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燁:我演的留學生 會讓美國人很難受

人氣 12
標籤:

【大紀元6月14日訊】(據中華網6月14日報導)銀幕上劉燁的角色就像一個黑色的影子,有無法擺脫的陰鬱和孤獨,然而生活中劉燁可不甘心做「暗物質」,他更像《血色浪漫》中那個有陽光氣質的頑主,敢作敢為、自得其樂,目前正在美國拍片的他顯然已經把這種「超級頑主」氣質帶到了好萊塢。昨日記者連線正在美國鹽湖城拍攝《暗物質》的劉燁,談起在好萊塢拍片的感受,劉燁毫不避諱:「好萊塢能不來就不來,美國人覺得自己特牛,我在片場對他們一點都不客氣。」

劇照(圖/中華網)
劇照(圖/中華網)
劇照(圖/中華網)


   美國拍片心態放鬆

   記者播通劉燁的電話時,他正在從聖丹斯返回鹽湖城的路上,話語輕鬆、心情愜意:「我們一天工作8小時,每週放假兩天。這兩天正好是假期,所以我自己出來溜躂了,剛去了聖丹斯的雪山,還吃了水牛肉、喝了點小酒。」怎麼聽起來感覺比在國內拍片舒服?劉燁一副「資深」的架勢:「難的角色我見得多了,這次扮演的劉星是我比較擅長的隱忍內向的那類,所以我沒覺得難,而且演戲這種事,你自己越放鬆,反而越能夠發揮出演技。」

   而英文說臺詞是否找得到感覺?劉燁表示,自己在兩年前就看這個劇本,對於臺詞和故事已經很熟悉,跟用自己的語言來演沒什麼兩樣,當然,大量的準備工作也是必不可少。劉燁告訴記者,之前自己做了很多功課,學習英文,翻閱各種資料,體驗留學生生活,瞭解角色的性格,以做到百分之百的投入其中,演繹出人物複雜的矛盾情感。為了保證語言的暢通,片方還特意找來兩名翻譯和兩位英文老師在現場助陣。

   跟美國製片吵了一架

   劉燁此次去好萊塢拍片,讓很多人羨慕他之後的「星程」,劉燁自己卻不覺得好萊塢有多麼好:「好萊塢的效率確實很高,沒事不說廢話,但人和人也因此關係冷漠,我覺得能不來就不來,美國人很傲慢,來這裏之後,我經常跟他們嚷。我的弦繃得很緊,我覺得中國人就不能受欺負,在國內我對誰都客客氣氣的,在這我不,除了拍戲時用英文臺詞,我在現場跟他們交流不說英語,我覺得不能太抬舉他們。」

   劉燁還透露了他跟對方吵架的事:「有一天,製片人跟我講話特別不尊重,態度很不友好,我當時就用中文說『如果你只會用這種語氣說話,那就永遠不要理我!』然後讓翻譯翻給他聽,我經常這樣,很多中國留學生在外面受欺負,就是因為他們太客氣了。我是一個自尊心很強的人,美國人對於中國是有一些臆想出來的偏見的,我不能忍受任何的不尊重,我得讓他們看看還有我這樣的。」

   隨後,劉燁像個贏了比賽的孩子那樣得意地說:「這次的拍攝組合就挺讓美國人摸不到頭腦,你想啊,影片導演是美籍華人,主角是中國演員,好萊塢大腕當配角,攝影又是德國人。在很多美國人的眼中,中國人只會拍動作戲,但是我每天都是大量的文戲和心理戲,美國人就很奇怪,這個小孩怎麼天天出現,而且導演都是主要跟他溝通、講話,這讓他們覺得非常奇特。」

   電影會讓美國人難受

   雖然劉燁在片場「耀武揚威」,但是他扮演的角色卻似乎很「黯淡」,《暗物質》中,劉燁演繹的中國留學生劉星,儘管學習比別人都努力,而且成績優秀,但不會甜言蜜語、不會跟導師拉關係,所以無法接受很多現實,最後他承受不住壓力,做出了極端的事情。這樣一個受到「欺負」的角色顯然與劉燁宣導的「精神」不符,那麼他是否還喜歡這個人物?對此劉燁答道:「我太喜歡劉星了,他是以自己的方式來說話的,帶著一種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豪氣,他作為一名優秀的學生是帶著自己的夢想踏上美國這片土地的,然而卻受到了歧視,如果一般人也就忍了,但他沒有,既然他找不到公平,那麼他就自己來製造一種公平。」

   劉燁告訴記者,這部電影播出後,難受的可能是美國人,正是如此,這部電影拖了兩年之久才找到投資,因為自大的美國人不願意看到電影中美國人有任何不好的結局。

   一場哭戲觸動了斯特裏普

   《暗物質》已經開拍了半個月,還將繼續拍攝一個月左右的時間,而劉燁與梅麗爾•斯特裏普已經演了一個星期的對手戲。問及對斯特裏普的感覺,劉燁讚歎道,她確實是一位很棒的演員。不過,劉燁坦言他和斯特裏普的合作在開始時並不順利:「像她這種演技純熟的演員,喜歡即興加詞,所以剛開始的時候讓我很難接上,而且她之前並不很瞭解我,雖然我們演戲的過程很愉快,但似乎難以摩擦出火花。」

   不過,之後劉燁的表現卻讓斯特裏普產生了足夠的重視。那是一場哭戲,劉燁哭得控制不住、驚天動地,這場很棒的表演一下就讓斯特裏普刮目相看,按照劉燁自己的話說:「她當時就覺得這個小孩還挺厲害的。」

   劉燁隨後又把問題歸結到他的「樹立自尊」的問題上:「無論跟誰演戲,只要你自己能夠演好了,對方是誰都無關緊要。有的時候,我們說種族歧視,其實我覺得這是人的問題,你自己立直了,誰能欺負你?」

   「真不愛說那鳥語」

   別看這兩天劉燁過得挺滋潤,但他的《黃金甲》還沒有拍完,現在處於兩頭跑的狀態。說到這些,劉燁的語氣有點痛苦:「過兩天我就得回國拍攝了,從鹽湖城到三藩市,從三藩市到北京,然後再到重慶,下飛機就拍,拍完之後再按這樣的路線回來,真是累死了。」不過,這次的好萊塢經歷讓劉燁還是挺難忘的:「我是頭一次被扔到一個純鳥語的環境中生存,雖然有陌生感,但是在好萊塢沒人認識我,出門自在了很多。」

  劉燁表示自己也跟不少美國人成了朋友:「我這人放得開,私下裏跟這幫美國朋友侃,跟一些人混得很熟,這次出來玩就是我跟一個美國朋友結伴來的,接受完你的採訪,我就跟他侃英文了,我可真不愛說這鳥語。」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謝娜擔任評委 分手後首次談劉燁
與劉燁分手後瘋狂工作療情傷 謝娜體力不支暈倒
《黃金甲》角色全部揭曉 周杰倫角色就是魯大海
張震受好萊塢片商青睞 將當影后新片男主角
最熱視頻
【有冇搞錯】對付中共須靠紐約人川普
【直播】4·9美國疫情發布會 確診逾46萬
【紀元播報】湖北江西混戰 習外防暴亂內防政變
【新聞看點】川普為何批世衛?中共四大謊言
【拍案驚奇】北京連發地震是人為?山東罕見雪
【一線採訪】黑龍江疫情延燒 綏芬河人恐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