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茫黑夜中的探索

--記10月6日王軍濤悉尼演講會

夏寒

人氣 1
標籤: ,

【大紀元10月7日訊】我們生活在嚴寒黑夜
國國 人生好像長途旅行
國國 仰望蒼穹尋找出路
國國 天際卻沒有指引的星星

國國 ———二十世紀法國作家塞利納的<茫茫黑夜漫遊>

塞利納筆下勾畫出的是一幅20世紀 “奥德修式”的真實的流浪旅程,心靈的迷惘困惑,人性的失落和尋求,這樣一種類似的迷惘連同蒙昧又何嘗不是生活在二十世紀的中國的人們的感受呢。

我的路,中國的路,未來的路

“我從小生活在北京的大院裡,瞭解北京大院的文化的人都知道,在那個年代,生活在大院的人是與社會高度隔離的,我們所受的全部教育都是共產黨是榮膺天命的。我在小的時候是真心相信共產黨的理論的,我沒有生來就知道共產黨是騙人的。”王軍濤真正轉變思想是他十四,五歲的時候,那個時候,他組織了社會調查,深入民間,纔看到了中國社會的真實情況,看到農民的狀況,政治上的迫害,觸目驚心的現實,從此,他開始了踐行他推動中國公民社會的理想之路。

王軍濤說,中國的第一代反對者都是理想主義者,少年的王軍濤充滿了”留取丹心照汗青”的英雄的情懷,”或為遼東帽,清操麗冰雪,或為出師表,鬼神泣壯烈,或為渡江輯,慷慨吞胡羯,或為擊賊笏,逆豎頭破裂。”是王軍濤的夢。

17歲的王軍濤在1976年天安門事件中開始用行動兌現自己的夢想,一步步地走過78-80年北京民主牆事件和80年北大民主選舉事件,並創辦民辦刊物《中國之春》(1978-1980),北京社會科學研究所和《經濟學週報》,六四事件後,他被控以”反革命宣傳煽動、陰謀顛覆政府”,”天安門事件的黑手”等多項罪名遭中共當局判刑十三年。

中國社會的現實,觸目驚心的內幕,心靈的感受,苦難的遭遇,生死的抉擇,構織了一個特殊的環境,也造就了無數能獨立思考的人,三十一年,睏頓與內心艱難的抉擇的心路歷程寫出王軍濤對中共體制的徹悟。

走到了今天的王軍濤慨然在二十世紀的中國精英們的保守心態,使得中國錯過了一次最佳的社會轉型機會,”現在中國的政治體制已經潰爛,根本沒有辦法解決任何問題”。他回憶早在六四事件結束不久,中共曾有意邀請趙紫陽復出,趙紫陽拒絕了,原因就是,在目前體制下,中國的政治改革根本沒有希望。王軍濤說:”現在的中共領導人根本就沒有魄力為人民做事情”。

坦言心路歷程:自己的路必須自己走

1989年10月,流亡幾個月後的王軍濤在長沙被捕。在監獄中,他曾經21次絕食,最長的一次絕食長達58天,他說,”既然坐牢,就拼一把,把國際社會對待政治犯的慣例引入牢房”。透過他在牢獄中的一次次為權利的抗爭,王軍濤贏得了一個政治犯應有的權利同時也得到獄卒的尊敬,與此同時,王軍濤的前妻侯曉天女士也在海外為營救王軍濤奔走呼籲,創下了海外為國內關押政治犯成功呼籲的一個典範。

王軍濤坦然承認,他此生最後悔的一件事情就是同意出國。當他被以”保外就醫”的名義送出國門,踏上美國的土地的時候,長期單獨關押造成的心理差異和踏上自由土地人們給與他的過高的期望,令他一度感覺失去平衡,是否是”得到了天空,失去了大地”,他無法說清這種失重的感覺,一種人性在面臨選擇的時候的自然的展現。正是在這種環境下,他開始懂得了”說什麼話,做什麼事情都要去心疼別人的”這句話的道理,他說,”做什麼事情都要去心疼別人,因為,你對別人的任何傷害都會讓你失去他們”。

王軍濤在海外選擇了在學術上進一步研究和深造。九年的時間裡,他先後獲得哈佛大學公共管理專業碩士和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經常遊走於西方主流和美國成功華人中間,推動中國公民社會,民主憲政的理念。

在一次他與導師黎安友的對話中,王軍濤明白了,中國人必須自己能夠改變自己的命運:”別人可以同情你,理解你,但是不會為你的權利拼命,中國人必須自己流血,犧牲,奮鬥來改變自己的命運,中國的命運取決於中國的老百姓”。

對於自己的道路,他表示,歷史是成功者自己書寫的,不在於別人怎麼看,關鍵在於自己怎麼做。

體制內還是體制外

王軍濤說,二十多年來,他一直低調穩健做人,背負理性和責任感,有板有眼地力求把每一件事情做到完美。對於說他是中共體制內的人的說法,王軍濤表示,在八十年代,頂著四五英雄光環的他本來在體制內大展宏圖的時候,他卻辭職走入民間,與陳子明創辦了當時規模最大的民間科學研究機構:「北京社會經濟研究所」,旗下擁有兩所當時規模最大的民辦大學:”中國行政函授大學”,”北京財貿金融學院”,《經濟週報》,及人才評價考試中心,中國民意調查中心、圖書出版發行公司、旅遊紀念品公司等機構,定期舉辦民間學術研討會,談論時政,文化和思想,躊躇滿志,為政治經濟改革,中國走入民主憲政作前期鋪路。

對於中共獨裁體制,王軍濤一直站在民間獨立的反對派的位置上,從未妥協過。他曾一度希望中共體制可以透過體制內的一些力量來改變。然而,越來越多的現實,使他明白,靠中國的政治知識精英來改變中國的命運是一件萬般艱難的事情,因為,中共的暴政體制走到今天已經潰爛到無藥可救的地步。

王軍濤表示,目前能夠改變中共暴政的方法就是,讓中國最不幸的群體,社會最底層的群體的呼聲發出來,這樣會使滿足現狀甚至醉生夢死的社會中層階級意識到社會危機,促使整個社會群體共同參與討論中國的危機和出路,中層階級的參與會給上層統治者壓力,造成上層統治者的分裂和分化。

王軍濤表示,今天,他要跟中國最不幸的人群站在一起,面對統治者的暴政,行使公民抗暴的權利。

抗暴是否等於暴力革命

王軍濤自今年6月開始在多維網發表關於公民抗暴的文章,隨後在悉尼APEC期間作了題為”公民抗暴是中國社會現狀的必然選擇”的演講之後,一石激起千層浪,不同的解讀應聲而起,不少的解讀認定王軍濤已經嬗變為暴力革命的倡導者。

王軍濤表示,他自己始終是一個和平愛好者,憲政民主的推動者,然而,人類並沒有奢侈到可以完全免除暴力。中國精英們保守,面對濫施暴力的政府,懼怕抗暴這個詞彙,然而,當人民被逼得無路可走的時候,抗暴就成為了正當防衛。他說,抗暴的形式因人而異,記者用筆來抗暴,律師用法律抗暴,百姓用暴力抗暴,這都是正常的。

至於說,公民抗暴的理論是否會造成以暴易暴的後果,王軍濤表示,人民不想革命,號召也沒有用,人民想革命,擋也擋不住,人民只想過好日子,普通人沒有誰願意過孫中山,毛澤東那樣的暴力革命的日子,如果暴力出現,革命發生,那一定是統治者逼出來的。

王軍濤表示,如果某一天他真的成為暴力革命的倡導者,他會回到中國,承擔犧牲,做一個”我自橫刀向天笑”的民族英雄。

王軍濤表示,追求民主的路,一旦走上便是一條不歸路,也沒有回頭路,儘管有迷惘,困惑,力不從心,但是他會認認真真,力求完美每一件事情。

時代創造了塑造英雄的契機,也賦予了實現夢想的條件,人所需要面臨的就是選擇,To be or not to be, this is a question。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邵新羿:悉尼的防盜門
緬甸恐怖氣氛籠罩 國際聚焦中共
組圖:高空舉行的世界極限撲克牌賽
參加明年世界青年日遊客可享澳洲免費簽證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上海稱將推復商復市 評論翻車
【直播預告】美國會將就UFO舉行聽證會
【拍案驚奇】李克強掌軍權了嗎?軍方官媒喊話
【微視頻】印度停止小麥出口 中國卻割「青苗」
【未解之謎】動物的超能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