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我為反腐獻計(一)

【大紀元11月1日訊】(新唐人熱點互動採訪報導) 聯結收看

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欄目熱線直播節目,我是主持人安娜。最近中共檢察機關的一份報告顯示,到2005年底,中共有超過四千名高官,因為貪污和賄賂逃亡國外,他們攜帶的贓款超過七百億。

最近在陳良宇下臺之後,還有其他高官紛紛落馬之後,很多人認為中國的貪污腐敗現象可能會有所好轉。那麼中國的貪污腐敗現象會不會有所好轉,它的根源是什麼?如果中國要杜絕貪污和腐敗有什麼良藥?今天我們請幾位嘉賓和我們大家一起探討這個話題。

主持人:我們是熱線直播節目,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電話參與討論,我們的電話號碼是646-519-2879,中國大陸的朋友也可以打我們的免費號碼179710-899600-8663。

首先跟大家介紹一下現場的兩位嘉賓,這位是著名的時事評論家陳破空先生,這位是著名的人權律師葉寧先生。

另外,我們在線上還有一位山西省科技專家協會秘書長賈甲先生,他最近在前往台灣的時候脫離了中國代表團,申請政治庇護,而且他說他要堅決的決裂共產黨,並且以真名退黨,我們現在請他來回答一些問題。賈甲先生您好!

賈甲:您好!

主持人:我們看到您發表的聲明,我想先問一下您為什麼要說這番話,採取這樣的行動呢?

賈甲:很多人問我,你為什麼要冒這麼大的風險與中共決裂?我要告訴大家,實現中國民主是中國人一百多年來的訴求,中國的一切問題就在民主體制下才能得以解決,只有民主才能救中國,而共產黨是實現中國民主最大的絆腳石,中共是中國一切災難和動亂的根源。

所以我這次出來主要是想借助國外的各種媒體渠道去號召中國廣大黨員幹部、解放軍、武警、警察、國安和警特人員退出中共,結束共產主義暴政。我們將宣佈成立「中華民主聯邦共和國」,退出中共的就可以直接進入「中華民主聯邦共和國政府」。

有很多人懷疑說,如果共產黨不在了,中國怎麼辦?這很清楚啊,就有自己的民主政府,退黨的人就可以直接進入民主政府。

我這次出來就是要為國內廣大的黨員幹部、軍人和警特人員做出表率、做出楷模,做帶頭人。那麼有的人還要問我說:大陸的高官對中共的體制一般的態度是什麼?

我認為中共的高官對中共的體制一般他的態度有三種:第一、大家普遍認為共產黨的政權氣數已盡,到了死亡的週期階段上,所以大家都非常公開的把自己的親人安排到國外,也就是說大家在做好後事,一般幹部在一起說話的時候都很隨口問:「把兒女送出去了嗎?」「送出去了。」「送出去了,好好好」,這是第一種態度。

第二種態度,既然前途是這樣,是黑暗的、沒有指望的,就活一天算一天,拼命的抓、拼命的貪,因為他們看到前途是黑暗的,沒有什麼指望,拼命的貪、拼命的享受、拼命的撈錢。

也就是說現在國內廣大的黨員幹部和全國的民眾都有一種普遍的態度,都在等待,等待變革,都在等待。廣大黨員幹部期不期待變呢?都在期待變,但是有一種恐懼心理,是不是一旦變了我們會調到哪裡?會受到清算?這也是一種態度,對中共體制的態度。

那麼我在這裡告訴全世界各國政府和全世界人民:中國廣大的黨員幹部、解放軍、警特人員整個是好的,都是些優秀人才,是被共產黨利用,是上了它們的當,上當受騙是無罪的。

有人說中國大陸實行的是一黨獨裁,按理說「一黨獨裁」一黨是共產黨,共產黨員七千八百萬,是七千八百萬黨員在實行獨裁嗎?不是,因為共產黨的政權,基本實行是一元化的指導,下級服從上級,全黨服從中央,一切要聽從黨中央的安排,要絕對服從黨中央。

從胡錦濤那裡開始,無論從總理副總理,下至村書記,都要由黨中央來決定,也就是省一級的要由黨中央決定省委書記,省委書記來決定各級各級領導幹部,廣大黨員都是工具,都是為了生存。所以他們都是好的,一切罪惡都在黨中央,所以我在這裡告訴大家,國內的廣大黨員都期盼著改革,期盼著實現民主。我先說這麼兩句。

主持人:好,謝謝,那麼我還有一個問題,您剛才說國內的官員都是好的,但是現在中國官員腐敗成風這個現實,讓人沒辦法去反對,您認為這是中共造成的?

賈甲:中共的腐敗不是人民的腐敗,也不是廣大共產黨員幹部的腐敗,是共產黨這種獨裁體制所造成的結果,所謂體制是什麼?就是一部機器,這機器最終出來的產品是糟粕、是豆腐渣,那麼多好的原材料,因為這體制已經決定了,機器的模型已經做好了,它出來的肯定是糟粕。

比如以前朱鎔基上臺的時候,他有很大的決心,因為他當時是右派,他有很大決心想為人民有所作為,但他不做體制改革,結果腐敗越加越嚴重,因為中國的問題是體制的問題,也就是一黨獨裁的問題,那麼所謂體制就是這部機器的問題。

那麼我們什麼都不要做,只要做這部機器的話,那麼不論多不好的原材料,進這機器中會把它改造成優秀的產品,因為這體制已經決定它了,多好的原材料進去,出來也是糟粕,所以這體制決定廣大官員腐敗的關鍵性、決定性因素。

另外,我剛才說了大家都看到前途是黑暗的,活一天算一天吧,誰在那裡誰如此,有人經常講:我要上臺的話,我肯定比他強。我說:你不要這麼說,你上臺肯定不如他,結果實賤證明都是這樣。

主持人:那我想再問一個問題,最後一個問題,在您離開之後,宣佈要決裂共產黨之後,我想一定也是又很大的壓力,尤其您在國內的時候身兼山西省人民政府專家報告團的負責人,而且還是山西格奧得專家服務有限公司的董事長,全國專家網路中心主任,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知道台灣並沒有同意接受您的政治庇護,您現在是在香港,在海外也有很多人支持您這樣的決定,您怎麼看大家的支持呢?

賈甲:台灣呢我在跟他們交往的時候我深深體認到,我感覺不到我是在台灣,就是在中國大陸,他們始終跟中國大陸在協商,外面的記者他們絲毫不讓我見,他要求我寫政治避難,寫完後轉眼就把我弄走,整個一路上就把我送到深圳要送回去,人都等著我。

海外的朋友支持我,我在這裡很感謝,我希望海外的朋友能想一些辦法來救我,因為我認為在目前中國的現況下,還有中國的民主,我認為我自己現在非常重要、非常有價值,一定把我留下。

我不是怕共產黨折磨我,我既然已經出來,我已做好一切準備,我出來也不是要長期享受國外民主豐富的生活,不是!

我在國內做很多事情現在也說不上,我在台灣,台灣也問我,說怎麼沒看見你一篇文章或是一個活動?你想我這這麼大名聲,我如果做一個活動,發一篇文章,這文章半夜還沒出去,我就什麼都結束我什麼也做不成。

我只能出來透過各種媒體,目前大陸的現狀應該還是要像我這樣通過國外媒體,告訴國內廣大的黨員幹部。因為國內的黨員幹部、高級知識份子、有點本事有點地位的,都看一些國外的報導、網絡什麼的,這些共產黨都無法控制,所以我出來就是要做這些事。

另外,透過我本身我就是要給廣大的黨員幹部、軍人做一個表率,做一個帶頭人,所以不能考慮這麼多,我想有的人總懷疑共產黨很強大,包括台灣,很害怕共產黨。

我可以告訴世界人民,共產黨非常虛偽。它怎麼能強大呢,它怎麼能有幾百萬軍隊,六四的時候,它拖了幾天?它拖了好幾天,好長時間調不出來部隊,誰聽它的?

毛澤東應該是最強大的吧,毛澤東死後,他老婆被抓的時候,就沒有一個共產黨員要站出來,為毛澤東說一句公道話,那是他老婆讓讓她吧,饒了她吧,沒有一個!毛澤東不強大,誰還能強大呢,那都是虛偽的東西!

胡錦濤上臺之後,再三強調,絕對領導,絕對領導,說的不能再說了,說的太多了,說的廣大黨員拿到文都笑了,你想想它怎能強大呢?

所以我這次出來要號召全國的軍人,不僅應該站在人民這一邊,去推翻去結束共產黨的暴政,為中國實現民主做出重大貢獻。

不論任何黨員幹部.以前他做過多少罪惡,只要認同中國的民主,只要為中國民主實現做出重大貢獻,以前的問題我們都不提了,不搞清算,不搞清場,不建黨,不列案,原來的待遇,一切都不變,只要實現民主。

主持人:賈先生,我看到有一些關於您的報導,您提到現在《大紀元》網上有個退黨網站,一千四百多萬人退黨,那麼有些人就會想這個數字有這麼多人嗎?但是您說真正在國內,是有比這個更多的人,您為什麼這麼說呢?

賈甲:我這次提早出來,這也是一個主動的原因,因為我經常在國內經常上網,因為國內你要想買個網站都是很貴的,一般都花錢買,大約要三四千塊才能買到,買了之後才能上網。

我看到好幾次高大維說到「退黨」,現在人數已經超過一千四百萬。有些人聽了這個說都不相信,很多國家政府官員都認為這怎麼可能?我就急了,什麼叫怎麼可能,一千四百萬真正還包括什麼退團員,退隊的,這就沒有多少共產黨員了。

我們大家要看一看,中國共產黨說有七千八百萬的共產黨員,你要說他的成份,他的來自成份可以說一說,因為共產黨統治的時候,把所有的資源都控制在它的手裡,中國人沒有活路,這個我想電話上我不能說的太多。

我要用最最簡單的方式告訴大家,這只要是在大陸人生活的都知道,你要想穿衣的話,你要領布票,你要想吃飯的話,領糧票,你要想穿衣的話,你找共產黨要布票,這都靠共產黨來控制。

想上學嗎想?工作嗎?想就業嗎?這都得要參加共產黨才做的到的,你要漲工資的話都必須一級一級漲,你想漲級,你必須是共產黨你才能漲級,所謂漲級就是漲工資,沒有錢人們怎麼活呢?

所以說呢,大家為了生存拼命去參加共產黨,但並不是為了因為熱愛共產黨,想實踐共產主義,誰也搞不清,都是為了活著。所以這些共產黨員大部份有百分之七八十都是為了生存而加入共產黨。你說在大陸有幾個不願意加入共產黨的,他不是為了加入共產黨,他是為了生存,不加入共產黨行嗎?

因為在大陸所有都是國有,黨政機關事業的國有企業,就是這麼幾年來,所謂的共產黨開放都是沒有辦法,沒人聽它了,以前江澤民說過,我現在是最自由的時候,實際上不是他自由的時候,是因為下面沒人聽他,沒人上他的當。

所以說改革開放之後,是誰救了共產黨?是台資、是港商、是外資,整個國有企業誰給共產黨幹,瘋了!沒事幹。送錢讓他們去腐化,讓他去墮落,誰也不願意,所以說大家都是為了生存,這是一大部份。

另外還大一部份就是當官的,共產黨是什麼概念呢?你當共產黨,你今天掌權了你才是共產黨,你不掌權你就不是共產黨。

我們必須要清清楚楚告訴大家,一開始誰敢駡共產黨,不是我們這些被共產黨鎮壓的「地富反壞右」。敢駡共產黨,當然不可能,都是那些老紅軍老幹部、高級軍官,退了休了,這是他們認識到他們自己上當受騙了,才去大駡共產黨。

所以真正開始大駡共產黨是從休幹老幹部開始,從那開始,當然近幾年來,那現在在大陸駡共產黨也就成了家常便飯,無關緊要的事情,所以這些當他掌權的時候,他是共產黨,他一不掌權了就立刻漫罵共產黨,還駡不如國民黨好,這都是原話,我每天都和他們在一起。

因為我是國內一個非常知名的專家,和領導及各種高級人才,我們經常交往,我們都非常熟悉,他們也跟我沒有什麼忌諱,所以說一千四百萬太少了,不是多,而是少的可憐。

那如果說誰要不相信的話,咱們可以在聯合國找幾個公判員,把這個退黨服務箱放在天安門廣場,只要退黨沒事,有人做監督,有人作證,你看看這個退黨應該有多少,我認為如果在大陸公開的去講,合法去講,我想最候只剩下胡錦濤一個人。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2006/11/1 7:21 AM)(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熱點互動】六中全會與朝核危機(一)
【熱點互動】六中全會與朝核危機(二)
【熱點互動】大片惡搞中國歷史
【熱點互動】重現長征內幕(一)
最熱視頻
【馬克時空】AIM-260導彈 射程遠超霹靂-15
【十字路口】中共整肅台商 恐自吞三毒箭
【軍事熱點】英意航母 F-35戰鬥機交互登艦
【財商天下】出口增長見頂 互聯網行業「過冬」
【橫河觀點】美小城基諾沙判決 拷問社會和法治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