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中國勞教制度系列(一)訪高智晟

標籤:

【大紀元6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安娜採訪報導)在中國橫行半個世紀的勞教制度,被國際間稱爲獨立於任何法律之外的一種大面積迫害人類的機制,是「中國司法制度的黑洞」。本系列報道將請高志晟律師、中國法學家趙遠明先生從法律角度分析勞教制度的違法性,黃國華先生,林慎立先生,馬亞蓮女士,毛恆鳳女士從他們的親身經歷向讀者展示中國勞教制度的殘酷與黑暗。本系列一是根據高志晟律師接受採訪談話整理.

高志晟律師:
勞教制度違反憲法

中國的勞教制度就像中國共產黨惡貫滿盈的罪惡一樣,成了過街老鼠。中國勞教制度的違法性不僅是惡名昭著,幾乎是國內外人人知道到這一制度的,都知道它是非法的。

它的奇特,尤其對於一個政權來說怪誕在哪裏呢?它們自己制定的憲法,它們又制定了這種赤裸裸的踐踏憲法的制度。事實上中國的勞教制度從五十年代起就是一個赤裸裸違反憲法的制度。雖然中國制定了一系列的法律,比方說中國的刑法、中國的刑事訴訟法、中國的行政訴訟法、中國的行政處罰法、中國的行政許可法以及中國的立法法。一系列這樣的法律,憲法和基本法律都和這一惡名昭著的制度衝突。但是我們有時候感覺到無奈的就是,半個世紀來,中共這一暴力集團在所有的人都給它指出來,說它自己的行為違法了它自己制定的法律時,它都會用它自己制定的憲法和法律對抗,它絕對不去改。

勞教制度本身對於一個兇殘的專製法西斯暴政來講這是一個得心應手的工具。它可以不通過任何法律的批准程序,不通過任何控訴程序,更不通過審判程序,僅僅通過公安上的行政程序,一個派出所的所長,一個派出所的基層民警,就可以通過一系列的炮製最終完成對一個人的人身自由的剝奪。因為中國的憲法明確規定,任何人未經檢查院批准和法院的決定,不受逮捕,這是中國的憲法自己規定的。同時中國的憲法第五條規定:任何和憲法,和基本法律相牴觸的行政法規,地方性法規,自治條例,單行條例都是無效的。但是人們看到的卻是一個持續令人痛心的程度。

沒有憲政機制 憲法就是一紙空文

所以我們有時候,外部世界可能感覺到我們的言語有些過激,你把這說成是一個赤裸裸的犯罪集團,一個黑社會集團,一點都不過分。即便是黑社會集團,他們制定的規則他們都要去遵守,但是中國共產黨不是這麼回事,它制定的東西它從來不遵守。最近幾年中國又出台了《行政處罰法》,《行政處罰法》第十條明確規定:任何有涉剝奪人身自由和公民基本權利的包括財產權利和民事權利的法律都應當由基本法律來調整。

而甚麼叫基本法律,憲法第六十二條明確規定:基本法律指的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制定的法律叫基本法律。也就是說根據中國的《行政處罰法》,國務院在部門上根本就沒有制定法律的權利。就像你不能要求男人去分娩,男人去懷孕生孩子一樣,但是中國可以完成這種荒誕。再比如,中國的立法法,所謂中國的立法法第八條明確規定:凡是涉及剝奪公民人身自由的法律,一定要由基本法律來規範,而基本法律當然指的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制定的法律。但是它不遵守,你卻沒有任何制約它的機制。

中國的勞教制度對中國的憲法的破壞,和對整個中國法律基礎的破壞,還反映出另一個人們多年來不太注意的問題,就是事實上中國是沒有憲法的。為甚麼這樣說,因為誰都明白,憲法沒有憲政機制,任何言詞華麗的憲法都是一紙空文。憲法原本就是寫在紙上的權利,如果沒有憲政制度去保障紙上權力實現的話,它永遠是紙上的功能。

老話題 新話題

所以外部世界根本不明白今天的中國為甚麼有力量的人可以赤裸裸的踐踏憲法而人們沒有任何辦法,因為人們對任何破壞憲法的機制,任何破壞憲法的暴行,這個社會根本就沒有設立懲罰機制,也就是沒有憲政制度。所以勞教制度是野蠻保證的伴身物,它將伴隨中共醜惡生命到始終。也許他們在未來的幾年內基於國內外的長期呼籲的壓力,或者說它根本不關心這方面的壓力,它可能關心到它這種醜陋生命終結前,它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它可能放棄這一荒誕的制度,但是千萬不要認為它會基於法律或法制的價值去放棄勞教制度, 而有時為了鞏固它的政權,才有可能在未來幾年內不得不放棄這樣的制度。

所以勞教制度違反憲法,違反人類基本法制的故事是一個老話題,但是它永遠也是個新話題。因為在一個由政府的國家裏,政府選擇赤裸裸破壞踐踏憲法,這在人類當中不能說是絕無僅有,也只有共產專制國家才會有這樣的現象。所以人們永遠應當把它當作一個新話題,去提醒外部世界,去提醒共產專制制度對人民的殘害。

雖然大面積的,群體的被勞教,人們接受了這種屈辱,人們經歷了這種苦難,但並不意味著人們承認它的合法。
半個多世紀,人們應當認識到這種邪惡的共產專制和法制永遠是兩個格格不入的話題,就像人們精心的培育一只公雞,企圖讓公雞生蛋一樣,這是很荒唐的。所以共產專制下人類體制今天還沒有出現共產專制給人民帶來民主,自由和法制這樣的局面。所以就應當徹底的改變它。

資料:
所謂的中國勞教制度,是1957年出台的《國務院關於勞動教養問題的決定》。在隨後一年左右,全國立即建起一百多處勞教場所,開始形成縣辦勞教,社辦勞教,乃至生產隊也辦勞教。全國勞教人員很快就被收容到近百萬。近五十年來,這種制度不僅沒有隨著整個人類的進步發展消失,卻在中國這種體制下愈演愈烈。它已成為淩駕法律之上,假法律之名行迫害之實的一個社會大毒瘤。

(文内小標題為編者所加)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原玉溪市雲南省第一勞教所警察楊麗勝遭報身亡
譚平雲離奇死亡 遺體不許運回當地
澳門進行第十二輪絕食
警方以「涉嫌誹謗」拘留異見作家劉水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美準駐華大使:中共有致命缺陷
【橫河觀點】迴光返照?中共史上第3個歷史決議
【財商天下】「大掌舵」經濟 習近平的「中國夢」
【未解之謎】託夢破奇案 震驚英國
【百年真相】刑場上的婚禮 是杜撰還是歷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