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虹:論壇重現

──愛琴海事件全程回溯(25)

力虹

標籤: ,

【大紀元6月29日訊】3月9日大陸愛琴海網站被中共地方當局強行封閉後,雖經過海內外廣大網友堅持不懈的吶喊、抗爭,經過中外傳媒/網站的連續關注,經過網站工作人員的不屈不撓的交涉爭取,但因為與全世界人權價值為敵的極權主義政體的僵硬剛性,一時難以恢復。

這時,生活在新加坡的愛琴海網友、詩人茅境在痛心疾首之後站了出來,他通過與《博訊》站長韋石先生的聯繫,決心在《博訊》上重開「愛琴海論壇」,將業已淪陷的這個思想、文學陣地在海外重建!

茅境的計劃得到了一向以公民記者為特色的《博訊》的全力支持。很快,正當海內外網友網民和自由人士圍繞愛琴海事件而力拼言論自由權利的「絕地反擊」之際,一個以「聲援愛琴海、蒐集關於愛琴海的報導、維權活動及紀念文章」為主要內容的《愛琴海論壇》在《博訊》新聞網站上應運而生!

作為《愛琴海論壇》創建人與負責人的茅境寫下了這樣的「開壇詞」──

茅境:聲援愛琴海網站,請到愛琴海論壇
(博訊2006年3月19日)

如果歌手的喉嚨被割斷,別人只是悲哀地看著,把眼淚流在心底,那世界上永遠不會有放歌的自由。

愛琴海被封殺了,如果我們還是這麼麻木,我們每一個辛苦建立的精神家園遲早會重複同樣的命運,我們還將失去一個又一個家園。

這幾個月來,我一直在愛琴海網站潛水,默默享受它帶給我的寧靜和自由。忽然間它被封殺了,連個警告都沒有。

這使我出離憤怒,一群詩人和學者在這裡聊聊天,難道他們連這樣的自由都要扼殺?

於是我站出來,和眾人一起聲援愛琴海網站。

我在博訊網站申請了一個論壇,名字就叫愛琴海。在以後的日子裡,會蒐集關於愛琴海的報導,維權活動,紀念文章,讓愛琴海遭受的遭遇不被人們淡忘。

愛琴海的網友們,如果你們偶然間能夠看到這個論壇,如果你可以用代理服務器上博訊網站,請到這裡坐坐。家園被毀了,願這小小的涼亭能讓我們暫時棲身,直到愛琴海網站重新恢復。

所有支持愛琴海網站的朋友們,請到愛琴海論壇留下你們的話語。當自由受到扼殺的時候,讓我們堅定地說:不!這不是我們願意接受的命運!

愛琴海論壇地址http://www.peacehall.com/cgi-bin/forum/bbs.plid=aiqinhai

《愛琴海論壇》在海外重建的消息,通過網絡傳遞,迅速地被每一位網友所獲悉,猶如一場及時雨,鼓舞了廣大網友的鬥志和信心。從此,烽火連三月的愛琴海事件戰場上新增了一個重要的陣地。

網友「鋼貓」在論壇上發表了新的檄文:

封殺《愛琴海》網站是無恥透頂
(博訊2006年3月22日)

作者:鋼貓

中國改革開放也二十多年了,政府多次強調要增加透明度。這可是改革開放最先決的條件。只有增強透明度,外界才可以知道我們政府在做甚麼。想不到的是,現在的信息透明度不但沒有進步,反而更加墮落、更加無恥了。現在就憑浙江新聞辦官員他們的專制思維,改革開放只能是幾句空話,浙江新聞辦一些人自認為聰明絕倫,動用了各種人力來封殺網站,封鎖一切不利於他們的信息,其結果怎麼樣?「聰明反被聰明誤」,「不利於他們的信息」更加會在海外各大報論壇紙紛紛刊載、傳播,不正說明封鎖信息的結局只能是他們「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下場?

維護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尊的嚴,落實好《憲法》的實施來突顯《憲法》的重要性,這才是改革開放最根本的保障。各政黨和社會團體、各管理國家的部門,都必須以《憲法》為根本的準則,並負有維護《憲法》的尊嚴、保證憲法實施的職責。任何國家的管理機關都要以《憲法》為準,不但要把自己放在《憲法》的監督之下,而且在執行中更加要進一步突出《憲法》的重要性,可惜的是,浙江新聞辦官員身為國家的執法者卻濫用權力,用《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這個與《憲法》原則相違背的《規定》對網站想封殺誰就封殺誰!完全違背了《憲法》上給予公民享有言論自由的精神,更加是將《憲法》給予公民的基本權利進行抹黑!

首先,《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規定人民享有政治上的言論自由!出版自由,甚麼叫言論自由?就是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公民所享有的各種形式的表達自己意願見解的權利,從法律的本身看,法律不是對言論自由來限制,反而是對自由保護和擴大。沒有言論自由,就沒有自由的空間,社會就嚴重不公!公民的言論自由就是要造成輿論,造成輿論才能夠監督政府的行為。所以,言論自由也包括公民獲得信息和有權傳播信息的自由。

從浙江新聞辦強行關閉《愛琴海》網站來看,正是有人將「家醜不可外揚」這句中國的俗話發揮得淋漓盡致,總以為封殺了網站、封鎖了信息就會解決了「家醜」的問題,豈不知老百姓的耳朵和眼睛是「雪亮」“靈通」的。百姓家喻戶曉人人都知道的事,難道說真是你們政府的官大爺認為是自己的事。你們只配整日光泡在「酒場」和「舞場」的官大爺們,為甚麼不知道紙包不住火的道理呢?你們能讓任何國內媒體不敢透漏半分蛛絲馬跡,但能禁得了互聯網的聲音?不知浙江新聞辦的大員們是否有聽過「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這句話?靠封殺網站和封鎖信息來維持你們的統治,這究竟能維持到那一天呢?

因此,沒有輿論監督的社會就是一個沒有平等公平競爭的機會,沒有輿論監督的權力是一個唯所慾唯的權力,沒有輿論監督的政府就是一個專制的政府!若是政府沒有給人民創造平等公平的競爭環境和機會,這只能給人民帶來一個嚴重貧富懸殊、貪污腐敗嚴重的社會!只是一個經濟增長有甚麼意思?無非都是財富越來越集中在少數特權者手中的社會,這樣,你們所展望中國社會的「穩定、和諧」最終將化為泡影。

還是請浙江新聞辦的官員回到尊守法治的底線上來吧!信息知情權和言論自由是一個社會良知與道德的最基本的人權標,不是人民不相信你們呀!是歷史已經讓我們失去了對你們的信心和耐性,這黃炎子孫的國家畢竟不是你們永久的實驗室,讓人民參與一點吧!給人民信息與言論的自由,若是沒有這個自由,你們的「和諧」社會,再怎麼和諧,也和諧不起來!一個聽不到「民眾聲音」的政府只能是一個脫離民意的政府,若是沒有民意基礎,政府又何來「以民為本」呢﹖

當今世界上的所有被獨裁統治控制的國家,幾乎都有封鎖網絡的怪僻,看一下朝鮮就知道了,任何獨裁當政者當然也不例外。不過,這不是甚麼高明的治國之策,恰恰相反,這完全是一種最簡單又愚蠢的無能表現。凡是這類國家不但在國際上醜名昭著,就是在國內也就是天良喪盡,不得人心。中國有句古話,叫做「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正是!可憐之國必有可惡之處,其中之一就是封鎖網絡信息、抹殺民的言論自由。

浙江新聞辦官員的封網行為,就是一種無能的愚蠢舉動。他們不但不敢面對中國百姓的不滿情緒,更加不敢正視人民群眾提出來的各種不同意見,用封喉這種歇斯底里的舉動,純粹是無能心態的外露。拙劣的封網動作表演,更加暴露出某的人這種愚笨的無知。現在,已經愚蠢到狗急跳牆的地步,專靠封殺網站來割喉,讓民眾不能出聲,這可真夠得上是天大的曠世笑話了!

浙江新聞辦的官員們,信息網絡給人民帶來了很大方便,人們通過網路可以非常快捷地獲得各類所需信息。保障信息暢通是你們信息網絡管理部門義不容辭的責任與義務。然而,你們的「掩耳盜鈴」的招數你們真的以為行得通麼?一定要「三思而後行」呀?因為全國的老百姓早已恨透了信息封鎖!你們對言論自由的限制與其說你們是害怕真理,害怕監督罷了!但也請聽一句:要是這樣繼承下去,陳勝吳廣就要來也!(完)

原愛琴海駐站嘉賓、網絡評論家森林唱遊在愛琴海網被關閉二週之時,也在此發表了他的文章:

森林唱遊:寫在愛琴海網被封殺兩週之後
(博訊2006年3月22日)

愛琴海網已經被封殺十四天了。不過,自3月9日之後,每次上網時,我還是會習慣性地點擊那個能打開愛琴海論壇的鏈接,雖然說,每次都只能失望地看到「找不到網頁」的字樣。

2月中旬那個時候,經一位朋友的介紹,我知道了愛琴海這個新網站,從而認識了聚在那裏的一些和我一樣關心我們這個國家的現狀和未來的網友。我很高興和他們為伍,並且,也想為這個網站的發展儘自己的一份綿薄之力,可惜,還沒過多久,它就遭到了封殺。起初,我以為在短時間內會恢復,過了三天之後,我放棄了這樣的幻想。然而,不知為甚麼,我總是鼓不起勇氣去向別人證實自己的猜測,因此,只是在百度裡搜索和愛琴海網有關的信息,這同樣也能確定一件事:它已經被強行關閉了。

當然,我也不能說,在此之前,自己絲毫都不曾預料到會有這樣的結果。早在二月中旬那個時候,世紀學堂就不再更新了;在一兩天之前,中國選舉與治理網也突然變了模樣。只是,我沒想到,一個新網站,一個還沒甚麼人氣、甚至連版面都還沒有穩定下來的新網站,竟然也會遭遇被封殺(連保留整頓的機會都不再給)的命運。

雖然這樣的莫名封殺,對於新鮮的愛琴海網來說,是一種極其不公正的對待,但是,我並沒有感到特別震驚,甚至都不再憤怒了。因為我一直都很清醒,知道自己生活在一個怎樣的社會裏;再者,這半年來,我也已經看到太多我所喜愛的網站被封殺或被整頓了。

所以,自知道這個網站以來,我一直都以一種「以悲觀之心情過樂觀之生活」的心態參與愛琴海論壇的建設……不過,即便如此,我作為愛琴海網民的日子,也不過是半個多月。

在那之後的好些天裡,我變得很沉默。我記得,去年秋天,當我發現自己經常去的網易「崛起論壇」在某天晚上突然消失,變成了「海闊天空」時,也曾有過相似的心 緒。開始,我還不太明白自己突然變得沉默的原因,每天,只是安靜地工作,安靜地生活,到了夜裡,就去那些自己以前很少光顧的論壇裡安靜地潛水。有一天,我在某個論壇裡看到了某位網友引用的、那首銘刻在美國波士頓猶太人屠殺紀念碑上的著名短詩:在德國,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我沒有說話,因為我是新教教徒;最後他們奔我而來,再也沒有人站出來為我說話了。

突然之間,我明白了:我之所以變得沉默,不僅是為了在這之後能更好地開口,也還因為,我必須 靜下心來呵護自己對於理想的熱情—它是有生命的,而且,有時還很脆弱。

是的,任何一種感覺,都是有生命的,必須保護,必須給養,否則,它也會死亡。年少的時候,我總是讀不懂那些感情沉鬱內斂的詩文,總是會不解地想:心裏想甚麼,為甚麼不直截了當地說出來呢?後來,步入社會,漸嚐人世艱辛,我終於知道,身為一個中國人,不管是哪個時代的,要想自由地呼吸,自由地思想,是多麼不容易的一件 事。自由會被禁錮,真理會被踐踏,熱情會被泯滅,但追求自由終究是人的天性;而呼吸,則是生之本能,必須為之,除非死去;至於思想,那更是我們生之為人的尊嚴,也是我們區別於其他動物的根本所在……因此,只要仍然活著,我們就難以抑制對於自由思想的渴望。──這樣的渴望,最終會聚集成一種熱情,一種對於理想的熱情。

有時,我也會想,為甚麼千百年來,總是有那麼中國人的愛國熱情被權力惡意玩弄甚至是踩在腳下;為甚麼到了二十一世紀,我們還能切身體會古人在市井的酒樓或茶館裡望著牆上那一幅「莫談國是」的墨跡時的那種誠惶誠恐心情(中國選舉與治理網的整頓公告和世紀學堂的重開公告裡都有類似於不再轉載和發佈時政新聞類稿件(信息和評論)的文字)?今天,我們這個社會,真的進步了嗎?就算真的進步了,又進步了多少 呢?甚麼時候,我們才能真正擁有發表言論和表達意見的自由?以及免於恐懼的自由?

記得在那篇題為《吾國吾民上下求索》的文章裡,熊培雲先生這樣寫道:「談到甚麼是『和諧社會』,著名經濟學家、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會長高尚全先生有自己獨到的見解。『和』字,一『口』一『禾』,表示『人人有飯吃』;『諧』字,人『皆』『言』之,表示人人有話說。由此而論,建設和諧社會,不是一種道德訴求,更是制度訴求。『和』要解決的是中國的民生問題,『諧』則是民主問題。」然而,先不說別的,一段時間以來,有關部門在傳統媒體和網絡世界裡不斷壓縮民眾談論「國是」的空間,這樣的實際作為,與舖天蓋地的構建和諧社會的強大宣傳攻勢兩相對照,又怎不令人產生「恐怕又是雷聲大雨點小」的習慣性懷疑。

但這雖然令人憤慨,令人痛心,卻畢竟是一直在發生的殘酷事實,作為渴望自由的我們,該如何面對?是選擇沉默,然後妥協;還是選擇憤怒,然後離開;亦或是選擇理性抗爭,然後留守?在中國選舉與治理網的編輯手記裡,我看到了一位網友留下的一首詩:

「如果/你不再是你/我將離開你/雖然,我會時時懷念你!/因為,我曾經愛過你/我理解你/但是,我不能忍受你墮落!」

我能理解這位網友的心情,就好像我能理解那些選擇了失望然後飄泊異國他鄉的國人一樣:不論是繼續留下來,還是決定離開,至少表明了我們對於邪惡還沒有麻木,仍然有感覺。畢竟,如果沒有了感覺,也就不存在「能否忍受」的問題。只不過,我傾向於支持前者,也正因為如此,我完全能夠理解《遺骸》一文裡那個死於一場至今無法定論的戰爭、仍然躺在異國他鄉荒涼的山谷裡的年輕的志願軍的渴望回歸故土之心—畢竟,這裡,是我們的中國。

是啊,無論理想有多遙遠,現實有多醜惡,畢竟,這裡,是我們的中國,所以,我們必須小心地呵護自己對於理想的熱情,等待真話重見天日,等待大地重回腳下,等待真理重放光華……至於那一路上被扼殺或埋葬的熱情,我相信,它們並沒有在時間裏湮滅,它們會重獲生命,以另一種方式證明自己的存在,並使珍視它們的人變得更有力量。

如果有可能,我希望自己可以繼續擁有一片自由海;如果不能,如果在黎明之前大海就乾涸了,那麼,我們不妨站在空曠的原野上等待日出……畢竟,不管黑夜有多漫長,終究會也必定會過去。

那樣的日出,肯定也很美,值得期許。(完)

《愛琴海論壇》開壇以後,富有良知與義正感的網絡人士、評論家草根和茅境一起,積極參與了論壇的建設和管理,功不可沒。開壇不久,草根送上了對愛琴海眾網友的強力聲援──

草根 :向《愛琴海》網友致敬

當初北大《一塌糊塗》網站被關閉的時候,也引起了轟轟烈烈的抗議,很多著名的專家學者、體制內體制外的教授著文抗議,最後化作「哧」的一聲,煙消雲散。清華大學的水木清華被閹割的時候,也有人寫過幾首詩詞抗議,也有學生在校園聚會過,後來抗議聲一聲比一聲弱,最後也沒聲了。

《愛琴海》卻讓人肅然起敬,耳目一新。這個小小的網站,跟幾十萬註冊用戶、二萬多人在線的《一塌糊塗》、《水木清華》相比,實在太不起眼,也沒有甚麼體制內的名流支持這個網站,但是抗爭的聲音卻持久而堅定。愛琴海的網友捨棄了那種發發牢騷、洩洩憤的抗議方式,而是迅速行動,首先是主編力虹先生不屈不撓地到政府部門交涉,後來網友組成了維權團,迫使浙江有關政府部門出來公開表態。後來他們聯絡團結了一些其他被當局無理關閉的網站,毫不猶豫地提出對《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進行違憲審查,這就讓中共的官僚更加頭大,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做出像樣的官方文章。

與此對應的是一些雜散網友的自發反應。幾十位網友寫詩哀悼愛琴海的消逝,從文學藝術的角度看,愛琴海網友的詩才相當優秀。有網友在博訊提議設立《愛琴海》論壇,接著愛琴海網友又開設了《天理夜話》和《自由文化》論壇。這三個論壇都是個人論壇,名字雖然不同,主題卻共同一致:抗議封鎖言論,要求文化自由。

從網上看到,愛琴海的網友大多是浙江人。浙江人對於反抗獨裁暴政、追求自由有令人尊敬的傳統,從清朝末年以秋瑾、陶成章、陳其美、章太炎等人為代表的浙江革命黨人,到王策、徐水良、王有才、黃河清、黃慈萍等民運名人,以及最早發起於浙江的中國民主黨,都足以讓浙江人自豪。

愛琴海站長林輝先生就是中國民主黨人的創始人之一。現在能夠在杭州安心掙錢餬口,想必已經不再從事組黨活動。但是即使辦一個很溫和的以文學和學術思想交流為主的文化性網站,也不容於當局,莫非中共當局要逼急他重操舊業,再度落草?

這次站出來支持愛琴海網站的,除了劉曉波等少數體制外的「名流」,大多是普通的網友。他們沒有顯赫的名聲,沒有高層官方背景。海外的媒體對此作了大篇幅的報導,尤其是博訊新聞網,為這些平凡的網友悼念愛琴海網站提供了自由的平台,現在愛琴海事件已經成為博訊的一個熱點。

相比之下,海外民運人士對這些事兒顯得冷淡。新海川的民運大佬們似乎很少關注到這件事。

我的看法是:愛琴海這事兒很重大,因為在這以前還從來沒有一個小得被人忽略的小網站能夠發出如此強烈的聲音。如果著名的教育網第一網站北大《一塌糊塗》能夠發出跟規模相稱的抗議,那該是多麼激動人心——一塌糊塗的在線網友至少比愛琴海多1000倍,為甚麼沒有發出比愛琴海強1000倍的聲音?《水木清華》明明知道他們跟《一塌糊塗》是唇亡齒寒的關係,為甚麼當時就不敢跟著吆喝幾聲?在愛琴海的抗議聲中, 我對北大清華的蔑視又多了三分。

愛琴海被關閉的時候,我就猜想誰會是下一個。看到魯西狂徒跳出來抗議,又看到他到博訊開了個《自由文化》論壇,猜想他那個詩歌論壇也差不多了,結果真被我猜中了,今天就看到了《中國當代詩歌論壇》被關閉的消息。

下一個是誰呢?國內的網站一致噤聲,抗議的聲音只能從博訊新聞網這樣的海外中文網站發出。關閉海外網站不在中共的「主權」範圍,關閉國內網站卻是輕而易舉,上頭一個電話就可以解決,甚至不需要給你一個聽起來有道理的藉口。只要關掉幾個網站,其他的網站就懂得「自律」了。

我聯想到動物保護組織的一次抗議活動:他們強烈譴責某些人為了讓寵物狗不擾人而用手術辦法割掉狗的聲帶,認為這樣的行為很不人道。但是他們卻喜歡給狗閹割,說這樣可以避免殺死過多的小狗。中國政府跟動物保護組織的做法很相似:先把你閹割,再讓你發出閹狗的叫聲。他們叫網站「自律」,意思是他們不想親自動手殺得太多。很遺憾,現在還沒有一種狗像網站站長那麼聰明,能夠「自律」地一口咬下自己的睪丸。

聽過吃猴腦的故事嗎?要抓猴子的時候,屠夫向某隻猴子一指,別的猴子就會把那只猴子扭送到籠子門口。

中國的諸多網站還跟這猴群類似。誠然,他們有不說話的自由,也有水木清華那樣大量刪除抗議關閉《一塌糊塗》的文章的自由。結果是讓咱看不起你們,你水木清華被閹割了,失聲了,我不僅不同情,還要踩上一腳:本來就沒有睪丸,現在連小二也沒了,活該!(完)

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愛琴海論壇在海外的重現,證明了一個顛撲不破的真理:在世界一體化的互聯網時代、在自由民主價值普遍覺醒的今天,極權主義當局防民之口甚於防川、企圖動用手中的專制權力扼殺人民言論自由之天賦人權,無疑於螳臂擋車,只會落得一個遭世人唾棄、嘲笑的下場!

2006.6.27.寧波

—–轉自《民主論壇》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力虹:絕地反擊(下)
力虹:戰鬥正酣(上)
力虹:戰斗正酣(中)
力虹:民壇八年,汗青丹心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重判任志強 習近平內外開戰
【重播】川普向欲推翻社會主義古巴的老兵致辭
【重播】蓬佩奥威斯康星演講:中共滲透美國
【薇羽看世間】金斯伯格去世 「遊戲」反轉
【有冇搞錯】中共治港四大失敗
【珍言真語】盧俊宇:匯豐涉洗錢醜聞 兩面受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