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奪回遺作版權 倪敏然家屬擬告夏禕

人氣: 2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5月9日訊】〔自由時報記者林淑娟╱台北報導〕倪敏然撒手人寰後,留給妻兒的遺產有限,為了幫助沒有謀生能力的李麗華及尚未成年的一雙兒女,據了解,倪的親友打算根據他曾被台北榮總診斷出有「重度憂鬱症」的證明,向夏禕要回原本就屬於倪敏然的相關著作版權。

倪敏然的友人表示,李麗華並無謀生能力,兩個小孩也還在唸書,就算版權要回來後,可以拿到的版稅不多,但也是不無小補,「這本來就是倪哥的創作,夏禕如果上道、還有點良心的話,應該自己退回來才對吧,說不定網友為了幫助倪的家人會串聯起來購買,應該可以稍微幫助他們的家計。」至於倪的家屬是否可以據此收回節目版權,據法界人士看法,仍需法院做最後判斷。

倪敏然今年1月中與夏禕仍情感糾葛時,曾簽下「節目產權讓渡書」,將原本他與萬世國際各擁有一半智慧財產權的舞台劇「大宅,門都沒有」及「花漾禕人」演唱會版權都讓給夏禕。不過,倪敏然的友人卻認為,當時的倪敏然其實已經患有重度憂鬱,3月他吃安眠藥撞進山溝時,榮總醫生已經證明他患有重度憂鬱症,他的遺體被發現時,身上也還留有複診掛號單,「顯然他簽讓渡書時,精神狀況已經出問題了。」

對於倪敏然家屬有意上法院追回遺作版權,夏禕經紀公司表示,關於傳統藝術的相關表演都是由夏禕自己處理,經紀公司完全沒有過問,所以關於與倪敏然的版權紛爭,得等夏禕回來自己說明。

外傳身後遺產不多的倪敏然,追思會及喪葬處理費用高達兩千萬元,余天及方芳昨天嚴詞駁斥,方芳氣憤地說:「連辜老告別式都不用花到那麼多吧,如果有兩千萬元,拿來照顧他的子女就好了啊。」

倒是倪敏然最後的安息地「福田妙國」,業者原本打算捐出七百坪土地建「七先生紀念館」,余天夫婦昨天說,他們建議業者乾脆捐贈一甲土地,作為文化演藝界人士之用。

倪汀諾表姊 網誌抱不平

〔記者張釔泠╱台北報導〕對於導致倪敏然走上自殺一途的「倪夏戀」,倪家並非外界所想的「沒有聲音」!

倪敏然自殺後,遺孀李麗華異常堅強,但卻鮮少出面表示意見,反倒是倪敏然生前的好友,全都為了挺她,而跳出來砲轟夏禕,頻頻要夏禕出來負責任,而倪敏然的親人,除了兒子倪嘉昇曾吐出一句「想打夏禕的女兒」,沒有任何激烈反應。

事發至今,倪敏然的親妹妹倪蓓蓓、倪茜茜,始終相當低調,幾乎不曾在倪敏然骨灰暫放的慈恩園露臉,所有治喪事宜,全權交由倪敏然生前最好的朋友余天處理,只不過倪家真的這麼沈默嗎?其實不然,從倪汀諾的個人網頁上,連結到註明為「親愛的表姊」的網誌上可看出,倪家對於這段婚外情也有「不諒解」與「不苟同」!

在「倪汀諾表姊」的網誌上,她寫著:「他怎麼可以這麼自在,小孩還這麼小…

他們連父母吵架都沒見過,那麼單純,如果突如其來的某一天,告訴他們『爸爸為了追求愛情,以後不會再和我們住在一起』他們會怎麼反應呢…

我努力不要去評斷別人,因為這本來就是他的事…

如果這就是愛情自私而且瞎眼的話,最好別來接近我!」

從「倪汀諾表姊」的網誌,還可以連結到她的個人相簿,其中一本命名為「身邊的人很珍貴」的相簿,裡頭放了倪茜茜、倪嘉亨、倪嘉昇、倪汀諾的照片,她與倪汀諾一樣,也稱呼倪嘉亨為哥哥,因此推論她是倪敏然兩個妹妹的小孩之一,也就是倪敏然的外甥女。

記者累昏頭 問題鬼打牆

連續多日,眾多電子與平面媒體記者輪班守候在慈恩園,一見有人現身,先不管是誰,一定是衝上去先拍了再說,也許是鎮日守候累昏頭,記者們的各種無厘頭反應常讓受訪者哭笑不得。

場景一:李立群在深夜十一點多低調到慈恩園,低頭等電梯時,某位不識李立群的電視台女記者劈頭就問:「你是他哪裡的朋友?」李立群詫異地停頓一秒後回答:「我是他台灣的朋友!」進電梯後,猛取笑那位早羞紅臉的記者。

場景二:余天陪著總統陳水扁弔唁倪敏然,媒體追問余天阿扁總統與李麗華的互動情形,余天鉅細靡遺講了一遍,原以為訪談已經結束,竟有電視台記者「鬼打牆」般問:「那阿扁總統跟麗華姊都說些什麼?」余天看了記者一眼,為難地說:「剛剛不是都回答過了?」

場景三:方芳低頭等電梯,衝上去後一時不知道該問什麼的電視台記者,大聲問:「你是來幹什麼的?」方芳一聽,冷冷地回答:「我還能來幹什麼?」發問者當場又是滿臉斜線。

場景四:十一歲的倪嘉昇終日被困在父親靈堂,昨天傍晚,就在所有媒體已經快要累掛時,電梯門一打開,戴著棒球帽及墨鏡的他,竟然一溜煙往外衝,以跑百米的速度溜進休旅車外出透氣,在後頭追得氣喘吁吁、來不及反應的大哥大姊們,只能懊惱地說:「吼,他是音速小子喔!」幾個小時後,倪嘉昇回到慈恩園,馬上就被大批記者包圍,還有記者摟著倪嘉昇的肩裝熟地問:「弟弟,你剛剛去哪裡啦!」嚇得倪嘉昇趕緊回答:「哥哥,我…我去買星期四要穿的衣服啦!」

場景五:媒體久候凌菲卻不見人影,好不容易見到有一白衣短髮女子,戴著墨鏡現身,也是衝上去胡亂拍,拍完後,大家爭相問:「她是誰啊?」有人懷疑「該不是凌菲吧?」就在大家充滿問號之際,答案出爐,原來是「痛苦歌王」孫情的老婆啦。(文╱林淑娟 )

凌菲返台多日 仍未現身靈堂

倪敏然前妻凌菲原定昨天中午要到慈恩堂見倪敏然最後一面,不過媒體守候整日,凌菲與倪嘉亨母子卻始終不見人影,據了解,主要是因為仍有細節沒「喬好」,李麗華也還沒做好要用什麼心情和凌菲見面的準備。

凌菲已經回到台灣準備送倪敏然最後一程,原本余天昨天中午要和她相約一起到靈堂,最後還是沒現身;據透露,昨天也不見人影的倪嘉亨,應該是跟媽媽凌菲一起過母親節,等12日倪敏然的追思會一結束,倪嘉亨隔天就會趕回中國,回到工作崗位。

(文╱林淑娟 )

倪家沒招魂 居民求心安砍倒蓮霧樹

藝人倪敏然5月1日被發現在宜蘭縣頭城鎮山區一棵蓮霧樹上自縊身亡,事後不斷有媒體報導,當地傳出靈異事件,6日當地居民依照習俗邀請道士到場作法,鋸斷倪敏然自縊的蓮霧樹,還焚燒紙錢、誦地藏王經,希望讓亡魂安息,也讓居民能恢復平靜的生活。

當地居民說,依照一般民間習俗,亡者的魂魄可能會留在往生的地點,家人應該要到現場招魂,讓亡者找到回家的路,不過可能因為倪敏然家人宗教信仰不同,始終沒有家屬如大家期望到場作法事。

尤其是這幾天來,有人自稱通靈者說倪敏然自縊地點有靈異現象,也有人穿鑿附會說此地十多年前也曾有人自縊,還誤傳為同一棵樹,越傳越離譜,還有人慕名而來指指點點,讓當地居民寢食難安。(文╱黃邦平 )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5-05-09 2:0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