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節的祈禱

方草

人氣 1
標籤: ,

明天就是七夕節了,雖然按照中國的古老傳統,農曆的七月七日被認為是七夕節,但是在西曆已被國人使用了近百年的今天,年輕的一代實質上就是把西曆七月七日視為七夕節——中國的情人節。根據中國民間古老而又美麗的傳說,這一天是天上牛郎和織女一年一度相會的日子,有許多被他們的真摯愛情感動的喜鵲會從人間四面八方飛過去,用翅膀連著翅膀的方式為他們搭成一座跨越天河的長橋,讓他們夫妻倆在橋上相會,互相訴說彼此的思念之情。據說在這天晚上,那些心靈卻手不巧的大閨女、小媳婦們如果頭戴斗笠躲在花園裏或藏在菜園的辣椒叢下,不僅可以聽到牛郎和織女間的綿綿情話,還可以悄悄地向織女討到做女紅的百般技巧,所以這個節日也叫“乞巧節”。

自從我的夫君張林先生2005年1月29日被當局抓捕帶走後,我只有兩次機會見到過他。第一次是在2月1日,我冒著刺骨的寒風去拘留所給他送冬衣,隔著兩道鐵柵欄相距兩米遠的距離,跟他進行了短暫交談,他叮囑我要用心帶好兩歲的女兒和照顧好雙方的年邁雙親,當時我心中有許多話想要對他訴說,但是還未及講完幾句獄卒就咋咋唬唬、呼吆喝六的把他帶回囚室。第二次是在6月21日,在蚌埠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張林先生進行所謂“公開審理”的法庭上,他從戴著手銬被押進法庭的那一刹那起,就用目光急切地往旁聽席上搜尋家中的親人,一見到我和他的母親、他的妹妹就滿懷寬慰地發出了會心的微笑……。(我不忍心在這裏再一次回憶這次見面的情景,在《芳草萋萋 秀林葳蕤》一文中曾有過記敍。)

這幾天正值淮河中下游地區的梅雨季節,淫雨霏霏不絕如縷,特別是今夜的大雨傾盆而下,仿佛天幕被什麼人捅漏了一塊,銅錢大的雨點砸在門前的雨棚上,聲如擂鼓,似乎我正身處古代的戰場,四周只有轟響的雨聲,好像厚重的雨簾早已把我狹小的屋宇從整個世界中隔離了出來,成了一個只有我和兩歲女兒存在著的孤島。梅子紅了,櫻桃紅了,玫瑰紅了,美人蕉開了又謝了,梔子花謝了又開了,門前的那棵觀音柳的樹枝上,花綻放了又在雨季閉上了,我的女兒安妮也一天一天地長大了、嘴甜了、話多了,可是我的夫君——仁、義、禮、智、信、勇無一或缺的張林先生——被他們綁架走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到這個雖然狹小但卻充滿溫馨的家裏。儘管七夕節是仲夏時令的一個節日,但是,當這個城市裏無數對有情人眷屬成雙、雨夜相偎的時候,我心中的秋季卻提前來到了,“秋風秋雨愁煞人”。此時我坐在書桌前,隨著鍵盤上盤旋著的冰冷的敲打聲和螢幕上不斷湧出的字流,一首古代的詩歌踏著梅雨和愁緒的節拍,宛如一位皓腕採蓮的江南女子的幽玄身影驀然出現在我的心中:

  問君歸期未有期,
  巴山夜雨漲秋池,
  何當共剪西窗燭,
  卻話巴山夜雨時。

在這七夕節即將到來的大雨彌漫的前夜裏,最起碼我的心是自由的,誰也不能奪去。他們能奪走我的夫君,能奪走我女兒張安妮的父親,能奪走我人生的幸福和家庭的溫暖,但他們卻奪不走我的筆和我心中的愛與憂傷。在今後的日子裏,不論天上是新月、殘月、一輪滿月;不論地上是迷霧、冷風、漫天大雪;不論是白馬秋風塞上,還是杏花春雨江南;不論我身在祖國,還是適彼樂郊;不論我的夫君早一天還是遲一天回到我的身邊,我都會無比深情地使用我的母語,使用我的歷代祖先曾使用過的無比優美的漢語言文字,不停的記述我對夫君的懷念和愛戀,也像我的夫君那樣用別樣的聲音歌頌我的祖國,向所有懂漢語的人傾訴對祖國和人民的熱愛,也向世人如實的描述這片神聖土地上的暫時的黑暗,也向上帝述說這片土地上的人民所遭受的苦難和他們對光明世界、自由人生的渴望。

現在子夜的鐘聲響了,七夕節已經來到。不知道天亮前大雨會不會停下來;不知道七月七日中國情人節的這一天,多日來的梅雨會不會為牛郎織女、為天下四面八方的喜鵲、為我們這個珍珠之城(the pearl city)的所有有情人而暫停一會兒;不知道張林先生—–我永遠的情人—-在那燕山腳下沒有一處樹蔭也看不見飛鳥的監獄裏能否記起這個天上牛郎織女鵲橋相會的日子;也不知道在七夕節的三天後也就是七月十日—–按法律規定法院必須在這一期限之前對張林先生告之審判結果——我的夫君將會面臨什麼樣的命運。在這大雨滂沱、似乎無邊黑暗、無限深沉的七夕節的黎明將要到來的前夜裏,有一個妻子和母親的禱告的聲音從我的心中升起:

耶和華啊,求你看佑我的祖國和人民!

東方的中國離耶路撒冷並不遙遠,喜瑪拉雅山也和錫安山一樣神聖。
古老的漢語也和希伯來語、希臘語、拉丁語、英語、法語、德語一樣優美,它也是你的恩典所賜的。
黑色眼睛、黃色皮膚的我們,也是你的兒女,我們用漢語禱告的聲音也同樣能傳到你的耳畔。
你將華盛頓、林肯、羅斯福、聖女貞德賜給熱愛自由和民主的西方;
你將曼德拉、圖圖大主教賜給黑色的非洲;
你將解放者玻利瓦爾省賜給南美洲的人民;
也求你將中國未來的領袖、太久地承受著苦難的中國人民的解放者賜給我們。
求你賜給我們光明的火炬、和平的鴿子、自由飛翔的鷹,
讓火炬驅散神州大地的黑暗;
讓鴿子在我們五十六個民族間傳揚友愛的音符;
讓鷹給我們和我們的後代樹立一個永遠追逐自由的榜樣。

感謝你在兩千年前賜給我們大成至聖先師孔子仲尼,
讓我們至今傳頌著“世上無孔子,萬古如長夜”。
感謝你在更早的時候賜給我們炎黃二帝和堯、舜、禹、湯,
讓我們的祖先在這東方遼闊的大地上開疆辟土,世代繁衍生息;
感謝你賜給我們神農,讓他教會我們的祖先辨識百草,從而懂得了農耕和醫藥;
感謝你賜給我們倉頡,讓他教會我們的祖先不再結繩紀事,而是用在我們的眼目中最科學、最形象、驚天地泣鬼神的漢字,
記錄在我們的心靈中、兩耳旁最優美的漢語,
使我們燦爛的文化代代相傳,延綿至今,
戰火燒不毀它,暴君顛不破它,外族不能嬗變它,
毛賊的“十年文革,千古浩劫”也不能割斷它。

耶和華啊,感謝你賜給我們伏羲、文王、老子、莊子,
讓我們的祖先在渭水旁、朝歌城、涵谷關和蒙城農莊的樹蔭下,
仰觀天象,俯察萬物,寧靜致遠,心騖八極,
為我們創造和構思了我們民族獨有的哲學,
讓我們在世界民族之林中傲然站立,心有所倚。

耶和華啊,感謝你賜給我們長江、黃河,
感謝你賜給我們長江邊上的河姆渡、三星堆,
還有長江邊上的甘蔗林、魚米鄉,
感謝你賜給我們黃河之畔的三山五嶽和一望無際的大平原,
還有黃河之畔的青紗帳、紅高粱,
讓我們的祖先五穀豐登,年年有餘。
感謝你賜給我們南方的絲綢、茶葉,和北方的美玉、駿馬,
讓我們的祖先衣著光鮮,身佩玉飾,
上馬疾行,下馬品茗。

耶和華啊,感謝你特別厚愛我們的祖先,
賜給了他們無上的智慧,
讓他們在農耕之餘,
誕生了諸子百家、傳下了魏晉清雅。
感謝你賜給了他們百樣的情懷、萬千的思緒和無盡的才華,
寫下了唐詩、宋詞、元賦、明曲,
唐詩永恆,宋詞不朽,元賦絢爛,明曲悠長。
你用這種方式讓我們祖先的心靈的光輝映照
了我們今天的日子,
還有我們子子孫孫無盡未來的所有時光。

耶和華啊,你曾應允過你的子民們,你的福音將傳遍地極,
可是,你似乎已將亞洲東部、太平洋西岸的這片大地遺忘,
一百年前,這片土地如同一片豐腴的桑樹葉子,
但是今天,它已被北邊的強盜用鐮刀和斧頭砍去了幾大塊,
變成了如今這般模樣—–像一隻精竭枯瘦的公雞,
那鐮刀和斧頭還在這片剩下的雞形的土地上,砍下了7000萬顆人的頭顱,
也伐光了無數的森林,毀盡了無垠的草場,
以至於今天人人自危,荒山如禿,野嶺醜陋,塵沙暴走,污水橫流,
耶和華啊,請你發出雷霆般的震怒吧,
請你降下猛烈的火焰,
毀滅這神州大地上的敗類、漢奸、內賊、貪婪無恥的官吏和他們的頭目,還有他們的住所和他們麋集的城市,
如同當年你曾降下憤怒的火焰和震耳的暴雷毀滅了所多瑪、蛾摩拉。
在那之後,你的福音必將伴隨著自由的號角傳遍長城內外和大江南北,
華族的萬民必將仰慕和讚美你,
如同仰慕大漠孤煙,
如同讚美長河落日。

耶和華啊,求你聽我的禱告,容我的呼求達到你面前。
我在急難的日子,求你向我側耳,不要向我掩面;我呼求的日子,求你快快應允我!
因為我的年日如煙雲消滅;我的骨頭如火把燒著。
我的心被傷,如草枯乾,甚至我忘記吃飯。
我警醒不睡,我像房頂上孤單的麻雀,
我的仇敵終日辱駡我,向我倡狂的人指著我賭咒。
神啊,驕傲的人起來攻擊我,又有一黨強橫的人尋索我的命,他們沒有將你放在眼中。
求你向我轉臉,憐恤我,將你的力量賜給僕人,救你婢女的兒子。
求你向我顯出恩待我的憑據,叫恨我的人看見便羞愧,因為你耶和華幫助我,安慰我。
萬軍之神啊,求你回轉,從天上垂看,眷顧這葡萄樹,
保護你右手所栽的和你為自己所堅固的枝子。
願他們的宴席在他們面前變成網羅,在他們平安的時候變為機檻。
願他們的眼睛昏蒙,不得看見;願你使他們的腰常常顫抖。
求你將你的惱恨倒在他們身上;叫你的烈怒追上他們。
願他們的住處變為荒場;願他們的帳篷無人居住。
願那些尋索我命的,抱愧蒙羞;願那些喜悅我遭害的,退後受辱。
但我是困苦窮乏的。神啊,求你速速到我這裏來!你是幫助我的,搭救我的。
耶和華啊,求你不要耽延。

耶和華啊,求你看顧我的夫君,
讓他在陰謀者的牢獄中堅固信心,
不要被病痛和悲愴擊倒,
讓他擁有悲愴的靈魂,
也有堅強如鐵的意志和肉身。
求你看顧我的女兒,
讓她在這充滿灰塵和工業污染的城市裏,
能夠依靠天然的生命活力戰勝物質生活的貧乏,
茁壯成長,如鮮花之燦爛,
讓她不僅身上流淌著他父親的血脈,
也讓她父親高貴靈魂的力量在她的身上充滿。
求你看顧我夫君的父親、母親,
還有我的父親、母親,
讓他們四季平安、內心安寧。
請你也看顧我這個柔弱女子,
並賜給我內心和身體都擁有來自於你的力量,
讓我去打敗痛苦、貧困和陰謀者的迫害,
也讓我從今以後不再懼怕他們的竊聽、監視,
讓他們對我當面的侮辱和背後的構陷都不能傷害我。
耶和華啊,我還求你賜給我文思不絕、佳句如縷、
筆如利刀、華章常有,
讓我用佳句和華章歌頌你、讚美你,
讓我用利刀刮去他們潑在我身上的污垢,
也用利刀去刺破他們的虛偽面具,讓他們露出原本的醜惡,
也讓我的筆常年在我的手中,如同武士和他的寶刀形影不離,
耶和華啊,敵人從我夫君的手中奪走了筆,
你卻又從敵人的手中奪了回來並交給了我,
我不會辜負你的安排,
我要讓全世界的黑暗在你的面前顫抖,
讓魑魅魍魎在你的面前自慚形穢,如同撒旦在你無限的光耀中。

耶和華啊,求你繼續垂聽我略顯漫長的禱告,
2005年7月7日的黎明已經來臨,大雨還未止息,
這一天是中國的情人節,
我的夫君在潮濕陰暗的牢房中,
而我在大雨包圍的家的小屋裏,
但是,由於你的大愛將我們夫婦倆的心靈連接,
我並不感到孤獨。
求你保佑這座珍珠之城和這城中所有的有情眷屬,
讓他們相親相愛,
猶如我和夫君在曾經擁有自由的日子裏。

2005年7月6日夜—-7月7日晨

7月7日是中國的情人節,即七夕節。
注:我和張林先生的家鄉是安徽省蚌埠市,現在就住在這裏。蚌埠市別稱“珠城(the pearl city)”,據說古代這裏曾是漁人蕩舟采珠之地,現在仍然盛產珍珠,以此得名。(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抄襲七夕
詩:流放七夕
楊天水:我們有責任聲援張林
停止迫害張林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美國制裁才知中國超級電腦有假
【新聞看點】美對台新規踩紅線 中共詭異沒聲
【時事軍事】美海軍驚人計劃 快速打擊劍指中共
【拍案驚奇】拜登30天提6兆支出 台積電亟需水
專訪新書作家:成功亞裔與種族歧視的背後
【預告】專訪程曉農:經濟全球化告別中國版(6)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