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庵遺錄》原文破解: 第五十四篇 松家田(1)

原解/正浩 編輯/正見網
font print 人氣: 14
【字號】    
   標籤: tags: ,

序:本篇是《格庵遺錄》中,屬於用易理重點論述法輪大法三個歷史時期路程的一篇。本篇以「三數秘」引路,探其弘法時期的三大脈絡,展現了法輪大法弘傳終將迎來「日光東方光明世」的歷程。提示其生、長、成之路程是乃天運所定。

鄭李問答三秘文 大綱(解而知其意)
自古至今末世(至) (概括道其)三數秘
浮木節木虎運(裏) 似草不草傳(於世)
女人戴禾殺我者 兵在其中人不失口
畫虎顧松如松之盛 二才前後從木生
虎性在山十八加公 水龍一數當運(也)
人口有土殺我理 重山深谷依松生
見人猖獗見木卽止 畫犢卽音松下止
初亂已去再胡亂 人心幻劫暫間(也)
浮土溫土狗運(裏) 似野不野傳(於世)
雨下橫山殺我者 裏在其中天不矢口
畫狗顧簷家給千兵 兩上左右從土生
狗性在家豕上加冠 火鼠再數當運(也)
重山不利殺我理 人口有土梁底生
見雪猖獗見家卽止 畫犬卽音家下止
雜杼世上當末運 不毛之獸丁寧(也)
浮金冷金牛運(裏) 似人不人傳(於世)
小頭無足殺我者 化在其中鬼不知
畫牛顧溪奄宅曲阜 一八于八從金生
牛性在野三人一夕 水兔三數終末(也)
六角八人殺我理 弓弓十勝天坡生
見鬼猖獗見野卽止 畫豕卽音道下止
風紀紊亂雜揉世上 十勝大道(須認之)

「鄭李問答三秘文 大綱解而知其意 自古至今末世至 概括道其三數秘」: 前兩句之意是大體上(「大綱」韓語發音為「大體上」)解一解「鄭李問答三秘文」。何者為「鄭」,何者為「李」?「鄭」是指預言書《鄭鑒錄》之鄭鑒,「李」就是漢隆公次子李沁。據傳,鄭鑒與漢隆公之次子李沁,三子李淵三人同游韓半島八道山水之中。行至金剛山談論李朝五百年及末世時期「十勝」、「兩弓」。其問答主要是談李朝歷史即半島風水地理的,其中也談及到「三秘」──壬辰倭亂時「松」,丙子胡亂時「家」,末世當今劫難時「田」──三個歷史時期能夠獲生的天機。也就是對於「自古至今末世」,概括地論其「三數秘」即「松」、「家」、「田」。

「浮木節木虎運裏 似草不草傳于世 女人戴禾殺我者 兵在其中人不失口 畫虎顧松如松之盛 二才前後從木生 虎性在山十八加公 水龍一數當運也 人口有土殺我理重 山深谷依松生 見人猖獗見木卽止 畫犢卽音松下止」: 此十二句談到了「三秘」 之一第一次大亂時的天機「松下止」。

「浮木節木虎運裏 似草不草傳於世」: 此兩句是說「三秘」之一壬辰倭亂時,其避亂天機為「松」的典型形象描寫,只是用其「浮」字挺耐人尋味。「浮」字用字意把握有可九種意思,那麼用其之一把握即用表面上看上去「木」的木是何木?是「節木」即松木。而其松木又與「虎」緊密相連。「松木」與「虎」何意?顯然虎在松木即松林,松林即指深山老林。「似草不草」,這裏強調不是草,因為若是草的話就可以聯想到野而用此否定草來強化「節木」進而用「虎」隱指草木茂盛的深山老林。

「女人戴禾殺我者 兵在其中人不失口」: 「女人戴禾」合字為「倭」即指日本人,「失口」用韓語發音則是感歎助詞,而破字則是「知」,「兵在其中人不失口」,就是此劫難來自「女人戴禾」即「倭」,倭人即日兵,可人們卻不知此天機啊。

「畫虎顧松如松之盛 二才前後從木生」: 「畫虎顧松」用虎來指松;「如松之盛」從意思上講,猶如松一般茂盛,但此句一語雙關,另有其意即若遇到明朝援兵大將李如松則大吉。「二才前後從木生」,要麼進深山老林,要麼遇到李如松將軍的明朝援兵就可獲生。因為此兩者均以「木」來比喻。

「虎性在山十八加公 水龍一數當運也」: 「十八加公」即「松」字,再次強調「畫虎顧松」,「水龍」即一五九二壬辰年,這年日本兵犯朝,此為「壬辰倭亂」。

「人口有土殺我理 重山深谷依松生」: 「人口有土」合字為「舍」,也就是說若要待在家裏或在有舍之城鄉就會遇難,而進重山深谷依松林則獲生。

「見人猖獗見木卽止 畫犢卽音松下止」: 「見人猖獗見木即止」,這就是「壬辰倭亂」之一天機,即日本兵侵朝見人就殺,其勢兇狠,而見木即見重山深谷就懼,就止步。故以牛犢在松林來隱指山谷,獨具匠心地將牛犢叫為「松下止」(「松阿只」——發音近似)。

至此,在本篇裏神人僅用上述十二句詳盡敍述了「三秘」之一「壬辰倭亂」時避亂之天機,甚至將牛犢叫其「松阿只」來暗示「松下止」,提示指此大亂之中獲生之秘訣,然而,世間有多少人悟其天秘呢?!

「初亂已去再胡亂 人心幻劫暫間也」: 「初亂」是指三次大劫難「三秘」之第一大劫難,即「壬辰倭亂」。頭一句意思是,「壬辰倭亂」已過去則來「胡亂」即「丙子胡亂」。一六三六丙子年十二月九日,怒於朝鮮親明疏清,清太宗發兵十萬侵朝,此為「丙子胡亂」。而人們象上一次那樣想像這次「胡亂」卻不知不同於往常而此亂速戰速決。自一六三六年十二月到一六三七年一月只經四十五天以朝屈膝於清而結束。

「浮土溫土狗運裏 似野不野傳於世」: 如上破譯「浮木節木虎運」一般,「浮土」表面上是土,那麼是什麼樣的土呢?是「溫土」。何為「溫土」?是指韓屋之炕。這種樣式在中國東北與韓半島比較是普遍又名叫火炕。之所以「溫土」是用燒火加熱其炕之故。「狗運」,狗一般不離家,因此故有「看家狗」之稱,「狗運」即不離家之運。「似野不野」,看上去好似平野但實際上不是野,是指韓屋之炕。

「雨下橫山殺我者 裏在其中天不矢口」: 「雨下橫山」破字為「雪」,殺我者乃是雪,即嚴冬雪寒,是來自寒冷的天氣,人們卻不知其中之天機,只顧躱清兵而四處奔走卻在嚴寒之中凍死、餓死。

「畫狗顧簷家給千兵 兩上左右從土生」: 「畫狗顧簷」,象狗那樣只顧家(簷,房檐實則指家)就如千兵把守一般平安無事;「兩上左右」,「兩」即指「梁」,房梁,乃指家,也就是在家就有把握(左右),「從土生」安頓在自家的炕上就能保其性命。

「狗性在家豕上加冠 火鼠再數當運也」: 「豕上加冠」破字為「家」,狗性是喜歡在家的,意強調在家不可走出去,這是「火鼠」即丙子年再遭到劫難的運數也。

「重山不利殺我理 人口有土梁底生」: 此第二次大劫難與上次「壬辰倭亂」時不同,那時是「人口有土」即「舍」,呆在家裏就會遭到殺身喪命而利重山深谷。而這次劫難恰恰相反,不利重山深谷,此重山深谷卻殺我。倒是舍,即家(「人口有土」)的房梁底下,提示安頓在家裏(指炕)則獲生。

「見雪猖獗見家卽止 畫犬卽音家下止」: 此第二次大劫難的天機是,要是出家在外,則遇嚴寒定死不疑,而呆在家裏則平安。故畫著狗,並叫狗為「家下止」(「家阿止」——發音近似)。此段用十四句概括了「三秘」之二,即第二次大劫難 時天機,即象狗守在家裏不出走,「家下止」就可保命獲生。

「雜杼世上當末運 不毛之獸丁寧也」: 此句起開始談論末世之末運,即「三秘」之三。「雜杼」,用「雜」來喻當今世界之腐敗亂雜,用「杼」即「梭」來喻當今世界正在編織著混雜不堪,腐敗透頂的人類之末之故事。「丁寧」即一定,沒錯之意,即當今末世之人類,在神人看來已經夠不上稱其為人,而已墮落成「不毛之獸」,只是沒有毛的野獸一般。

「浮金冷金牛運裏 似人不人傳於世」: 此處道出了「三秘」之三即末世劫難中的天機。所採用的形象辭彙與「三秘」之一、之二自成一套。「浮金」也就是表面上的金。那麼是何金呢?是「冷金」。何意?「三秘之一」,「浮木」是指「節木」即指松木;「三秘」之二「浮土」是指「溫土」即指火炕;那麼「三秘」之三「浮金」是指何金?是指「冷金」。而此「冷金」沒有「節木」、「溫土」那樣易解之故,導致眾解者走入歧途。完全用同樣的句子或其內容的,在前些篇中,有「南師古秘訣」、「末運論」、「隱秘歌」等。筆者覺得此處似乎有必要費一些筆墨談談「浮金冷金」。筆者面對迄今眾解者那麼多的誤解大都回避點其有誤,側重闡述只顧自己新的破譯之見而已。也就是說,將本書比喻論文的話,並非是駁論而則是立論。但是,就涉及到「浮金冷金」、「從金理」的問題上,筆者覺得有必要直接去推翻迄今流行的解說與說法。

一些人根據《格庵遺錄》個別句子與韓國其他預言書裏的預言,證明一九四九年己醜生,五行屬霹靂火,日柱屬海中金的人如何如何之說。因為《格庵遺錄》「浮金冷金」,「從金」之說,甚至斷言那年一九四九年己醜霹靂火,日柱為海中金的金氏。也就是說,將「浮金冷金」誤解為這位金氏,「從金之理」誤認為隨從這位金氏。筆者認為,這顯然是大錯、特錯。當然,在一些預言書裏確實談到該人在韓國的作用如何,只限于韓國,而「浮金冷金從金理」決不限於韓國,是針對整個世間世人而說。因此,這次「浮金冷金」絕對不是指一九四九年己醜霹靂火生,這是肯定的。那麼「浮金冷金」是何意?筆者認為,「浮金冷金」就是指法輪裏金黃色卍字元。「浮金」之「浮」如上所說,可解為表面的或表像的同時,「浮」字更含法輪裏卍字元形象。「冷金」有些費解,但聯想到將法輪形象化的「石井」,這一問題就可以「一葉之秋」了。也就是「石井」生命之水之中之「金」,自然是「冷金」了。

「浮金冷金牛運」,已解「浮金冷金」是指法輪即法輪功,「牛運」,牛指為修煉者,修煉者修道之運。筆者見此篇論其「三秘」,落筆非常精煉而結構嚴謹「第一秘」稱「虎運」,「第二秘」稱「狗運」,而「第三秘」則稱「牛運」,其十分形象而生動。「似人不人傳(於世)」,「似人不人」,一般是指大聖人時慣用之語(個別處也指他的弟子),也就是指單個人,然而在此以「牛運」為前提「似人不人」所指的非是個人而是群體。「三秘」所述此類用語其妙無窮,「第一秘」為「似草不草」,「第二秘」為「似野不野」,「第三秘」為「似人不人」。何為「似人不人」?看上去是人,其實是神。那麼,「牛運」、「似人不人」何意?即此「牛運」大成之日,修道者「功成圓滿」時,這些修煉者已經不是人,而是神。

「小頭無足殺我者 化在其中鬼不知」:「小頭無足」多次出現,此句一語雙關, 即指惡疾(天火)也指彈頭(戰火),也就是末世裏將流行的惡疾與各種戰爭消滅人類。「化在其中」,筆者認為此「化」並不一定是指「化學戰」,而是指人類將在此惡疾與戰火盛行的年代化掉在其中,也就死在其中之意。然而,鬼卻不知此天機。

「畫牛顧溪奄宅曲阜 一八于八從金生」:「畫牛顧溪」是以牛顧溪之畫,暗示並隱喻「三秘」之三即當今末世時期世人修煉法輪功,而「奄宅曲阜」是人們所說的聖人孔子誕生之地,它與當今人們修煉法輪功有何關係?「奄宅曲阜」實質是借聖人孔子誕生之地比喻聖人,也就是本次指導修煉的正是一位大聖人。「一八于八從金生」,「一八於八」合字為「金」,「從金生」,一些解者將此句與《格庵遺錄》一些詞句相連,說是指一九四九年金氏,筆者否定此說,認為此「金」是指法輪裏金黃色卍字元。此句暗示煉法輪功則獲生。

「牛性在野三人一夕 水兔三數終末也」:「牛性在野」修煉法輪功的人一般在室外集體煉功(法輪功的人將煉功地點稱為「煉功點」)。「三人一夕」合字為「修」。頭一句之意也就是修煉者們將在室外煉功點上修煉法輪功。「水兔三數終末」是一句極其重要的預言。它明確指出,這次法輪大法修煉將在「水兔」之年即二○二三癸卯年結束。也就是整個實際修煉歷程大約30餘年就結束「三數」即「三秘」之三,末世大劫難時期的傳法與修煉。

「六角八人殺我理 弓弓十勝天坡生」:「六角八人」即「天火」,天火即惡疾在滅人類;而「弓弓十勝」法輪功修煉者們在「天坡」,經受其能否走出三界的考驗而獲永生。

「見鬼猖獗見野卽止 畫豕卽音道下止」:「三秘」之三即末世之難在於鬼,此運見鬼越猖獗而「見野」即見煉功點也就是見法輪功修煉即止。而以「豕」象徵並特意叫豕為「道下止」(「道呀止」——發音相似)。那麼「野」與「豕」象徵何故?修者不是常以「牛」來象徵的嗎?此處為何以「豕」示意?「豕」自然聯想到家,「野」是修煉者們所說的「煉功點」,那麼以「豕」論「野」,顯然強調了距離感,也就是與家相連之野,即離家不遠的煉功點。

「風紀紊亂雜揉世上 十勝大道須認之」: 當今世界風紀紊亂雜揉,故以「不毛野獸」稱當今敗壞了的人類,越是這種狀況,你必須得認準法輪功(「十勝大道」),這才是得到拯救的唯一出路。@

(轉自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原文「弓乙」之上各有「雨」字,即雨字與弓,雨字與乙上下結合合為一字
  • 「三人一夕」合字為「修」字,訪道君子修道人務必知曉其修道乃是法輪功(「雙弓」即「弓弓」),十勝福地正是法輪(「弓乙」)。
  • 序:本篇主要談論了法輪功與鎮壓法輪功兩大陣營的大將人物與各自所起的作用。其中也談到了鎮壓法輪功的主謀前世的一些情況,指出他犯下的滔天罪行「血流成川僧血」。此外,還談及了日兵侵朝與朝鮮名將李舜臣將軍。此後用不短的篇幅暢談了法輪功修煉。
  • 本篇「兩白論」無論談到該「兩白」形象還是論到其「兩白」的內涵都比較具體與形象。「兩白」與「三豐」是「十勝」的重要內容,也是大法大道修煉之根本。本篇明確指出,新宇宙�媟s人類將由修煉法輪功的人所組成。
  • 本篇強調其「三豐」並非是「地理三豐」而是「天理三豐」。明確地回答了世人搞不清的「三豐」即「火雨露」就是善、忍、真,也就是法輪大法的「真善忍」,並提示修其「三豐」就是修煉之根本。
  • 序:本篇題目為「雞龍論」,《格庵遺錄》第三篇與本題相同亦為「雞龍論」。另有兩篇為「雞龍歌」與「雞鳴聲」。足見《格庵遺錄》為了強調修煉而「獨具匠心」。本篇與第三篇不同在於側重談論了修煉與在韓法輪功弘傳地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