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世事關心」(第56期)

從大腸桿菌爆發事件看現代農業

人氣 11
標籤:

【大紀元12月7日訊】

在線觀看 下載觀看

2006年9月,一場波及全美26個州的大腸桿菌爆發事件,導致206人患病,一名兒童和兩名老人死亡。

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官員表示,這次大腸桿菌感染的罪魁禍首可能是袋裝的新鮮菠菜。而全美最大的有機食品「自然的選擇」表示自願收回上市的袋裝菠菜。美國最大的有機食品種植商「自然的選擇」星期五表示自願收回北美市場上出售的袋裝菠菜和其他含有菠菜的製品。此前美國政府機構說這些製品可能和蔓延的大腸桿菌感染疫情有關。威斯康星州的健康主管部門表示大腸桿菌感染致命的案例發生於威州一名老年婦女格拉夫身上。食用袋裝菠菜後77歲的格拉夫很快就表現出感染症狀,數日內就在9月7日死去。FDA食品安全辦公室主任阿奇遜博士(David Acheson)稱疫情的爆發很嚴重,聯邦政府正在繼續調查和尋找細菌污染的原因。

主持人﹕引起該次爆發的大腸桿菌O157:H7菌株, 是一種面世才20多年,但殺傷性很強的大腸桿菌菌株。

Dr. Robert Mandrell,(美國農業部農產品安全研究室主任)﹕ 一般的大腸桿菌,又稱普通大腸桿菌,是廣泛存在的,比如溫血動物體內就有。大腸桿菌O157:H7是一種致病的變種。雖然大腸桿菌有多種致病變種,但這一類是最凶險的。有時又被稱作腸出血性大腸桿菌,因為其中包含的毒素會引發很多問題,有時會引起出血性腹瀉。

主持人﹕Salinas 山谷被稱為「世界的沙拉盤子」,其生產的蔬菜遠銷美國各地以及歐亞等國。”自然的選擇”公司是其中最大的蔬菜種植商。不難想像,如果這裡的蔬菜出現問題,其影響面之大。

旁白﹕2006年11月15日,在美國國會參議院的一個關於食品安全的聽證會上,加州衛生局副局長Kevin Reilly報告了對這次大腸桿菌O157:H7爆發事件的調查結果。

Dr. Kevin Reilly (加州衛生局副局長)﹕在四塊田地周圍都發現了帶有大腸桿菌O157:H7的糞便和水,但其中只有一處的菌株(與引起爆發事件的菌株)在基因上完全相符。目前,在該地已取到十個帶有這種菌株的樣本,分別來自牛糞、野豬糞、溪水、和鄰近一個被殺死的野豬。野豬也許是這種大腸桿菌O157:H7的一個偶然的寄主,因為這種大腸桿菌很可能產生於有多腔胃的反芻類動物,比如牛,等等。豬是如何感染到這種病菌的,我們還不清楚。你可以運用你的想像力來想像(這是怎麼發生的)。

Dr. Robert Mandrel﹕從1995年以來有20次這種大腸桿菌O157:H7的爆發,其中有8?9次是來源於加州的Salinas山谷。

Dr. Kevin Reilly﹕我們不知道為什麼Salinas山谷的生態環境會導致這種污染。這不是一個孤立的發現。在最近兩年中,我們在這裡的水中和一些區域內發現了系統性的大腸桿菌O157:H7污染。我們還沒有搞清楚這其中的原因。

Richard Burr(聯邦參議員)﹕是不是這樣的情況我們還不知道原因?我們雖然知道污染髮生了,但是很可能我們永遠也不知道究竟是如何發生的。

主持人﹕牛糞或者野豬糞中的大腸桿菌O157:H7菌株通過某種我們尚不知道的渠道污染了附近種植的菠菜。而這個被污染的菠菜和其它菠菜混合在一起,被銷售到全美各地造成危害。不過可能有人會問,牛糞一向是農民最好的肥料。如今為什麼卻成了攜帶致命病菌的污染源?而這種致命的大腸桿菌菌株,又是如何產生的呢?

旁白﹕大腸桿菌O157:H7在美國首次爆發於1982年,因食用未煎透的快餐牛肉漢堡而引起。此後在世界?圍內曾有過多次大規模爆發。它已被認定是20世紀70年代以來新發現的8種傳染病病原體之一。這種病菌引起的症狀包括腹痛,腹瀉甚至是帶血的糞便,甚至會引起腎衰竭,甚至死亡。而更讓人不寒而慄的是,極少量的大腸桿菌O157:H7菌株就可導致疾病。

王文怡博士,病理科醫生﹕正常的情況呢,大腸桿菌不能夠在胃酸的情況下生長,那這個菌株呢比較特別,它可以在胃酸的PH值很低的情況下就可以生長,分泌毒素。近年來,我們看到的病例增多,主要是因為在西方社會,他們主要不是用草來養牛﹐主要是用一些帶澱粉的糧食來飼養這些動物。而這樣大量攝入澱粉類的穀物呢,就會使胃酸分泌增加,因為這個乳酸哪,整個胃裡的PH值呢就會很低,就給這種菌株生長創造了條件。值得警惕的就是,少量的這種菌株就可以引起嚴重的疾病。

旁白:近50年來,養牛業和其他的畜牧業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從出生後六個月起,牛就被從牧場轉入極其擁擠的飼養場。其飼料以穀物為主,還包括維生素,抗生素等各種添加劑。在這樣的飼養場中,一頭牛可以在3-4個月內快速增加至少400磅的重量。傳統的養牛業,一頭牛長到屠宰所需的重量需要4?5年的時間,而如今只需要一年左右。高密度的牛飼養場象城市一樣擁擠,成千上萬的牛每時每刻就踏在、睡在自己的糞便上。而更令人擔?的是,現代飼養方式的變化不僅使得這些家畜和家禽的生存條件越來越嚴酷,而且,新的飼養方式所帶來的新的病菌,比如大腸桿菌O157:H7等,通過各種方式傳播到土壤,水,植物,和其它的動物身上,繼而感染人類。

旁白:2006年11月17日,美國普林斯頓大學舉辦的「食物,倫理和環境」討論會上,觀眾席中的一個來自新澤西的牧場主這樣告訴台上的嘉賓。

新澤西牧場主﹕也許你可以減少10%的抗生素添加劑以及牛肉中的其它問題,如果你購買的牛肉有10%是來自於食草的牛的話。如果第一年你購買0.5%這樣的牛肉,第二年你購買1%這樣的牛肉,這樣逐年遞增,養牛業會跟隨這個趨勢的,因為實際上用草來養牛比用穀物更便宜些。現在的問題是,農民認為食品業所需求的是又肥又嫩的食穀物的牛,所以他們也就只生產和出售這樣的牛肉。如果麥當勞明確表明,將其所購買的牛肉從食穀物的牛轉為食草的牛,那麼很多的問題就會立刻得到解決。

評論員﹕對於利益和利潤的追求已經使現代化的農業趨於工業化。整個來說,各個部份都要進行優化?而消費者對於肉的鮮嫩和好吃這樣的追求進一步促使畜牧業進入所謂現代科技的改革。那麼直接的結果就是把幾千年來農業畜牧業基本的耕作方式打破了。打破了基本的耕作方式之後呢,就使自然失衡。比如說,幾千年來,很自然的,牛吃草,牛糞是農作物的肥料。但是現在的這樣大工業集中化的飼養,使得生產牛肉就像生產工業產品一樣,而牛的飼料呢,也是完全現代化了的,加各種添加劑,不吃草,吃穀物。這樣直接的結果,當然我們都知道,牛的糞便,不是肥,而是毒,成了污染源。大腸桿菌爆發這個事情並不是現代化畜牧業產生的唯一的危害。事實上,我們眾所周知的瘋牛病也是這種現代化的畜牧業的直接產物。

旁白﹕瘋牛病在醫學上稱為牛腦海綿狀病變,簡稱BSE,於1985年4月在英國首次發現。此後,這種病迅速蔓延,英國每年有成千上萬頭牛患這種疾病死亡。醫學界至今還沒有完全掌握這種病的根源,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其他動物或者人食用被感染的動物,就會染病。而且,不論是高溫,還是放射線,都無法殺死這種病原。

Paul Shapiro, Humane Society of the United States﹕使工業化農業臭名昭著的一個問題,就是用一些動物來餵養另一些動物,特別是用一些食草動物(的身體組織)來餵養另一些食草動物。這就是我們為什麼有瘋牛病的原因。

旁白﹕在20世紀80年代初期的歐洲,為了提高飼料中的蛋白質含量,工業化的養牛場將被屠宰的牛羊等動物的內臟和骨頭烘乾後磨成粉,添加在飼料中。正是這種方式,使得帶有瘋牛病病原的動物內臟混入無數動物的飼料,引起瘋牛病在歐洲的大爆發。據估計,40萬頭感染瘋牛病的牛進入人類的食物鏈,並導致157人因感染瘋牛病而死亡。美國1997年頒布禁令,禁止這種帶有動物內臟組織的飼料用於牛羊的餵養,但還是可以用於豬和雞類的飼料。而且,雖然牛血中也可能含有瘋牛病的病原,牛血仍然被允許作為牛奶的替代品來餵養小牛。在現代工業化了的農業中,牛奶已經完全變成一種商品,小牛不再有資格以牛奶為食。2003年 12月,美國出現了第一例瘋牛病。

評論員﹕我們都知道,越大的企業,它越容易在市場中佔有份額,在競爭中獲勝。所以大規模集中化的飼養,再加上工業化的飼養方法,從經濟角度來說,是一種經濟學決定的一種運作方式。但是這種運作方式是不是最優呢?我們也可以看到的,它實際上也會帶來我們以前所沒有預料到的問題。比如說,一個大規模的生產的牛肉,它在生產過程中,任何一個環節出了問題,它的整個產品都可能出現問題。那麼它的行銷網是整個國家甚至是全世界各地,那麼整個帶來的危害也是整個國家整個世界。另外呢,在飼養的過程中,如果有一個動物被某種疾病傳染病感染了,那麼整個農場的所有的動物都可能面臨被屠殺。而且在整個工業化飼養的過程中,它有很多的操作是違反自然倫理價值觀的。比如給牛本身餵牛的處理後的內臟和骨頭殘渣,這個問題本身很明顯,是讓一個動物吃它的同類的殘渣,這本身是違背自然倫理的。那麼這種違背自然倫理的運作方式,事實上從長遠來看,自然一定會反作用過來,作用於人類的。

主持人﹕這不是第一次,可能也不是最後一次在「世界的沙拉盤子」裡發生這樣的大腸桿菌O157:H7的爆發。下一次什麼時候來,會影響多大的人群,沒有人知道。許多商業機構和政府機關提出了一些補丁式的解決方案。

旁白﹕2006年11月15日,在美國國會參議院的關於食品安全的聽證會上,有企業代表提出,為了便於找出被污染的食品,可以在所有的食品包裝盒上加上電腦芯片和微型天線,用來記錄和追蹤產品信息?

Terri-Ann Crawford, Franwell公司副總裁﹕我相信你一定會發現,用序列號來追蹤農作物的好處。

旁白﹕也有的專家提出,可以在食物中添加一種專門攻擊病菌的病毒,據稱,這種叫作噬(shi4)菌體的病毒只攻擊病菌,而不會攻擊正常的人體細胞?

John Vazzana, Intralytix公司總裁﹕ECP100是我們的一種針對大腸桿菌O157:H7的噬菌體產品。

旁白﹕而被工業界極力推崇的放射線殺菌法,也越來越得到政府機構的重視。

Dr. Robert Mandrell﹕但是目前放射線殺菌法的市場還不是太看好。所以主要是一個公眾接受度的問題。如果真有這樣的情況,比如我們的食物被什麼人破壞,或者我們有很多很多的食源性疾病爆發,那麼公眾一定會接受放射線消毒法,事情總是按這種方式發展的。

主持人﹕我們生活在這個科技主導的時代。科學技術給人類提供了歷史上從未有過的舒適便利的生活,同時也帶來了人們沒有預料到的新的問題甚至災難。當新問題出現時,人們再用新的科學技術來解決它。雖然有些人在憂慮這種往復循環會把人類帶向何方,但是這卻不妨礙有人將這視為新的商業機會。很明顯,大多數人會很快忘記這次大腸桿菌爆發事件的紛擾,繼續他們的生活。世事關心,我是方菲。謝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次再見。(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世事關心】抗日英雄—張光明將軍(二)
【世事關心】Google: 親愛的中國网民,我把新聞縮小了
【世事關心】Google: 親愛的中國网民,我把新聞縮小了
【世事關心】Google: 親愛的中國网民,我把新聞縮小了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世界為何對中共移植黑幕沉默?
【財商天下】財政赤字驚人增長 中共防公共風險
【時事軍事】日本三款導彈 對準中共海軍
【馬克時空】澳洲改買美核潛艇 維吉尼亞級核潛艇有多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