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歸正

心中的寶塔(9)——悟

屠龍、孟圓編輯整理

(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學員到中南海上訪)

  人氣: 29
【字號】    
   標籤: tags: , ,

1997年《北京健康報》中出現了污蔑法輪大法的內容,少華當時想用不著理它。後來聽說有許多學員給報社寫信說明事實的做法,他內心一震,是啊!這不是更好的,更積極,更純正,更有益的做法嗎?這樣不僅能夠維護大法在社會上的合法地位,也能使社會上更多的人明白和理解法輪大法。

這件事情對少華觸動很大,他開始認真的考慮怎樣做是對的。

1998年北京電視台出現了對法輪大法的不實報道,少華去電視台,抱著對他人負責對社會負責的善良的心去說明情況,讓人真正瞭解了什麼是法輪功,知道法輪大法好,他希望這樣不僅使更多的生命有了美好的未來,也會使社會美好起來。電視台的工作人員們傾聽了來訪的法輪功學員們的修煉體會,深受觸動,北京電視台副台長親自出來向等候在門外的眾多的法輪功學員們致歉,並重新在一個全民健身節目中正面報道了法輪功。

1999年4月,天津發生了誹謗法輪功、非法抓捕和毆打法輪功學員的事件。因為天津市委不守法不講理,法輪功學員們只得向上一級領導反映情況。25日,很多法輪功學員來到位於中南海的國務院信訪辦,少華全家也去中南海上訪。

(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學員到中南海上訪)

劉鐵軍是少華的同事,也是大法學員,那天,她在中南海府右街接到一個電話,來電的人不肯說出自己的名字,但鐵軍聽出是她的朋友--一個的高幹子弟。電話中高幹弟子說:「你也不用問我是誰,我為你好。那些地方不要去。他們什麼都幹的出來。你知道『六四』軍車是誰燒的嗎,就是他們自己!!!」

當時,人雖然很多,但秩序非常好,不僅沒妨礙交通,而且在人行便道都留出了行走的寬度。就連上廁所都自動排成幾十米的長隊。當時少華在府佑街北丁字路口。他和很多其它地方的法輪功學員都主動出來,維持秩序,收集垃圾,保持環境清潔。

正對中南海西門的街對面有個警務站。那天,裡面警察都出來看熱鬧,聊天。他們煙癮都很大,一根接一根的抽,煙頭滿地都是。少華正要去撿那些煙頭,一個警察對他說「別撿了」,少華笑了笑說「沒事」。師父講了在哪裡都得是一個好人,少華覺得自己就應該這樣做,既然做就應該做好一點,再做好一點。別的地方都那麼乾淨,這裡卻一堆堆的煙頭,有礙市容,也顯的這些首都警察不夠文明。為了維護這些警察的形象,少華一根一根的把煙頭都撿了起來,弄的警察們都不太好意思,不再把煙頭隨便扔了。

傍晚的時候出了點事,有個壯漢走到府右街北口,站在街中間大吵大嚷,很多人都過去看是怎麼回事。原來他埋怨法輪功上訪的民眾太多,他找不到出來玩的孩子了……少華上前勸慰,想幫助他找孩子,可是他似乎對找孩子並不感興趣,圍觀的人越多他聲音越大,甚至開始罵髒字。少華想把他拉開,到安靜的地方解決問題。可這人根本不走。

突然少華想起了劉鐵軍的那個電話,這人別是派來專門挑動是非的吧?絕不能讓他得逞。人越聚越多,少華急中生智,大聲對著人群說「是大法學員的,不要圍觀,不要停留!」

人群中幾乎所有人像震了一下,像是突然明白了什麼,即刻各自掉頭散去,正在往這兒走的也即刻改變方向。

那個人罵了一會看沒人理他,也就沒聲了,站在那裡很尷尬,一會就溜走了。

那天,朱鎔基總理妥善的處理了當時的情況,天津被抓的學員都被放了。法輪功學員們的其他要求雖然沒有得到答覆,但他們以大局為重,晚上十一點左右,大家得到進中南海談判的學員的通知,天津被抓學員已釋放,現在先回去,有遺留問題繼續寫信向中央反應。法輪功學員們把這個口信一一個傳給遠處的學員,很快,聚集在中南海周邊的法輪功學員就都得到了這個通知,大家非常配合政府的決定,很快就散去了。

少華和幾個同修留下來從府右街的南頭走到北頭,專門想收拾一下大家不小心遺留的垃圾。可走了一路,他們自己都感歎,那街上真是乾淨!比法輪功學員們去之前都乾淨!

後來師父在講法中曾說過「那學員走了之後,把警察抽的煙頭都撿起來了,地上乾乾淨淨的一張紙都沒有。」(《法輪佛法》—在美國中部法會上講法)少華心裡非常高興。

法輪功學員那種良好的表現不過是真正明白了真理的人們的一種內心自然而然的體現,但中共政府卻看不到這些人的善意而平和的願望、沒有敵意的心。

後來江澤民說:法輪功「組織紀律性之高實屬罕見,我的軍隊都不如他們」。中共認為所有的人都和它們一樣。他們認為做的整齊一定得要用「三大紀律八項注意」 來約束。其實他們自己明白,宣傳當年中共的軍隊多有紀律不過是吹噓而已,他們自己都不信。其實拿那些「紀律」和「注意」來約束人而不是使人從內心明白為什麼要這樣做和做好人的道理,根本起不到什麼作用。

4.25後中共政府先在《新聞聯播》中向全國人民宣佈政府沒有阻攔法輪功學員修煉,並許諾學員們可以繼續煉功。可法輪功學員們在各個方面做的越好,中共越感到威脅,它們不相信這世上有這麼好的人。它習慣了鬥爭和迫害,吃人的狼性根深蒂固,這麼多人來了,不管你是抱著多麼善良的願望,以己度人的它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被吃掉的可能,唯一感到的是威脅。這很像《三國演義》中的曹操,「寧讓我負天下人,不讓天下人負我」。

《九評共產黨》中說,江澤民和中共「相似的發家史帶來相同的危機感」,「陰暗心理、獨裁權欲、殘暴人格和對「真善忍」的恐懼成為江澤民無端發起鎮壓法輪功的原因。這與共產黨組織是高度一致的。」真是入木三分。@*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昆玉河(北京昆明湖與玉淵潭之間的河道)畔的玲瓏公園,原來叫慈壽寺,以一座佛像眾多的玲瓏寶塔而聞名。
  • 95年少華畢業後,他沒有再想找。照他的想法,剛工作,生活艱苦,不適合找對象。所以他決定努力工作,等生活安定些了再考慮個人問題不遲。
  • 白家兄弟曉鈞、少華都才情過人,又都從年少就在鑽研各種的宇宙人生的道理,嚮往高尚的精神境界,終於他們找到了苦苦尋覓的真諦。
  • 以少華的多才多藝,大學生活自然豐富多彩。但人大生活對少華印象最深的還是人大黨委書記給入學新生的報告。
  • 第一次高考,成績出來了,少華總分只有300來分!真拿到這份成績單對他是一個絕大的刺激。這決不是他真實的成績、更不是他真實的能力的反應!但中共制定的高考制度完全不注重人的綜合素質,還要求學生不能有自己的獨立見解,死背書本,還得一錘定音。
  • 從小的家庭氛圍使少華覺得自己上大學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他很聰明,並不很用功成績也不錯,還常參加很多活動,乒乓球,排球,滑冰樣樣都拿獎,各項學科競賽也常常有所斬獲,功課真不差。他一直夢想自己能夠去北京上大學。
  • 老白家出名,是因為這個家庭有很多樺南地區之最。除了北大荒畫派的領銜人物白仃先生是「當地唯一的畫家」外,老伴也有一個當地之最,白媽媽是當地教齡最長的音樂教師,幾十年下來,老倆口相依為命,生活雖然清苦,倒也寧靜平和。
  • 老白家在那地方扎根已經有四十年了。白老先生叫「白仃」,58年相應「黨的號召」,「建設北大荒」來到黑龍江省樺南地區八五九農場林區。和白老先生一塊兒來的當官的當官,回城的回城,論起資格來,老白家在這小地方也算資格最老的啦。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