉.菲吉對情境的過分執著和煽情,後來覺得她並不令人厭煩,儘管她經常從危險的情感漩渦輕盈地漫步而出。

  我想這個人天生就是這樣的,情調是她奢侈的禮物,送給大家。(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布什及兩位前總統瞻仰教皇遺容
切尼夫婦收入多過布什
直排輪世界盃馬拉松  駱威霖獲男子組亞軍
組圖:布什結束大衛營度假返回白宮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最強防空導彈 在以色列空襲中沉默
【思想領袖】羅傑斯談黑暗政權及其幫凶
【拍案驚奇】拜登政策惹反彈 習近平軟硬兼施
【珍言真語】何良懋:社交媒體與現代科技壟斷危險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