稅賦房貸雙壓 中等收入者成「易碎」群體

標籤:

【大紀元6月28日訊】近年來,中國社會貧富分化日益嚴重,其所引起的各方面的不滿,成為了社會穩定的隱患。而由於社會保障體系不能及時跟上,中國中等收入者還處於不穩定的狀態,他們或滑向貧困,或在壓力和迷茫中堅守,這一群體更在房貸及所得稅的雙重壓力下,更顯得脆弱及不穩定。

一條馬路 隔著兩樣情

據《廣州日報》報導,在廣州楓葉路處於天河公園正門口,路的左邊是兩個新樓盤──歷德雅捨和珠江俊園,它們的均價大約在7000元~9000元/平方米。所以在很多人看來,住在這兩個社區中的大多數人大抵上可以算得上是中等收入者。

而在楓葉路的右邊是著名的城中村上社村,這裡住著數以萬計的外來民工,以及少數在天河商業區上班的白領職員。在這裡,除了少數靠高額房租維持高收入的房東外,大多數人可以歸為低收入群體。

一條狹窄的馬路,一面破落的圍墻,隔開的是兩個差異不少的社會群體,而像這樣的路、這樣的圍墻在中國不在少數。

中等收入 過低收入日子

張旭(化名)在今年年初剛入住珠江俊園,他在廣州有一份收入不錯的工作,經過幾年的拚搏,有了一些積蓄。可是去年年底,一套70多萬元的房子買下來,張旭立即就成了徹頭徹尾的房奴,另外還欠著銀行40多萬元的貸款。

張旭雖然現在每個月能掙8000元左右,但扣除銀行3000多元的按揭款以及日常諸多的其他消費,加上每個月還要給年邁父母寄些贍養費,他每月實際上所剩無幾。張旭說,他現在是苦苦的撐著。

而令張旭更擔心的是,一旦家裡有人生什麼大病,他真的可能穿過楓葉路,滑落到另外一個社會群體中去了。他說,從馬路那邊要跨過來可能很難,但要滑過去卻非常簡單,只需要你失業、單位效益下降,或者家庭成員生病。

低收入者提升身份難

在楓葉路另一邊的上社村住著幾萬外來工,在這裡,有勤奮工作的生意人,也有兢兢業業的打工者,還有那些長期徘徊在彩票銷售店前渴望一夜暴富的年輕人,他們無一不想提升自己的社會地位。

但是,根據經濟學和社會學學者的研究,在沒有經受過良好教育的前提下,低收入者提升自己社會身份的渠道是非常有限的。

稅賦利息雙壓 中等收入群體很脆弱

廣東南華工商學院院長易江教授說,目前我國中等收入者是個人所得稅的納稅主力,中等收入群體正好是按揭購房的主力軍,他們看似領取著頗高的收入,但事實上要承擔利息與所得稅的雙重壓力。

中等收入者的這一脆弱性、不穩定性在統計學上也得到了引證。長期研究收入流動性問題的中山大學嶺南學院講師王海港博士說,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很長一個時期以來,大約有5%的人不能保持中間收入位置,他們絕大部分遁入了社會收入的最底層。

張旭面臨著艱難的抉擇,他說,我有時真的想把房子賣掉了事,那樣我會卸掉所有的壓力,但又不甘心。

國家發改委經濟研究所副所長楊宜勇認為,種種跡象表明,目前我國中等收入群體還很脆弱,很不穩定,我國至今都沒有形成中等收入階層的雛形。

有學者認為,近年來,我國社會貧富分化日益嚴重,引起了各方面的不滿,成為了社會穩定的隱患。由壟斷和腐敗造成的分配不公更是屢受人們所詬病,甚至認為「腐敗是造成貧困的主要原因」。 @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代書勾結銀行員 人頭買屋詐貸
新西蘭家庭平均每週油費超百元
台央行:四月房貸建築貸款上揚 消金餘額續降
卡債風暴 消金縮水1400億元
最熱視頻
【重播】拜登就職美國第46任總統
【時事縱橫】拜登首日簽17令 中共制裁蓬佩奧
【十字路口】川普拜登交接 全球五大風險罩頂?
【秦鵬直播】拜登就職 美國四大考驗剛開始
【唐青看時事】含淚出征 拜登對華政策觀察
【西岸觀察】川普承諾回歸 祝拜登政府好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