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歸正

心中的寶塔(10)——覺

屠龍、孟圓編輯整理

慈壽寺玲瓏寶塔(王靜蘭攝影)

  人氣: 36
【字號】    
   標籤: tags: , ,

1999年7月20日凌晨,全中國警察統一行動,秘密抓捕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清晨煉功時看到人少了很多,大家才得知此事。於是全國法輪功學員們再次集體上訪,老白家全家去天安門上訪。他們想做的就是告訴中國政府和每一個人,法輪大法是正法!修煉真善忍無罪!

99年7月22日,少華全家上訪後,與幾千同修被抓到豐台體育場關押,大客車到達豐台體育館後,高音喇叭裡驟然響起:「中華人民公安部通告----確定法輪功為非法組織……。」

剛才全場還是大家朗朗背誦《轉法輪》「論語」的合聲,突然停了下來,這些善良的人們有些不知所措。他們是絕對的良民,一輩子都沒和「非法」這兩個字沾過邊。他們一直都以為是中共政權誤會了他們善良的本意。他們認為政府對法輪功的打擊只是因為共產黨裡出現一些像「四人幫」一樣的人,為撈取政治資本向上爬,而把善良的法輪功民眾當作墊腳石,欺騙中央。法輪功學員只是想通過中共制定的正常的上訪渠道去反映一下法輪功的真實情況。他們怎麼也想不明白他們「非法」在哪裡了?每個人都感到震驚,全場一片寂靜。

少華當時想到:我們沒有錯呀,我們是正的呀,壓制正的力量的一定是邪惡的,怎能讓邪惡逞狂呢,怎麼能向邪惡低頭?一定不能被它們嚇倒!想明白了這個道理,少華感到充滿了力量。他對旁邊的哥哥曉鈞和同伴說:咱們應該接著背!

雖然大家都明白少華說的對,但回答都有點怯生生的,中共幾十年的高壓統治給每個人都留下了深刻的烙印。它這種耍流氓,搞運動的架式,勾起了每個人太多的痛苦回憶和埋藏在心底的那份深深的恐懼。

同伴的反應使少華感到一種無形的巨大壓力,他一咬牙低聲從新背誦起,曉鈞和幾個同伴也低聲附和,漸漸的一片一片聲音從新響起,在場的人都抹去了心中的陰影,戰勝了自我。每個人都感受到了那份莊嚴,整個廣場神聖祥和。

在剛開始修煉的時候,有人是為了治病,有人是因為生活坎坷走入法輪大法,很多人都為了得法後那無病一身輕的感覺和明白了做人道理後內心的海闊天空著實喜悅了一番。可是這一刻,他們突然感到,那些都太渺小了。

每個人都忘我的在背著,他們看到了人生苦短,看到了人和人之間為了利益而無謂的相互傾軋。看到了六道輪迴中,眾生苦苦的掙扎,看到了幾千年來那邪惡勢力,特別是中共的歷次運動對人們的心靈的扭曲和迫害,以致於看到了那迫害的原因和起源。

背著背著很多人都留下了眼淚,他們回憶起了自己曾經立下的誓約,感受到他們為了今生能夠得到「佛法」的曾付出的艱辛。他們感到了「佛法」的殊聖和偉大和自己所肩負的重任。

洪大的背書聲中,每個法輪功學員都下定決心,要用自己修煉的成果去為世間眾生破開那層層的謎團。用佛法中修煉出的洪大的慈悲,去溫暖和歸正那一顆顆冰冷扭曲的心靈……

當時上訪的學員太多,豐台體育館座位坐不下,有些學員們就坐在體育館跑道內。中共要下手迫害這個群體,自然要像歷次運動一樣收集所謂「黑材料」。一個拿著照相機的警察在學員中間走來走去像是找人,不時對著學員們拍照。少華注意到,他專門找那種長像不太好,或穿著破舊的老人照特寫。這又是為了中共對法輪功搞醜化,欺騙宣傳做準備。

當那個警察離他近的時候,少華大聲問他「你為什麼不挑好看的照?!」,那警察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過來給了少華一巴掌,少華高喊「不許打人」,大家紛紛向這邊看,那警察自知理虧,就不敢再動手了,因為大家都看著他呢,他也沒法照了,所以過了一會他就消失了。

當時在場的法輪功學員們都積極抵制邪惡迫害,一有對法輪功學員強拖或施暴行為,大家都喊話抵制或上去制止。

有一次,聽到又有人喊話,說同修被抓上車了,很多學員都衝過去攔住車。那是一輛高級越野車,車窗是深色的茶色玻璃,大家攔住之後也看不清裡有沒有同修被抓,奇怪的是司機不知為什麼,慌慌張張的跳下車來跑了。

這時人群中有個人突然喊:「把車掀翻!」

白曉鈞非常清醒,立刻手指那個人說:「你是法輪功學員嗎?!」

那人頓時怔住,不知如何是好,趕快溜掉了。

歷次運動中,中共都派出特務,煽動老百姓,一旦老百姓中有人受煽動做了壞事,他們就會利用來作為迫害這一群人的借口。

這回中共故技重施,可卻沒有人上當。他們不明白為什麼,其實這回他們遇到的是一群真正的好人,好人根本就不會做壞事,所以也就沒當可上。

中共一直說法輪功組織紀律嚴密,實際上是因為他們不相信這世界上有好人,正如李洪志師父講的「是不相信人類還有好人的那些人低估了這一點!!!(《法輪佛法》─在加拿大法會上講法)」。

最後,這幾千名學員強行推上大客車,被遣送回家。有一個便衣,看樣子像個當官的。白曉鈞大聲問他:「我們是來上訪的,什麼答覆也沒有,就這樣把我們弄走了?」

那人寒著臉說:「這沒你說話的資格。」

曉鈞還要說,那人一擺手,一群警察蜂擁而上,沒頭沒臉的一頓拳打腳踢,把曉鈞打的好半天才爬起來,把肋骨都踢傷了。

中國的警察真是悲哀,他們雖然身穿警服,言行舉止,行為方式比黑社會還不如。在他們第一天高高興興穿上警服的時候,有誰會想到竟然當國家公務員也會進賊窩?@*

(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97年《北京健康報》中出現了污蔑法輪大法的內容,少華當時想用不著理它。後來聽說有許多學員給報社寫信說明事實的做法,他內心一震,是啊!這不是更好的,更積極,更純正,更有益的做法嗎?
  • 昆玉河(北京昆明湖與玉淵潭之間的河道)畔的玲瓏公園,原來叫慈壽寺,以一座佛像眾多的玲瓏寶塔而聞名。
  • 95年少華畢業後,他沒有再想找。照他的想法,剛工作,生活艱苦,不適合找對象。所以他決定努力工作,等生活安定些了再考慮個人問題不遲。
  • 白家兄弟曉鈞、少華都才情過人,又都從年少就在鑽研各種的宇宙人生的道理,嚮往高尚的精神境界,終於他們找到了苦苦尋覓的真諦。
  • 以少華的多才多藝,大學生活自然豐富多彩。但人大生活對少華印象最深的還是人大黨委書記給入學新生的報告。
  • 第一次高考,成績出來了,少華總分只有300來分!真拿到這份成績單對他是一個絕大的刺激。這決不是他真實的成績、更不是他真實的能力的反應!但中共制定的高考制度完全不注重人的綜合素質,還要求學生不能有自己的獨立見解,死背書本,還得一錘定音。
  • 從小的家庭氛圍使少華覺得自己上大學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他很聰明,並不很用功成績也不錯,還常參加很多活動,乒乓球,排球,滑冰樣樣都拿獎,各項學科競賽也常常有所斬獲,功課真不差。他一直夢想自己能夠去北京上大學。
  • 老白家出名,是因為這個家庭有很多樺南地區之最。除了北大荒畫派的領銜人物白仃先生是「當地唯一的畫家」外,老伴也有一個當地之最,白媽媽是當地教齡最長的音樂教師,幾十年下來,老倆口相依為命,生活雖然清苦,倒也寧靜平和。
  • 老白家在那地方扎根已經有四十年了。白老先生叫「白仃」,58年相應「黨的號召」,「建設北大荒」來到黑龍江省樺南地區八五九農場林區。和白老先生一塊兒來的當官的當官,回城的回城,論起資格來,老白家在這小地方也算資格最老的啦。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