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從三千萬到一元的轉變

【大紀元9月9日訊】(新唐人熱點互動採訪報導) 聯結收看

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節目。我是主持人林曉旭。《財經日報》的兩名記者曝光了「富士康科技公司」的血汗工廠的內幕,但是這報導卻引發了富士康科技公司的老闆郭台銘起訴這兩名記者,要求賠償三千萬。

但是在前兩天,三千萬的賠償金額卻突然降到一塊錢,而且最近是撤除了。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轉變呢?其中有什麼樣的原由呢?在今天節目裡我們請本台特約評論員韋實和我們做一個分析。韋實,歡迎來到我們節目中。

韋實:主持人好,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韋實,這案子剛出來的時候,很多人之前也知道一些血汗工廠的內幕,記者曝光出來,有人也覺得是做了一件好事,認為這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轉變?跟觀眾介紹一下這件事情的來源。

韋實:這個事情出來以後很多人第一個反應是大快人心,當然評論兩方面都有。這個事情來龍去脈就是,富士康集團是台灣最大的一個企業「鴻海集團」在大陸的分公司,主要是製造業,是以製造為主的。鴻海公司是全球五百強的一個大公司,台灣最大的電子零件的公司之一,郭台銘的身家在台灣是數一數二的,主要做電腦連接器這種原器件。

他在世界各個地方都有工廠,但中國的工廠比較大。在中國的工廠,《第一財經日報》兩名記者寫了一個報導,在這個工廠第一個沒有椅子。第二個要上連班十二個小時。第三個這是個血汗工廠,1500個工人當中,500個人身體出現了問題。

而這個集團的發言人講說:我們召來的工人一千裡面五百個是有病的,是一開始就有病的。

這篇文章並不長,但它揭示了﹕第一、富士康集團是個血汗工廠。第二點、十分不人道,長時間工作。第三點是說這個集團推諉事實。

那麼這份報導之後,這個富士康集團在中國對法院提出起訴。要直接告報紙的法人代表,要他賠償三千萬。那麼在這個三千萬之後就成為一個大案,各個媒體都在報導。

在不為人知的情況下,公司主動把三千萬賠償改為一元,變成象徵性的,然後兩方都講了,集團就說了三千萬不多,一元也不少。這樣的話,事情到最後關注起源於三千萬的天價賠償金,這在中國的法律系統裡面非常的少見。

主持人﹕而且過去告記者的案例也很少,記者在中國一定程度上也是無冕之王,你愛報誰報誰,即使是黑市交易,他也都是說了算。

韋實:記者被告被抓都是涉外的記者,中國自己的記者如果不是行政處分,被告的好像是頭一例。我們一般都是報導美國老太太被什麼燙了賠償幾千萬。這種事在中國發生,賠償金額太大,所以吸引非常多媒體的注意力。

但是它明擺的地方是不單是金額的問題,也剖析了中國「外資血汗工廠」的事實。所以很多人也對血汗工廠進行抨擊。尤其是對富士康集團進行砰擊,認為記者做了好事。

這集團也蠻不講理,還要用法律的手段來封記者的嘴,妨礙了輿論自由、妨礙了人身安全、而且對工人的人權進行了侵犯。很多中國大陸的評論也把矛頭指向告人的一方。

主持人﹕血汗工廠在最近幾年逐步的曝光,包括最近APPLE工廠也是面臨血汗工廠的內幕被揭出來,APPLE公司決定去調查,實際上是中國人知道這是既成的事實也很難去改變。現在把它捅了出來,按理來說是個很好事情,你覺得被告案會不會帶來更多外資企業都必須做這樣的調查呢?

韋實:這是不可能的。因為鴻海集團的問題不是一個血汗工廠的問題,這裡面的問題其實背後背景相當複雜。

鴻海集團的郭台銘他是全台灣首富之一,他投資的事業遍佈世界各地。郭台銘這個人在生活中有很多曲折的經歷,他是台灣一個工專畢業的,他的老婆在他白手起家的時候,都要煮飯給他的員工吃,他們一度窮到自己的孩子沒有奶,老婆要灌米湯給孩子喝。

郭台銘能從白手起家到成為台灣的富豪,甚至是世界級的富豪。他老婆不說佔了一半功勞,也有很大的功績。但是他的老婆前些年因為乳癌死掉了,死掉了之後郭台銘就非常的反省。

就是這麼多的財富挽回不了一個人的生命,它可以給你最好的藥最好的治療,但是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從那以後郭台銘在思想上,他是有些反思的。

一個非常明顯,但是很多人很少報的跡象,就是郭台銘把公司開到印度去了。他把它的製造場開到印度。沒有在大陸像其他台商一樣,一邊說中國大陸的種種弊端、官場的黑暗、還去投資,但郭台銘沒有。

主持人﹕他是撤資?

韋實:是撤資,或是說這工廠還有,但是再開新的廠就往其他地方去投資。它有種種原因,有一個可能性就是說,他看到血汗工廠或者在整個大氣候下剝削非常不好的一個狀態。在中國,工人不能保障自己的權益。

主持人﹕沒有工會來保障。

韋實﹕不但沒有,而且台商有個潛規則,要跟當地的公安、官員搞好關係,遞上錢以後,公安和警察包括官員全部保護老闆一方的,有勞資糾紛絕對是向著你拿錢的這一頭。這造成了很多不公平,甚至人身傷害的問題。他反省而言,他並沒有在中國進一步投資。

那今天我們知道那中國的製造業2002年時候,它佔中國GDP百分之四十四,現在已經佔了五十左右,中國財政收入一半,是來自於製造業的。而製造業,外資佔了三分之二還強,外資製造業就造成中國血汗工廠,絕不是只有富士康一家,遍地都是。

另外,血汗工廠被揭露了什麼呢?廣東二十多家工廠裡邊是不發工資的,這富士康是發工資的。

主持人﹕這種情況是說富士康還比其它的好的多?

韋實:我沒有說它好。只是相對於別的,還沒有那麼殘忍不人道。在廣州到現在出這事以後呢,還有八家工廠錢是沒有發回來的,就是說工人不但要忍受半米之內看不到人,很多人得了矽肺、很多人吸入有毒氣體,比它的工作強度只大不小,但是連工錢都沒有。

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那些記者沒有去寫這個整體上的黑暗,和中國製造業背後的代名詞-「血汗工廠」,而是對著鴻海開砲。

我們可以講,就是說在中國記者寫什麼?我們可以講是記者個人行為,但是主編發不發那絕對是有一個政策的。因為你碰到這些送錢來的財神爺的話,地方政府是不幹的。

主持人:這點我覺得也確實值得一個深思,因為按理來說,郭台銘如果是一個首富,而且在中國投資這麼大的話,那記者敢捅他這個簍子的話,恐怕也得有一點膽子,或者說你這個主編他必須知道一些政策允許這個人這麼做才行。

韋實:而且就是說如果說富士康集團和這個在背後的鴻海這家老闆,敢於去起訴,然後要三千萬,他一定是經過一個律師的審議,不存在一個這麼大的公司,這麼成功,還像一個小孩一樣,今天說我告你,然後明天就撤訴,或者說只要一塊錢。

那麼是誰在法院系統之外能夠給它這麼大的轉變呢?相信不會來源於集團本身。如果只起這個震懾的作用的話,沒有必要要三千萬,因為一而再、再而三發生的大轉彎。除了法院之外,那只有一個答案,就是當地的政府或者是投資的官方,跟他進行私底下的交易,你要還想在中國混,那麼這個案子請你不要再往前推進。

因為一旦這個案子進入到法律程序的話,勢必他要指出來,在中國我做得是不對,但是在中國整個大氣候就是這樣的,其他工廠剝削得更狠,那麼這種東西一旦成為世界性的新聞曝光以後,那麼大家都會來關注血汗工廠裡的問題,這個是一個致命的打擊。

主持人:所以如果這個事情變大的話,媒體和公眾所關注的就不僅僅是富士康集團的問題,而是可能整個轉向到整個中國整體的這個血汗工廠的問題。

韋實:這個最怕,因為這個有關中國經濟真相的問題。因為一旦揭示了在這麼一個在黑暗的工作條件之下,中國人的收入還是不高。

因為有人講說,因為中國共產黨,一個執政黨,非常大的一點就是說,不管共產黨現在怎麼樣,麼反正經濟是上來了,你現在把黨搞垮了呢,經濟亂了以後,對你我都沒有好處。

中國經濟成長是實實在在的,這個話是這樣講的,而且有人這樣講,那馬上就有人問了,經濟增長,為什麼我這麼窮啊,對不對?我上學要交錢,看病要交錢,為什麼那些新富階層會富起來,他們這麼多錢?

共產黨就講:一部份人先富起來。那按照這種理論的話,一九四五年之前一個村子裡可能有一家地主,兩三戶富農,早就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了。為什麼還要共產黨搞革命,殺了幾千萬人,然後到今天還說,我們搞這一部份人先富起來?這簡直是謬論嘛!

主持人:是共產黨造成的還是自然增長出來了。

韋實:對啊!早在中共還沒有建政的時候就一部份人先富起來了,這個根本就不是共產黨來講的謬論的問題。而且我們知道,他這個製造業的成長是以中國人的血汗來代價的。

中共的官員裡面,所有的書記,沒有一個人到生產線上去裝零件了的,這個書記也不去寫程序的,也不像印度那個服務業,他是全民有這麼多寫軟件的人員,他是寫這個來帶動它的經濟發展,中共的官員是不參加生產的。

這個生產經濟奇蹟和共產黨有什麼關係?沒有任何關係嘛!如果今天中國人不給人家打這種血汗的工,為什麼台灣人美國人日本人澳洲人歐洲人要把錢給中國人呢?為什麼呢?難道他們錢很多嗎?一定是他要榨取你的血汗嘛!

他們就出現了一個在官方而言,榨取的越多越能解決它的就業機會的問題,榨取的越多,越能支持其他國家的輸血,榨取的越多,越能來支持中國的所謂的經奇蹟,然後越能麻痺更多的中國人,所以說它這種事情它絕不會站在工人的一邊的。

所以這次打著鴻海的問題,他只是一個個案,如果要講的話,記者有良心的話,全國珠三角,長江三角洲都應該去報導。

主持人: 這種有點像中國癌症村的情況,就是記者報導完就舉一個典型的例子,這個癌症村,那實際上你如果沿著河流走一走,恐怕到處都是。就是這個問題實際上是非常普遍的,那麼記者就只不過找一個典型的例子大家來分析一下,好像大家也都做了一點安慰良心的事情,但實際上整個真實的情況並沒有完整的呈現給民眾。

韋實:就是針對這個問題,不管做什麼事情,反腐也好,或是用輿論監督也好,都帶有強烈的政治目的。今天鴻海不到印度去投資,還在比如說不光是深圳,在蘇州也設了工業園,北京這邊,天津再設一個,這篇文章絕對發不出來,這是一定的。

因為它涉及到了一個你寫我不好,我幹嘛要投錢呢!今天跟鴻海講的也是一定的,用這種經濟的辦法,你想要在這個廠子接著幹下去,那你趕快把這個錢給撤下來,就是這麼簡單的一個行動的問題。

所以說這個事情看似很多人討論說,有的人以為這是司法系統的健全啦,他可以告啊,可以賠償啊,有人也說這揭示了中國的不公啊,有這個問題,有關部門應該解決。

它怎麼會去解決?它解決了以後,中國經濟情況他不就保不住了嘛,保不住這種所謂的每年經濟GDP成長的所謂的經濟奇蹟了嘛。

主持人: 整個原由就曝光在公眾的眼下了。你說這種情況,實際上就是郭台銘現在沒有任何辦法,雖然說他從中國大陸撤出去了,但是一旦碰到中國的問題,即使他只是一個分支公司在大陸,它必須也符合中國官場,中國社會的潛規則,那這就是中共規定的。

韋實:是入鄉隨俗,但是作為一個世界級的企業家,他也選擇了一點,就是說他完全可以選擇到任何一個國家來設廠,就是說以比較人道的方式來生產。

因為你看,中國和印度一個很重要的區別,中國的GDP的一半是靠製造業拉起來的,印度的一半是靠第三產業和軟件業,就是說他是一個本國的健康的經濟,而且他對待人,沒有中共這麼殘酷,所以說人家有這樣的一種情況下不支持一個不好的政權,也不陪你玩這種邪惡的遊戲,他可以把錢撤出去,這也就是他受打壓的一種關鍵原因。

如果說各個國家的財團都以錢,利益作為一個砝碼的話,去督促中共保護其他人的權益,保障整個人民的健康的話,那我想它會起到一個制約的作用的,因為畢竟有錢的是大爺。

但是現在問題是有很多人有一個想法就是說我得罪了中共,我在中國沒有好果子吃,我不去,別人就投錢,所以大家這個西方的製造業,科技業也配合中共在一起去奴役和剝削中國人,

主持人: 所以郭台銘和中共如果不是走得很近,他就有可能面臨這種記者揭示他的這種內幕之類的。那如果說他是一個紅頂商人,可能又是另外一種情況,可能連任何監視都不會。

所以這個雖然是一個簡單的案例,但是這個從三千萬變成一塊錢,真的就反映了方方面面的問題。從司法到記者的制度,包括中共的整個經濟真相,都好像在其中體現了。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就只能談到這裡,謝謝韋實。

韋實:謝謝主持人。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動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2006/9/9 2:49 PM)(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投顧:中國經濟過熱 升息不意外
中國多位經濟專家主張人民幣匯率應大升
北韓實施經濟改革反而加深對中國的依賴
中國過度使用跨境河流 鄰近國家生態出問題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鮑威爾獨立 川普變陣 大戲開演
【微視頻】川普律師團出招 共和黨的最後防線
【財商天下】劉鶴介入債市亂象 亡黨危機逼近
【橫河直播】鮑威爾為何離隊 她為誰而戰
【新聞看點】拜登宣布「內閣」?川普兩線包抄
【遠見快評】史詩級訴訟開打 鮑威爾為何單挑?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