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捏孔子是愚民 更是邪惡

——唐子與記者高凌的對話

人氣 11
標籤:

【大紀元6月3日訊】「子不語怪力亂神」——孔子的這句話,常常被現在中國文人武將用來證明中國人文教育的鼻祖也是無神者的一個經典證據。但是,當革命需要對孔子批倒批臭之時,「民可以由之,不可以知之」又成了孔老夫子愚民一惡極之罪狀。這位至今仍被亞洲各國乃至世界推崇尊敬的古老中國儒家一派之宗師,卻被自己的炎黃後代隨手摶捏。

那麼到底怎樣去理解這幾句話?不同的歧義對我們當今中國人到底起到了那些作用?大紀元記者高凌就這些問題與大紀元和看中國之專欄作家唐子先生有過討論。以下是高、唐訪答之對話。

高:唐子你好。最近看到了你的一篇文章《不可繼續誤讀「子不語怪力亂神》。其中對子不語怪力亂神這句話闡述了你的觀點。你認為,孔子是在跟學生講他樂於學習時突然不說話了,惟恐用力分心擾亂心神的動作表情,並無孔子不談論精怪、勇力、叛亂和鬼神的意思。如果按照您的這個分析,在記錄孔子言行的論語之中,按理也應該還有類似的記述段落吧?您能告訴我您的考證嗎?

唐: 可以。不過要說明,我是整理和補充徐振貴的考證。我自己對孔子和儒家其實還是一知半解,以前也全盤否定儒家。《論語》重在記言,是語錄體。但同時也極為簡潔記述說話人的動作表情。在《論語‧八佾》記弟子向孔子「問禘之說」(亦即請教禘祭知識)時,「子曰:『不知也。知其說者之於天下也,其如示諸斯乎?』指其掌。」“指其掌」,就是記述孔子說話的動作。另外,《雍也》裡還有記述:「伯牛有疾,子問之,自牖執其手,曰:『亡之,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自牖執其手」,也是記述孔子說話的動作。

總之,《論語》多有記載說話人動作表情語句的例證,「子不語」只是其中之一。

高:有意思。在您這篇文章中,也談到了孔子的另外一條語錄「務民之義,敬鬼神而遠之,可謂知」,在您解析基礎之上,也觸動了我的一些聯想,文化大革命批判孔子的時候,曾經有一句「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被反復引用,以證明孔夫子主張愚弄平民百姓,似乎和您分析的這句話也頗有一曲同功之妙呢。

唐:中共及其被中共搞壞頭腦的人對孔子的態度是隨意的。

前國防部長遲浩田以孔子為無神論者的宗師,欲說明中國人比德國人和俄國人更無有神論信仰傳統,手中有原子彈就可以綁架全世界的生命使美國不敢對中共動物,有生物武器後就可以毫無顧忌地把美國從富饒的北美閃電一擊地清場。如此邪惡的思想,是來自於德國和俄國的馬列鬥爭邪說,認定社會的本質關係就是敵對關係,就是中共對人類的征服或毀滅。但在今天馬列邪說沒人信了,中共就曲解「敬鬼神而遠之」,培育憤青這樣一種愚昧且狠毒的觀念:炎黃子孫從孔子時就不信神了,就為在今天讓中共領導著去征服世界。這樣解讀孔子,中共就以馬列無神論好斗和兇殘的手術刀對儒家尚和平、重溫文的胸脯動了邪惡的一刀。

其實《論語》之《雍也》講「務民之義,敬鬼神而遠之,可謂知矣。」,根本就不是無神論的觀點。「敬鬼神」,即虔信鬼神,一點都不懷疑鬼神的存在,要不怎麼是「敬」?敬而遠之並非懷疑和疏遠,而是不求親暱。程子的解說是:對鬼神,人不信(不敬)不行,多信(太近)也不行,敬而遠之則恰如其分,是明智的態度。很顯然,敬鬼神而遠之是孔子在鬼神問題上的中庸之道:教育庶民敬仰鬼神信天命,即成事在天;卻遠之不依賴,該努力還得努力,即謀事在人。

中共是西來邪靈,本性上它不喜歡中華這套講中庸的溫文的人生智慧,它喜歡的是蹦迪似的顛狂生活。所以在馬列邪說俘虜中國人的文革時代,它就大張旗鼓地批判孔子,批其天命論思想,它清清楚楚地知道敬鬼神就是有神論。現在是因為馬列邪說沒人信了,它就歪曲和利用儒家遠鬼神的傳統來繼續賣其馬列邪惡思想。遲浩田尊孔,這個孔子根本就與春秋魯國那個孔子無關,完全穿上西裝了。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更是中共在文革時代對孔子的抹黑。說孔子主張平民可以驅使(使由之),不可以教給知識(使知之),這是胡亂解釋。

高:仿你的話語風格來說,中共就是胡說黨,當然對甚麼都會胡亂解釋,揉捏孔子自然不在話下。文革時讓他穿上長袍,是當時反封建迷信很時髦;現在讓他穿上西裝並成為無神論者,是當前中共想以復興中華名義對外擴張解決內部危機。歷史上的孔子首先是個偉大的教育家,卻又有「唯上智下愚不移」之說,是不是他認為能教育啟智的士人就擁有對下面農工商的愚者的天然統治權?

呵呵……共產黨和現在中共灌了一腦袋的邪知的人就是這樣理解孔子的,文革時候是認為這樣不對,因為那時中共需要工農改造讀書人;現在中共認為就是要愚民,孔子偉大就在主張愚民,這是因為現在工人大批下了崗,農民大批失了地,要防範他們躁動。但這是對孔子的嚴重歪曲,不怕孔子九泉之下氣得吐血。

剛才我們講學生問如何讓民有知,孔子並沒說,不可使知之,而是說「敬鬼神而遠之,可謂知矣」,這分明跟平民學生樊遲說,不要讓平民陷在祈求鬼神活動中,而是要教他們懂人事之理。孔子是中國的第一個私塾老師,最大的貢獻之一,就是打破了西周以前「學在官府」讓貴族壟斷知識教育的局面。他的教育對象是「有教無類」,沒有他不教的人。他的三千弟子裡,就有平民,例如樊遲。後來儒家教育跟科舉制度相聯繫,平民通過讀書考試可以做官,當丞相封王都可以。如果孔子主張愚民,尊孔的儒家教育怎會有這樣事出現?孔子一生都在為教人仁愛知禮而努力,儒生做官的重要職責之一就是為民師,是要智民而非愚民。

當然孔子和儒家的教育裡沒有西方科學,側重的是道德智慧,是啟智益善講道德,而非西方教育的啟智益知講科學,更非中共教育的啟智益鬥。但這跟愚民賤民是兩個概念。教人道德知識,做好人善民,這怎麼是愚民賤民呢?中共教人用鬥爭看待一切,像狼一樣,這才是愚民。中共把孔子像麵團一樣隨意揉捏,文革時說成宗教迷信宣揚者,現在又說成是無神論的老祖宗,這不是愚民教育是甚麼?

正因為中共把人的頭腦當成了漿糊瓶子,在裡面亂攪,過去那些瞎說八道又根本沒有清理,所以今人才會相信「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這10個字是「民可驅使,不可授知」的意思。可這跟古代儒家教育的真實情況根本相反。《論語》裡的文字是沒有標點符號的,今人讀就要給標點,否則沒法讀。但標點給錯了,意思就會錯,而且會截然相反。這10個字如果給標點使之成為「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那麼,解釋就可以是這樣的了:平民聽命(可使),就使用(由之);平民不聽命,就教他們知書達理(使知之)。這跟「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就完全不同,卻符合了古代儒家對平民進行啟智益善道德教育的實況。

總之,中共對孔子是極其不尊敬的,尊敬也是假的,扭曲的,才是真正愚民。

高:按照孔子思想和他有生之年所行之事,反觀對他的話的不同的釋疑,哪一個更符合孔子的一貫的言行和思想,我想大家會有一個自己的判斷。但是,通過這樣的分析,卻讓我們不得不思考一個問題:對文化隨意的亂解釋,已經不僅僅是局限在一個文法正誤的範圍之內,它對我們整體兩代人的思想之影響產生了一個非常大的影響。

唐: 那是當然。不過我要明確一下,不是兩代人,而是三、四代人。就算今年結束中共統治,潛在的影響可能還要持續到第五、六代人身上。因為這被中共搞壞了頭腦和心靈的第三、四代人是要做第五六、代人的父母、爺奶和老師的啊。

這影響嘛,說非常大也還溫柔了,可以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邪惡影響。這樣才確切。上面我提到中共任意揉捏孔子才是真正在搞愚民教育,這還不足以說明它的影響壞。人們誤以為孔子瞧不起老百姓,也不過是反對儒家的等級思想,那也還可以在西方文化影響下到基督教裡接受宗教化的道德教育,還可以成為歐美社會普遍有的公民。但當人們在復興中華文化幌子下,被誘導到孔子和儒家的思想是無神論思想時,那根本就在張揚儒家文化裡不好的東西——小人儒邪統,比如重利益、好嫉妒、有你無我等偽君子思想或心態。如此背景下的中國人,心趨於邪惡,無論信儒還是反儒,都做不來(不願做)公民。

當然在全球自由化、民主化的大潮中,受中共文化教育影響下的中國人嘴上也會說公民意識、精神甚麼的,卻會在一些關鍵的時候表現得非常醜陋。

前面所說的中共前國防部長遲浩田曾經在一個內部講話中說:中央委託新浪網搞調查,問:當戰爭爆發的時候,你贊成向婦孺開槍嗎?得到的贊成答覆是80% 以上。老頭興奮極了,說:我太高興了,這說明我黨的教育非常成功,這說明當對美國的戰爭開打時,美國人還在猶豫是不是要對中國平民動武時,中國軍人就毫不留情地見美國人就宰殺,結果就會是:兩軍相遇,勇者勝。你聽這是人講的話嗎?這根本就是一匹老狼的獸語。這老狼所以高興,因為他看見這些想「復興中華」的網上憤青都成了狼崽子。這就是邪惡,太邪惡了!這只是一方面。

另外很多並不想復興中華的中國人信了基督教,卻帶進去了小人儒思維和心態。他們把偽君子嘴上講仁義、行為上不講的做法帶進基督教,「道不同不相為謀」可以變成「道不同不在一屋」,就有人妻子不信基督就跟妻子離婚,跟自由民主追求的同路人政見不同就不一起與會,還有用神的名義去行個人私心等。這給目前解體中共的傳九評、促三退帶來很大難度。如果基督徒和法輪功學員合力推進退黨活動,中共很快就會迅速解體,全民也就有了信仰、言論、結社等自由。可是,由於小人儒「同而不和」的做法,基督徒不與法輪功學員作這種合作,退黨目前就還滯留為在每日三萬左右的人數,中共對全民的極權暴政和信仰者的邪惡迫害就還能夠持續。這就是中共揉捏孔子造成的邪惡影響的一方面。

高:你是三句話不離老本行,馬上就能聯繫到你目前視為己任的「推九評促三退」的「晨雞一啼」上來。不過,在你文章的開頭有一句話讓我頗為感動,你坦率地承認,你過去也曾經揮舞過「子不語怪力亂神」這根棒子敲打過別人,今天又進一步剖析了中共對孔子語錄的有意的歪曲,並點評了觀念被歪曲後當今國人的現狀,結合你自身的體會,你想怎樣結束我們今天的對話呢?

唐:我的經歷和體會就是,無論你喜歡和不喜歡中共,鑒於中共是一個唾沫和手都帶邪毒的麵包師,它給甚麼麵包都不能接,更不能吃,否則早晚不被害死,也會成為中共整人的工具。就像我曾經用無神論的眼光看《轉法輪》,然後將它當作樸素唯物主義思想扔一邊,還說過一些嘲諷的話,結果好幾年與家人生活都不順。我想說的是:中共揉捏孔子是愚民,更是邪惡。

中共比愛滋病還可怕百倍,心存善良的人一定要遠離它,越早越好。@(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傳統文化】古人論知恥
高市員警清槍槍枝走火  兩警受傷送醫
台陸委會:中國擴增語言文化實力 值得省思
台中市孔廟舉辦祈福許願 千名學生誠心祈福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美軍看穿殲-20 台海空優有說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