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痛失三位成年兒女的母親

標籤:

【大紀元6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羅娜綜合報道)家住河北省張家口市懷來縣北辛堡蠶房營的王連榮,一家人都修煉法輪功。1999年720之後,她四個孩子中的三個相繼被迫害致死,一個至今被関在監獄裏。

大兒子陳愛忠2001年9月20日在唐山第一勞教所被迫害致死,死時33歲;小女兒陳洪平被高陽勞教所迫害至生命垂危後離世,死時32歲;二兒子陳愛立多次遭關押、判刑、洗腦,2004年11月5日去世,死時36歲;唯一還在人世的大女兒陳淑蘭被判刑七年半,現關押在北京天堂河女子監獄。

大兒子陳愛忠2001年9月20日在唐山第一勞教所被迫害致死,死時33歲。


大兒子陳愛忠2001年9月20日在唐山第一勞教所被迫害致死,死時33歲

2001年元旦陳愛忠去北京爲法輪功上訪先被判勞教兩年,送往張家口勞教所,因身上有傷勞教所拒收,被拉回懷來縣看守所,又被改判勞教三年,于2001年9月12日送往唐山市第一勞教所(唐山市荷花坑勞教所)。2001年9月20日陳愛忠被迫害致死,年僅33歲。當時遺體有傷,肩膀到後背大片青紫,兩個耳朵黑紫流血,嘴唇有血。而死亡證明上却寫著:因腎衰竭正常死亡。

王連榮描述說,我最後一次見到大兒子是2001年1月1日那天。那天我們全家去天安門爲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在天安門廣場全家遭到綁架後我就再也沒見過他了。唉!我大兒子受老罪了。被抓後他被多個地方關押、迫害、酷刑折磨,他們采取最卑鄙、最流氓的手段逼迫他放弃信仰,可是到死我兒子都沒有放弃對法輪功的信仰。最後他們把他關進唐山第一勞教所,去的第8天就被他們給害死了。他死的很慘啊!受盡了折磨……

小女兒陳洪平被高陽勞教所迫害至生命垂危後離世,死時32歲。


小女兒陳洪平被高陽勞教所迫害至生命垂危後離世,死時32歲

王連榮:唉,我是親眼看著她死去的,她死的很慘。2001年被他們非法判了三年勞教,關押在河北高陽女子勞教所,被他們害的都不成人樣啊……

2003年1月31日下午6點多鐘,天已經黑了,北辛堡鄉政府一個姓楊的敲開我家門說:陳洪平回來了。我和老伴出去後,看到有一輛白色麵包車,陳洪平被兩個人扶著站在路邊,女兒見到我後目光呆滯,毫無表情,已經不認識我了,身體十分虛弱。我當時心裏酸酸的,不敢當著女兒的面流泪,怕女兒看到後更傷心。我知道女兒肯定被他們害的很嚴重,不然他們不會把我女兒放回來的,因爲她被非法判了三年勞教,剛呆了一年半就回來了。原來我的小女兒不是這樣的,可活潑了,每次一回到家,剛進家門就媽、媽的叫,可這次我女兒見到我後一句話都沒說,好象已經不認識我了……

她回來後,一直都不說話。當時她爸爸和她二哥都在家,我們問她什麽她都不說,而且非常膽小,一有什麽動靜就特別害怕,有時就兩眼直勾勾的盯著我的臉,就這麽長時間的看著。晚上睡覺像小孩一樣得讓我摟著,不敢一個人睡。當時她二哥看到妹妹這個樣子,都哭了……懷疑他們給我小女兒下了什麽藥了,就問她:“他們給你吃過什麽藥嗎?”小女兒說:“吃過,黃藥片,大的,還給我打過針。”

有一次小女兒跟我說:“媽,他們把我打壞了,到高陽勞教所後兩個月才來過一次例假,一年多再也沒來過,我現在腦子也不好使,好多事情我都想不起來,腦子裏空空的。”

我小女兒被他們折磨成這樣,回到家後,家裏又這麽凄慘……她回來那天是臘月二十九,第二天就過年了,可我們家裏什麽都沒有。窗上的玻璃都沒了,我們只好用一塊破木板來擋風,屋裏零下6度,水缸裏的水凍成厚厚的冰,電也被他們掐斷了,我女兒又怕黑,只好點蠟燭來照明。她一直高燒、咳嗽不止、呼吸急促、頭暈,我這個當媽的看得出來女兒很難受啊。

2003年3月5日淩晨,我最疼愛的、才32歲的小女兒在他二哥的懷裏永遠的閉上了雙眼。一個母親眼看著自己的孩子在痛苦中死去,却無能爲力,那個滋味不好受啊……

二兒子陳愛立多次遭關押、判刑、洗腦,2004年11月5日去世,死時36歲。


二兒子陳愛立多次遭關押、判刑、洗腦,2004年11月5日去世,死時36歲

陳愛立曾于2001年初和父親陳運川一起被判刑兩年。其姐陳淑蘭2002年1月18日曾投書明慧網叙述說:2002年1月8日,我來到河北冀東監獄看望二弟。一王姓科長說:“你二弟從2000年10月1日以後自己封閉自己,不說話,別人跟他說話,他也只是搖頭或點頭,不正常。體重從原來120斤降到現在80斤,經醫院免費體檢,結果是心因性抑鬱免疫功能低下。”二弟被帶出來了,我一眼就看出二弟有點痴呆,眼睛縮小、沒神,臉色也發青。二弟開口第一句話是:“我要堅修到底。”接著說:“我沒有病,他們硬讓我吃藥,我不吃,他們就灌我。每天六、七個人看著我。”王科長、黃隊長聽得又驚又懼,立即把二弟帶走。

2004年2月28日下午,王連榮、陳運川、陳愛立三口人同時被綁架。王連榮描述說,當時我們三個被綁架到洗腦班後,爲了抗議這種暴行,他絕食絕水一直到4月27日,兒子生命垂危,他們才給放了,讓我老伴回去侍候他。後來聽老伴說:回去後,鄉綜治辦的王春全就把他們反鎖在家裏不許出去,買通了鄰居監視他們的行爲。兒子覺得不能在家等待著身體養好了再被他們綁架,7月10日從院墻跳出去,流離失所了。後來聽老伴說兒子走時身體很虛弱。隨後,老伴又再次被鄉政府綁架,送回沙嶺子洗腦班。

三個多月後,就是11月5日晚上,有兩個陌生人用車把兒子的尸體送了回來,當時我就懵了,我無法接受這種殘酷的現實啊……

唯一還在人世的大女兒陳淑蘭被判刑七年半,現關押在北京天堂河女子監獄。


唯一還在人世的大女兒陳淑蘭被判刑七年半,現關押在北京天堂河女子監獄

王連榮四個子女中現在只剩大女兒陳淑蘭了,然而陳淑蘭于2002年9月17日遭綁架後,被無理判刑7年半,現被關押在在北京大興女子監獄。

王連榮說,那次是在北京昌平大女兒陳淑蘭的家裏。那天兩點多,突然闖進一夥人,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和手續,就像土匪一樣翻箱倒櫃的抄家,然後給我和淑蘭分別戴上手銬,强行帶走。當時他們一共6、7個人,我一個都不認識。後來我才知道他們都是北京昌平公安局國保隊的。從那以後我大女兒就被他們非法判了七年半,關進北京天堂河女子監獄。

陳淑蘭的女兒李穎今年14歲,在母親、外公、外婆相繼被非法關押,兩位舅舅和小姨被迫害致死後,被北京昌平“610”送入敬老院。李穎是這個敬老院中唯一的兒童,除上學外,進出需由昌平610和敬老院副院長審批,基本沒有人身自由。

王連榮,一位三年內失去三個成年兒女的母親。


有學者評論說,失去了父母的孩子是孤兒,失去了妻子的男人是鰥夫,失去了丈夫的女人是遺孀,但却沒有一種稱呼來形容失去了子女的父母,因爲沒有詞彙能形容出此種悲痛。

王連榮本是一個幸福的母親,有憨厚孝順的兒子,漂亮善良的女兒,是一個令人羡慕的家庭,然而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却使王連榮夫婦在白髮人送送黑髮人的悲慘遭遇中艱難度日,身心遭受著巨大痛苦。但願這種悲劇早日結束,讓天下母親都得平安。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錢——物質運動指揮官 (18)
王文怡白宮喊話被摀嘴 將控大陸記者
云云:給不相信中共集中營活體摘取器官的人們
歐盟首腦關注失蹤的法輪功學員
最熱視頻
【一線採訪視頻版】前軍報記者:黎智英被捕 港人創3奇蹟
【十字路口】中共九大威脅 利用網紅當外宣?
【羅廚尋味】鹹魚雞粒茄子煲
【珍言真語】王岸然:美制裁林鄭 中資銀行割席
【老外看中國】回應港大學生會 郝毅博籲助香港
【薇羽看世間】不再稱一尊 習夢斷北戴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